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博物馆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幸福博物馆

作者:萨提灵儿
2021-01-17 10:00

1、

赵简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找到的工作,竟然是博物馆的讲解员!

她可没有任何关于历史讲解的经验,为了可以留下来,她不顾老馆长的警告,晚上在博物馆里温习相关的知识。

她平时都习惯买路边摊的小吃,但是现在工作的地方在市中心,附近根本没有便宜又美味的路边摊。

赵简看着老馆长留给她厚重的讲解资料,听着肚子里发出强烈的抗议声,屈服于身体发出饥饿的感受,默默地掏出手机点了份最便宜的外卖。

外卖到来的时候,天空中的太阳恰好沉没在地平线下面,黑色瞬间包裹住整个城市。

赵简并没有察觉到博物馆里发出的响动,等她从外卖小哥的手里接过热气腾腾的美食,心情愉悦地走进博物馆里,推开门的一瞬间,眼前的景象让她脸上的笑容僵住。

她猛地吸了口气,手中的外卖餐食也掉落在地上。随后她捂着嘴,神情紧张地看着面前的海东青落在地面,鹰眼里迸发出冷冽的寒光。

更让她感到心惊胆战的是,墙壁上的人物画像朝她眨了眨眼睛,不远处的宇航员和各种标本摆件纷纷动了起来。

她觉得一定是她饿晕了,所以才能看见这样不切实际的幻觉!

不远处,一对用泥做的人俑这时一蹦一跳地走过来,挥舞着短小的胳膊,似乎在对她比划着说些什么。

但她无法做出反应,因为她已经跌倒在地上,被眼前骇人的景象吓得昏死过去。

而事情呢,还要从一天前说起。

2、

九月初,北方的小城烈日依然照得让人汗流浃背。

赵简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擦掉已经花掉的妆容,脸上洋溢着喜悦的情绪怎么也压不下去,她终于找到期待已久的工作了。

她原本以为今天面试的结果可能不太好,毕竟她衣柜里只剩下一套老式的西装,还是她妈妈留给她的遗物。

上衣兜里传来手机响铃的声音,掏出手机,赵简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不见,眉头皱了皱,无奈地叹了口气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父亲醉醺醺的声音:“赵简,你抓紧时间给我银行卡里转账,我现在兜里没有钱买酒了,你听见没有?”

“嗯。”赵简条件反射地答应下来。

父亲似乎很满意赵简老实听话的回答,连忙挂断了电话,继续过醉生梦死的生活。

赵简苦着脸,低头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银行卡不足两位数的余额,心里感到一阵焦灼。她要尽快搬离乱糟糟的家里,只有这样才能过上平稳的生活。

明天她就可以去博物馆当讲解员,这份工作最让她心动的不是工资,而是提供员工宿舍,这样她就不用回去家里,从而忍受心惊胆战的生活。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去做面包店的兼职,否则她晚上回去肯定会面临一顿拳打脚踢。

赵简收回思绪,打起精神坐上迎面驶来的公共汽车。她刚走上去,公共汽车立刻启动起来,身子也随之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胳膊被人及时拽住,这才避免危险的发生。

“小心。”低沉的男声在她的头顶传来,她顺着声音抬头看了看。

赵简刚要脱口而出感谢的话,在看清对方的长相后,随着口水一块儿吞进了肚子里。

只见紧紧握着她胳膊的那个男人,有着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此刻炙热的阳光照耀在赵简的脸上,她似乎都感觉不到。

男人松开手,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很不喜欢眼前的女人直勾勾的目光。

赵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出声道:“谢谢你。”

这时,公交车缓缓停了下来,赵简听见播报的站名,急急忙忙地下了车。她朝着兼职的面包店走了两步,回过头看着驶离的公交车,心里划过一丝落寞。

如果她再勇敢一点儿就好了,这样她就能上去跟那个帅气的男人要联系方式,而不是让他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可惜她那么平庸,那么漂亮的男人怎么可能跟她有交集呢?

