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狐狸与小女孩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狐狸与小女孩

作者:千雪寻城
2021-01-22 13:00

一·

如果时间能重来,盛浅浅发誓,她绝对不会没事乱跑了。

此时,她环顾四周,欲哭无泪,陌生的环境,苍茫的天地,孤零零的她一个人,这样的她,简直就是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女孩。

这是一个她从未见过的新世界,其实一点也不吓人,既有高山流水,又有接天连碧,漂亮的不像话,用仙境来形容也不为过。

只是当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一切都没有了意义,好在现在尚是白天,孤寂的感觉还没有那么强烈,盛浅浅现在急于找到一个人,谁都行,或者她进来时的那棵树,然后回去!

只要不是她一个人就行,不然天色一暗,她一定会被吓哭的!

真的太孤单,太空旷了!

“有人吗?!”

“我问一下有人吗?!”

不远处有一个山洞,乍一看,感觉同她进来时遇到的那个树洞一般,黑咕隆咚的,盛浅浅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对着山洞接着喊道:“有人吗?!!”

“谁?”

平稳低沉的声音,盛浅浅听了,感动的眼泪都差点出来了,活的,活的啊!她终于听到了回声之外的第二种声音了!

她想进去,但又总感觉里面太黑了点,想了想,她道:“爷爷,你能不能把灯点上,我进去找你!”

“……爷爷?”他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随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额……”盛浅浅眨了眨眼,仔细回味了一番,但她还是觉得叫爷爷应该没问题吧,毕竟这声音这么…沧桑,盛浅浅觉得,确实该这么形容。

沉默中,整个山洞忽然亮了起来,盛浅浅看不到光源在那里,但总之,就是突然亮了。

登时,她更加肯定自己来到了仙境。

顺着山洞往里走去,终于看清了对面的人,一个……少年。

一个好像和她差不多大的少年,白茸茸狐狸耳朵很是好看,看得盛浅浅特想去摸一摸。

少年看了盛浅浅一会儿,无端高深莫测的低笑了几声,随后道:“你是哪儿来的?”

声音还是不像一个十余岁的少年发出来的,盛浅浅敢肯定,这厮肯定不是人!

既然都不是人了,自然不必太在意人家的真实年龄了,因为不管神仙还是妖怪,想变多少岁,就能变多少岁。

他这个问题问的笼统,盛浅浅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他。

她是京城来的,家住平安街。

不过想了想,盛浅浅还是觉得,这话说了他也不一定能听懂,于是,同样高深莫测道:“我是人间来的。”

“人间?”他歪头又重复了一遍,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问道:“怎么进来的?”

盛浅浅努力回忆道:“我家附近,有一棵很粗的树,树里有一个很深的树洞,我感觉树洞在发光,就往里钻,就进来了。”

就像她看过的话本子里无数少女主角一样,意外的,毫无理由的,进来了。

“哦。”这个原理他解释不通,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于是,以哦代替,只是打量着她,不说话了。

这可是盛浅浅好不容易遇上的人啊,她现在急于找人说话,于是,也不管这位狐狸是不是个好沟通的人了,也凑过去问道:“那你呢,你是怎么进来的。”

“被封印进来的。”

“封印啊……”盛浅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问:“那你叫什么名字?”

“离渊。”

“我叫盛浅浅,我想回家,你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吗?”

离渊不回她的话。

他要是知道怎么出去,今天还有盛浅浅什么事啊?

“不知道。”离渊道。

盛浅浅直觉这只狐狸应该不危险,想碰他那毛茸茸耳朵的念头再次涌起,便凑近了一点,手指试探着在他耳朵上碰了碰。

白茸茸的耳朵动了动,盛浅浅被吓了一跳,手立刻缩了回来,连忙顺着他的最后一句话接道:“我出不去的话,那你能出去吗?”

“出不去。”

“这么大的地方,只有你一只狐狸吗?”

“对。”

“那你不孤单吗?”

“……”

他又不接话了,半晌,他扭头道:“不。”

盛浅浅无辜的眨了眨眼,想了想,给他鼓掌:“那真厉害。”

然后,两人就都不知道该聊什么了。

倒也不是完全无话可说,盛浅浅有满腹疑问,只是觉得,和离渊说话很有压力,她不太敢。

没人说话,空气又恢复了无尽的沉寂,比起离渊,盛浅浅更害怕这种安静的气氛,只好道:“离渊…哥哥?”

