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踏雪寻梅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踏雪寻梅

作者:隆宝
2021-01-21 16:00

1

大顺朝天道十五年冬,少年登基的李亿也早已坐稳了江山,只是他的心还依旧苦闷,自从五年前他最爱的女人——惠皇后薨逝以后,他便再未轻易踏入后宫,好像后宫永远都有着她的影子般,挥之不去,于是便只好冷落了后宫众人。

转而冬至,宛城的大雪早就铺天盖地地下了下来,一连好几天纷纷扬扬的下着。

冬至夜,李亿还在御书房忙碌,他伏在案上,批阅着像是批不完的奏章。

“皇上,今儿是冬至,按祖宗惯例,您该去到皇后宫里一起用晚膳,如今皇后虽然薨逝,可皇上也应该去到其他妃嫔宫里……”皇帝内侍苏齐苏公公看到皇上辛劳,上前劝说道。

“嗯,知道了。”李亿声音冷冷的说。

苏齐听了回答,退到一边侍候。

不知过了多久,苏齐打了多少个呵欠,李亿起身伸了伸腰,长长舒了口气。

苏齐立马吩咐下边的侍应端上温了几个时辰的羊肉汤,给皇帝垫垫肚子,暖和暖和。

李亿喝了几碗羊肉汤,只觉胸口热乎乎的,喘不上气,就径直朝门口走了出去,没有戴上便帽和大衣。

侍应打开门,李亿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大雪也停了,月亮不知何时探出了头来,映射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发着亮光。

“朕出去走走,透透气,苏齐啊,你们就别跟来了。”李亿走出门,对着身边的侍应尤其是苏齐说。

李亿沿着御书房前的路一直走着,发现这一路的雪都被扫除了,原是为着方便他走路,却影响了他赏雪散步的心情。

于是他便往积雪深厚的地方走去,走着走着便有淡香传来,引他向积雪更深处探寻。不经意间香味越来越浓郁,他抬眼望去,原来到了许久未来过的御花园。

园内的红梅,今晚尽数开放,红艳艳的开得正好,在一片白雪的衬托下,更是美艳娇丽。

“有多久未见这般盛开的红梅了?”他在内心问自己,自从他心爱的慧儿死去,他就再也未踏足后宫,强压下对她的想念,连带着御花园的梅花也受了冷落,寂寞开无主。

今日冬至,本就是要在皇后处用膳歇息的,所以今夜他放纵自己踏雪闻香寻梅,也算是和爱的人在一起了吧。

是啊,慧儿最爱红梅了,御花园的梅花,本就是为她而植的,这里的每朵花,都是李亿对慧儿的爱!

可是她如今却不在了!谁陪孤单的帝王,一起趁着雪夜,闻香来寻梅呢?

李亿忘了自己在雪地里待了多久。

他恍惚间好像与他的慧儿重逢!慧儿还是那么的温柔,梦中的慧儿,正用手体贴地抚上他的额头,面带着微笑看着他。

“慧儿!慧儿!不要离开我!朕好想你!真的好想……”皇帝呓语着。手突然攀上梦中人的手上。

“王爷,你看这……皇上他病的不严重吧?”苏齐立侍在侧,对前来侍疾端王李范问道。

由于惠皇后仙逝,皇帝每逢生病抱恙便不许妃嫔照顾,苏齐只好传了皇帝的胞弟端王侍疾。

“苏公公,皇兄只不过是昨夜受了寒,再加上缺少休息,引起发热而已,公公大可放心。”李范松了松被皇帝抓住的手,抽出手来在皇兄的手背轻轻拍了拍。

“只是,皇兄对皇嫂情深,多年还未曾放下,身病易好,心病难医啊!”李范叹气道。

“老奴也这么觉得,自从皇后仙逝,皇上便冷落后宫众人,把自己埋在政事中。”苏齐慨然!

