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承太白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师承太白

作者:公子槿尘°
2021-01-20 15:00



“一席白衫鎏金鞍,那年你仗剑去长安,水墨策马映青山 就映了盛唐一千年。”
那时他是李白,只手书了唐半世风烟的诗仙,现在,他是住在蓬莱的青莲剑仙,活了三千年的青莲剑仙。
三百年前,他游离在外时无意间在白虎精爪下救下一只猫,还不是普通的猫,传说中的九命猫。
“师父,我们把上次埋的百花酒挖出来吧!”小乔朝李白奔过来,惊起岛上的飞鸟无数。
李白斜靠在长榻上,望着神采飞扬的小乔,一派慵懒,似笑非笑半眯着眼睛:“好。”
小乔最爱种花,自她伤好后,蓬莱就没清净过。
整天追着各种动物跑,和山间精怪嬉笑打闹,还把蓬莱种满了各色奇花异草,清冷了几千年的蓬莱一下就生机勃勃了起来。
夜凉如水,月光柔柔的打在小乔身上,折射出一种朦胧的美感,小乔抱着酒坛子已有七分醉意。
“师父,明天你又要离开了吗?”
“嗯。”依然是懒懒散散的模样,但无半分醉意。
“这一次带我去好不好?”
“此次甚是凶险,下次吧,下次一定带你出去好好游玩一番。”
“你总是说下次下次,可是一有人来叫你去降妖除魔什么的你又灌醉我然后一声不吭的离开了,总是丢下我一个人。”小乔不满地说道。
看到不胜酒力的小乔微红的双颊,李白微微笑了笑,眼神满是宠溺:“这次不骗你,等我回来就留在蓬莱,不丢下你一个在这里。”
也只有在小乔醉得迷糊的时候,他才会露出这种宠溺的微笑,温柔的话语,一改平时清冷模样。反正第二天她就不记得了。
“不行,我也要出门见很多很多人看很多很多风景,下次一定要带我去云游四海!”
“好。”依然是温柔的应允。
第二天小乔醒来时早已不见师父的踪影。
哼。混蛋师父,这一次我不会再乖乖的一个人留在蓬莱了。
脖子上那块玉佩是师父送的,里面注入了他的几缕神识,,而且小乔额上有师父的亲传印记,她只要打开神识进入玉佩就能被传送到师父身边,这是师父怕自己不在时小乔遇到危险时做的应急措施。
此举非常耗法力,以小乔现在的道行,用一次要休养好久才能恢复法力。
李白到达极寒之地时,这里早已不是几百年前他见过的极寒之地了。方圆几十里没有半点活物气息,这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天色永远是灰蒙蒙被雾气笼罩的模样,四周寒气森森,冰冷刺骨,但一身单薄白衣的李白根本感觉不到任何寒意。青莲剑仙永远一副清风明月的潇洒模样。
几百年前,一个名唤浮琏的半人半魔,开始活跃于四海八荒,没人知道他从何而来,有何目的,但凡他所经之地,必定满地鲜血,他一直一个人走着,不停的找人战斗,去了一个又一个地方,不管伤的多重,不久后都能在另一个地方听到他的传闻,又挑了谁的地盘,各路妖魔开始联手剿杀他,但都以失败告终。
几千年的岁月太过寂寥,青莲剑仙云游四海交友无数,只要是能一起喝酒的对得上眼的,李白都认对方是朋友。朋友有求于他,自当出手相助。
他是收到妲己的求救信才来的,妲己一直住在极寒之地,这里就是她的家,而那个浮琏来了之后,极寒之地的妖怪死的死逃的逃,极寒之地的宫主也受了重伤和妲己躲了起来。
浮琏并没有离开极寒之地去往下一个地方,不知这里究竟哪里合了他的眼,竟暂住了下来,妲己想回家都不能。
小乔睁开眼睛的时候,脚下是完全陌生的地方,一股寒气直逼心头,刺入骨髓,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或者说,一个活物都没有?
