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杀手不太冷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这个杀手不太冷

作者:晚晚阿-.
2021-01-21 11:00

其实大家对杀手的概念都是客观的。

一提到职业杀手就应该是老练冷酷、浑身肌肉、戴着墨镜穿着黑色风衣、身高一米八、身手敏捷、独来独往、行踪不定……出门跑车自带bgm。

但其实你们想多了,我穿着皮卡丘的睡衣,挂着Holle Kitty的手机链,吃着草莓味的蛋糕,吃着薯片喝着快乐水追着韩剧,但丝毫不影响我成为一个职业杀手的事实。

一个成功的杀手最精髓的地方就是让别人看不出你是杀手,不然你满脸杀意,别人看见你就退避三舍,这样你被别人杀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

二十多年来,我看多了黑暗血途,等待着我的暗杀目标,而后,一击致命。那种剥夺生命的快感,让我感到无比的满足。

我从未失手过,所以我的名声在黑暗社会越来越大。在杀手榜上我稳居第二,从来没有人知道我的长相,我的身份,我也从未泄露过我的信息。至于我为什么是万年老二,我只能说,排在我前面那个人是个变态。因为它不仅杀人比我多,赚钱比我多,隐藏的也比我好,至今外界都不知道这个人是男是女。

外界只知我是个女的,擅长将暗杀伪装成自杀。原因么,很简单,给我自己减少麻烦,也给我的雇主和上级减少麻烦,毕竟现如今的社会,死一个人还是会引起很大的轰动的。

外界对我的传言也各种各样的,有说我是冷酷无情的母夜叉,也有说我是霸道残忍的人妖,还有说我是妖艳妩媚的御姐,还有说我是貌若天仙心似毒蝎的女人……各种不同的传言,但相同的只有一点——无情女杀手。

我从不主动选择去杀谁,我只会接受我上级的任务拿赏金,这样会轻松一点。上级和我交接任务的地点就是在芷泉街第48号咖啡厅,留下一封信,信里面有暗杀对象的相片和个人信息,而我会根据信里的线索为我的暗杀对象制造一场充满艺术的告别仪式。

我不想选择我的暗杀对象,无论从众多的信件中选到了谁,我都会尽职尽责的为他制造一个充满艺术感的梦。

因为杀戮对我而言,是艺术,也是享受。我享受欣赏他们鲜血流淌的视觉效果,也享受他们身体逐渐冰冷的触觉效果。

可是这次,当我打开信件我有一瞬间的停滞。信封里装着厚厚的资料,与一张照片。我取出照片,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好清秀的男生。”很少对暗杀对象长相评论的我,也不禁赞叹他的长相。不过,只片刻,我轻声一笑,而后掏出打火机,将他的照片烧尽,感叹到:“呵,杀了他,一定是一种享受。”

我不会因为暗杀对象的长相而对他心生恻隐之心,最多也就是惋惜一下而已,毕竟人都是视觉动物么,但这并不影响我坚持我的职业操守。

无论是怎样的生命,在死亡面前,都是没有区别的。

通过对他的基础了解,他是一个花店的老板,真想不明白是谁花钱买他的命,如此温文儒雅的小白脸杀了倒真是可惜了。

但我身为杀手,当然不能过问雇主的身份和原因,一旦收了钱,就要执行任务。何况这次任务的报酬非常丰厚,足够我挥霍一阵了。

我开始计划怎样暗杀他。我每天在他家和花店的大楼楼顶监视他,看他有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有没有什么弱点,为了顺利完成任务我监视了他几天。

但他平平淡淡,每天就是照料花草,自己做做饭,自己手磨咖啡,看看书,听听音乐,每天生活都一样,平淡而精致。

我开始去试探他了。

傍晚,临近花店关门时,我决定装作一个普通的顾客去他花店里买花。

趁店里人不多时,走进店里,俏皮的对他说:“嘿!我是个杀手!”

他丝毫没有慌张的意思,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我知道。”

他微微一笑,请我进了候客室,给我泡了一杯茶香四溢的茶:“稍等一下,到了关店门的时间了。”

他出去后,我环视四周,房间的设计和他很搭,唯独仅有的一盆花和他的气质不太搭。这盆花我认识,象征着死亡的——彼岸花。彼岸花曼珠沙华,血红色的彼岸花。

传说中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它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一般认为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因其红的似火而被誉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当灵魂度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往生者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地狱。

看着这株花,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是死亡的气息。

门开了,“茶快凉了,凉茶可不好喝。”他依旧温文尔雅。

我看着茶,他好似看出了我的疑虑,笑着说:“茶没毒。”

“你不怕?”我挑眉。

“我为什么要怕?”

