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28章 大结局

作者:觅朝云
2021-01-18 11:00

第28章 大结局

梁淮安这盘棋布置多年,一夕之间将梁帝膝下六个儿子悉数送至关外由周家看顾,朝中持反对意见的那些个大臣,也在看到他站起来后把话咽了回去。

乱世中,唯有绝对的武力才能让人臣服,礼法规矩什么的通通都要往后排。

新皇登基后第一件事,便是命刑部和兵部再次彻查当年白大司马里通敌国一案。郑轮早在梁帝驾崩的那晚就拟好了辞官书,此后一直称病不出,然而某个早晨,管家出门采买时还是看到了将郑府围得水泄不通的御林军。

因着郑何的善良,梁淮安只杀了郑伦一人,郑氏一族举家搬出了京外。

白家终得沉冤昭雪,梁淮安令人在护国寺后山修了座陵墓,陪宋嘉禾一道将她母亲接了回来。

迁墓那天天空飘着小雨,落在宋嘉禾脸上同眼泪融为一体。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激烈的情绪了,原本想着杀死梁帝和郑回后就去那边与母亲团聚,可如今,她根本舍不得了。

她哭得浑身发抖,最后被梁淮安抱下了山。他不嫌她脚底的泥土,还吻干了她脸上的泪痕.

宋嘉禾当上了皇后,然而朝中大臣还没想好怎么巴结宋耿,就吃惊地听说了宋丞相入狱的消息。

“娘娘,周夫人已经在门外跪了两个时辰了……”兰儿自然不可能心疼宋琼怡,她只是担心这样会坏了自家娘娘的名声。

宋嘉禾淡淡应了一声,不紧不慢地等侍女替她穿戴好后才出了门。

“皇后娘娘!”宋琼怡一见她就想扑过去,膝盖处的酸软却只能让她作罢,“敢问父亲犯了何罪?何以将他打入天牢?”

“后宫不得议政,想知道父亲犯了何罪,你该去问陛下。”

宋琼怡双眼通红,似是不敢相信一向平和的大姐竟能绝情至此,大喊道:“娘娘若是记恨母亲对你不好,记恨我抢了显哥哥,大可直接冲我来,何必伤害父亲?他可是你的父亲呀!”

“冲你来?你担待得起吗?”宋嘉禾微微皱眉,“本宫的确可以劝陛下放了父亲,只要你答应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宋嘉禾附身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后者表情愈发僵硬,指甲钳进肉里也到底没给出答案。

宋嘉禾推门进去的时候,宋耿正望着牢房里唯一的小窗发呆,听见她来了也没回头,只是叹了口气:“我还不是丞相的时候,你母亲就嫁了过来。那时候,你外公和舅舅都瞧不起我。”

“所以你就怀恨在心,伙同郑轮害了整个白家?”

“不是的嘉禾,你外公风头太盛,先皇容不下他。我若不配合,怕是连你和你母亲都保不住……”

“够了!”宋嘉禾尖锐地打断他,随后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半响,宋耿闭上双眼:“嘉禾,你还能原谅爹爹吗?”

爹爹这个词过于亲密,以至于宋嘉禾忍不住鼻头泛酸,但她很快深吸一口气问:“你指哪件事?是你朝三暮四,母亲去了半年就抬外室入府,还是你这些年对我置若罔闻,只知道疼爱宋琼怡?”

宋耿抬眸,惊讶中混着心疼。

“你自私冷漠,这些我都可以原谅,但我独独不能原谅你害死了母亲全家,更不能原谅你做了坏事连证据都藏不住,让母亲发现了……”

宋耿一惊:“你早就知道了?所以你才在那次高烧后逐渐疏远我……”

“我疏远你?你是忘了我像小尾巴一样跟着你的日子了吗?母亲去世后,你是我唯一的依靠,可我永远忘不了你发现我说话不利索后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坏掉的玩具。

说了这些话,宋耿才反应过来:“你说话好了?还是你一直在骗我?让我放松警惕好替你母亲报仇?”

宋嘉禾快气笑了,眼泪是想流也流不出来,道:“母亲怎么可能告诉我?她宁愿自己去死都不想让我恨你……你知道我怎么发现的吗?是宋琼怡告诉我的。”

“琼怡?她怎么可能知道?”

宋嘉禾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道:“很多人都说,宋琼怡像极了小时候的我。那时候我爱炫耀,她也是。有一次她生辰,向我炫耀说你送了她好些庄子。”

母亲以前算账的时候就喜欢抱着她教她识字,因此她很清楚宋府是没有这些资产的,而白家出事后,宋家多少受了牵连,手头不该这么富裕的。于是她悄悄让人查,原只是为了揭穿宋琼怡的虚荣心,没想到却查出那些庄子原本姓郑,而且刚好是白家出事那年转的手。

“父亲,你当年很为难不是吗?”宋嘉禾凑近了说话,淡漠到冷酷的脸有一瞬间像极了梁淮安,“我跟宋琼怡说了,放你出去可以,但周显得休了她。你猜,她会怎么选呢?”

温顺惯了的小猫很容易让人忘记它那锋利的爪牙,宋耿心情复杂,却明白自己可能永远都走不出这座牢房了。

“皇后娘娘,老臣作为父亲最后提醒你一句,这时间最善变最没有保证的就是感情,陛下现在宠你,以后可就不一定了。”

宋嘉禾回过头来,淡淡道:“是吗?”