“还请王爷想想法子!帮皇上解解心病!”苏齐弯腰拜向端王。

“公公高看小王了!不过我也会尽力一试,为皇兄分忧!”李范站起身扶住欲行大礼的苏齐说。

“本王想,皇兄一直记挂着先皇嫂,不过是怀念从前在潜邸的旧事,想要忘掉很难,所以办法是,替皇兄选择良人,最好是和先皇嫂有几分相像或者是性情相近的,能在皇兄身边时时陪伴。”李范分析着。

“王爷所言极是!那岂不是待皇上苏醒好转,下旨让所有官家适龄女子入宫待选?”苏齐在身侧问道。

“不可!皇兄本就走不出皇嫂的死,再让他亲自选良人,他势必会排斥!所以本王想着,不日启程,由本王亲选,给养好身子的皇兄一个惊喜!”李范说着完,把头转向苏齐。

“那,就有劳王爷了。”苏齐又弯腰作了个揖。

2

过了两日,李亿转醒过来,身体虚弱的他便问起了端王李范。

“端王现不在端王府,奴才打听到他已于昨日出了门,府中无人知其去向。”苏齐向皇帝答道。

“平日里,朕有个小病小灾的他不是来得挺勤的吗?怎么这次倒溜了?”

这边的皇帝抱怨着。那边的李范,打了个喷嚏!

“谁在骂我!”李范要是知道是他的皇兄的话,也不知该如何作想。

端王李范在应承下帮皇兄找到一个像先皇嫂的可人儿时,脑子就在飞快运转了。

“皇嫂是江南苏州人士,气质温婉。”于是从皇宫侍疾回府后,他便带了两个随从,踏上了前往苏州的路。

江南水乡的苏州,李范也不禁感叹,只有这样美丽温润的地方,才能养育出如皇嫂一般的美人!他更打定要在此为皇兄物色良人的主意了。

经过了两天的询问调查,李范听闻此处有位“江采萍”姑娘,生的那是水润剔透,在这满城美女中颇负盛名又精通琴技,还会作诗,这让端王李范想去见见这位女子,看看她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一路打听,端王来到了江家,见到了苏州城的大美人,江采萍,她约摸十六七岁,一身素色衣裳,头上不饰珠玉,梳着双鬟罗髻,画着青黛远山眉,衬得一双丹凤眼宛转美妙。看到生人,却也不怕,反而报以浅浅一笑。

李范看到这个样子的江采萍,竟真有几分和皇嫂相像,他想起第一次在王府见到皇嫂时的样子,皇嫂也是这样,微笑着待人接物。

等他的思绪回来,江采萍已经弹起了琴,一曲弹完,李范心里更是对采萍满意。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宛城吗?”李范问道。

“愿意!”少女心情雀跃,面部还是淡淡的表情。

“我是奉旨为当今皇帝选妃的,你可愿意?”李范还是把实情向她道出。

“你可知这‘采萍’二字的出处,便是先秦女子求取姻缘的?如今能嫁与皇帝为妃,也是我的福气了!”江采萍粲然笑着说。

“你可知自己只是先皇后的替身?”这句话端王他没问,他也不该问,是他自己提出的找一位和皇嫂相似的女子的!