小乔没看到师父,来到这里耗费了她太多法力,早已虚弱不堪,额间印记隐隐跳动,可她已没有力气再去探寻师父的气息。
正打算御剑起飞的李白神识一晃,好像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蔓延在周围,他没有细想,只想快点找到浮琏,极寒之地这么大,也不知道他躲在哪个角落呢。
小乔额间印记瞬间停止了跳动,小乔强撑着力气胡乱的走着,走着走着因法力流失又浑身酸痛无力的倒了下去。



小乔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干净的洞穴,有笛声传来,循声望去,有个人影坐在洞穴口吹笛子,小乔注意到他有一对兽耳?随着笛声起伏还一闪一闪的,怪好玩的。
感知到小乔醒来,并正朝他靠近,浮琏没有半点动静,依旧专心的吹奏笛子。
笛声很好听,只是有股肃杀之气,不像师父的笛声悠扬,小乔在他旁边坐下,托腮静静听着。
一曲终了,男子缓缓放下笛子。
“是你救了我吗?”
小乔认真又仔细的打量着身旁的少年,脸颊渐渐红了,心里忽如小鹿乱撞,几百年没有过的陌生情绪忽然涌入她的胸腔,只是此时她也不是很明白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脑海里只有一句话不停回响,这个人,也太、太好看了吧?
是那种侵略性的美,浑身充满了邪气,眼睛细长,眼尾轻佻,偏偏又生了一对可爱的兽耳,“你真好看。”
浮琏转过头冷冷看了她一眼:“不想死就闭嘴。”
“我可以摸摸你的耳朵吗?”小乔笑得灿若繁星,伸出手就想去碰浮琏耳朵。
浮琏侧头躲过,双眼瞬间变得赤红,杀气开始蔓延。
小乔咬着唇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真的好想摸一下耳朵。“不能摸就算了。”
无限委屈。
浮琏眯了眯狭长的双眼,收回了杀气,他从来不杀没有反抗能力的弱者,没半点意思。而且自己无聊救下的这个小东西,居然不怕自己,倒是有趣。
“我师父说,道行尚浅的妖怪化形不完整,所以不能完全的隐藏起自己的身份,你还要好好修炼才行啊,不然出去会被欺负的。你看我就没有露出耳朵或者尾巴。”
浮琏忍不住嗤笑了声,谁能欺负得了他?他已经太久没有遇到可以与之一战的对手了,无聊的想去死,他浑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要战斗,要杀人,他的刀也不停作乱,要饮血,他生来就是战斗的。
“我儿浮琏,孑然于天地间,为父将浑身法力尽数传与你,日后必将征服天地。”浮琏醒来时,耳边不停回响着这句浑厚的话语,他不知道自己是谁,父亲又是谁,但是他记住了那个名字,浮琏。
征服天地是什么他不懂,独自行走了几百年,遇到的对手少之又少,无趣之极,他一直在渴望有个值得他倾尽全力与之战斗的对手,不忌生死。
小乔开始说着自己此行是来找师父的,并且吹嘘着自己师父有多出名多厉害。
“你师父真像你说的那么厉害?”浮琏挑了挑眉,倨傲的问道。
“当然了,我师父可是青莲剑仙,你以后要是被欺负了,可以来找我师父,我师父可好人,最爱打抱不平了!”
“是很爱多管闲事吧?”不屑的转了转手中的弟子,没有架打的日子真是太无趣了。
“你怎么知道?就是这样的,我师父总是出门,太耐不住寂寞了,仗着自己法力高强浪遍四海八荒,可却不让我离开蓬莱半步,太过分了!”