离渊瞥她一眼,冷冷道:“你很吵。”

“啊?”盛浅浅无辜眨眼,其实她感觉自己今天的话很少的,真的很少,特别少。

“那你能陪我出去走走吗?我不说话,不打扰你,你陪我走走呗,我想出去找找路,总待在洞里我害怕。”

说完,盛浅浅一咬牙一跺脚,一把抓住离渊的手,就要把他往外带。

不管了,再这样下去,她快要憋死了,离渊肯定会答应的……肯定会吧。

盛浅浅在心中默默祈祷着,用教小孩走路的耐心一点一点的引着离渊往外走。

你陪我出去走走啊,千万不要松手啊,我自己我害怕我不敢。

默了片刻,离渊无奈起身跟着盛浅浅出了洞府。

这里他待了千年,看过无数次,看花开花谢,云卷云舒,真的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可盛浅浅不一样啊。

小姑娘第一次来到这样一个地方,新奇的很,心中纵然担心再也回不去了,也被眼前美景所迷惑,一边一遍又一遍的寻找着来时的路,一边看着满地的繁花,眼睛亮晶晶的。

那棵大树在哪儿呢…大树……

盛浅浅的目光忽然被一处吸引,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扯了扯离渊的袖子,激动道:“找到了,就在那儿!”

说完,松开了紧紧抓着离渊的手,朝大树跑去,仔细确认了一番,冲他欢呼道:“就是这一棵!”

离渊愣了一下,走了过去,仔细看了一会儿,歪头道:“这就是寻常的树,粗是粗了点,树洞也深了点。”

“不是,它里面有光啊,你没发现?”盛浅浅指着树洞道。

离渊再次认真的看了一会儿,皱眉道:“没发现。”

盛浅浅沉默了片刻,钻进了树洞,竟真就消失不见了。

离渊也试探着将手伸进了树洞,果然,没寻到出口,碰了壁。

收了手,离渊坐在原地等着。

过了一会儿,盛浅浅再次从树洞里爬了出来,道:“真的就是这里啊,我刚才出去了,这里的出口就是我家门口那棵树。”

“嗯,看到了。”离渊道:“那你还回来干嘛?”

“玩啊,这里多好看!”

说完,盛浅浅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敲了敲自己脑袋,道:“哎呀,刚才都忘了问,哥哥,你是神仙还是妖怪?”

离渊道:“妖。”

估计是寻常日子太无聊了,离渊故意补充了一句:“会吃人的那种。”

“嗯……”这次轮到盛浅浅不知怎么接话了,妖怪不可怕,吃人的就很可怕了,默默挪到了树洞旁边,盛浅浅道:“那你吃过人吗?”

“没有。”

“哦,那你不会吃我的吧?”

“不会。”盛浅浅松了一口气,从树洞重新挪到了他身边:“嗯,问题不大,那你还是个好哥哥。”

离渊无端低笑,转身就走,盛浅浅追上了他,问道:“那你会法术的吧,你能教我吗?我想学。”



盛浅浅发现了一个好地方,一个新世界,仿佛独属于她的世界,里面住着一个狐狸哥哥。

由于担心太晚回来她娘会骂她,盛浅浅不舍的出了逍遥境。

嗯,这名字也是她取的,本来这方天地没有名字。

回到家后,盛浅浅欢快的跑到她娘身边,问道:“娘,你知道狐狸都吃些什么吗?”

“狐狸?”正在做菜的盛娘子随口道:“吃肉吧。”

“……那成了精的狐狸呢?”

“那就什么都吃呗。”

盛浅浅吞了口水,慎重道:“连我也会吃吗?”