她暗暗摇了摇头,快步向不远处的面包店走去。

晚上,赵简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拎着面包店剩下的面包,回到家里就看见满地的酒瓶。

而她的父亲则倒在地上,发出响彻天际的鼾声,攥紧的拳头还在地上蹭了两下,好像不满赵简开门发出的轻微声音。

赵简蹑手蹑脚地迈过地上的酒瓶,小心翼翼地回到房间,三下五除二地吃着面包店送给她的面包。

她每天最喜欢的时间就是此刻。

饿了一整天的赵简,只有在面包店买到最便宜的打折处理的商品,才是她觉得最幸福的时刻。

翌日早上,赵简拎着行李箱从房间里里出来,她的父亲坐在沙发上揉着疼痛的太阳穴,闷声道:“你要上哪儿去?”

赵简低着头,声音孱弱地说道:“我去上班。”

“我昨天说没说过把钱留下?”父亲抬起眼皮,冷冷地说道,“我看你是上了几天班,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赵简急忙从包里翻出钱包,还没来得及打开,便被她的父亲一下子抢了过去。

父亲拿走她身上所有的钱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快点滚出去,我看着你这懦弱的样子就觉得烦!”

赵简微微松了口气,疾步拉着行李箱走了出去,生怕迟了一秒父亲会改变主意。

3、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父亲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所有她的童年几乎是在拳打脚踢中长大。她不敢顶撞父亲,甚至不敢做出一点儿让父亲不满意的举动。

赵简在去往博物馆的公交车上又见到了那个帅得惨绝人寰的男人,她躲在人群里,目光总是不受控制地看向他。

车内的广播提醒博物馆到站,赵简提着笨重的行李挤下公交车,身后一直紧贴她的一个矮瘦男人,淡定地跟着她下车,从她的兜里顺出一个粉色老旧的钱包。

他满心欢喜地打开钱包,看见鼓鼓囊囊的钱包里,涌出一堆废纸,他立刻朝着没有走远的女人背影啐了一口,暗道晦气。

突然他被人按住想要丢掉钱包的动作,扭过头就看见一个警官证出现在他额眼前。

“前面那个拎着行李箱的女生请等一下。”傅景龙叫住了赵简。

赵简转身看见公交车上那个帅气的男人,拉扯着一个矮瘦的男人朝她走过来。两个人意外地看着很和谐,她的脑海里被各种各样的奇怪的小说内容占据了。

哦,天啊,他这是感受到自己在公交车上太过热烈的眼神,所以带着自己的伴侣过来警告自己不准再用视线骚扰他们吗?

赵简此刻尴尬地差点用脚指头抠出一个三室两厅出来。

正当她打算率先道歉的时候,眼前赫然出现了自己的粉红色钱包,她视线上移,目光里满是大大的问号。

傅景龙推了下默不作声的小偷,示意让他自己解释情况。

小偷极为不耐地开口:“真特么晦气,我还以为自己找到条大鱼,没想到连个小虾米都没看见就被条子抓了。”

“其实我钱包里没有钱。”赵简声若蚊蝇般解释道,她非常不想招惹目露凶光的矮瘦男人,低着头快速接过傅景龙递过来的钱包。

“你这样做很聪明,不过下次出门还是要注意自己身上的财物。”傅景龙一向习惯沉默寡言很少解释什么,此刻竟然开口解释道,“我是附近的巡逻的警察傅景龙,如果你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你可以随时联系我。”

他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一张皱巴巴的名片,这张名片还是所里统一印制,他随手揣了一张放在口袋里,经过几次洗衣服的晾晒,只能勉强看清上面的字体。

“好。”赵简伸出纤细的手指拿过名片,心里却叹息一声,她以后可能都不会跟他有什么交集了吧。

直到她来到博物馆上班的第一天,她精神都有些恍惚。后来介绍馆内的文物时被一名小学生的问题难倒了,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背下所有的文物历史。

于是她不管老馆长给她的警告,晚上闭馆后,仍然选择呆在博物馆的仓库看书。

博物馆的仓库里堆放在很多历史书,赵简不知不觉间在这里看到肚子发出饥饿的抗议声。她才骤然发觉天色渐暗,而她从早上就没有吃过一顿饭。

她正准备去附近找点便宜的饭店,忽然想起来老馆长曾经表情严肃地警告过她。

“你来这里上班,我只有一点要求,那就是你不准晚上还停留在这儿。一旦错过闭馆的时间就不要随意离开原本的地方,否则后果自负!”

