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项链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项链

作者:春风疾
2021-01-19 11:00

“你捂着它干什么,我就是问一句又不要你的!”

此时已经晚自习下课很久了,教室的走廊上没有别的学生,只见一个女生气急败坏的推攘着另一个女生,脸上十分的不悦。

原来这个推人的女生是学校出了名的娇生惯养,名字叫章欣,不好与人相处,只要一句话不高兴就开始甩脸子,但是同学们碍于她们家的势力并不敢做声。

被推的那个女生是同一个班的薇薇,家庭条件一般,平时上课也只是学校发的两件校服来回换,平时也没有戴过什么饰品。

下晚自习的时候章欣正准备走出教室,不小心和低着头走路的薇薇撞个满怀。章欣恼火的说:你没长眼睛啊?!”眼睛却瞥见了薇薇脖子里掉出来的项链。

“对不起对不起”薇薇惊慌失措的道歉,“我急着走没看到你。”

“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正准备一大串道歉话语的薇薇被章欣这一句回答堵得愣在那里,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章欣说:“看你平时穿着那么简单,居然还戴项链呐,男朋友送你的?”

薇薇面红耳赤的大声反驳道:“不是,我没有男朋友”一边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

章欣皱皱眉,本来也只是随便问一句,薇薇这样表现得越神秘她的好奇心就越重。

“来给我看看嘛,好不好看”说着就伸手准备去拨开薇薇的手想要去拿项链。

“没什么好看的就一个普通的项链而已”薇薇说着就一边闪退到教室的走廊上,越来越往后退。

章欣此时耐心已经被磨光了,并且脸上挂不住面子,就看一看项链而已,薇薇居然这么拒绝她,她突然就变得生气,想要硬把项链抢过来,于是在推攘之中,她没发现,他们两个人已经站到走廊边上了。

具体那天发生了什么章欣已经记不清了,当她清醒之后,她只看到薇薇躺在教室楼外,身体呈现出诡异的扭曲感,双眼睁大,暗红色的血液从她的脑后涓涓流出,而她站在五楼的走廊上,手里还拿着那个一点也不好看的项链,章欣当时害怕急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立马把项链装在自己包里慌乱的回家了。

当回了家,她实在是慌乱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去找她的父母“爸爸我怎么办,我杀人了,我不想去坐牢。”章欣大哭道。

当章欣父母了解到整个事件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摸着章欣的头说:“别担心,爸爸会处理好的,我的乖女儿怎么能因为这么一个人就毁掉自己的前程呢,快去洗洗睡吧”

章欣心里的大石落定,第二天到学校没有发现什么事,只有同学们在窃窃私语的讨论,薇薇因为学业压力太大跳楼自杀了。

章欣这几天睡得并不安稳,半夜她感觉有冰凉的液体落在自己的脸上,她睁开眼睛一看,薇薇正在她的上方,还是保持着死时候的样子,双眼睁大,有血滴答滴答的流下来。

章欣吓得大叫一声,“你干什么,是你自己失足掉下去的,不关我事不要来找我,你走开!”

薇薇静静的看着她,就像看一个蠢货,“你说你,杀我就杀我吧,为什么要把赃物留在身上呢,不过也多亏了你,我才能开始新的生活。

章欣迷茫从睡衣口袋掏出那个项链,看着她说“什么新的生活,你都死掉了,做什么春秋大梦。”

正说着,章欣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一股强烈的拉扯感,当她回过神,她看着“自己”坐在床上,看着她轻蔑的笑笑:“这就是我说的新生活啊,占有你的身体,成为你。”

章欣惊叫道:“这个项链!你对我做了什么?你都是有预谋的?!”

章欣,不对是薇薇笑笑说:“其实也不是,最开始我根本没想要怎么你,是你自己来招惹我的,这个项链如果你那个时候扔掉的话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之前是我的魂魄附在上面,现在我把你挤出了身体,自然是你的魂魄现在附在这个项链上了”

章欣慌张的大叫:“快把我换回去,我不要死,对不起薇薇我当时只是失手,我没想要你死的。”

薇薇摇摇头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呢?你夺去了我的人生,那我也要你尝尝失去人生的滋味。你不要想再回来了,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是我的,你的卧室你的家你的爸爸妈妈,这就当是你对我的补偿吧。”

章欣站在那里,“爸爸妈妈,对,爸爸妈妈一定有办法的,你等着。”

说着她就跌跌撞撞的跑到爸爸妈妈的卧室,但是不管她怎么叫爸爸妈妈都不醒。

薇薇看着她笑笑,然后做了一个口型:“看我的”

然后突然带着一脸惊慌和眼泪闯进了章欣爸妈的房间,哭喊道:“爸爸妈妈,我梦到薇薇来找我了,她说要我偿命”

章欣爸妈被吵醒之后安抚着“章欣”,女儿没事,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章欣”不依不饶到:我不管,你们帮我把这个项链烧了好不好,这是薇薇的东西,我不要把它带在身边。

章欣爸爸说:“好好好,明天我就去烧掉”

“章欣”说:“不行我就要现在看着它被毁掉,不然我睡不着。”

章欣爸爸没办法,说道好吧好吧。

然后起床把项链扔进了壁炉里,然后对“章欣”说了两句安抚的话就去睡觉了。

“章欣”也就是薇薇眼睛里映着火光,她对着真正的章欣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执意让你爸爸烧掉这个项链吗?”

薇薇不等章欣回答,“因为那个项链附上了你的魂魄,要至亲之人才能销毁,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真正的章欣,而你就不存在这个世间了。”

章欣大哭起来,随着项链的烧毁,她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消失,她掩面道:薇薇对不起….

薇薇笑笑说:“没关系,我会继续活下去的,再见”

随后客厅重归寂静,仿佛这是一个平常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的黑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