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河里救起一只小狗,没想到……
故事 短篇故事

民间传说:从河里救起一只小狗,没想到……

作者:酒后真言
2021-01-19 15:00


村里有个90多岁高龄的老人姓王名老憨。

都知道名字里带个傻字人不一定傻,叫憨不一定憨,老憨头就是这样,他不但不憨,却脑瓜儿灵光,思维清晰能说会道。

讲起故事来,从头到捎讲得有鼻子有眼清晰明白。

老憨常说,活这么大年纪不容易,啥苦都受过,啥稀罕事都经过见过。

说过去那些事:打日本,打老蒋,抗美援朝,58年大跃进大练钢铁……。

闲暇时老憨老人,讲述了他人生中一段奇特难忘的经历。我做了记录整理,为方便叙述用第一人称。

平时我每次说到1958年大跃进大练钢铁,60年闹饥荒挨饿吃树皮草根,你们瞪大眼摆摆手表示不相信,特别年轻人说我说的纯粹是天方夜什么谭。

其实,只要你看过电视剧《老农民》,你就会明白我说的都是实话、真情。

今儿个我再讲一件发生在那个年代的事,请你务必耐着性子听完,信不信由你。

1958年我30岁,正是身强体壮的年纪。那年为响应上级政府15年内钢铁产量赶超英国的号召,全民大练钢铁。

俺们村也在村北用石头土坯垒了五个又高又粗的“土造”炼钢炉。

说起来58年深翻土地大练钢铁昼夜鏖战确实又苦又累,可那大食堂里白吃白喝不掏分文,一天三顿不重样:早饭是豆芽子拌粉条,主食大白馒头;中午炸油条或肉包子;晚饭是绿豆稀饭大油饼。这样的饭菜,还真能让俺社员们解馋、长膘。

那年月分不出穷富,没有毛贼小偷,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那时候老百姓觉悟高大公无私,社员们纷纷响应政府号召,个个争先恐后把家里所有的铁物件,甚至铁锅、大门上的门钌铞,凡是铁东西都贡献出来投进了炼钢炉。

炼钢需要燃料,那时候农村没有煤没有炭,最耐烧的燃料是枣木。这天,大队领导派我带着几个人,赶着马车去枣树林砍枣树。

枣树林在村西半山腰,树林中间有一条常年川流不息的小河。这里的枣树受到河水的滋润,长得又粗又高格外茂盛。

我和几个社员赶着马车带着锯子、斧头,来到枣树林正要下手砍树。我耳朵里突然隐隐约约仿佛听见河道里有响声,我扭头向河里一瞅,发现水里漂着一只毛绒绒的小狗。

小家伙可能是口渴了跑到河边喝水,不小心掉进了河里。小家伙吱吱叫着,前爪用力的扒拉着想爬上岸,可岸边刚刚解冻的泥土被它的小爪子扒拉的只往河里掉,不管它如何努力却怎么都爬不上来。

我紧跑几步跑到河边,伸手把小狗捞上岸。当时天气咋暖还寒,我看那小家伙浑身湿漉漉冷得瑟瑟发抖挺可怜,就脱下破褂子把它包住让它暖和暖和。


天到晌午,俺们砍了一车枣树赶着马车往回走,我不忍心扔下那小狗,就让它安安生生躺在我的怀里和我一起坐着马车回到炼钢的地儿。小狗黄褐色,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黄。

那时候大练钢铁上级要求放卫星争先进。俺们炼钢的可都是基干民兵年轻人,谁都不甘落后,一天24小时吃住在岗位不下火线。小黄也和我住在炼钢炉旁边秫秸搭成的庵棚里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黄在我细心地照料、呵护下茁壮成长,已经长成了大黄。大黄支棱着俩大耳朵,脖子上黄褐色的鬃毛油光发亮,耷拉着长尾巴,叫声十分凶,跑起来一阵风。白天俺们去炼钢,大黄就蹲在秫秸庵棚前给我们看家放哨。

秋去冬来大雁南飞天气一天天冷了,晚上睡在四面透风的秫秸庵棚里,半夜常常被冻醒。

有人被冻得肚子疼,半夜三更跑到茅房拉稀。起初我觉得很奇怪,晚上我咋就从来没有感觉到冷,从没被冻醒过,每天夜里都能呼呼睡好觉。

后来我才发现,大黄夜里就睡在我身边,它是在用它的体温暖我,大黄一身绒毛的体温就像一个特大号的热水袋。

炼钢炉里的大火汹汹燃烧,一车车枣木都变成了灰烬。社员无私奉献的、大队搜缴上来的所有铁物件,统统都变成了一堆没有一点用处的铁疙瘩扔在炼钢炉旁边的空地上。

很快进入腊月,眼瞅着就要过年了。58年有一句慷慨激昂的名言:干到腊月二十九,吃了饺子就动手!意思很明白,就是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有活干,一天都不能闲着。年三十吃了饺子继续去地里找活干。