“哦?”浮琏忽然对这位青莲剑仙充满了兴趣。
“我带你去找他。”
“真的吗?”小乔高兴的跳起来,随即望着浮琏微微红了脸颊。
一路上,小乔叽叽喳喳的说着几百年来在蓬莱的点滴,还有师父每次回来说起的在外面经历的奇闻异事,或许小乔自己都没注意到此时的自己多么神采飞扬。浮琏抱着刀静静走着,不发一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这个地方永远是这个朦朦胧胧的天色,小乔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晚上了,反正她肚子饿了。
这几百年李白对她是真正的散养,什么辟谷什么修行,她不愿意,他从来不勉强她,由着她的性子来,反正,她师父可是青莲剑仙,她就算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他也能保护好她。
小乔默默忍受了一会饥饿,半晌后终于熬不住,停下脚步,委屈巴巴的望着浮琏。
浮琏终于转头不满的斜了她一眼:“这就走不动了?”
真是弱鸡!浮琏开始后悔带着小乔在身边了,可是想到她有个据说很强的师父,留在身边或许有用,到时那什么青莲剑仙若是不愿意和自己一战,还可以用他徒弟来威胁他。
“我……我饿了。”小乔接触到浮琏嫌弃的目光,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委委屈屈的说。
浮琏一愣,饿了?看着小乔泫然欲泣无比委屈的神情,他皱着眉头思考饥饿是什么感觉,他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幅模样了,走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景象,学会了很多东西,但是进食,于他可有可无,反正吃也行,不吃也不会死,他向来不注重这些,但是看小乔那副模样,他觉得匪夷所思。
“想吃鱼……”不停下来还好,一停下来小乔就觉得已经要饿的受不了了,饥饿感就快要把她吞噬了,她蹲下身,双手捂着肚子。
浮琏:“……”
这是什么生物?这么麻烦的?浮琏嘴角不自觉抽了抽,冷冷开口:“起来,带你去个地方。”
小乔眼睛一亮,听话的站起来,浮琏眯了眯眼睛顺手搂过小乔,小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浮琏抱在怀里,人已经到了半空中,窝在浮琏怀里的小乔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个不停,偷偷抬眼,却见浮琏永远是那副冰冷又不耐烦的模样,眉头微微皱着,好像极不情愿,小乔悸动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同时又有了一种挫败感,在蓬莱岛的时候,她可谓是混世魔王,师父从来都是温柔如水对她宠溺有加的模样,她何曾被人这样嫌弃过?这个浮琏虽然长得好看,但是也太讨厌了!
浮琏把小乔带到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小乔坐在草地上看着前面一条小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河里面有好多鱼。”小乔望着浮琏,期期艾艾的说。
浮琏抬头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这不是废话吗?不然我带你来干嘛?
小乔读懂了他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气得嘟起了嘴,可是又饿的不行,马上焉了。
“你……你去抓几条鱼烤来吃吧。”
“我又不饿?要吃自己去抓。”
小乔惊愕的瞪着浮琏,居然让她一个女孩子下水抓鱼?而且她还从没下过水,想想还有点害怕。现在是彻底明白了,这个世上只有她师父对她最好,好想师父啊,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办完事没有,越想越难过,肚子又饿的不停的乱叫,更想师父了。
浮琏烦躁的瞪着那个在一旁啪嗒啪嗒掉眼泪的人,真是无法理解。
浮琏在下水捉鱼这样的傻瓜行径上和用法术弄几条鱼上来直接思考了一会,就冷着脸对着河水一击,霎时间激起水浪丈高,水花无数,十几条鱼扑闪着被卷到了岸上,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还想蹦回到河里去。
