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无骨无花
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无骨无花

作者:千颜
2021-01-22 06:00

你说要带我回家乡,看遍无尽的繁华。

(1)

承泽十六年,苏悦第一次遇见楚辞。

“臭娘们,站住。”一帮提着刀的山贼追着苏悦,因为苏悦偷了他们的钱。眼看苏悦就要被追上了,她正准备扔下一部分钱给自己争取时间。一阵马蹄声响起,从后面冲过来一匹白马,马上的人朝苏悦伸出手,苏悦想也没想,就伸手抓住随他上了马。

待到甩掉了山贼,苏悦利落的从马背上跳了下来,道了声谢就要离开。

“站住。”

苏悦闻言停住脚步:“怎么?还有事?”

“还回来。”

苏悦撇了撇嘴,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扔了过去:“切,小气,不就偷你一个钱袋吗?”

楚辞翻身下马看着苏悦道:“你这小贼,好没良心,我好心救你,你竟偷我钱袋。”苏悦抬头望着楚辞,这才发现楚辞长得不差,一双剑眉,鼻梁高挺,皮肤白皙到连她这个女子都羡慕,随后灿灿一笑:“我就是同你开个玩笑,你长得这么好看就不要同我计较了。”

没等楚辞开口说话,苏悦就翻身上马,骑马而去,留楚辞愣在原地。

楚辞原以为两人不过萍水相逢,却没想到几日后又再见了。

“侯爷,这个偷东西的人要怎么处置?”侍卫恭敬的对楚辞说道。楚辞并未答话,看了一眼被侍卫压跪在大堂里的女子有些震惊:“又是你。”

苏悦抬头,眼底闪过一丝惊诧。楚辞坐在大堂中央,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悦:“说吧,这次你又偷什么?”

“没偷,就是散个步,然后迷路了。”

楚辞腾的一下站起来,靠近苏悦:“刚好就迷路到我府上了?”两人靠得太近了,暖人的气息扑面而来,苏悦感觉脸颊发烫,连忙后退一步:“是,是啊。”

楚辞看着苏悦突然冷了脸色抿着唇没说话,摆手退了下人,把她扶了起来,顺手倒了杯茶:“你眉间的花纹是?我第一次见你时你额间并没有。”

苏悦接过茶,然后说道:“这个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从我出生开始就有了,每次我情绪激动它就会显现出来,好在这花纹不丑,我也就未在意。怎么了?”

“和我成亲吧。”

苏悦刚喝下去的茶一下子喷了出来,猛地咳了几声,楚辞连忙过去为她拍背顺顺。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楚辞有些不好意思,偏过头:“你没听错,我说和我成亲吧。”苏悦把手附上楚辞额头,又摸了摸自己脸颊:“这也没发烧啊。”

“你不是爱钱吗?你和我假成亲,假扮夫妻,然后互不干涉,必要时做做样子,按每日一两银子算,两年后就放你走,你稳赚不赔。”

楚辞原以为苏悦不会答应这么荒唐的请求,明明才第二次见面,却提出要她和他成亲,换谁也不会答应。苏悦呆愣了片刻,问了句:“就一两?我每天偷都不止一两好吧,我不干。”

“五两。”

“堂堂侯爷,居然才给五两。”

“十两。”

“二十两。”

“成交。”

(2)

成亲那天,数十里红妆,府里府外被围得水泄不通。苏悦坐在房里从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缀满珠玉的流苏遮住自己脸庞,肩披霞帔,身着红嫁衣,嫁衣上绣着几朵栩栩如生的凤尾花,同自己眉间的别无二致。下身着红裙,红底绣花鞋,一副千娇百媚的样子,一身红色,好不喜气。不由得心痛,都是银子啊。

楚辞上上下下忙碌了一整天,晚上回房时,苏悦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于是在旁和衣而眠。

两人严格遵循着约定,有人时做做夫妻恩爱的样子,无人时,两人形同陌路。

一日,楚辞拦住了准备出门的苏悦:“明日陪我进宫,皇上设宴,必须参加。”

苏悦颤着嘴唇说道:“皇,皇上?你,你就是说我病了去不了,我不想去,我就一个小贼,哪有资格见皇上,你说是吧?”