李范收起他想要透露秘密的眼神,转过身,心里默默祝福,但愿她能得到皇兄的爱。

3

转眼间小半个月快过去,江采萍在李范的带领下来到了天子都城——宛城。宛城的雪还未融化,寒气袭人。

李范已为他的皇兄,找到了良人,不知等待江采萍的,是不是她的良人。

“明日是小寒,我便设法让你见到皇上,姑娘你先在我府上好生休息。”李范回到端王府,吩咐道。

第二天李范就带着他寻到的良人,入宫去了。

“老十四,你可知罪?朕生病发热,你却跑出去风流了这么些天才回来!”一进到养心殿偏堂,皇帝李亿的抱怨就传了过来。

“哎呦!皇兄这可冤枉我了!那天皇兄病着,我可是照顾了一宿才回的府!”李范为自己开解道。

“那朕怎么听说,你去了江南寻芳问柳,还带回来个美人,可有此事啊?”皇帝声量提高了不少佯怒道。

“臣弟的确去了江南不假,但这寻花问柳,实属无稽之谈!”李范回答。

晚上的宴会,其实是为了庆祝李亿身体痊愈而办的,也是李范特地而为,目的是献上美人,江采萍。

酒酣耳热之际,一群素衣舞女像是天外飞仙般降临,其中簇拥着的,便是采萍,她手捧着一束白梅,风姿绰约,神色淡然,飘飘衣袂临风,恍若神仙妃子下凡。

一舞终了,采萍手举白梅,捧到了李亿跟前,她拿出白玉笛,吹奏一曲白玉曲。

李亿看着眼前的少女,眼眶瞬间被泪水打湿,“难道朕心爱的慧儿又回来了吗?太好了!”他心里想着。

白玉曲吹完,满座皆是惊叹,尤其是皇帝李亿,眼睛都像是长在采萍身上,李范却没有一点欣喜,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不是吗?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只梅。”采萍吹完曲子,跪在地上,捧起白梅,恭恭敬敬举过头顶。

“舞蹈精妙,笛子吹得甚好,你一袭白衣,又拿着白梅,倒像是你与梅花融于一体,物人两忘,深得梅花之精髓!”李亿赞叹着,走下座位,来到采萍身边,拿过那束白梅,放在鼻翼细细嗅探。

“多些陛下夸奖。”采萍淡然回答。

梨涡浅笑煞是勾魂摄魄。记忆重叠处李亿想起了惠皇后,他的发妻,也是爱梅花之人,也是这样的浅笑,只不过眼前的人,爱的是白梅;而她的慧儿,爱的是胭脂梅。

当晚,李亿毫不意外的宠幸了她,屋内,芙蓉帐暖,春意浓浓,屋外红梅凌寒开放,暗香袭人。

4

天道十六年春,她被封为了梅妃,一跃成为皇帝的宠妃,她的宫殿被他赐名为梅阁,植满白梅,四季都如梅花海。梅妃性子还是淡淡的,像极了一株白梅,暗香疏影,不争不抢,宫中有诗云“借问梅花何处落,梅阁一片意春深。”

李亿一扫从前不近后宫脂粉的状态,一连数月,他一下朝便来到梅妃处,与她赏梅,品诗,对舞,吹笛。只留下满朝文武的错愕。他说这里是唯一能让他安心的地方,让他感受到惠皇后带给他的那般温暖。

数月以来的专宠,采萍看着眼前逗弄她开心的皇帝,未免感慨所谓后宫女子误国,多半就是如此,她忧虑着退后行礼说“陛下可知何所谓明君?”

“夫明君者,如先帝,于万民处,必要体察民情,关注民生;于朝堂上,要不偏不废,权衡势力,杜绝结党营私等弊端。”

“那皇上与先帝比如何?”

“父皇励精图治,整顿朝纲,在位三十五年,缔造了一代盛世,奠定了大顺朝的基础,朕自愧不如!”

“皇上既有明君之志,就要做明君之事,自古的明君,都不曾耽溺于美色!”

“你这是?要赶朕走?可朕宠爱朕的妃子,又有何不可?”

“陛下熟读经史,历朝历代的昏君如纣王等,皆是因女色而误国啊!宠爱妃子自是无不妥,可是专宠一会招致大臣非议,二也会让臣妾成为众矢之的啊!”

“嗯,爱妃所言甚是,朕从前只认为你熟读诗书,精通音律,却未曾想你对政事还有一番见解,爱妃啊,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李亿听完采萍的话后赞叹。

“皇上谬赞了,皇上不怪罪臣妾逾越了才好。”

“那好,朕既要成一代明君,必要先割舍下你,这段时间朕会少来,你可不要把朕忘喽!”

“是。”

5

李亿说的少来,竟真的有小半年未有来看梅妃,这倒不是他刻意的冷落,而是有意的敬佩,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能懂得天下的大道理,他这个一国之主,当然要做出一番功绩,才不负她的期望。

自李亿走后,梅妃虽觉得孤单,却又有一番别样的甜蜜,她从小熟读《诗经》,常以周王后自比,她劝诫李亿要以天下大局为重,不能耽于美色。李亿也一心投入国事,让众大臣不禁困惑,这还是那个数月前一下朝就往后宫跑的皇上吗?