赵简记得老馆说完讳莫如深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现在非常需要这个工作,万万不能刚开始工作就被炒鱿鱼!

她沉思了许久,最终抵抗不了饥饿的感觉,拿出手机选择奢侈地点了份外卖。

4、

外卖小哥快速送来了丰盛的美食,赵简从仓库里溜出去接外卖,天色在她接过外卖的一瞬间黑了下去。

赵简满心欢喜地拿着外卖,准备返回仓库大快朵颐以后接着看历史资料的时候,隐约间她听见博物馆里发出异响。

她好奇地来到博物馆的正门,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嘈杂的声音在她走进去时立刻安静下来。

随着她缓缓走进博物馆,身后的大门突然关上,躲在门后的海东青白色猎鹰发出一声尖锐的声音,盘旋在赵简的头上。

赵简顿时吓得抱头狂奔起来,墙壁上挂着的人像画竟也开口议论纷纷,但他们说的内容对于生活在现代的赵简压根没办法听懂。

这时,一群泥做的人俑出现在赵简面前,拦住她的去路。她后退几步,余光瞥见身后过来一个身穿宇航服的奇怪家伙,心里顿时哀嚎起来。

天要亡我啊!

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博物馆,明明是博怪馆,什么妖魔鬼怪都出现了啊!

眼看着赵简腿肚子不停颤抖,整个人如同筛糠一样哆嗦不停,她手里热气腾腾的外卖也洒落一地。

她本就有些低血糖,再加上突如其来的惊吓,顿时两眼一翻就倒在地上。昏迷前,她好像看见一个穿着古装的男人冲过来。

5、

片刻之后,她被一阵剧烈的疼痛唤醒。睁开眼睛之后,她看见酷似皇上的人正掐着自己的人中,她觉得自己一定还没有睡醒,不然怎么还能看见身穿古装的奇怪男人?

身穿黄色袍子的男人坐在她的身边,深情款款地握着她的手:“女人,你已经成功引起朕的注意。你是唯一一个见过他们捣乱还没有逃跑的人,朕十分欣赏你的胆识,朕允许你问一个问题。”

“你们是怎么回事?”赵简满眼惊恐地问道。

“我们其实是因为地下室里的陨石发出的射线导致复活的,不过当太阳升起来后,我们就不再拥有生命体征。因此朕觉得老馆长一定警告过你不要在晚上出现在博物馆,但是你既然发现了这个秘密,今晚你就做好心理准备。”皇上起身,背着手看着面前的桌子上的奏折欲言又止。

赵简越发感到迷惑,连忙追问道:“我要做好什么心理准备?”

皇上没有给她答案,因为她很快便看见一群猿人举着火把在四处点火,她的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这要是真发生了火灾,她才是最有可能死在这里的人啊!!

她立刻起身站起来,拿起墙壁上的灭火器,对着猿人手里的火把喷了下去。

猿人眼睁睁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升起的火焰,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喷灭,他们顿时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烦躁,冲着赵简大吼一声,挥舞着粗壮的胳膊就要打向呆立在原地的赵简头上。

赵简下意识紧闭着双眼,缩着脖子,巨大的恐慌令她无法移动一步。

就在这样危急的关头,窗口涌进来一丝光亮,太阳从地平线上探出头来,博物馆里所有的标本都逐渐变回本来的样子。

赵简等了一会儿也没感觉到身体上有任何疼痛,缓缓睁开眼睛,四周并没有高举拳头愤怒的猿人。只是墙角被火把烧焦的痕迹依然存在,这才让她有了一些真实的感受。

她虚弱地跪坐在地上,脑海中快速划过一个念头,她不能继续在这里上班了,哪怕回家会被打死也不要在这个恐怖的地方上班了!

于是赵简连滚带爬地回到宿舍,想要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等等,她还不能这样灰溜溜地离开,反正她在什么地方都一样有安全问题,至少这里还有时间限制。而她的家里却是无时无刻都笼罩着阴影,她倒不如好好利用这个神奇的地方,说不一定还能让她躲过父亲的讨钱行为。

赵简突然想到什么,随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放下手里的行李箱继续翻看床头柜上的书。

老馆长巡视馆内情况的时候,赵简正拿着油漆涂料在墙上涂涂抹抹,老馆长不免有些好奇:“小赵,你在墙面上做什么呢?”

