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如我有幸,为你白头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如我有幸,为你白头

作者:卿匪席
2021-01-20 19:00

我嫁给了我不喜欢的公子。

说来也是打脸,前一阵子刚信誓旦旦地告诉娘亲——遇不到我喜欢的人,我不是不会嫁人的。

话才出口没几天,圣旨便下来了,新皇帝登基,要选秀,我二八芳华,刚好是选秀的最佳年纪,笑话,我堂堂丞相之女,怎么甘做金丝雀,和一群女人争一个丈夫。

在娘亲的极力撮合下,嫁给了对门尚书家的独子——楚回南——京城里多少闺阁女子的梦中情人,如鹤如松,相貌一等一的好,温文尔雅,饱读诗书。

相比于有一堆女人的皇帝,我更看好楚回南。

一不做,二不休,两家商量好亲事便十里红妆,迎我入门。

毕竟是第一次成亲,事情繁琐,我便早早做好准备,在袖子里装了几块豆沙糕

不敢多装,怕掉出来丢我丞相爹爹的脸面。

好不容易挨到进入洞房,我喜滋滋地塞了一嘴的豆沙糕,还没嚼几下,盖头被人掀开了

我赶忙想咽下去,哪知一下塞了两个,只得愣在哪里,瞪大双眼看着面前的人儿。

他憋笑了好久,方才讲话“听闻丞相之女不似别家闺阁女子,自由散漫,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声音如泉泉流水,煞是好听

不过我并没有声令昏头,掀开挡视线的珠帘,怼道

“听闻尚书之子温文尔雅,今日一见,果然呐,传闻就是传闻。”

楚回南并不恼我,我自顾自端起两杯合欢酒

“楚回南,今后就是盟友了,合作愉快。”

楚回南接过我递过来的酒,莞尔一笑

我比谁都清楚,不相爱的两个人是无法走到最后的,先处一段时间,待时机成熟,再和离,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先下只有一张床,我率先扑到床上,占领一方位置。

楚回南倒是君子,在一旁的榻上歇息。

已经入冬,只有一床被子,看他也是个君子。

我道“楚回南,过来。”

他抬眸,笑意盈盈“夫人真是善解人意。”

第一次被人叫夫人,心下一动,不觉红了脸

楚回南躺在我身边,见我脸红扑扑的,笑意更甚

“夫人真是可爱呢

我假装未听到,背过身去睡觉。

一夜无眠。

接下来的几日平平无奇,尚书夫妇对我十分满意,竟张罗着给孙儿孙女起名字。

我不忍扫他们的兴,未曾阻止。

楚回南在娶我前已入朝为官,耽误了不少事情,因而这几日都匆匆忙忙的。

我也落的清闲,在庭院里喝梅子酒赏雪。

楚回南突然而至,身着白衣,绣着白鹤,煞是好看,他眉眼清润,携着豆沙糕来。

我不禁一喜“你怎知我喜欢豆沙糕?”

“成亲那日你塞了一嘴,又怎会不知。”

我不作回答。

楚回南见状,取笑道“夫人莫不是埋怨为夫这几日冷落了你”

这登徒子,我几时埋怨了?

我不甘示弱,掩面假装哭泣

“不过成亲几日,夫君便不沾家,是万艳阁的刘翠姑娘勾着你的魂了?还是牡丹姑娘牵着你的心了?是妹妹的可爱,还是哪个姐姐的迷人?”