虽然李亿投入国事,无暇看望梅妃,但他的赏赐却源源不断的进入梅阁,李亿知道她爱梅,便广寻天下奇梅,快马加鞭送到她的面前。

一时间,梅阁变成了梅林,其间五色的梅花密密匝匝,最多的还是白梅,梅妃最爱的是白梅,爱它的落落大方,冰肌玉骨,香远益清。

梅妃还是一袭素衣,纯白色的料子,站在梅林间,竟仿佛是梅的化身。她的一身沾染了梅花香,坐在石桌旁,喝着苦中带甜的梅子酒。

许是酒的温热,让梅妃的白净脸庞,沾上暧昧的红霞,娇艳欲滴。

“爱妃,你身上好香!数月不见,朕可想死你了!”数月不来的李亿从后面抱住梅妃说。

“皇上,怎么有空来了?”

“怎么,你不希望朕来?”

“不是,可皇上你不是该在处理国事吗?”

“今日朕有些乏了,许是许久未见你,想你亲手制的梅子蜜饯了。”

“可臣妾日日都有往养心殿送去啊?”

“没有爱妃在侧,再甜的蜜饯也索然无味。”

梅妃羞赧,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几分,低低着头羞答答。

不一会儿吩咐下人取来梅子,蜜饯等吃食,二人在石桌上,看着美妙无比的梅花宫殿,食着甜甜的蜜饯,配上酿好的梅子酒,好一幅如画美景!

“臣妾近来新排了一支舞,不知陛下可有兴趣一观?”梅妃见李亿吃得差不多,起身行礼。

“准!许久不见爱妃的舞蹈了,快让朕开开眼!”

梅妃的舞姿,还似最初那般灵动,水袖一挥,宛转动人,巧笑倩兮,顾盼生辉。

不知何时,清悦笛音传来,梅妃便根据笛声变换舞姿,巧妙绝伦,惊天动地。

一舞终了,笛声也收的恰到好处,梅妃这才看见,吹笛子的,正是护送她入宫的端王。

“老十四,你来迟了,可要罚酒三杯!”李亿起身端起酒杯对端王说。

“臣弟是来迟了,可是看在刚才我为皇嫂伴奏的份上,也算将功补过,这罚酒就免了吧。”

“这可是梅妃的佳酿,你可得赏脸啊!”李亿不待端王辩解,将酒杯斟满酒,递给端王。

“嗯,果真是好酒!皇嫂好手艺!”他对着梅妃夸赞道。眼光在她身上打量着,许久未见,她还是如当初江南初见一样,梨涡浅笑,恬淡美好。

“爱妃的舞可曾取名?”

“不曾,还请陛下赐名。”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不如就叫《惊鸿舞》吧?”

“这是出自曹植的《洛神赋》,皇嫂刚才一舞,当真惊为天人,堪比洛神!”端王李范说。

“王爷说笑了,臣妾担当不起。”

“梅儿,朕说你担得起,你就担得起,在朕心里,你比那洛神还美上几分呢!”

从此,整个宛城都知道,当今皇上有一位妃子叫梅妃,她的宫殿植满梅花,擅长跳舞,尤其是惊鸿一舞,使她名动宛城。

6

又过了数年,天道二十二年,皇帝李亿在梅妃的辅助下,专心朝政,缔造了属于他的天道之治。

梅妃还是宠冠后宫,不过还是像梅花一样淡泊,她拒绝了李亿将她封后的提议,安心的做她的梅妃。

李亿埋头苦干了这么多年,终于开创了自己的盛世,他也被百姓奉为明君,据说在许多地方还为他建了生祠,日日供奉,香火旺盛。

李亿志得意满,在他眼里,盛世就该是如此,百姓安居乐业,政治风清气正,他想好好休息,于是召来梅妃。

“梅儿,你看朕这盛世如何?”李亿大喜着问。

“自古所谓盛世,皆是如此,并无什么可高兴,立业易,可守业却难!皇上您应该继续努力,而不能松懈啊!”