“什么小贼,你现在是本侯的妻,你没有资格谁有资格?”

苏悦还想辩驳什么,楚辞低头附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苏悦低头嗯了一声。

其实苏悦一直都知道的,楚辞不可能没有缘由的娶自己,必定是有原因的,却没想到他的野心那么大,他想扳倒淑妃,推翻皇帝。谁都知道宁皇后去世之后,皇帝独宠淑妃,整个朝堂之上,淑家一家独大,基本上没人能与之抗衡。

承泽三年,宁皇后诞下一女,此女眉间一朵凤尾花,情绪激动时便会显现出来,平时与常人一般无二,此事只有皇帝与宁皇后知道。江湖术士言,这是保佑国家风调雨顺的吉兆,因此皇帝对宁皇后宠爱有佳,对公主有求必应。

承泽九年,公主暴病死亡,国家大旱整整一年,民不聊生。承泽十年,宁皇后失足落水淹死。同年,江湖术士言,淑妃是观音菩萨转世,皇帝由此独宠淑妃。

楚辞说明日一定要想办法让淑妃看见自己眉间的印记。

楚辞说既然皇帝无能,听信江湖术士谗言,沉迷于炼丹修仙,致使百姓妻离子散,民不聊生,那就换一个皇帝。

楚辞说无论如何一定会护自己周全,苏悦也是相信的,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莫名的相信他。

苏悦问:“为何要让淑妃看见我眉间的印记?”

楚辞说:“淑妃善妒,当年公主暴病十有八九淑妃做的,她看见你眉间的印记一定会慌了神,想置你于死地。”

苏悦有些不解:“这样我不就危险了?”

“你放心,我会护你周全的。”苏悦没有再说什么,只觉得一阵心安。

进宫那日,刚到宫里楚辞就被人叫走了,走时再三吩咐苏悦呆在原地不要动,待会儿过来寻她。苏悦哪是呆得住的人,楚辞前脚刚离开,她后脚就朝相反的方向走了。

苏悦心想:难得来一次皇宫,不好好参观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逛着逛着就迷路了,索性找了颗树爬上去休息。接着就被一阵哭声吵醒了,睁眼看见一个小孩站在树底下哭,吵得她心烦,就对着小孩吓唬道:“哭什么?别哭了,再哭把你吃了。”随后做了个张牙舞爪的动作,小孩哭得更厉害了。

苏悦没办法,翻身跳下了树,对着小孩道:“别哭了,别哭了,我吓唬你的。”苏悦使劲浑身解数想把小孩逗笑,小孩还在一直哭一直哭,急得苏悦满头大汗,额间的印记若隐若现。

一道刺耳的声音打破了哭声:“大胆,是谁在前面挡了淑妃娘娘的去路。”苏悦抬头,一个丫鬟颐指气使的看着自己。

苏悦蹲下身低头行礼,却半天没听见动静,再抬头时,淑妃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面前,望着自己眉间的印记出神。婢女咳了一声,似是在提醒淑妃,淑妃回过神来,朝婢女使了使眼色。婢女大怒道:“来人啊,这人不仅冒犯了淑妃娘娘还冲撞了三皇子把她给我拉下去杖责五十。”

楚辞赶到时,苏悦已经奄奄一息了,汗水打湿了额前的发,唇色发白,眉间的印记格外的鲜艳夺目。苏悦看到楚辞来时,心里紧绷着的弦终于断了,晕死过去。

楚辞有些恼怒,横抱起苏悦,冷着脸怒道:“谁胆子这么大,敢杖责侯爷夫人?”下人哆嗦着回了句:“回侯爷,是淑妃娘娘。”

“还愣着干嘛?传太医啊。”

(3)

两日后,苏悦醒来,楚辞正靠在床边假寐。苏悦不忍打扰他,轻轻坐了起来,想倒水,却还是惊醒了楚辞。

“醒了?”楚辞把苏悦扶坐起来,替她倒了杯水,眼神有些心疼:“对不起,都怪我未及时赶到。”看见楚辞眼底的自责,苏悦撇过头说道:“我小命都差点没了,你要加钱,多给我一百两。”

楚辞低头笑道:“还真是小财迷。”

苏悦卧床半月,楚辞每日都来看望,带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儿过来。苏悦看着正玩得起兴的楚辞小心的说道:“听说,你为了我向皇上讨公道去了?”