赵简被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中的滚刷,神情拘谨地说道“馆长好,我今天来馆里看见墙壁上有些黑色印记,心里有些害怕您会因为我没有照顾好馆中的情况,可能会开除我。”

“小赵,这就是你想多了,只要你努力工作,我绝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随便开除人。”老馆长笑眯眯地说道。

他在心里暗暗想着,每次来博物馆工作的人都没有超过三天,只要你不走,我怎么可能让你离开呢?

赵简被老馆长的笑容感染到,紧张的情绪渐渐消散:“是,我一定认真工作。”

时间快速溜走,很快博物馆临近闭关,赵简送走所有的游客,缓缓吐了一口气。

还好今天的游客里没有爱提问的熊孩子,不然她又要被问的哑口无言,因为她昨晚临时记下的那点内容早在经历魔幻的一夜时忘得干干净净。

这时同事点的外卖奶茶到了,她顺势接了过来,想要给同事们拿过去。

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怒吼声:“死丫头,你果然背着我藏钱了!”

赵简咬了咬嘴角,她不用回头也知道说话的那人就是她的父亲。

父亲见到赵简没有转过身,心里的怒火蹭蹭往上涨,快步来到她的面前,狠推了她一下道:“我在问你话呢?你是来上班的,还是来做什么的?你一个人点这么多外卖干什么?”

他昨天用赵简身上的钱换了顿酒钱,回家的途中被几个酒友借走剩余的钱,他此刻身上已经没有一分钱了。

本来他第一时间应该找酒友要回属于他的钱,但他害怕自己朝酒友要钱会被嘲笑。

毕竟自从自己创业失败以后,他的亲朋好友都用一种嘲笑的眼神看他。只有沉溺在酒精的麻痹下,他才能感受不到内心的煎熬。

以前他的老婆不支持他创业,认为他的性格老实本分,创业很容易受到狐朋狗友的蛊惑。

赵爸当时压根听不进去老婆的意见,固执地认为老婆的看法只是不想让他发财。

因此,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辞掉公务员的工作,跟着朋友一起进行创业。

现实很快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赵简有气无力地回答让他打起精神:“这些都是同事买的,我只是……”

“你只是负责跑腿对吗?钱呢?跑腿费肯定不少,你快点一分不少地都交给我!”赵爸摊开手道。

他现在唯一可以获得自尊的方式,就是通过打击女儿来满足。

在其他人面前,赵爸一直都是胆小懦弱的老好人,但他在面对弱小的女儿时,内心总会迸发出强大的能量。

而此刻,赵简发现博物馆里的同事正看着她,四周有不少在附近公园里游玩的家长带着小朋友也看着她,但就是没有一个人肯对她伸出援手。

大家都冷漠地看着她,好像这样的家务事在他们看来习以为常,压根不需要他们出来伸张正义!

赵简低着头,小声说道:“我没有跑腿费。”

“你骗谁呢?”赵爸不自觉提高音量,“今天不管怎么样,你都必须给我拿钱过来!”

“可是我身上真的没有钱了!”赵简无奈地解释,她早晚的外卖还是用贷款的钱。

“你个小丫头片子敢糊弄老子,你同事那么多,随便借点不就好了?”赵爸扬手扇了赵简一个耳光。

赵简踉跄了几下,勉强稳住身体,急忙将手里的奶茶递到一旁的同事那边。

赵爸眼中怒火翻涌起来,正准备接着打向赵简时,手腕被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握住,他不满地说道:“你是谁?少多管闲事!”

“我是警察,你刚才打人了我就有权利管你!”傅景龙亮出证件。

赵爸顿时气势弱了下去,指着赵简不甘心地说道:“她是我女儿,我打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他说的都是真的吗?”傅景龙侧过头,看见低着头的女孩脸上浮现出一道明显的五指印,心里划过一丝闷痛。

赵简死命扣着衣角,她是多么想有人能带她脱离苦海的深渊之中,眼前的这人真的可以帮她吗?