李亿不高兴了,他辛辛苦苦创造的盛世,原来在她眼里,竟没有什么可以称赞的,他要去找一个,可以与他共享盛世繁华的人。

此时,当初的内侍公公苏齐早已入土,现在御前的这位高公公,是个谄媚的小人,他是杨将军安插的人,看到皇上如今的模样,他与将军合谋,将将军之妹杨玥儿送进了宫。

杨玥儿生的那是丰腴动人,眉眼媚如丝,喜香粉,爱牡丹,恁是这样一个艳俗的女人,却不知怎的受到了李亿的宠爱,封为贵妃,从此三千宠爱在一身。

梅妃还是淡然,以至于她没有对突然的皇帝的冷落放在心上,她以为皇帝听了她的话,会勤勉于朝政,她还是对自己太过自信了。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梅妃这才反应过来,打听到皇上宠爱杨贵妃,荒废了朝政。

梅妃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失了圣心,她明明一直在帮助他呀,帮他分析局势,帮他照料饮食起居!

梅妃来到杨贵妃的华清宫,看到的是极尽奢华,牡丹盛开,象征着屋主新贵承宠。她冷冷看着这里的一切,怎么看都觉得恶心。

突然间房门打开,皇帝和杨贵妃带笑走出。

“皇上,还请速去前朝与众大臣议事!”

“皇上要陪我去用膳,没空!”骄矜的声音传来,正是杨贵妃!

“梅儿啊,朕要陪玥儿用膳,你且去让大臣们散了吧。”说完,李亿和杨妃手挽手离开。只留下梅妃跪在身后。

“皇上难道忘了当初的志向吗?陛下曾说要这盛世永远……”

“够了,难道现在的天下还不繁荣吗?朕没忘,可是朕累了!朕做得够多了!不想再折腾了!”他打断梅妃的话,怒气冲冲说完后,转身带着美人离开。

梅妃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回宫时只能半低着身子,缓缓而行,那条不算长的路,好像走不完似的。

7

梅妃意识到自己彻底失宠,是在半个月以后,那天一群人冲进梅阁,将所有梅树,尽数砍倒。

她几乎要撕破嗓子一般的去阻止,却被侍卫恶狠狠的推倒在地,她问为什么,得到的答案是,贵妃对梅花过敏,因而皇上下令砍去。

自此之后,梅阁不再有梅了,只有残留一地的梅花,纪念着从前的美好岁月,梅妃失了她的梅花,真的像是丢了魂魄一般,她整日整日的跳舞,累了就恣意躺在地上,泪淌过脸颊,无声的哭泣。

梅妃大病了一场,李亿没有来看她,就像忘掉了她一般,也是,如今他温香软玉在怀,只闻新人笑,哪见旧人哭!

病好以后,难得她决定出去散散心,梅阁里的梅花落尽,她的身上再也没有淡淡的香了,她依旧是美的,只是这美像是失了精魂,不复往日的神采。

走在长街上,恍惚间似有熟悉的香味入鼻,贵妃不是对梅花过敏,怎么还是有人栽种了梅花?她寻思着,决定一探究竟,遂循着香味一路而至。

御花园里,红梅开得正好,她不禁哑然,御花园大片的红梅,香气馥郁,为何自己竟不知?

“你的宫殿满植梅花,早就是笼罩在花香里了,我要是不把它们砍了,你恐怕永远都不会发觉御花园里的红梅的。”

