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我被拐卖以后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我被拐卖以后

作者:我思故我在
2021-01-20 22:00

高考后曦曦应邀去外地的姐姐家过暑假,父母千叮万嘱让她一个人上了列车,孩子大了,终究要放手让她自己学会飞翔。

坐在位子上,曦曦内心雀跃不止,没注意到身边几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她。

列车快到站的时候,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妈一脸焦急的坐到曦曦身边:“小姑娘啊,你看我这手机怎么卡了?我急着给我女儿打电话啊!”

曦曦接过来一看,是卡了,没有任何反应:“阿姨你等等,我关机重启看看。”

“恩,好了。”曦曦笑着递过去。

“咦!真厉害,还是年轻好啊!”大妈一脸喜悦,立马打开包:“谢谢你啊小姑娘,这两瓶饮料请你喝。”

曦曦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难道这么快就到了姐姐家?

她是在一间狭小脏乱的屋子里醒过来的,屋子里很阴暗,视线都很模糊,就在她努力分辨的时候,斜对面传来一点声响。

循声望去,一个模糊的人影正在不停扭动,哼哼唧唧的,似乎也是一个女子。

“有人吗?”曦曦试探的问了一句。

“谁?你是什么人?我在哪里?”这女子明显很慌乱。

曦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难道自己被坏人抓住了?

“我也不知道,我记得自己在列车上,其他的就不知道了。”曦曦也感到害怕,声音不自觉的颤抖。

“天啊!我找不到我的手机了,你快看看你那有没有手机?”女子反应过来。

……

“没……没有,我的钱包和其他的东西都不见了!”曦曦的声音明显染上了哭腔。

“妈的!”门口处有人大力踹了一下门,随着钥匙转动的声音,有人进来了。

灯在下一秒就亮了。

“这一个星期才抓了两个,赚个屁?”一四五十岁的大叔抱怨着,随即发现被抓的两个女子都清醒了,顿时生出邪念“二子,正好泄泄火!”

曦曦这才看见这伙人三男一女,女的正是之前向自己请教手机卡顿的那个大妈。

那大叔走向了那个女子,被称作二子的男人和另一年轻的小伙子走向了曦曦,受到惊吓的曦曦脑中一片空白,她呆住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大叔冲着手机里哈啦了两句,阴着脸催促:“算了,这批货要得急,赶紧送过去吧。”

为了方便运输,他们给曦曦二人打了类似迷药的东西,两人很快又陷入昏迷。

曦曦再一次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在一间破旧的小屋里,脚被铁链锁着,双手也被粗绳捆绑,嘴里塞着粗糙的毛巾,隐约还能听见鸡鸭猫狗的叫声。

她确定自己现在还处于被绑架的状态下,不同的是那个一开始与自己同样被困的女人不见了。

这样想着,空气中突然传来嘤嘤的哭泣声,似乎还夹杂着求饶般的低语,却分不清是从哪个方向出来的。

但这个声音就在这个屋子里!

这压抑的哭声和着绝望和深深地无力直刺血液,蔓延至全身。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除了看不见源头的哭泣声就是曦曦的心脏急促有力的砰砰跳动声。

四下乱瞟的曦曦终于看到了,不远处一个沾满油垢的四方桌下,好像蜷缩着一个女人。

她盯了一会儿,女人似乎有所察觉,慢慢的抬起头来,曦曦被她所看到的吓了一跳。

一个满身血污的女人!

脸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血口子或黑色的痂,有的正在往外渗血,身上也好不到哪里去,青一块紫一块的,还都是成片成片的。

两相对望,这个诡异的女人下一秒就出现在曦曦面前,曦曦看不见她是怎么移动过来的,只觉得冷,有寒气直逼骨子里。

女人没来由的伸出手,扯掉了塞在曦曦嘴里的毛巾,终于可以开口的曦曦正想问问这个女人这是哪的时侯,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随着木门被打开,一对老夫妻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进来后又快速的掩上了门。

他们一进来就发现曦曦嘴里的毛巾掉在了地上,吓得赶紧给曦曦又塞回去了。

而被如此对待的曦曦呆若木鸡,因惊恐而瞪大的双眼里流出了泪水,比起这三个明显不怀好意的人,曦曦更加惧怕刚刚那个给自己取下毛巾又转眼消失不见的女人。

“我们花了好几万买了你,你要听话,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斜着眼睛恶狠狠的教训曦曦。

说完不看曦曦,转头对自己儿子笑:“儿子啊!你快点吧!她要不听话你就喊我和你爸啊!”

说完笑盈盈的和老头子出去了,听声音还从外面反锁了门。

他们刚一走,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就露出急不可耐的神情,一边看着她一边动手扯起自己的衣服。

曦曦算是明白了,自己这是被卖到哪个偏远的农村里给别人做媳妇。

正在脱衣服的男人突然打了个冷颤,可心急如燎的他不管不顾,只把自己脱了个干干净净,一丝不挂。

倒是曦曦,盯着男人吓破了胆子,可你若仔细看,曦曦盯着的分明不是男人,而是男人的身后。

那个诡异的女人又出现了!

这一次没有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哭泣声,女人无声的站在男人身后,铁青的脸色配上愤怒的神情,她好像跟这个男的有仇。

“咦?”伴随着男人的疑惑声,曦曦看见了如同变戏法的一幕,原本衣不蔽体的男人被衣服包的严严实实的,那些被他用力拉扯掉的衣服正在他身上穿得好好的。

肯定是他背后的女人搞的鬼!