小乔被浮琏打个措手不及,水花和突然蹦到草地上的鱼溅了她一身水,和着脸上未干的泪痕混在一起,小乔想自己此刻的模样一定很傻,也很丑。
“够没?”浮琏瞅着满地活蹦乱跳的鱼,懒懒的问道。
“够了。”小乔有点不好意思,抓了抓头发,也不指望浮琏会动手,好在她自己在蓬莱经常变着花样做吃的,有个仙风道骨的师父,不用吃都行,又经常往外面跑,吃货小乔自然练就了不错的厨艺。
接下来浮琏好奇的盯着小乔找来尖锐的石片,抓起一条鱼往地上重重一摔,然后手脚麻利的处理起来,想着马上就能吃到好吃的鱼肉了,小乔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小乔一共串了五条鱼,其他的都放回去了,不一会儿后,鱼就烤好了,小乔拿起一条刚想吃,忽然想起浮琏,于是转而递给他,:“尝尝吧。”
浮琏表情冷漠的转过脸,小乔实在饿得不行,见他不领情便自己吃起来,唔,没有任何佐料,自然算不上多美味,但是鱼本来就是小乔最爱吃的,加上饿惨了的时候,真是吃什么都好吃,小乔可以说是吃的不顾形象了,不一会儿吃完了一条鱼。
浮琏被小乔这幅吃相惊到了,有那么好吃?他狐疑的盯着剩下的几条鱼,好像,也看饿了。
“喂,我看看你烤熟了没?”浮琏说着自己主动拿起一条串好的鱼,慢吞吞的吃了起来。
小乔翻了翻白眼,吃完一条鱼力气恢复不少,心情也好了起来,就不跟这个刚刚不领情的讨厌鬼生气了。
腹中不再空空如也,小乔也就不像饿死鬼投胎一样没有吃相了,她发现这个浮琏吃东西居然还挺好看的,慢条斯理的,和师父一样,又不一样,她不由自主的也开始细嚼慢咽起来,同时偷偷的观察着浮琏吃东西的样子,很少见人吃东西吃的这么认真投入又不急不躁的。
好像,这个人也不是那么讨厌了,而且长得是真的好看啊,吃东西也好看,被盯的那个人没有任何反应,小乔的脸却不知不觉的又红了。



一路美男相陪,小乔差点忘了此行目的是找师父,也不知道跟着浮琏走到了什么地方,本来落地的那个地方应该就是师父此行的目的地啊,记得当时神识里还感知到了师父的气息,现在却是一点都感觉不到了,不过她现在倒也不急着找师父了,反正师父神通广大,又不会有事。指不定又去哪儿喝酒去了。
她不急,浮琏倒是找的不耐了。
“你师父出门的时候有跟你说他要去什么地方,做什么吗?”
“极寒之地啊,除害吧。不清楚。”刚刚还欢天喜地的小乔听闻浮琏问话情绪瞬间就低落了,他就那么想快点找到师父不想和自己待在一起嘛,真是的。
浮琏挑了挑眉,极寒之地?除害?原来如此。来极寒之地除害是除自己这个害吗?那可太有意思了,浮琏挑起一抹愉悦地笑,既然在极寒之地,就不怕遇不上了。左右他也只离开了几百里,估计李白现在也正在找他呢,那他就回去被他挑了老窝的自称极寒之地领主的老巢,等着李白。
李白悠闲的躺在一根树枝上,双手枕在脑后闭目养神,来极寒之地两天了,并没有见到浮琏,或许,他已经离开了?受人之托,李白不打算轻易放弃,他纵身一跃,潇洒落地,风吹起他的长发飞扬,眉目如画。
李白回到莫寒宫,站在宫殿门前不知想到什么,嘴角微微挑起。
小乔这时候估计还在怪自己不辞而别吧,这一次,早点回去陪她,不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在蓬莱闷着了。说过那么多次带她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也该履行承诺了。
知道李白此行其实是来找自己之后,浮琏的心情就一直很愉快,他也不再急躁了,一路慢慢悠悠的往莫寒宫走去,耳边还有一个麻烦的声音时不时响起,浮琏也不觉得多恬躁了。
“你说的是他吗?”忽然,浮琏停下脚步,指了指不远处的白色身影。
李白缓缓转身,一身白衣的他俊逸飘然,目光在小乔身上停留良久,脸色渐渐森寒。
他是怎么都没想到小乔这么大胆,居然独自跑了出来,而且还和怪物浮琏混在一起。
“浮琏。”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小乔接触到师父冰冷的目光,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看他。
“李白。”浮琏邪邪的笑着,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
“小乔过来!”几百年来第一次用这种森冷的语气命令她。
小乔身体向后缩了缩,她感受到了师父和浮琏之间的杀气,师父这次要除的人,是浮琏?她简直无法相信,浮琏看起来这么无害,吃东西的时候那么可爱的人,会是师父要除的,害?