梅妃听闻这话,看向来人,正是对梅花过敏的杨贵妃。

“她不是对梅花过敏吗?怎会出现在此处?”梅妃心里想着,其实疑惑早就写在了脸上。

“我的笨姐姐,对梅花过敏那是我装出来的,我买通了太医,就是为了让你失掉最爱的梅花,哈哈哈哈哈!”杨贵妃笑得渗人。

“你这么做是何意?”梅妃强装镇定问。

“你还不明白吗?我设法除去你宫中的梅花,其实是在帮你啊!你因何而入宫?”杨贵妃狡黠的反问。

“端王到江南选我入宫。”梅妃答道。

“这就是了,惠皇后就是苏州人士,又爱梅花……”杨贵妃走近她身边,幽幽地说。

“妹妹我言尽于此,姐姐聪慧,想必已然明白。”说着她转身离开,只留梅妃黯黯伤神。

当所谓的爱情被真相揭开,梅妃才发现,自己的爱未免有些可笑,她这才想明白为何端王李范看向她的眼,像是在看另一个人,为何送她来京城时,李范的眼里欲言又止的心事。

她江采萍就是江采萍,只可独一无二,不能为人替身!她这样想着,于是自请搬离梅阁,住进了上阳宫。

8

等到皇帝李亿反应过来这件事儿,已经是天道二十三年的除夕了。

那晚除夕夜宴,端王李范突然提起,这酒肉饭菜未免油腻,想请梅妃献出些梅子蜜饯解解腻。

李亿才想起来,那位冷若冰雪,香比梅花似的梅妃,眼光在四座游走,才发现她竟然不见踪影。

他细细想这数月的情形,只记得和杨玥儿相处的点滴,梅妃已然被抛诸脑后了。

也是,只有在酒酣耳热之际,才能记起她的好,他记起梅妃的《惊鸿舞》,想起她如雪的肌肤的触感,幽香的鬓发……

“高公公,怎不见梅妃,去传她赴宴。”李亿吩咐下去。

不多时,高公公回到宴会,“梅妃娘娘身体抱恙,不便见人。”

李亿心里紧了紧,也不知梅儿怎么样了,是朕冷落她了。

酒宴还未结束,他借着醒酒的契机来到梅阁,只见从前的梅林,现已光秃秃的,梅花不在,美人亦不在,人去楼空!

他这才发现,自己好像丢了一块珍宝,一块恬淡温润的玉石,梅妃不在梅阁又能去哪?

宴会结束,回到杨贵妃的华清宫,他阴沉着脸,看着面前的这位丰腴美人,“玥儿啊,你把梅妃弄哪去了?”

“明明是皇上自己伤了姐姐的心,还来怪臣妾!”杨玥儿受气似的撇撇嘴。

“朕知道是你,砍了梅阁的梅花,也一定是你,把朕的梅儿藏了起来!”

“皇上,是姐姐她自请去上阳宫居住的,臣妾可犯不着藏起她来。”

李亿像是得了什么重要情报似的,听到上阳宫,就夺门而出。

杨贵妃在温暖的宫殿里冷笑“哼,她知道自己不过是替身,根本就不会让你靠近!皇上啊皇上,还是会乖乖回来我这。”

李亿小跑着来到上阳宫,只见上阳宫这边,年久失修,破败不堪,庭中冷落,他心中不免怜惜。

他焦急的敲门,“梅儿,梅儿,是朕,朕来看你了!”

……

“梅儿,梅儿?”

“皇上不必再喊了,臣妾已睡下了,况感染风寒身体抱恙,实在不宜见人,咳咳咳……”

“梅儿,梅儿,求你让朕进来!”

一阵无话,终于声音又从屋内传来,“皇上快些回去吧,夜凉了,贵妃妹妹还等着您呢。”随即又是一阵咳嗽声入耳。

“好吧,梅儿,你好好休息,保养身体,朕过几日来看你。”

江采萍听到敲门声,听到李亿关切问候时,心里是有触动的,只是谁愿意将自己满心欢喜的爱,换来只是替身的结果呢?

华清宫,李亿失意的颓坐在桌前,喝着闷酒。

“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肯见我?”

“姐姐她知道了,知道了惠皇后的事,知道了……”杨玥儿语气缓下来说。

“只有你,玥儿,我的玥儿,你不会离开我的!”李亿用力抱住杨玥儿,仿佛她也会突然消失一样。

“皇上乖,别伤心了,玥儿保证,永远都不会离开皇上!”杨玥儿用手轻抚着李亿的背安慰道。

几日后,一斛珍珠连同一封信笺送到了江采萍的上阳宫,她打开信笺,只见上面写着:

赠卿一斛珠,望与君修好

何日复从前,白梅座下舞?

