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心中有鬼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心中有鬼

作者:周明康
2021-01-19 17:00

1

桑环是一家医院的护士,一天晚上她接到住在她楼上的朋友倪猜猜的电话,让她赶快过去。她思索片刻后,给自己朋友打了个电话,交代一番后才出门。

桑环上楼一看,姜军躺在地上。

这或许就是倪猜猜叫她过来的原因吧。她赶紧探了下姜军的鼻息,早就没气了。

桑环不止一次在脑海中勾勒着与姜军的关系走向,但绝没想到会以这种结局收场。

桑环是在朋友倪猜猜经营的牛肉火锅店中跟姜军熟识的,一个厌倦了婚姻生活的男人,一个渴望被男人呵护的女人,干柴遇烈火,上天给他们创造了错缘,也必将让他们疯狂。

两个人私下约会一直格外小心,不打电话不发短信不网聊,只用两人之间的暗号。

姜军虽然人长得英俊高大,但在经济来源上还要看倪猜猜的脸色,这也让桑环明白,这注定是场没有结果的爱情。欲浪总有退潮时,桑环不想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她不甘心,她哭她闹,次数多了,姜军也烦了,就脱口来了一句——那就杀了她,我俩过。

桑环被姜军这么一说又喜又怕,她也就撒娇耍性子,毕竟人命这东西是要掉脑袋的,但姜军为了自己可以冒风险,桑环欣喜之余脑海里首次有了谋杀的想法。

两个人躺在床上,正儿八经的讨论起了谋杀的方法,最后决定采取毒杀。难道姜军用来毒杀倪猜猜的毒药由于某个原因自己误食了?还是谋杀被倪猜猜知晓将计就计了?桑环不确定是哪个,她不怕尸体,但她怕尸体引发的连锁反应,她怕自己成为倪猜猜此刻脑子里盘算的那具尸体,桑环脊背有点发冷。

2

姜军的尸体侧躺在厨房间的地板上,双腿卷缩,嘴角边还残留着呕吐物的痕迹,双眼看着桑环方向这边,仿佛在旁观一场即将开场的女人戏该如何收场。

桑环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倪猜猜略带惊恐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他突然就口吐白沫倒下了,应该是吃了……”

倪猜猜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话没有继续往下说。

桑环没让她打马虎眼过去,而是继续追问道:“你是想说他吃喝了被下毒的东西?”

倪猜猜被桑环这么一说,脸上显出慌张的神色,她摸了摸鼻子,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下意识反应,家里怎么可能有毒物;跟别人无冤无仇也不可能有下毒这种事,桑环你别吓我。”

桑环这是以进为退,她想弄清楚倪猜猜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倪猜猜摸鼻子那个动作提醒了桑环——倪猜猜对她撒谎了。

倪猜猜有一个她自己并不一定知道的习惯,她只要撒谎都会不自觉地去摸自己鼻子,这点桑环却是非常清楚的。

桑环的脑海里想起之前姜军曾经给过她一个小瓶子,让她帮忙去检验一下瓶子里面的液体是否是毒物,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姜军一直觉得身体有所不适,他怀疑倪猜猜对他下毒了,桑环拿去医院给自己同事检验后得知这小瓶子里装的是工业用的硝酸钠,完全可以导致人丧命,倪猜猜在家里偷偷地藏这么一瓶毒物干什么?

姜军知道后对倪猜猜恨得牙痒痒,这应该就是让他下决心谋杀倪猜猜的导火索,在这之后姜军一直对倪猜猜做的饭菜和酒水很警惕,没想到……

3

房间里光线昏暗,倪猜猜靠门坐着,桑环盯着倪猜猜那张不好看的麻子脸,越看倪猜猜越像在演戏,她想从她脸上看到泪痕,通过泪痕了解现在自己的处境。如果倪猜猜没有知晓他们的奸情,丈夫死了,她就算不落泪眼眶也该是红的,但桑环并没有看到这些,那倪猜猜叫自己过来查看姜军的尸体,是在用尸体嘲弄她;还是有更可怕的念头呢?

桑环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她在盘算着怎么全身而退,眼睛突然瞟到了桌角边那把剪刀。

“桑环你没事吧?你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可怕。”

“没事,我只是在担心你。”

倪猜猜听完笑了,笑的很突兀很诡异捎带着点无奈,桑环总觉得她的笑隐藏着多层含义。

“桑环我跟你说心里话,不知道为什么姜军走了,自己反而有了种解脱的舒适感,自从知道他外面有女人以后,我整天魂不守舍,现在再也不用牵挂他的事情了;但另一方面他毕竟是我爱的男人,一个大活人说没就没了,我真的舍不得他,桑环,你明白我的心情吗?”

“明白。那个姜军出轨的女人你知道是谁吗?”桑环故作镇定的追问,这才是她最想知道的。

倪猜猜的眼神移向墙角,又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鼻子,说道:“这个……我只知道她名字,还没看过她长相。”

倪猜猜又撒谎了,她的动作逃不开桑环的眼睛。

“那……那她叫什么?”

“桑环你好像很好奇呀?”倪猜猜的眼睛像刺一样刺向桑环,桑环不敢直视。

“你知道了那个女人你准备怎么做?”桑环试探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桑环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桑环摩擦着手掌,哑口无言。

说了半天倪猜猜依旧不说破真相,像猫捉弄老鼠一样,扰的桑环心理难受,她又心存侥幸,觉得倪猜猜可能说的是别的女人。

姜军不管是因何而死,倪猜猜如果知道是自己朋友出卖了她,她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与其坐在这里担惊受怕,当务之急是怎么全身而退。

4

“桑环你的气色很差,喝点水吧,顺便也帮我倒一些,我现在身体抖的没法倒水了。”

桑环身子抖了一下,倪猜猜靠着门不愿意迈步是不想让自己有逃跑的机会,难道她还想用同一招毒死自己?

桑环起身倒水,她发现水壶刚够倒一杯水。

她把水递给倪猜猜。

“我不渴,你喝吧。”倪猜猜把水递了回来。

两人来回推了几次。

“你是不是怀疑我下毒?”

桑环被倪猜猜这么突然一问,表情有些尴尬,连忙摇头否认。

倪猜猜拿过水喝了一口,又把水杯递给桑环。

桑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不喝的话等于不打自招,再说了倪猜猜自己也喝了,说不定她并没有确切证据,她只是在试探自己,亦或是疑神疑鬼自己吓自己?

桑环等意识到的时候,发现已经不知不觉喝了一口水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桑环突然感到肚子有股胀疼,口中流出异色液体,两腿开始发软,桑环意识到水里果然有毒。

倪猜猜仿佛戏瘾还没演够,一脸惊恐地上来扶,一股临死前想拉个垫背的想法让桑环迅速拿起了桌角边的那把剪刀,用力刺进了倪猜猜的喉咙。

倪猜猜表情吃惊地捂着汩汩往外流血的喉咙,退了几步倒了下去,桑环吃力的走到门口,也倒了下去,一屋三命。

桑环当然不会知道在警方的调查报告里姜军并非死于毒杀,他只是十年前吃了患有疯牛病的牛肉,打算毒害倪猜猜那天正巧发作;而倪猜猜也知道姜军的出轨对象是桑环,一边是自己心爱的男人,一边是自己多年的闺蜜,她的内心很痛苦,甚至患上了抑郁症,一度曾想过用那瓶她偷偷藏起来的毒物自杀,她宁愿自己离开人世也不想谋害他们两人,她还想给桑环一个机会,她想试探桑环有没有愧疚之心,当然她不知道人心远远比她想的要更险恶,更不知道水壶里有姜军下的毒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