自从寒露节种上小麦,老天爷一滴雨也没有下,麦苗被旱的发了黄。我们基干民兵从炼钢炉上撤下来,准备开始抗旱打井,大黄也跟着我回到家。

大黄跟一般狗不一样,它是俺家最最忠实的门卫。它蹲在俺家门口,凡是熟人、亲戚、邻居及本村里的人来家里串门,它保证不阻挡。

要是有生人来了,它也不叫换不真的下嘴咬,而是故意咧着大嘴呱子露出锋利的獠牙,样子显得十分狰狞、可怕,吓得人家嘴唇哆嗦连话都说不成句,腿肚子发抖,戳在院子里不敢动弹。

直到屋里出来人接待人家,大黄这才耷拉着尾巴又蹲在门口。

邻居老王哥对我说:“老憨,叫我看大黄不是狗,是狼,你看它那眼神多凶,嘴呱子多大,还长着獠牙。狗嘴里没獠牙,尾巴向上撅,狼的尾巴耷拉着地。”

我瞪了老王一眼,一把把大黄搂在怀里,不服气说:“老王哥你这话说的不对哩,狼性子野,你待它再好,待它再亲它也不懂话。俺家大黄知道好赖,通人性懂人话。”

腊月二十三小年,我和十个年富力强的民兵组成了打井突击队。

我们这地儿水脉浅,只要往下挖10米就能见到水。挖一个直径3米,深10米的井筒很简单,最费时、费事的算淘井。

淘井,顾名思义,就是打井见了水,水还不够用,需要人站在水里,一锹一锹的把沙土从水里捞到铁桶里,由井口上的人用辘轳把盛满沙土的铁桶绞上来。

等把井淘的更深了,井里水够用了,为防止井壁塌方,再用红砖从井底砌到井口,这口大眼井才算大功告成。

我们十个人大年初一都没有休息,苦干实干干到正月十五,井筒打好了,下一步开始淘井。

淘井这活受罪啊,站在水里挖沙土并不冷,因为冬天井底的水是温的,可绞辘轳时水桶里的水往身上漏,凉的受不了。那时候老百姓没有雨衣,只好身上披个布袋,脑袋上戴个煤矿工人用的柳条帽。

这天,轮着我和王老三第一班下井淘井。吃过早饭我收拾好淘井需要的布袋,柳条帽,推上俺家的宝贝,那辆除了铃铛不响,车轱辘车架子都吱扭吱扭响得破自行车。因为井在村南,离俺家足有3里路,我每天都骑自行车去。

我正要骑车出门,在门口蹲着的大黄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猛一下子跑到车前拦住了我得去路。它张嘴咬住我的裤腿,硬是不让我出门。

我好生奇怪,猫腰一边用手拍打它的脑袋,一边喊它滚一边去!可不管我怎样用力的拍它,大嗓门喊它,大黄犟劲儿上来,死活不撒口!

我用力一挣,只听刺啦一声,破棉裤顺着裤缝被撕裂了个大口子。这下可好,棉裤坏了走不了啦!

我对大黄说:“大黄,这样你满意了吧,老子就这一条棉裤,坏成这样咋穿?”

这时候大黄才松开口。我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向大黄脑袋上抡去,大黄也不躲不闪,合住眼等待挨打,我哪里舍得打它啊!只好扔掉木棍去屋里找老婆缝裤子。

缝好裤腿还得走啊!不知道大黄今儿个中了哪门子邪,我刚刚扶住自行车又要出门,大黄这次不咬我的裤腿了,它呲着牙冲自行车轮胎下了嘴。自行车轮胎咋能受得了它那尖锐的獠牙咬,只听呲的一声立马撒了气。

车子不能骑了,我只好扔掉自行车,步颠往村南走。你说怪不,大黄这次不理我了,又蹲在大门口当起了门卫。

我怕迟到挨队长尅,紧跑慢跑跑到井边,见队长他们不但没有干活,却把架在井上得辘轳架子拆掉了。我奇怪的问他们这是咋的了,难道不淘井了?

队长告诉我说:“这半个多月咱们是白干了,这眼井废了。刚才井下塌方,多亏你迟到半个小时,假如你正点到,现在你和王老三正在井下干活,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到现在我才恍然大悟,大黄为啥咬我的裤腿,为啥咬坏自行车轮胎,故意阻挡我拖延我去淘井的时间,他是救了我和老三两条人命,真是后怕啊!

想不到后来……

待续未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