梅妃读此,未免落泪,从前她一颗真心待他,是不知其中缘故,现在她知道了,也不敢交付出真心了!

于是,珍珠被原封不动的送回,她写到:

桂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

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李亿读到此诗,不免慨然,我付出真心,祈求她的原谅,她却以为这不过是安慰!罢了罢了,从此更是纵情和杨贵妃混在一起,不问政事。

9

天道二十五年,大顺王朝发生了一件大事,位高权重的杨将军造反了!

原来,自从他献上杨玥儿为妃后,皇帝耽溺于美色,国家大事全权由大将军负责,他逐渐掌握了军政大权。早已密谋造反。

那是一天早晨,李亿还和从前的任何一个早晨般拥着杨贵妃熟睡。

门外有将士求见,火急火燎的,李亿就召见了他。

将士说“皇上,今早抓到内贼一名,已被御林军击杀,经证实他是御前内侍高公公,在他的身上搜到了御林军令牌,想必是和外部叛军勾结,里应外合。”

听闻这话,李亿揉着睡眼的手不动作了,自己身边人,勾结外人叛乱?他猛然清醒,想着对策。

“报!杨大将军发动叛乱,北门早晨不知被谁打开,已有叛军进入宫内,幸好守军拼死抵抗,暂且安全!”

李亿此时脑子里的唯一办法,只有逃跑,于是他下令守城将士拼死抵抗,带着心爱的杨贵妃和皇子,由几个亲信护卫着从后门逃跑了。

梅妃还在梦中,只觉外面混乱一片,上阳宫是废弃的旧殿,紧靠着城门。她醒来从窗户向外看,发现几名士兵的尸体。

她直觉不妙,想要跑到皇帝面前告诉他危险。

皇宫的清晨,宫人们依旧像往常一样忙碌,他们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当然也没有发现,皇帝已经带着爱妃仓皇出逃。

她径直去了华清宫,可那里却静的出奇,皇帝不是日日在这儿陪贵妃吗?梅妃思索着离开。

再去到御书房,那里也是静谧,几个小太监说皇帝并没有在这里。

梅妃是回宫的时候遭遇不测的,今早的皇宫奇怪得不行,看似一切都如常,可是她竟然找不到皇帝,想必是出了大乱子。

冷不防的,她被人从后背砍了一刀,鲜红的血液立时涌了出来,染得她的白衣绽放着红花。

待她想跑,正前方的杀手朝她的胸前刺入。她倒在地上,嘴角淌着血,慢慢意识涣散。

“听闻这后宫有位梅妃,绝代佳人,尤其爱穿白衣服,你们看她是不是?”

几个杀手的目光朝倒在地上的梅妃看去。

“管她呢!我们的任务是刺杀皇上,为大将军攻入创造条件!”

“只是可惜了,这么个冰雪美人,一朝成为了刀下亡魂。”

“原来他们的目的是刺杀皇上!皇上,希望你能……安全!”眼中的神采尽数褪去,一代梅妃就此死去,她到死还记挂着那个男人,皇帝李亿!

10

马不停蹄的逃亡,保命要紧的仓皇出行,他无暇顾及其他,甚至是冰清玉洁梅妃。

颠簸的马车上,杨贵妃不断抱怨着,显然她不明白局势,她也还不知道,叛乱是她的兄长带来的。

出了宛城,李亿稍稍安了心,至少早晨出逃时城门没破,也没人知道,大顺朝的天子已经出逃。

他掀开帘布,望向宛城方向,看到那里升起缕缕青烟,想必都城已经沦陷了!

刚到马嵬坡,突然马车竟不往前了,他下轿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缘由。

“动乱是杨大将军发起的,而贵妃作为他的妹妹,一定也参与了其中。”

“我们众人向皇上请旨,杀了杨贵妃以清君侧!”御林军副统领姜飞提议。

“杀杨贵妃以清君侧!”

“杀杨贵妃以清君侧!”

声音愈演愈烈,李亿还未走近,只觉心里一凉,眼下刚出了宛城,保不齐后面有叛军追赶,还要依靠御林军保卫安全!可是玥儿,她是无辜的!