曦曦已经很肯定,这个诡异的女人是个女鬼!

男人不明所以的看了看自己,还用手拽了拽衣服,又开始脱了起来,等他终于全部脱完了,下一秒,这些衣服再一次回到他身上。

他愤怒的砸门,把刚刚离开的父母招呼回来。

老太婆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曦曦:“儿子,可是这丫头惹你生气了,别急,我跟你爸来帮你。”

“衣服脱不掉,脱不掉。”这男人智商方面可能存在一点缺陷,像个得不到玩具的孩子一样在地上打起滚来。

“怎么会脱不掉了?”老太婆嘀咕了一声,好声好气的哄道:“好好好!不急不急,妈来给你脱。”

说完竟真的动手脱起儿子的衣服来。

曦曦不敢置信的盯着五十多岁的老太婆给已经三十多岁的的大男人脱衣服,还是全部脱完的那种!

这边老太婆脱完自己儿子的衣服,竟然招呼老头子过来帮忙脱曦曦的衣服,曦曦吓得往后缩了缩,就在他们拿掉塞在曦曦嘴里的毛巾,解开绑住曦曦双手的绳子后。

那个智障男又哭又闹的大吼起来:“脱不掉、脱不掉。”

三人同时看过去,原本扔在一边的衣服又整整齐齐的跑到智障男身上。

这下老太婆和老头子也呆住了,四下乱瞅,知道这屋子里不对劲。

不知何时,院子里的大黑狗挣脱了绳索,冲进屋子里冲着一个角落狂吠。

没两声,那个女鬼就现了身,缩在墙角哆哆嗦嗦,她很怕这个黑狗。

看清了那个女子后,老太婆和老头子都很惊讶:“居然是你?做了鬼还敢在我这儿待着,大黑,咬死她!”

没想到这家人居然认识这个女鬼,却也不怕,还想要要杀死一个已经死了的鬼?

女鬼发力将屋子里的东西都飞舞起来,老太婆三人都被满屋子乱飞的东西打倒在地,大黑一边乱吠一边向着女鬼靠近。

曦曦想着刚刚女鬼给自己拿下毛巾,看女鬼当时的样子对自己没有恶意,现在她要保住自己必须帮助女鬼对付这几个坏人。

明明之前是个连蚂蚁都不忍心去伤害的女孩子,这会儿却几大步跨到了大黑狗面前,用刚刚捆绑自己的绳子一下套住大黑狗。

在她用力的勒紧后,没几下大黑狗就断了气。

没了大黑狗,女鬼再不畏惧,发力用各种东西砸晕老太婆一家三口,又给曦曦断开脚链,带着曦曦趁着夜色逃了出去。

一人一鬼慌慌张张的跑到大路上,靠在树边等待天亮,明明面前是个满身血污的女鬼,曦曦却并不害怕:“姐姐,你是怎么变成这样?”

女鬼张了张嘴,曦曦这才发现女鬼只剩半截舌头,只见女鬼在曦曦面前挥挥手,曦曦眼前突然出现了无数画面。

一个二十多岁的的年轻女子在免费公厕里被人迷晕带走,先是被人贩子轮流糟蹋了好几天,最后卖到了小山村里。

就是刚刚曦曦逃出来的那户人家。

那老太婆太恶心!她那智障儿子一个人强迫不了女子,老太婆和老头子居然一人按住女子的手,一人按住女子的脚,然后任由智障儿子在女子身上做畜生的行为。

那老太婆一边看还一边指导着智障儿子该怎么做!

第二天老太婆怕女子以后会对邻居说起他们家虐待她的事,拿出剪刀将女子的舌头剪掉了一半。

女子身体本就不好,一路上受惊吓和折磨,没几天就发高烧死了!

曦曦胸前的衣服早已经被泪水湿透了,这些人真的是人吗?

同为血肉之躯,他们怎么忍心下如此狠手?

女鬼死后怨气太大又久久散不去,就留在了她死去之时的那间屋子里。

后来曦曦被人绑了进来,她眼见曦曦就要落得和她一样的下场,挺身想要帮助曦曦。

可惜她不能直接伤人,又惧怕他们家养的那只大黑狗,只好发力指挥死物来对付他们。

好在曦曦反应快,控制了大黑狗,两人合作才逃了出来。

“姐姐,你告诉我你的尸体和家人在哪?我通知他们接你回家。”曦曦哽咽着握住了女鬼的手。

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她死的那么惨,活着的时候受了极大的羞辱和折磨,可就算变做了鬼,她也勇敢的站出来保护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

鬼可怕吗?走,带你去看看人心!

曦曦想起在报纸上读过的这句话,哭得更凶了!

第二天曦曦搭了一对夫妻的货车回到了城里,第一件事就是去警局报警,她要让好心的女鬼姐姐早点回家!

后来姐姐的尸体被警方找到了,他们用铁丝绑着石块在姐姐身上,然后连同姐姐的尸体扔进了自家的化粪池里,以此来掩盖尸体散发的臭味。

女鬼姐姐的葬礼曦曦在家人的陪同下也去参加了,她看着照片上那个青春靓丽的姐姐,默默地在心里发誓:姐姐,我已经决定了,将来做一个名记。

我要写书出文章、做演讲,教导每个人如何防范坏人,保护自己和家人,用我和姐姐你赠予我的力量,去教导和帮助更多的人好好活下去。

让这世上少一份伤害,多一份安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