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26章 心意通

作者:觅朝云
2021-01-17 11:00

第26章 心意通

再睁眼的时候,宋嘉禾发现自己身处一间温暖的屋子,床头围着许多人:梁淮安、黄老翁、裴原、兰儿、周显、长公主、周老将军,以及宋琼怡。

见她醒了,众人皆松了口气,兰儿抹了把眼泪扑到床前:“小姐,你可吓死兰儿了!”

宋嘉禾冲她笑了笑:“乖,我这不是没事吗?”

闻言,梁淮安薄唇又抿紧了几分。

长公主最有眼力见,以不打扰宋嘉禾休息为理由劝众人离开,留这对劫后逢生的夫妻单独相处。

察觉到梁淮安的低气压,宋嘉禾坐起来,主动开口:“我醒了,王爷不高兴吗?”

对视半响,梁淮安才终于开口:“你答应过本王的,绝不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为什么又没做到?”

比起上一次潜在的危险,昨晚他看到掐在宋嘉禾脖子上那只有力的大手后,背后瞬间冷汗直下,怕极了,也急疯了。

“对不起,”宋嘉禾明白梁淮安只是担心,软下声音哄着,“昨晚情势危急,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以后,我绝不再犯。”以后,我还要好好待在你身边。

出乎意料,梁淮安并没有因为这句保证放缓脸色,反而有些激动,拔高了声音说:“是啊,都怪我废人一个,才让你陷入危急情势。”

宋嘉禾怅然:“王爷……”

梁淮安重重叹口气,打断她:“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王爷!”

这一次,梁淮安没有回头。

最后,宋嘉禾还是从兰儿口中得知了他们被救的前因后果。原来,梁淮安遇上的少年正是最受老族长喜爱的小儿子,他们曾受过周老将军恩惠,本想归顺朝廷,赤雷族却突然被长子夺了权。

据黄老翁所说,他性情残暴,毫无道德,丧心病狂地给父亲喂了鸦片,以此挟制弟弟和长老。就这样,原本靠打猎为生的纯良赤雷族,变成了一伙臭名昭著的强盗。

若不是周老将军已经带兵到了雪山下,那少年也不敢直接动手。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赤雷族保存有珍贵的舒禾草,将它当做谢礼送给了梁淮安。

闻言,宋嘉禾甚是高兴:“太好了,这还真是因祸得福。”

兰儿小心翼翼问:“可是王爷走的时候脸色好难看,你们吵架了吗?”

“没吵架,”宋嘉禾眼神暗淡下去,“但是我惹他生气了。”

兰儿不服:“小姐你都舍命相陪了,王爷还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不懂,”宋嘉禾赶她离开,“王爷身上也有伤,你去找裴原,让他好生照顾王爷。等他气消得差不多了,我再去找他。”

晚些时候,长公主和周显来看望她,还带来了她亲手做的鸡茸米粥。喷香的粥咸甜适中,最上面浮着两颗红枣,同母亲当年的做法一模一样。

看着宋嘉禾吃下大半碗,长公主慈爱地替她擦了擦嘴角:“这粥是你母亲教我煮的,你果然爱吃。”

“多谢长公主。”

“我还是更喜欢听你唤我云姨姨。”顿了顿,长公主又道,“我一直想让你做我的儿媳,没想到造化弄人,你竟成了我的弟妹。”

罪魁祸首周显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我那弟弟心气高,受不了腿疾之苦。本来我还担心他对你不好,但你昏倒的时候,他一直守着你,那紧张又心疼的神情是骗不了人的。”

宋嘉禾在心里说,我知道,我都知道。

周显补充道:“而且,上次套麻袋打我的不是郑何,是小舅舅。我后来想了想,他应该是气我负了你……”

长公主回头瞪他一眼:“你活该,莫说你小舅舅了,我当时都想将你捆起来狠揍一顿。”

宋嘉禾微微笑了一下,心道周显都要做父亲了,怎么还是那么好骗。看来,长公主和周将军是极其疼爱他的,在父母的爱意下成长起来的孩子,是不会有,也不需要太多心眼和心计的。

长公主让周显退下,拉过宋嘉禾的手:“你愿意陪着淮安涉险,想来对他也是极有情义的。但是我这个弟弟,心气极高,你被抓走时肯定又无助又绝望,甚至会厌恶他自己。”

宋嘉禾愣了一下,昨日,她一心想着如何摆脱险境,几乎没分神考虑梁淮安的心情。他心悦自己,却在贼人面前束手无策,甚至连最基本的抵抗都做不到。那个时候,他该是有多焦急,多绝望呢?

不肖长公主把话说完,宋嘉禾便已经明白了梁淮安今日究竟为何生气:不是冲着她不守诺,而是因为讨厌险境中无能为力的自己。

可是,这一切从来都不是他的错,她也从没有一刻,嫌弃过梁淮安的腿疾。

“多谢云姨姨,我、我要去找王爷!”

“诶——”一眨眼的功夫,长公主就看不见人影了,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孩子,好歹把粥喝完再走啊。”

宋嘉禾奔跑着,风吹乱发丝和衣袖,她却丝毫都不在意。此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去梁淮安身边,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明白。

一向端庄冷静的王妃,不顾所有人的目光,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地跑着,进院后喘着粗气问裴原:“王爷呢?”

“在、在里头下棋。”裴原被这样的王妃惊得话都说不顺溜了。

宋嘉禾推开房门:“王爷,我有话想对你说——”

却见周老将军坐在梁淮安对面,拿着棋子的手悬在半空中,落也不是,收也不是。

“看来王爷今日有事,这盘棋,我们改日再下。”周老将军说着便起身离开了,经过宋嘉禾身边时,梁淮安精准地捕捉到了那微微泛红的耳垂。

早上对她那么冷淡,梁淮安早后悔了。他软声道:“进来吧,外边儿凉。”

宋嘉禾坐到周老将军方才的位子上,盯着她根本看不懂的棋局看了很久,期间,梁淮安重新泡了壶六安瓜片,用手试了温度后才递给她。

“今早是我不对。”

“王爷,我……”

两人几乎同时开了口,目光交汇后又同时道:“你先说。”

算不上默契的默契缓和了氛围,宋嘉禾笑道:“我要说的话很重要,得放在后头。”

很重要?

梁淮安心里隐隐有种预感,宋嘉禾应该是要来哄自己的。

但无论怎么说,他都不该将心里的烦闷撒在她身上,于是,他继续了刚才的话题:“今早是我不对,不该朝你乱发脾气。”

宋嘉禾拼命摇头,他一点错的都没有,根本不需要向自己道歉。

“我是你的妻子,就算你有脾气朝我发,那也不算什么。”

梁淮安心如擂鼓,猛地抬眼:“嘉禾,你……”

带着山茶花香的手捂住了他的嘴,有些事情,宋嘉禾没打断让梁淮安问出口。他心里想的,嘴上说的,实际做的,都已经太多太多,这一次,合该轮到她来说来做。

“王爷。”宋嘉禾蹲在他面前,纵使双颊和耳垂已被大片红色晕染,又热又烫,她的眼神也丝毫没有闪躲,“我不相信爱情,但我心悦你。”

比这还要缱绻温情的句子被炽热的吻吞了下去,两人都吻得毫无章法,心里却被填的满满的,互相回应得越来越热烈。

“嘉禾,本王会让你相信爱情的。”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