“嗯。”楚辞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有何不可?”

“坊间传言,有江湖术士说我是那位公主的转世,可保国家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是你散播的谣言?”楚辞头也没抬,继续摆弄手中的小玩意儿:“嗯,是我散播的。”

“结果如何?”

“你猜?”

“不猜。”

楚辞一把扔掉手中的小玩意儿:“你真无趣,皇帝向来听信这些江湖术士的传言,何况从你挨打那日起,就只有皇宫下雨,下了足足三日,他认为淑妃冲撞了神明下令处死淑妃。淑家的人可按耐不住,带兵攻城了,不过很快被辰王拿下。淑家的人全部打入大牢。”

“下雨也是你做的?”

“聪明。”

苏悦心下有些不悦:“所以这一切都是你和辰王设的局?我就是你们局里的一颗棋子?”

微风轻起,吹乱了苏悦额前的发,楚辞伸手替她把头发别在耳后笑道:“局是我们设的没错,但你不是棋子,是我的妻子。”

“苏悦。”

“嗯?”

“等事情尘埃落定,我带你回我的家乡吧。”

“你的家乡?”

“嗯,南川,好听吧,它可美了。”

(4)

承泽十七年,皇帝暴病,死前立下遗嘱让辰王继位。

继位一月后,边境蛮族来犯,楚辞领兵前往镇压,此时,两年之约还剩一年。楚辞接到圣旨时,苏悦执意要和他一同前往边境,楚辞不同意,两人因此冷战多日。

楚辞带兵出征那日,苏悦穿了盔甲混在其中,却被楚辞揪了出来。楚辞一把抱住苏悦把手头靠在她肩上说道:“回去吧,阿悦,边境不是你该去的地方,在府里等我就好,我还要带你回家乡呢,我会活着回来的。”

苏悦早已泣不成声,点了点头:“一定要活着回来。”

炽热的太阳把城墙烤得灼热,苏悦负手站在城墙上,月白色的衣衫被吹起。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正向城楼行来。

苏悦在不停的寻找自己期盼的身影,却始终没有寻到。婢女递上一把伞,苏悦苦笑了一下,谢绝了好意。

苏悦拦住回来的士兵迫切的问道:“楚辞呢?怎么还没回来?”

士兵红了眼眶,没说话,指了指身后的棺材。苏悦顾不得什么,冲了上去,大吼让侍卫打开棺材。

棺材缓缓打开,楚辞安静的躺在里面像睡着了一样,苏悦只感觉自己喘不上气,五脏六腑像被人硬生生的挖出来一样疼。

随即伸手握住楚辞冰凉的手说道:“楚辞,我是苏悦,你不要睡啊,你不是说要带我回家乡,要带我看遍无尽的繁华吗?你说话不算数,你起来啊。”说完终于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宫人怎么也拉不开她。

苏悦是在自己房里醒来的,醒来之后冷静的安排了楚辞的葬礼,望着楚辞的棺材一点点被泥土盖过,最后形成一座坟。整个过程苏悦都冷静得出奇,没有掉一滴眼泪。

楚辞下葬后,苏悦依旧履行着两年之约,替楚辞打点着府里的一切。

有一日,下人来报,说在打扫侯爷书房时,发现了许多银子,不多不少刚好一万四千七百两银子,苏悦顿时泪如雨下,所有的冷静在这一刻化为乌有。

两年之约一到,苏悦就离开了,带走了楚辞的灵位,去了南川。怀着满腔情愫,去到他的家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