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你是我的所有昨日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你是我的所有昨日

作者:ohh
2021-01-21 17:00

清晨的雾,像少女惺忪睡眼里的水汽。她百褶裙上彷佛沾惹了栀子花的香气。季川骑着自行车靠近女孩停下来,不禁冒出个念头,有暗香盈袖。

“笙笙,上来我载你。”清朗的少年载着她穿过一条一条青瓦小巷,耳边是缱绻的风声,于晨光熹微,破雾而来。此去经年,这个少年总是日复一日的出现在许如笙的梦里。

那一年,季川和许如笙初见,总角之岁。

季川把许如笙精心折好的一只只“千纸鹤”丢进了池塘里,这些憨态可掬的鸭子在水里面却游不起来。季川把它们拯救上岸时,许如笙正嚎啕大哭堪比地崩山摧。

季川妈妈看见这粉雕玉琢的小宝贝哭得伤心欲绝,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记重拳!

季川眯着眸看着被许如笙妈妈抱在怀里的小人儿,他看得真切,这丫头一滴眼泪都没落下来,真是个小骗子!

而后,季川每每见许如笙,皆避之不及。然天不遂人愿,狭路相逢,冤家路窄。

季川是孩子王,许如笙总是在他意气风发的时候横插一脚灭他威风。

季川怕狗,许如笙总是带着那条白色萨摩耶在小巷里横冲直撞。

季川聪明,作业题在学习就能搞定,偏偏为了许如笙,他要陪这个手指头都容易数错的人一起写完作业。

季川总是急于摆脱许如笙的魔咒,然而许如笙总是笑眯眯地对别人说:我好喜欢季川。季川想,那就陪着她吧,勉为其难。

从初中开始,他们一直被分在同一所学校。当在校园某处相遇,许如笙总会眯起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唤他:“季川,好巧哦。”季川总是冷冷抬眸,“明早快点下楼,慢一秒钟我都不会等你。”

许如笙心悦季川,如鹿切慕溪水。许如笙想,季川也是如此吧。

那是此生的初雪。

南方极少下雪。上大学前的最后一个平安夜漫天飞雪,路上时不时有行人为这飘飘洒洒的雪驻足流连,这个浪漫的节日似乎有了妖娆的陪衬。两家人决定一起度过。许如笙要傍晚才结束补习,季川的妈妈要他去接许如笙,他极不情愿地撇撇嘴说好。随手拿起一件围巾出了门,却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少年其实很想看看今晚的月色与雪色,还有,许如笙。

他站在门外的台阶上,抬眸看着许如笙向他走来,她笑着唤他:“季川,你来接我回家吗?”她的眼里彷佛藏着万颗星辰,他不知不觉就陷落其中。

他好像终于知道,许如笙于他究竟是何种存在。她于他,如骨血般,不可割舍。

那年的平安夜,许如笙被季川在白茫茫的天地中牵回了家,雪花在路灯的光影下肆意跳动。好似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作为报答,许如笙在季川的唇上印下了一个吻。少年嘴唇微凉,掌心温暖。

他们以为年少不畏岁月长。

直到季川的爸爸带着一个美貌的妇人回了家。季川的妈妈在许如笙的印象里一直都是温婉可亲的,所以那天她在季川家里看到的一切,都令人不敢置信。

季川的妈妈发了疯一样和妇人厮打,她的头发和衣服都被撕扯地凌乱不堪,而那个妇人一直被季川爸爸护在身后。季川的妈妈突然冷笑着停下动作,猛地拿起水果刀,插在了季川爸爸的胸口。

从那天被带到警局做完笔录,许如笙就再也没见过季川。爸爸妈妈让她专心备考。她好几次偷偷去季川家都只能看见一扇冰冷的门,再也找不到季川了。

高考结束后,家里忙着为她选学校,准备着毕业旅行,感谢亲朋好友们的祝贺。她依然听不到关于季川的只字片语。

季川,我等你回来,好不好?

许如笙醒来,发现自己脸上都是泪滴。

季川你既然不来见我,梦里也不要出现多好。

思君令人老。

许如笙想,相思苦果然是人间疾苦。这种无望的等待为最。

许如笙的大学同学都想不明白,这么漂亮一个姑娘,怎么就是不谈恋爱呢?并且拒绝她那一揽子追求者的借口只有一个:我许如笙有男朋友,叫季川。

至于季川此人,除了姓名,一概不详。没错,大家觉得此人纯属虚构,就是许如笙拉出来挡桃花的炮灰。

后来,许如笙到加拿大读研究生,一个曾经追求过许如笙的男同学韩路仍不死心。他觉得季川此人定是不存在的。开始了又一波对许如笙的猛烈攻势。许如笙常常不堪其扰。

这一天她去找老师要课题,听到老师问:“最近韩路都没时间去烦你吧?他被一个新来的师弟挫了锐气,正埋头苦读呢。”许如笙没有回答,莞尔一笑。“这个季川啊!真的是优秀。”老师笑着说。

许如笙的声音都在颤抖,“老师你是说新来的师弟叫季川吗?”

许如笙还没等老师回答,转身就要冲出了主教楼。

加拿大连着下了好几个月的雪,彷佛在控诉情人的离去。雪花无声无息地大片落下,又像是对情人的低语。

许如笙就在这片白茫茫中,看见她的少年,那个她在梦里无数次魂牵梦萦的人,向她走来。一如很多年前的那个平安夜,女孩在漫天飞雪中走向她心爱的少年。

他扶住了她踉跄地身子。头顶传来许多年未曾听过的声音:“笙笙。”在许如笙记忆里,只有季川会这样叫她的名字,叫得那样好听。她抬头,眼泪大滴大滴地滑落,眼前这个日思夜想的人,真的是季川。她哭哭笑笑,季川抱住她,“笙笙,久等了。”

许如笙双手环住季川的腰,吻住了面前的男人。

等了这么久,因为是你啊,季川。

岁月忽已晚,幸美人未迟暮,公子踏月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