不,她不值得任何人拯救。

那么优秀的人,她只要远远观望就好了。

6、

傅景龙似乎看出来她眼底的犹豫:“不管他是不是你的父亲,他动手打你就是不对,我在值勤的时候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四周响起热烈的喝彩声,众人纷纷对傅景龙的做法表示肯定。

傅景龙下意识回头看向赵简,他很想知道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结果赵简的反应很平静,好像他们之前在公交车上的相遇,并不是多么值得纪念的事情。

傅景龙有些挫败地回过头,不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赵简的身上。

但是赵简身上却像是有魔力一般,她脸上的五指印还那么清晰,可是表情看起来十分坚强。

她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不禁怀疑究竟是受到过多少伤害,她才会那么冷静地面对父亲的暴力。

这时,赵简身旁的同事出声道:“警察同志,我刚才听见这人管赵简要钱,态度十分恶劣。赵简平时在博物馆上班十分努力,希望你能秉公执法让赵简远离这样人渣!”

赵爸凶狠地盯着女儿:“你快点向他们解释清楚,我是你的父亲管你要钱,其实是件非常正常的事情,我承认我态度是有些不好,但你没必要把我往火坑里推!”

赵简心里何尝不想揭露父亲虚伪的嘴脸,但她知道这样做根本没有效果,父亲只会变本加厉地揍她。

她只有把握好机会,今晚就能一下子震慑住。

“他没有打我,爸爸以为我今天发放工资,所以才来找我要钱。爸你晚上再来找我,我马上找人借钱给你。”

傅景龙却挑了挑眉,他敏锐地察觉到赵简眼中划过的冷意,想必今晚赵简可能会做傻事。但他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自己的猜想,只能无奈地松开手,看着赵父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却无法将他绳之以法。

他越来越对赵简感兴趣了。

赵父揉着酸痛的手腕,收敛内心的不悦,故作平和地说道:“赵简,你早些这么听话不就好了,我晚上再来找你。”

说完,表情阴沉地离开了博物馆门口。

赵简身边的同事纷纷埋怨胆小的赵简,其实早在赵简小时候,她不止一次地寻求路人的帮助,但结果只换来更加残暴的打骂。

她母亲受不了这样的生活选择了跳海,徒留年幼的赵简忍受着痛苦折磨。

赵简决定不要再忍下去了,既然她来到魔幻博物馆,就是老天爷给她的改命机会!

天色很快暗了下去,赵简从博物馆的仓库里翻出些蜡烛,指挥着猿人去楼道里点蜡烛玩儿。

赵爸等到很晚才来到博物馆,他守在博物馆门口,焦急地拨打着手里电话号码,因为他的酒瘾上脑感觉十分难受。

赵简从博物馆大门出来,朝着父亲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

赵爸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快步走进博物馆,一进去他就被几个穿着京剧戏服的人用黑色布口袋套住了脑袋。

正当他拼命挣扎的时候,耳畔传来一丝鹰鸣和猿吼,不远处还有很多人声,好像自己不是置身在安静的博物馆。

赵爸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因为他头上的黑布被人拿了下去,一个满脸络腮胡的黑脸穿戏服的男人骤然凑到他眼前。

“你这老小儿怎会如此狠心?”

赵爸愣了片刻,才想到眼前这人肯定是赵简同事扮演的京剧演员。于是四处张望着寻找赵简:“我怎么样对待自己的女儿,你们这些外人无权过问!”

“大胆!”

赵爸被突如其来的尖锐声音吓了一跳,顺着声音转头看见一个影视剧才出现过的太监模样的正扶着酷似皇上的人走过来。

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你们这些博物馆里的同事,怎么就那么有时间管别人家里的闲事?”

“朕也不是真的想管闲事,而是赵简用自己的十年的时间换我们来告诫你。”皇上抬了抬手臂,一只鹰稳稳落在胳膊上,不远处几个猿人和一堆泥土做成的人俑缓缓过来。

赵爸难以置信地瞪了眼睛,他以为面前的几人是赵简同事假扮的,但是正蹦蹦跳跳过来的泥人不可能是假扮的,这么小尺寸的泥人他也只在电视剧里见过。

他有些呆愣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墙壁上的人物画像突然动了一下:“天色刚黑我们所有博物馆里展品就听赵简讲解员,讲诉关于你对她做过种种恶劣的行径。”

“我没有。”赵爸立刻反驳。

二楼楼梯旁的石刻人像瓮声瓮气地说道:“我们所有的展品都看见赵简胳膊上的伤痕,展品可不会说谎。”