“对啊,这种狐狸专吃坏孩子,你不听话他就会把你吃了。”盛娘子笑着胡说道。

盛浅浅吸了吸鼻子,不禁认真反思。

那她不用怕,她应该是挺乖的。

第二天,她又去找离渊了。

她用辛辛苦苦攒出来的铜板哄着城东的爷爷给她简单做了把木剑,又大包小包抱了好多东西,一股脑的塞进了树洞。

离渊的山洞感觉没那么黑了,盛浅浅有些奇怪,把东西放在洞口,探头往里面看了看,原来是离渊在那段路上放了灯。

因为她怕黑。

盛浅浅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发现离渊在睡午觉,不太忍心打扰他,叹了口气,就想等他醒了再来。

她刚转身,就听见身后的身影道:“站住。”

盛浅浅诧异回头:“哥哥,原来你没睡?”

“醒了。”

“哦……那我下次过来,脚步再轻点。”

“不用。”离渊顿了顿,道:“你正常走就行。”

“啊?”盛浅浅愣了一下:“你不是喜欢静吗?”

“等你走了不就静了。”

“你不是嫌我烦吗?”

“等你走了不就不烦了。”

离渊道:“左右已经安静这么多年了,偶尔将就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盛浅浅眼睛一下子亮了:“那你等我一下。”

盛浅浅跑回洞口,把带来的东西拿起来,献宝似的捧到了他面前,道:“这么棉花糖,这个酥糖,这个拨浪鼓,你都见过吗?”

“……见过。”

“你见过啊……”盛浅浅竟是有些失望,她本来还想一样一样的教他来着。

“那……我还有这个。”盛浅浅将木剑高高举起,道:“东西有了,这次你能教我飞了吗?”

“你还真……”离渊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上次小姑娘非要他教御剑,被他以没有剑为理由拒绝了,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弄到了一把。

“好……”

说是学御剑,可盛浅浅连灵脉都没打通,剑都浮不起来,基本上啥也不会。

事实上,盛浅浅也只是想体验一下飞翔的感觉,就是想玩,压根不想从基本功开始扎扎实实的苦练,于是,离渊就用自己的灵力把剑和盛浅浅一并拖了起来。

盛浅浅蹲在在不足半米的高空上,激动的的大呼小叫。

“啊啊啊啊啊,我飞啦!”

“哥,你能不能让它再高点。”

离渊歪头看了盛浅浅一会儿,点头:“好。”

盛浅浅有些激动的吞了口唾沫,却发现脚下的木剑半天没有动静,便扯了扯离渊的衣袖,催促道:“抬高一点啊。”

“……那你倒是先松手啊。”离渊看着自己那已经被小姑娘攥出了褶的袖子,无奈道。

“不用。”盛浅浅摇头:“我抓着就行,不然有点怕。”

可这样被拽着真的很不舒服,于是离渊用力一跃,跳上了盛浅浅的木剑。

盛浅浅吓得差点把他给推下去:“不是,你下去,咱俩至少有一个脚得挨着地!”

离渊又蹦回到了地上,有些无奈:“知道怕你还非要玩。”

盛浅浅抖着腿颤颤巍巍道:“因为……好玩啊……”

“……”

小姑娘很不好哄,很麻烦,如果不是除她之外逍遥境再没别人了,离渊绝对懒得理她。

不过,左右他都已经懒了千年了,偶尔抽出时间来陪这么一会儿,也没什么的。

反正也就这么一段时间,等她一走,那周围想要多静就有多静。

离渊看着盛浅浅那张灿烂的能开出花的笑脸,心头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欢欢喜喜的玩了一天,实在累的没精力扑腾了,盛浅浅拉着离渊靠着大树歇了会儿,百无聊赖,开始和离渊闲扯。

和离渊说话,盛浅浅总会有一种满足感,因为无论她说些什么,离渊都听的很认真。

上到老夫子讲出来的各种经史典故,下到邻居大婶和隔壁大妈的谈话内容,无不细细说给他听。

盛浅浅越说越高兴,她发现自己真的好喜欢这个地方,这里真的是太好了。

虽然离渊才是这里的主人,她只是客,可是,潜意识依旧会有种,这里是她的世界一样的感觉!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盛浅浅是真的很喜欢逍遥境,也很喜欢离渊,有时候,还真的不知不觉就把离渊当哥哥了,只是混的熟了,日子一长,她再给离渊将这些小事的时候,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可以自由出入两个世界,离渊却不行,她可以有自己的生活,可以去很多很多的地方,可以遇到很多很多的人,离渊也不行。

逍遥境中的天下这么大,可除她之外,外人进不来,里面的出不去,孤零零的一个存在于苍茫天地间,再大的地方于里面的人来说也毫无意义了。

想到这些,盛浅浅偶尔觉得心里难受。

看了离渊一眼,盛浅浅叹气道:“哥哥,我不想给你讲故事了。”

“为何?”