“我是杀手,来杀你的。”

“呵,杀手,你监视了我那么多天,发现什么了?”

“你……你知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杀手,还有我监视你的事。”

“因为我也是杀手啊。”他邪魅一笑,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脸上出现这种笑。

“你……也是?可……为什么?你的任务是什么?不会是……杀我吧?”我试探的看着他。

“没错,答对了。”他恢复了温文尔雅的状态,仿佛刚刚邪魅的他从未出现。

“可你为何要告诉我?”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虽然很危险,但他不会伤害我。

“因为我是杀手榜的第一。”

“什么?你就是那个排在我前面的变态。”我震惊了,我想象过排在我前面的变态或是个彪悍大叔,或是彪形大汉,又或是母夜叉,万万没想到是个如此温文尔雅的男人。

“变态,是个好称谓。不过我想我们应该先商量一下如何保命。”

“等等,你说我们?”

“你看不出来这是个圈套吗?是一个想把我们两个都除掉的圈套。”

“哦,明白了,他们让我们斗,他们坐收渔翁之利,即使不能除掉我们两个,也能两败俱伤。那么他们为了成功除掉我们会不会还雇佣了其他杀手?”

“你终于聪明了。没错,他们还雇佣了排在第三的三大杀手。”

“你才傻呢,就那三兄妹啊,我和他们交过手,他们还没有我聪明呢。等等,他们是三兄妹啊,我有计划了!”

为了方便交流,我让他告诉我他的名字,但他不肯,他说知道他真实名字名字的人都死了。他让我随便叫,我暂且叫他阿文。

我们对外散布消息,我被第一杀手在119号地下室解决了,我想通过我已经被杀害了的消息引诱三兄妹出来。

果然,他们为了一探究竟来到了119号地下室。

我俩很早就来到了119号,他开始在地上画画,画了一朵火红的曼珠沙华,鲜红的肆意绽放,他给了我一条火红的裙子,让我躺在花蕊上,他在花的外围泼上了鲜血,在我的周围撒上了曼珠沙华的花瓣。

在他撒花瓣时,三兄妹来了。

“呵,第一杀手原来长这样啊。”老大不屑的说道。

“是啊,没想到是个爱摆弄花瓣的小白脸,哈哈哈哈哈……”老二接到。

“大哥,二哥,我看他长的还挺帅,我都有点舍不得了呢。”三妹感叹。

“呵,你舍不得?你舍不得这个小白脸就要舍得钱。”大哥看着阿文说道。

“那我当然选择钱啦哈哈哈哈……”

他们拿着各自的武器,奋力一跃,但却突然发现浑身无力。

“不可能,我们明明吃过药了,怎么还会中了迷魂药呢?”三妹晃晃脑袋说道。

“那是因为是我亲手研制的啊,无色无味,只有我有解药,而且事后查都查不出你中了迷魂药哦。”我站起来走向他们。

“你们俩联手了?”老二问道。

“当然要联手了,不然怎么打的过你们仨。”我说着,看向阿文,我俩默契点头。拿着三兄妹带的刀了解了他们。

我们没有浪费时间,没有问谁想杀我们,也没有我我们俩多少钱,因为这不是拍电视剧,耽误一秒就可能发生反转,只有死人才最安全。

我和阿文将两个煤气罐放到了地下室,在煤气罐周围放上易燃物,在地下室外面点燃导火线,点燃火焰,让火焰一点点的进入地下室,砰的一声,119号地下室炸了,火花肆意,仿佛那绽放着的曼陀沙华。

自此外界只知道一场爆炸炸没了杀手榜的三大榜首,但无人知道我和阿文依旧活跃在杀手界,只是他不再是第一,我也不再是第二了。

那场爆炸后,我问他,你选择119号地下室是不是早就知道119号附近无人。

他回答,凑巧罢了,我是杀手,怎么可能顾及生命。

我又问,你还是不肯告诉我你的真实名字吗?

我的名字是我师父起的,从我师父走后无人再唤。

看着他的背影,仿佛看到了世态炎凉的无奈。仿佛眼前的人并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笑得温文尔雅的男人,但他确确实实的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