“不,你们不能听信那个死丫头的话!”赵爸紧张起来,他面对眼前诡异的一幕打心底感到害怕。

“你每次喝完酒就打我,你当我是没有感觉的机器人吗?”赵简从一旁走出来,她其实不想面对父亲,从小被暴揍的经历,让她不敢面对父亲生怕惹他不高兴。

赵爸见到赵简,心里顿时来了底气,拉着赵简就要往外走:“你今天把钱给我,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赵简甩开父亲的拉扯:“你的保证对我来说没有用,每次你这么说完不超过三天还是会找我要钱,我不给你就打我!”

“臭丫头,我是不是给你好脸色,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赵爸狠狠推了赵简一下,顺势按住她的肩膀,挥拳就要打在她的头上,胳膊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开。

7、

他回过头看见一个猿人一手拉着他,另一只手上则拿着火把,顿时心生一计。他假装后退几步,趁着猿人不注意,迅速夺下猿人手里的火把。

猿人发现火把不见了,敲打着自己的胸膛,表达着不满。但不敢过去,因为他知道火把有多么厉害,确实能够伤害到他。

赵爸拉过赵简,语气凶狠地说道:“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这些展品为什么会活过来?我想这个秘密一定很值钱。”

“我不会告诉你!”赵简坚决地说道。

“这样的话,我只好放火烧毁这里,反正不值钱的东西留着也没有用!”赵爸看见四周的展品均不吭声,自认为自己掌握了这里的弱点,因此笑得非常猖狂!

二楼的石像瓮声瓮气地说道:“我们这里有陨石的保护,你随便点火,如果能烧坏半点物品,猿人早就把这里点着了。”

“太好了,等我将这个秘密公开,我将会有数不完的金钱。”赵爸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他就知道在这件神奇的博物馆里肯定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石像,你怎么什么实话都往外说?”赵简快要疯了,父亲如果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会大肆宣传。

二楼的石像瓮声瓮气地说道:“因为我没有脑子,我脑子里面都是水泥做的!”

赵爸幻想着美好的生活来临,没想到怀中的赵简突然挣脱他的拉扯,一下子夺走他手里的火把。

这下子可把赵爸气坏了。

“死丫头,你快将火把还给我!”赵爸眼神狠厉地盯着赵简,以往他只要露出这样的眼神,赵简就会乖乖地听话。

然而此刻的赵简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拿着火把丝毫不为所动:“爸爸,我是真的累了。你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却一次次剥削我,我真的很怀念小时候,至少那时候你是那么意气风发,不过是创业失败而已,你已经逃避了太多年。”

赵爸听着女儿的哭诉没有半点动摇,这么多年依靠酒精麻醉的生活,已经让他彻底失去重新开始的勇气。

“女儿,你在这么神奇的博物馆上班,我们当然要把握好老天爷给的机会才行!”

赵简满眼失望,她以为父亲还能有机会重新振作起来,没想到他仍然只想不劳而获。

于是她高举着火把:“既然这里的陨石可以保护博物馆的展品不受到伤害,那么真正受伤的只有我和你。”

“别,你别激动。”赵爸脸色一变。

赵简苦笑一声:“你如果可以早点醒悟过来,我也就不用遭受那么多的痛苦!”

赵爸缓缓靠近几近崩溃的女儿,轻声哄道:“爸爸知道错了,以后我就出去找工作。”

赵简没有意识到父亲眼底闪过的疯狂,等她手中的火把消失不见了,她才意识到不对劲儿。可是父亲的拳头已经打在她身上,炙热的火焰离她身上非常近。

8、

“我让你不听话,老子以后让你做什么都不准再反抗!”赵爸边打边说道。

四周博物馆里的人群纷纷紧张地盯着,他们也想过去帮忙,尽管猿人的火把不会烧坏他们,因为清晨的阳光会让他们再次出现在展位,不过当太阳落下去后,他们将经历宛如火烧般痛苦。

眼看着赵爸就要将赵简打死的时候,博物馆的大门被人推开。

傅景龙迈着犹如天神般的脚步,拉开正凶狠暴打的赵爸,反手扣住赵爸的胳膊,让他没办法移动半分。

傅景龙将火把递给一旁的猿人……等等,现在社会怎么可能会有猿人?