“师父……”犹豫着没有过去,她不想看他俩厮杀,无论谁死,她都不愿意。
见小乔竟然不过来,李白气得抽出了长剑,直指浮琏,“小乔让开。”
“让开!”
两人同时开口,不管什么时候,李白都舍不得真的对小乔动怒,隐忍着没有发作,却在小乔挡在浮琏身前时气笑了。
浮琏双眼瞬间变成赤红色,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小乔。
李白骤然伸出一只手扶住站不稳的小乔,长剑寒光闪闪刺向浮琏。
眼前的一切发生的那么猝不及防,根本没给人时间反应,小乔呆呆的看着战作一处的两个人,身形快得分不清谁是谁,恐慌爬满了她的心头,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
李白的白衣永远是一尘不染的,而浮琏却最喜欢穿上白衣,看鲜血一点一点浸透衣裳,在衣裳上开出灿烂的红花,自己的,别人的,他觉得美极了。
将生命燃烧到极致,用这种方式骄傲的死去,如果这个李白真的能杀了他,那还真是,无憾。
毕竟,不老不死的漫长孤独岁月,真没意思。
这人是个疯子吧?近乎自残的战斗方式,半点不防守,只一味攻击,任由自己被剑气穿透,遍体鳞伤不管不顾,步步逼近,李白开始后退,同时对这个浮琏竟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情。
“师父不要!”就在李白找准时机将其制住,就要一剑刺向浮琏胸口时,小乔不要命的冲过来,挡在了浮琏前面。
刺出去的剑猛地收回,然而还是太迟了,就算没有刺中,光凭他的剑气,就能要掉小乔几条命了。
被剑气反噬的李白吐出一口鲜血,击在小乔身上的剑气,要掉了小乔的第六条命。
她是九命猫妖,在李白救下她的时候,她已经只剩四条命了,从来都是莽莽撞撞又不肯好好修炼的懒猫,所以他把她留在蓬莱,灵气充足的地方。
以往出门游历,几百年都不回一次的青莲剑仙,在她来后一半的时间都留在了蓬莱,听她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吵闹,问他出门都遇见了什么,或者看她追着精怪满山跑,嬉笑玩闹,有时还会变成一只小花猫,跳到他怀里撒娇,生气时用爪子挠他,他一直守护着的人,居然在他面前为了救别人而死了。
浮琏不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浑身鲜血的小乔被李白抱在怀里,眼中红光褪去,尽是迷茫。
为什么要救他?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他,他想不明白,头忽然痛起来,心口有一个地方,似乎也在隐隐作痛,但他还是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李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抱起小乔瞬间消失在原地。



蓬莱仙岛。
“他真的死了吗?”小乔醒来后一直被困在蓬莱,哪也去不了,于是每日不厌其烦的问师父,浮琏到底怎么样了。
“问一千遍答案还是一样,他被我杀了。”李白淡淡的说道。
“不可能,师父你不会杀他的。”师父那么疼她,怎么会杀她喜欢的人?
李白平静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李白在蓬莱设了结界,小乔已经出不去了,她试了无数次,仍是冲不破师父设的结界,头一次恨自己没有好好修炼,法术低微。
就像着了魔一样,明明是才认识几天的人,却不管生死,都想再去见一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认定的事,撞了一千次南墙也不愿意回头,她又一次来到结界旁,倾入全身法力,誓要冲出去。
李白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她撞得头破血流,筋脉俱损。他知道,他养了几百年的小野猫,要离他而去了。
轻轻叹了口气,挥手收了结界。
“噗”一声轻响,小乔露出了微笑,终于充开了师父设的结界,全身已经痛到麻木的小乔浑浑噩噩的晕了过去。
李白修复好小乔破损的经脉,冷冷站在一旁。
“对不起师父……”小乔愧疚的不知说什么好,明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有多伤人,但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离开。
“他在绝境之地,出了蓬莱你去龙渊镇找龙渊,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他可以将你传送到绝境之地。”
小乔泪如泉涌,她朝李白叩了三个响头,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白掏出酒壶,喝了一口酒,轻轻笑着,扯痛了伤口,也不在意。
他其实伤的很重,小乔没发现而已。不然他就算亲自将小乔送到她想见的人身边,又何妨?