御林军看到李亿的身影,诛杀杨贵妃的口号就喊得更响。

“如今杨贼叛乱,追兵将至,不管贵妃娘娘是否与杨将军叛乱有关,此刻都应该被处死,而陛下您最好不要干预,否则刀剑无眼……”御林军统领孙海说。

李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从前的天子了,如今依赖着御林军,自己的性命都被他们掌控,还有什么能力保护他的贵妃呢?

他悲哀的点了点头,无声的泪浸湿眼底,他回头望向贵妃的车马,像是在默哀,像是在怀念,更像是亏欠。

李亿回到马车上,看到他的玥儿,早已哭的双眼红肿,她都听到了,听到了她必死的宣判,她也不怪李亿,毕竟这由不得他选择,就像哥哥的叛乱,不也和她无关吗?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马嵬坡下的泥土中,杨贵妃的芳魂归于此地。

马车再次摇晃着上路,只是少了贵妃的李亿未免有些孤单,他想起那次醉酒,他抱住贵妃,贵妃信誓旦旦的说,永远也不会离开他!可是这次,是李亿他自己亲手,将玥儿推开了自己!

11

经此一事,李亿苍老了许多,回头想他自少年继位,苦心经营十几年,开创了天道顺世,可未曾想短短几年,盛世不再,叛乱已生,他也不得不出逃!

他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啊?只顾着喝酒玩乐,耽于美色,不理朝政,这才会被杨贼钻了空子。

他这时才想起,那个时时劝诫他勤勉朝政的梅妃,那个把珍珠原封不动退回的梅妃,希望她一切都好。

天道二十六年,李亿退位,其子李丛继位,尊李亿为太上皇,同年用新年号乾元,是为乾元元年,因战火连年,新年号推行受阻,多数地区沿用天道纪年。

新皇带着李亿等一行人,在冀州安顿,借青、雍、兖州的兵马与叛军对抗。

天道二十九年冬,即乾元四年的冬天,新帝率军一路征战,叛军败退至潼关,被潼关刺史和新帝联合击败,杨氏反贼自尽,自此,延续五年的杨氏叛乱,终究是收了尾。

皇室贵胄重回宛城,李亿也重返旧地,他被安排住在重阳宫,位置偏僻,无人问津,倒是这宫殿,靠近梅妃从前住的上阳宫。

他便时时去到那里,寻找梅妃留下的痕迹,可是就好像一场春梦了无痕般,找不到一点梅儿的踪影。那座破落的宫殿,沾满了灰尘,院里的荒草宣誓着无人居住。

冬至的那天,一场大雪,雪花纷纷而落,这是他们回宛城下的第一场雪,好像是为洗刷这叛乱带来的死冤。

他看着这纷纷扬扬的雪花,脑海里浮现着梅妃的身影,她肤白如雪,冷若冰霜,也最是爱这样的大雪天的。

于是,他走出重阳宫,就着长街行走,却发现长街的雪,为了便于行走,已被清除了许多,地上只剩下薄薄的一层。

为着寻到一处雪厚的地方,他走了好久,来到一座废弃的庭院——梅阁,这处的雪似乎格外的香!

多年后再次走进这座宫殿,多少往事浮现心头。那些被杨玥儿差人砍掉的梅树林,已经另有一片梅林重生!

无一例外的,全是白梅,一如屋子从前的主人一样,淡泊美丽,香气清幽。

再在石桌前驻足,和梅妃饮酒对弈的画面不禁浮现。他也想起了那惊鸿一舞,果真是惊为天人,如今再也无法看到了!

暗香疏影依旧,美人却不再!好一个物是人非!

第二年开春,他组了一个戏班,他成了梨园弟子,把他和梅妃的故事编成歌,谱成曲,叫《踏雪寻梅》。

歌儿里唱道:

我本是爱红梅,后来白梅进入我眼中

便再也,挪不开眼,无法忘却

一杯梅子酒,一曲舞惊鸿

如今何处能相逢,能相逢

一身衣素白,一笛白落梅

如今只能在梦中,再踏雪,去寻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