盛浅浅努力将心中想法整理成语言,话到嘴边却不知该怎么说,想了许久,盛浅浅才道:“因为,我想让你自己去看看。”

离渊沉默了。

空气安静了许久,没人接话,有些沉默。

盛浅浅总觉得话还没说完,不能这么沉默下去,便继续道:“你到底为什么被关进来的啊,就不能想办法出去吗?我能帮你吗?”

离渊冷冷的回答了她的每个问题:“因为杀过人。想过,出不去,你什么忙也帮不上。”

“哦。”盛浅浅缩了缩脖子,又问道:“那你到底杀了多少人?为什么?”

“没数过。”

想起了一些不大友好的的回忆,冷冷道:“我是妖,他们觉得我早晚会害人,便想除害要趁早,围剿我,把我逼急了,于是他们就死了。结果狐妖杀人的罪名落实了,就有更多人有理有据来围剿了,于是就被合力封印在此,就这样。”

千年的时光足以冲淡太多的事情,所以,离渊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可盛浅浅却做不到,她觉得委屈:“凭什么?”凭什么并没有做错却要被不公平的对待?

“嗯?”

小姑娘这个样子,这倒是把离渊问楞了。

被冤枉被关在这里的究竟是谁啊?

“因为我法力强,我厉害,我对他们有威胁。”

离渊扯了扯嘴角,无奈接着道:“毕竟嘛,这只狐狸啊,现在虽然威胁不大,可不代表以后威胁不大啊,活了几千年的妖怪,还修成不死之身了,留着多危险,正好他犯事了,好机会,端了他。”

盛浅浅忽然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离渊的腰,在他怀里用力蹭了好半天。

离渊奇怪的看她道:“你干嘛?”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我相信你是只好狐狸,一直都很相信,我会将你带出去的,一定会的!”

离渊怔怔的看了她一会儿,伸手顺了顺盛浅浅的头发,忽然笑出了声来。

“好啊,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

信不信那都是次要的,离渊只是忽然觉得,心里很暖,某些失落多年的地方,被填补的满满当当的。



答是答应了,可事实上,盛浅浅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千年前的围剿,当年那些道士们如今都不知道转世投胎多少回了,报仇不现实。

盛浅浅想做的,只是把离渊从逍遥境里带出来。

外面也是很大,很好的世界,他应该去看看,他本就属于那里。

幸生于京城繁华之地,想要什么东西也都找得到,有道长专为人指点迷津,盛浅浅想了想,去了。

景空道长的道行很高。若问她是怎么知道的,主要就是因为,找他办点什么事收费很贵。

盛浅浅付不起,只好另辟蹊径。

小姑娘想办法找到了道长住的地方,歹着那道长磨了好几天,天天拉着景空真人谈人生谈理想,好说歹说,终于靠脸换了一次解惑的机会。

见盛浅浅规规矩矩的坐好,景空真人一时有些哭笑不得,无奈道:“小友究竟想问我什么。”

盛浅浅摆了摆手,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想问问老先生,额…你看我有没有仙缘?”

“小友非凡,周身仙气没有,妖气倒是不少。”

听了这句话,盛浅浅有点心虚,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无辜道:“不会…吧。”

景空真人笑的高深莫测:“小友自是没感觉的,但真的有。”

盛浅浅隐隐有点担心,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向这位道长打听了,试探道:“那,道长你…捉妖吗?”

“捉恶妖也防恶人,怎么?”

离渊不是恶妖。

盛浅浅这般想着,笑道:“也没什么的,拐了那么多弯,其实我是想问道长,一种,叫做封印的东西,该怎么破?”

“什么样的印?”

想了好半晌没想出来,盛浅浅看着他讷讷道:“……其实我不知道。”

妄想和老头耍心眼的小姑娘都太天真,几句话下来,加上对京城中所有封印的了解,景空真人基本上把能猜的都猜出来了,高深莫测道:“可是隔绝空间的那种?”