小乔被传送到绝境之地时,眼前赫然是浮琏。
他被铁链锁着,浑身鲜血,见小乔来,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又露出了那种邪邪的笑。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谁干的?”小乔惊叫一声,冲过去想伸手触碰满身伤的浮琏,却因怕牵动他伤口而停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你师父真神通广大,把你救活了。”浮琏对自己的伤势毫不在意,依旧调笑着。
“我是九命猫妖,我有九条命的,死不了。”
原来是这样,浮琏之前那点不知名的情绪在听到这句话后彻底消失无踪,人也轻松了很多。
“我救你出去。”小乔细细查看着锁链,眉头紧锁。
浮琏嗤笑了一声:“你快滚吧,别跟着我,不然,九百条命也不够你死的。”
小乔这次倒是出奇的安静,没有接话,只是在研究着这个锁链。
不自量力。
浮琏偏着头,任由小乔瞎折腾。
那天李白他们离开后不久,就有一群妖魔过来围剿他,他身负重伤,不是对手。
他们都对浮琏恨之入骨,恨不得大卸八块,可是李白说了,留他一命。
所以他被锁在了这个阴森的地方,他也不知道锁住他的链子是叫什么,只知道他的魔力正在一点一点消失,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一个没用的废人,这真是对他最狠的报复,生不如死。
小乔以前在蓬莱的时候,李白给过她很多书要她看,什么类型的都有,她就当打发时光了,其中就看过一本解世间奇锁的书。
她只能凭着记忆,慢慢摸索着解锁,失败了也不气馁,一直在尝试。
浮琏也不再讥讽她了,或者说是没力气了。锁了这么久,他的法力消失的越来越快,他能感受到自己丹田处魔力所剩无几,这样的他,就算出去了,也没用任何作用。
虽然追求一死,但这种死法真让人窝火,他宁愿是被李白的剑杀死,也不是这样变成废人慢慢的死去。
小乔也感受到浮琏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她急得手忙脚乱,恨自己一直解不开,越急记忆头脑越乱,只得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索着破解的办法。
七天了,小乔解了七天,浮琏的身体都似渐渐变得透明起来。
终于,咔擦一声,小乔解开了浮琏身上的锁链,浮琏一个站不稳倒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
这问的确实是废话,浮琏嘴唇都是白色的了,气息越来越微弱,小乔感觉他就要消失在自己身前了。
浮琏艰难的睁开双眼,看到哭出来的小乔,轻轻的笑了一下。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他实在搞不懂。但是,好像并不讨厌。
小乔想救他,想用自己的力量救他,她不知道还能怎么救他,或许,把自己的内丹送给他?
浮琏已经没了意识,大概是昏了过去,小乔不愿想他是不是永远不会醒来了,她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内丹渡给了浮琏。
远在蓬莱调息的李白额间印记一闪,亲传印记消失了?他感觉不到小乔的神识了。
李白瞬间睁开了眼睛,就算小乔又丢了一条命,亲传印记也不应该消失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记起自己曾经留了几缕神识在小乔的玉佩上,李白通过神识催动法力来到了小乔身边。
到了绝境之地,看到的便是昏迷不醒但浑身闪着光芒脸色也一直在变好的浮琏,以及一旁脸色灰败满头白发的小乔。
“你……”
“师父……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小乔看到师父出现在面前,欣喜的想过去,可浑身无力,只得虚弱的朝师父笑笑。
李白纵使万般气愤和心疼,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一眼看出小乔丢了内丹的李白第一次体会到了深深的绝望。
“你怎么能这么傻?”