楚回南也不恼怒,反而握着我的手

认真地说道“我即娶了夫人,心中便不会有别人,这几日是我不好,冷落了夫人,一定补回来。”

不过是戏弄他几番,看着他认真的模样,我心中像小鹿乱撞般,怦怦地跳。

定是这楚回南模样太过妖孽,扰地我心神不宁。

梅子酒饮多了,竟有些醉,迷迷糊糊地睡着后,醒来便在床上。

脑袋里凌乱地闪过一点醉酒后的片段。

——“我娘亲说,我笑起来眼睛像弯弯的月牙,所以我有个小名叫弯弯。”

——“月牙再美,我只喜欢你的眼睛弯弯”

记忆里最多的,是楚回南深邃的眼睛,仿佛让人醉进去。

记忆里,我看着他的眼睛,忽然站起来,挑起他的下巴。

“本姑娘很欣赏你,做我的走狗吧”

楚回南笑意盈盈地说

“愿为裙下臣。”

满天星河映在他眼中,我一时冲动,吻了吻他的嘴唇,软软的,比豆沙包好吃。

回忆完这些,我羞红了脸。

不过是喝醉了,怎地如此大胆。

我一时不敢见楚回南,借着进宫看太后的名义,躲着楚回南。

和太后说完话,我便在御花园闲逛,已是傍晚,冬天的晚上的的确确有些冷。

好巧不巧地碰上了玉溪公主——楚回南的一号小迷妹。

我正想打哈哈地过去。

哪知她非要上前,假意邀我去池塘边聊天。

我想拒绝,她生生将我拉到池塘边。

然后自己跳下去

我一脸茫然地站在哪里,脑袋飞速旋转,她想害我,最快的解决办法就是——一起跳下去。

我随她一起跳到池塘。

刚跳下去我便后悔了,刺骨的池水漫过我的脑袋。

在我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朦胧间见楚回南的身影,此刻我多想在临死前告诉他

我喜欢他,从互怼到吻他的那一下,色令昏头也好,日久生情也罢,我喜欢他,想和他一起白头。

脑袋迷昏过去,醒来时,是在家中的床上,楚回南的脑袋压在我胳膊上,看的出来,他一直在旁边照顾我。

我看着他的侧脸,躲避那么多日,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那他呢?

楚回南醒来了,见我定定地看着他

“你着了风寒,要静养几日,玉溪公主被禁足了,有宫女看到是她自己跳下去的,你脑子是不是傻了,若不是我到御花园寻你,你早就被淹死了。”

我愧疚地挠挠头

楚回南从桌子上端来汤药,一口一口喂我。

汤药涩苦,我不想喝了。

“乖乖喝了,等你身子好些了,我带你去看花灯。”

我勉强将一碗药喝下。

几日后,楚回南果然信守承诺,带我看花灯。

“你看那野鸭,怪好看的。”

楚回南一脸嫌弃地说“那是鸳鸯。”

“这盘扣也不错啊。”

“那是同心结,你到底长没长脑子啊。”

“就是张脑子才说的嘛”

一个老婆婆叫住我

“姑娘方才从你们这里掉了一个玉佩,你看看是不是你的”

我接过看,不是我的,但玉佩背面刻着小字:弯弯。

还有一排小字:如我有幸,为你白头。

楚回南不自然地看着我,“这是我的。”

我一脸坏笑地递给他“楚回南,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我,情根深种啊~”

楚回南递给我豆沙糕

“你记不记得小时候被你救过的小胖子?”

我仔细想了想,在学堂的时候,有个小胖子被人欺负。

我那时脑子里都是女侠梦,自然不能放过这样伸张正义的事情,于是把他救下来。

“那个小胖子就是我,当时看着这个有点咋咋呼呼很可爱的女孩子便喜欢上了,后来得知你是丞相家的女儿。”

“其实,结亲不是你娘撮合的,是我非要娶你,你娘看在我一片痴情,便做了这个媒人”

“哇,所以你是早有谋划。”

“后来掀开你盖头,见你塞了一嘴豆沙包,像个小仓鼠,再后来你笑脸盈盈地要我做你走狗,一桩桩,一件件,都要我好生喜欢夫人。”

“那...我就勉为其难,和你白头咯”

楚回南牵起我的手,继续看花灯。

如我有幸,为你白头,为你白头,幻光如梦,情分来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