可当她走出天牢,萧瑟的秋风卷着落叶飘到她跟前,抬眼是即将落幕的红日,缀着飞鸟的剪影,她突然就觉得自己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冷静。

这个时候需要爱,需要很多很多爱。

未经通报闯入养心殿,在梁淮安略带惊讶的眼神中吻上他的唇。

梁淮安用眼神示意宫女太监退下,而后反客为主,用唇舌勾勒出怀中人漂亮的唇形。

小半个时辰后,梁淮安将人紧紧搂在怀中,挑了缕青丝缠绕在指尖抚弄。

宋嘉禾笑了笑,再开口的时候嗓子有些哑:“许多人都说宋琼怡同我小时候很像,既然陛下那时候就喜欢我了,为什么不喜欢宋琼怡?”

“像吗?”梁淮安皱皱眉,随机又舒展开来,“你小时候那么娇气顽皮,抢过别人东西吗?”

“当然没有,可是你怎么知道……”

手腕处传来一阵冰凉,宋嘉禾低头一看,原是梁淮安给她戴了串红艳艳的珊瑚珠子。可这珠子,怎么越看越眼熟?

宋琼怡进宋府的第一份生辰礼,是梁帝御赐的一串南海珊瑚,可那漂亮的小珠子也是宋嘉禾喜欢了很久的。巧的是,半月后老太妃也送了她一盒珊瑚珠,比宋府那串更大更亮。宋嘉禾喜欢极了,当即自己动手做了条手钏。

后来,宋琼怡不慎弄丢了手串,见了宋嘉禾手上那串非说那是自己的。小嘉禾气鼓鼓地不承认,闻讯而来的宋耿却只瞥了一眼就认定那是宋琼怡的东西。那是父亲第一次对她动手,也是她最后一次在他面前流泪。

兜兜转转,少时心爱的珠子随着被人珍视呵护的感觉一起回来了。

“陛下专程去周府讨的?”

“这本就是朕的东西,要回来天经地义。”

宋嘉禾微怔,随即心头涌上浓浓暖意,原来她一直以为艰难的独行路,早有人陪她一道走着。

提起这珠子就不可避免地提起老太妃,宋嘉禾趁机劝他多去请安,莫要再被京城书生扣上个不孝子的骂名。

“朕不劝你原谅宋耿,你也别劝我同她和解。”梁淮安垂下眼睫,不打算继续瞒她什么,“十三岁那年,朕是被母妃推下阁楼才摔断了腿的。”

宋嘉禾心头大骇:“怎么会?!”

“父皇宠爱梁淮温,朕却偏偏样样都比他强。本以为这样母妃会高兴,谁知她却战战兢兢,在她父亲被诬陷入狱后求我放弃,争执间将朕推下了去。”

梁淮安语气平静,像是在陈述别人的故事,可宋嘉禾却见过他膝盖上那一些骇人的伤痕。也许那时候,被砸断的不只是腿,还有他的自尊骄傲,以及对母亲的最后一丝眷念。

从那之后,少年变得隐忍沉默,用冷漠将真心层层封闭起来,却生生被小女孩撕开了一道口子。铁锥锤到膝盖上真的很疼,更绝望的是,没有人会来救他,他连祈祷都不知该找哪路神仙。

但天上,却真的掉下个小女孩,哭着说跟他是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是要携手相伴一生的。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宋嘉禾并不是真的喜欢周显,梁淮安早带她离宋府的泥沼了。

宋嘉禾心疼他,起身在他额头上落下虔诚一吻。他们彼此在亲情上都有欠缺,但结合在一起,却比什么都要圆满。

又是一年元宵夜,祭拜过母亲,宋嘉禾主动提出要去灯市逛逛。

梁淮安摸了摸她的头发:“没心情就不要勉强了。”

“谁说我没心情了?刚刚我已经跟阿娘打过报告了,她同意我带她女婿出去玩。”

这些日子来,宋嘉禾越发开朗,时不时就朝梁淮安撒娇。宫里所有人都知道,陛下和娘娘恩爱不疑,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梁淮安宠溺道:“那好,我们换衣服了出去。”

如今,京城一片繁荣,灯市比往年更加热闹。宋嘉禾给她和梁淮安各挑了一盏花灯,手牵手慢悠悠逛着。

“去年这个时候,我还在想,招惹谁都不要招惹上你。”宋嘉禾拿自己的小兔子灯碰了碰梁淮安的,嘴对嘴的那种。

梁淮安果断拿开:“那现在呢?”

“现在嘛,”宋嘉禾强势地再贴上去,“当然是十分庆幸招惹了你。”

砰砰数声,烟花四起。

梁淮安笑着说:“为什么非要让小兔子亲嘴呢?”

宋嘉禾听不清,凑近了问:“什么?”

“我说,”温热的气息拍打在鼻尖,梁淮安喉结微动,改变了主意。

话说的再多,都没有一个吻来得情真意切。

漫天火树银花下,一对璧人在糖葫芦铺前拥吻,有路过的妇人捂住小孩好奇的眼,投出了羡慕又善意的目光。

(全集完)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