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24章 入虎穴

作者:觅朝云
2021-01-16 11:00

第24章 入虎穴

野牦牛发了疯一般冲撞过来,锐利的角直接刺破了一些侍卫的肚皮,荒原霎时间被铁锈味和腥甜味填满。

紧接着,高大壮实的赤雷族男人从马上跳跃下来,加入了这场本就力量悬殊的厮杀。他们额间和双颊各有三道白色油彩,鼻尖却是血红,看上去像极了黑夜中的恶魔。

侍卫不是军人,即使是军人,也没经历过这样的攻击。他们很快就支撑不住了,拼死给梁淮安他们撕开了一个逃跑的口子。

裴原脸上溅满了血,提剑挡开了直冲兰儿而来的箭矢,随即拉开帘子蹲下,催促着梁淮安赶紧上来。

现在形势如何,梁淮安比谁都清楚,他还知道,瘸腿的自己是最大的累赘。于是,他用了大力气将宋嘉禾推到裴原背上:“先带王妃走,快!”

“那您呢?!”

宋嘉禾也坚决不答应,站起来就要搀扶他:“要走一起走!”

梁淮安打掉她伸出的手,吼道:“带上我,你们一个也走不了。裴原,带王妃走,这是命令!”

兵剑碰撞声和嘶吼声越来越近,兰儿哭喊着:“别磨蹭了,一起走吧!”

宋嘉禾远远朝外望了一眼,很快做出决定,她用尽力气推了裴原一把:“王爷说得对,能活一个是一个!裴原,快带兰儿走!”

梁淮安和兰儿几乎同时开口:

“不行!”

“小姐!”

宋嘉禾干脆走到梁淮安身边坐下,催促道:“走吧,贼人也不一定就要赶尽杀绝。你们俩走的快,去向周将军求救。”

兰儿哭的涕泪横流,当即也想留下来陪着小姐,却被裴原一把抱走了。两位主子心意已决,那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服从命令。

梁淮安气到浑身发抖:“你也就欺负我是个瘸子!咱俩今晚要是都死在这,谁替白家报仇?”

宋嘉禾捡起狐裘披在他身上,坚定地说:“报不了那就不报了,左右我尽了力,母亲不会怪罪我的。”

梁淮安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宋嘉禾打断。

“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丢下王爷独自逃命的。”父母的结局告诉她,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她以前也的确只是将男女之情当做复仇的筹码。可是这种观念,这种做法,面对梁淮安时,就统统摔了个粉碎。

前两日在湖边打水,宋嘉禾碰见了叼着个酒壶的黄老翁,那晚他难得好言好语地同她说了句话:“如果你到现在还看不清王爷或者自己的心意的话,那么甄儿的退出,就毫无意义了。”

现在,宋嘉禾不敢拍着胸脯保证甄姬的推出有了意义,但她至少明白了一点——爱情也好,亲情友情也罢,总之梁淮安对她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梁淮安红着眼,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一柄长弓便挑开了帘子。紧接着,他们被一双粗糙且指缝带脏污的大手连托带提地拎了出去。

“王爷!”看着梁淮安的膝盖再次被拖在地面的石子上,宋嘉禾心疼的都快流出了眼泪。可无奈她和梁淮安被不同的人钳制着,她除了哭喊,什么都做不到。

同样被抓住的还有黄老翁,他似乎懂赤雷族人的语言,正比划着同领头人唧唧哇哇些什么。

宋嘉禾心提到了嗓子眼,她注意到赤雷族人将车队的粮食、水和值钱的东西统统搬走了,估计是看他们穿着华丽且没有逃跑才暂时没开杀戒。那么钱财散尽之后,他们又该用什么筹码拼个活命的机会呢?

在裴原找到周老将军之前,他们绝对绝对,不能有事。

半响,黄老翁语气突然拔高了几分,手上比划的动作更快,佝偻的背却又被闪着寒光的箭矢吓得更弯了几分。

他极其为难地转过来说:“王妃,族长想让你,让你……”

后面的话他说不出口,梁淮安却是听懂了,他突然像只暴怒的雄狮一样挣脱了身后的赤雷族人,下一刻却因失去了支撑生生跌倒在地。

生气的赤雷族人跨步上前,一脚踏上了他的脊背,嘴里不知叽里咕噜些什么,脚上却一只在用劲。

宋嘉禾几乎尖叫了出来:“放手!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

梁淮安嘴角渗出些血迹,他直勾勾望着她:“不行,不可以。”

黄老翁快速翻译过后,被称为族长的男人总算下令让属下停止折磨梁淮安。他走到宋嘉禾面前,捏起她的下巴,露出满意和垂涎的神色,说了一句她听不懂的话后瞪了黄老翁一眼。

他赶紧翻译:“族长说,你的男人不能走路,让你跟着他过。”

没想到,那族长竟是瞬间抽箭搭弓,直接对准了梁淮安!

“不能杀他!我们中原有规矩,夫死妻随,我还没改嫁,你杀了他,我也不活了!”宋嘉禾拖住他,超黄老翁急急吼道,“快翻译给他听!”

那男人听后思索片刻,终是放下了弓箭,下令将他们全部带走。

路上,他让宋嘉禾和黄老翁被关在一起,以便他随时翻译。至于梁淮安,宋嘉禾一直伸长了脖子向后看,却只能看见赤雷族人额头上三道醒目的白杠。

“王妃不必担心,方才他最后一句命令是说,将王爷带回去,等他和你那什么了再杀。所以现在,王爷应当是安全的。”

宋嘉禾微微放下心来:“你怎么会懂赤雷族的语言?”

黄老翁道:“年轻时我四处行医,当时误入雪山,还是赤雷族的人救了我。当时的族长虽也野蛮粗鲁,却从不轻易滥杀,所以我也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危险。”

宋嘉禾颔首,脑中突然闪过地下室中那人对着甄姬痛苦哀求的场景,她心念一动,小声说:“你身上带着毒药吗?”

“有是有,”黄老翁悄悄掏出两个瓶子来,“可是这两样毒性不够,一个令人发痒,一个令人暂时眼盲,都没什么大用。”

他探口气:“都怪我,要是出门时顺瓶鹤顶红就好了。”

“给我。”

宋嘉禾咬了咬牙,有总比没有好。如果那男人真要同她那什么,那她势必有办法接近他,若是周老将军到时候赶不过来……

她抬手摸了摸头上的玉簪,在方才那样危急的情势下她都不忘戴上,原因就是埋藏在头发里的,其实是把锋利的短刀。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