他先冷静地把赵爸双手扣住,抬头环顾四周,差点当场吓得去世!

只见周围站着的都是博物馆里才会出现的古人,甚至还有穿着戏服的京剧演员。

二楼楼梯附近的半身人物的石像开口道:“完蛋了,暴露了!”

赵简挣扎着起来:“谢谢你救了我。”

“他们都是怎么回事?”傅景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他们都是博物馆的展品受到地下室陨石的影响,他们每到晚上就有了复活的机会。我本来想通过他们的学识让父亲认识到这么多年的错误,没想到他怎么都不肯悔改。”赵简用袖口擦掉嘴角的血迹。

“但你没料到他们只是展品,并没有他们自身该有的学识。”傅君临冷静地分析,“我觉得你父亲应该让法律教会做人的道理,而不是企图让他知道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误。”

赵简看着冷静的傅景龙,平静的内心泛起一丝涟漪,她一直以来都希望有人能拯救她,此刻这人真的出现了,她反倒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了。

傅景龙掏出手机正准备让所里的人接走赵父,忽然听见身旁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他急忙看过去,发现赵简已经倒在地上意识全无。

他的心急速抽动了一下,剧烈的疼痛蔓延到全身,他顾不上一旁的赵爸,连忙抱着赵简急匆匆往博物馆对面的医院赶去。

他无法想象自己如果慢一步出现,赵简遭遇不测,他会怎么办?

他从同事那里打听到这个坚强的女孩,一直以来遭遇的痛苦经历,心疼的感觉一点点蚕食着他的心。

9、

赵简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亮了,头顶上的吊瓶显示她还在输液。压在她身侧的那人猛地抬起头,露出一张睡眼惺忪的帅脸:“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赵简摇了摇头:“你怎么在这儿?”

傅景龙撑着下巴:“我看见你昏倒在地上,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受伤而不管你。”

“你可以不管我。”赵简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我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不。”傅景龙急忙握住她冰冷的手,“无论经历过什么都不要对生活失去希望,你不是一个人面对生活,还有我……和博物馆里的其他人。而且我曾经承诺过你,你遇到什么事都可以联系我。你昨晚的计划如果早点告诉我,是不是就不用受那么多皮肉苦了?”

“我不想麻烦你。”赵简避开他的眼神。

“可是我想一直被你麻烦。”

赵简被他突如其来的告白吓了一跳,急忙起身坐起来:“我那么平庸,没有好的家庭背景,长得也不好看……”

“我觉得你遭遇那么多不好的事情,仍然努力生活就足够让人移不开眼睛。”

傅景龙的话令赵简感到非常紧张,她一直以来都不被人喜欢,突然有人向她告白,她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赵简的沉默让傅景龙有些不安,毕竟赵简始终没有表现过对他的喜欢。

他给过赵简的电话号码从来没有接到过她的电话。

“看来你是嫌弃我,工资不多,办案的时候还要经常加班不能陪你。”傅景龙坐直身体,“不过你放心,以后我赚的每一分钱都交给你管。我会尽全力对你好,保护你不受到伤害,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赵简满眼星光地望着他,她很想答应他,但是想到自己有个酒鬼父亲,她就感到非常头痛。

“可是我爸爸……”

傅景龙:“他从博物馆逃跑了。”

赵简急忙说道:“你一定要抓住他,他知道博物馆的秘密,我担心他会偷博物馆里的陨石。”

傅景龙:“你不担心你自己吗?”

赵简缓缓摇了摇头。

“我不想看见你再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傅景龙抓了抓后脑,“我应该给你准备玫瑰花再告白,你不用马上答应我。自从公交车上遇见你,我最近总是不自觉想到你,所以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意,给我一个机会。”

“好。”赵简起身抱住准备离开的傅景龙,她不想错过老天爷赐给她的幸福。

无论如何,请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要相信终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感到痛苦的人生熠熠生辉。

病房的窗口一个泥塑的人俑在阳光下露出淡淡笑意,医院对面的博物馆斑驳的牌上隐隐浮现出馆名:幸福博物馆。

幸福博物馆,所有遭遇不幸的人都会在这里遇见幸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