京城能有什么封印,不就一千年前那一个。封的是什么?不就一个修炼千年的狐妖。

“对对对对对!”盛浅浅使劲儿点头:“倒也不是一定要破了那个封印,只要让人能自由进出就行!”

那和破了有什么区别吗?

景空真人觉得小姑娘当真可爱,揉了揉盛浅浅的头发,道:“所谓封印空间,便是无中生有,一切皆为虚幻,你可懂?”

“……其实不是特别懂。”

景空真人失笑。

日子已经过了那么久,究竟是谁对谁错他们这些后人心里跟明镜似的。可惜,能理解,却不能帮。

景空真人有意引导道:“就是说,真实存在的只有一个封印和里面所封之物,剩下的景色都是幻像,只要打破了那个世界,封印自然而然就解除了,点到为止,具体的,你们自己悟吧。”

盛浅浅觉得这老头慈眉善目的,一点也不像是坏人,能说出除恶妖这种话的人,应该是有辨别善恶的能力的,便大着胆子道:“那我有一个朋友,此时身处幻境之中出不来,道长能帮我吗?”

景空真人笑道:“不能。”

“为什么?他不坏,真的不坏。”

“一来那是当年事,二来我是道家人,所以,帮不了。”

“好吧,多谢。”

盛浅浅觉得这道长在跟她故作深沉装大尾巴狼,再聊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道了谢便离开了。



回了逍遥境,盛浅浅将自己所听说的悉数告诉了离渊,离渊沉默了片刻,问她:“此话当真?”

“不知道,道长告诉我的,我觉得他人挺好的。”

离渊沉默的看了她一眼,忽然笑了:“原来如此,懂了。”

“你懂什么了?”

“懂为什么我一千年都找不到出口了。”

盛浅浅总觉得离渊此时这话这神态有些说不出的奇怪,警惕道:“什么意思?”

“道士的话从来半真半假,这一点我早就知道。逍遥境是虚的,没有边境,事实上,我也是虚的,我才是阵眼。”

说着,割破了手指放了点血,蹲在地上开始画阵。

离渊语气平静道:“盛浅浅。”

“啊?”

“出去。”

盛浅浅本能的觉得有点慌:“你到底要干嘛?”

“破阵。”

盛浅浅心里已经猜到了十之八九,却还是颤巍巍道:“你要怎么破?”

“……”

盛浅浅使劲的摇头:“不行的,哥你这样真的不行的,你怎么就肯定道长这句在说假话,你不是幻觉,你是真的!”

“不管真假,我都是阵眼,我破了,阵自破。”离渊回着盛浅浅的话,指尖动作却不曾停过,转眼,阵已绘完一半。

“但是你死了怎么办!”盛浅浅惊得连声都变了。

“不怎么办,左右我已经活了上千年,一个人,一千年你可知那有多长,长到万事已经无所谓了。”

“有所谓的,真的有所谓,真的,还可以慢慢想办法的,不差这一阵儿!”

离渊指尖动作顿了,抬头看向盛浅浅。

盛浅浅以为成功了,心有余悸,刚想说什么,却被离渊忽然抱住了。

离渊笑道:“我意已决,你劝不动的,你还太小了。”

“一千年太长,一千年却只出了一个盛浅浅,等不起了。”

“如果我没死,第一个去找你,可好?”

盛浅浅是真的哭了,她真的怕。

她说不好,可惜没用。

离渊想做什么,不是她能拦得住的。

最终,离渊还是把她甩出了逍遥境,她出去后,再往树洞里钻,却碰了壁,钻不进去了。

一切的魔力都消失了,盛浅浅坐在原地哭了很久,有邻居来哄她,问她为什么哭,她却无论如何也不肯说了。

她的离渊哥哥不会死的,肯定是景空真人没说真话,逍遥境封印的,一定是离渊的虚像,他会回来找她的,一定会的!

尾声

半个月后,盛浅浅正在和别家孩子一起玩跳房子的游戏,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她。

“浅浅。”

熟悉的声音,还有那尚清晰的记忆悉数回来。

盛浅浅愣了一下,一时心跳的厉害,她犹豫着回头,离渊一袭白衣靠在一旁树上,笑着看她。

盛浅浅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哥!”

他真的回来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