“我也不知道……就是不想看他死去……可能,是因为他太好看了吧……”小乔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李白痛苦的闭上双眼,睁开双眼时眸间已是一片清明,所有痛苦悲伤尽数掩去。
“你别怕,为师不会让你死的。”李白朝她温柔的笑笑,小乔忽然就无可抑制的悲伤起来。
“没用的师父,对不起……”生命即将消逝时才偶然惊觉,看到一直洒脱从容的师父露出这种悲伤的表情时,自己竟然如此心痛,此时才知道后悔,知道自己做了多过分的事,把师父伤的多重。
她的命是他救回来的,可是她却从不珍惜,说送人就送人,看到依然笑得温柔的师父,小乔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看到这样温柔的师父,忽然就心疼的不行。
她哭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遍一遍叫着师父,第一次体会了什么叫绝望,第一次为自己做得事后悔。
“别怕,我不会让你死的。”李白轻轻抹去她的泪水,双手开始结印。
以命换命。
这个咒,是禁术,入魔之人才练这种邪术,练成的也没几个,大都被咒术反噬而亡,他被誉为青莲剑仙,谁又知道他竟然练了这种邪术?
别人练这种邪术,是想取别人的命保自己的命,而他,是要保别人的命。
无尽的生命,如果始终一个人,那生命于他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师父,你这是干什么?”小乔惊恐的发现自己的白发已尽数变回乌黑,一股陌生的灵力正源源不绝的涌入自己体内,她拼命推开还在念咒的师父,可师父纹丝不动。
师父的白衣依旧胜雪,青丝飞扬,俊逸脱尘,美得不像话。
拼着最后一丝丝灵力,李白在小乔手心写了一个字。
忘。
他以自己的命换了小乔的命,最后还要她忘了他,意识到这一切的小乔死命的想推开他,疯了一样的喊叫,浑身却动弹不得。
“我恨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李白我恨你你听到了吗?”
小乔泪如泉涌,却无能为力,只能绝望的冲他喊叫。
没用的,咒术已成,就算此刻她多恨他,过不了多久,她也会忘记的,失去了有关他的记忆,又如何谈恨不恨的呢?
这个人,当真是狠心到了无法言喻的地步,温柔的人,反而是可以对自己和自己最亲的人无情到极致,连半丝犹豫都不会有。
李白无视小乔绝望悲伤的眼神,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温柔的笑,身体正一点一点的消失。
“不!”小乔绝望的叫出声,双眼霎时变成了血红色,巨大的悲伤和令人窒息的绝望让她的胸腔涌出一股巨大的力量,竟硬生生的把李白强行注入给她的神力全部顶了出来,口中不断有鲜血溢出。
从此他将永远消逝于天地间,世上再无青莲剑仙。
  


小乔的泪早已流干,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人消散于无形,一股迷茫的情绪却渐渐涌上心头。
他……是谁?为什么我的心会那么痛,头也痛?小乔的意识开始混乱,浑身剧痛无比,好像心空了一块,慌的难受,可是又不知道是为什么,怎样做才能填满那块空缺,她迷茫的站起来,麻木的向前走着。不停的伸出双手似在虚空中摸索什么,然而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举动,就好像是一种本能,好像不这样,她就会没有安全感,心里空空的难受的不行,只要一停下来,心口就开始绞痛,不能呼吸,等到这场漫长的心绞痛楚过去,她又开始往前走着,漫无目的的走着。
后来,有一个姑娘游走在四海八荒,见人就问:“我要找一个人,你知道他在哪吗?”
每当有人问她找的是谁时,她却茫然的说不知道,眼中闪过痛苦又慌乱的神色。
路人对她露出了同情的眼神。
可是她却一直不放弃,一直在找着,走了一个 又一个地方,不知疲倦的问着遇见的每一个人。
她的身后永远跟着一个沉默的俊美少年,有一对兽耳。
浮琏一直默默跟在她身后,无论她去到哪里,陪她找一个永远也不可能找到的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