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我的诡异人生之心愿盒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我的诡异人生之心愿盒

作者:胡子拉碴的二哈
2021-01-24 10:00

这个故事还要从我上一个恐怖的经历说起。自从那个古墓把我的妹妹复活过来后我就对我们的村子充满了恐惧,希望早点离开村子,离开古墓。一直到了初中我这个心愿才算实现,因为我要去县城上中学。

父亲苍老的面容和母亲不舍的泪水没有让我对这个村子有丝毫的留恋,一想到那个阴气森森的古墓,一股凉意就从我的脚心一直升腾到脊背,我头也没回的坐上了通往县城的班车。

车外尘土飞扬,车内异味扑鼻,让我的心情有些烦闷,打开车窗隐隐听到母亲的哭泣声,想到母亲失去妹妹的痛苦,我又离开她在外读书,一股酸涩也不由得从心底泛了出来。

我关上车窗,阻绝车外飞扬的尘土,更阻绝了母亲的啜泣声。逃离这个诡异的村庄是我这时候最想要做的事情。可谁又知道我在县城的中学里又碰到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而这件事几乎要了我的命。

对于一个刚到县城上初中的农村孩子来说,一切的一切既新鲜又陌生。很快我就忘了古墓的事情,而且结交了我初中时代最好的朋友莫宇轩。莫宇轩是典型的城市人,长得帅性格又洒脱,深受我们班女同学的喜爱。每次我和莫宇轩走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有一种自惭形愧的感觉。我同样也从周围同学的目光中看到了对我们成为好朋友的不理解。

莫宇轩人不仅长得帅,而且喜欢研究一些鬼啊怪啊的传说。一天他拿着一个木质的盒子神秘兮兮的告诉我,这个盒子是他拖了好几个人才淘到的心愿盒,这个盒子能够实现人们三个愿望。

听到能帮人们实现三个愿望,我想起了小得时候读到的阿拉丁神灯的故事,觉得这个盒子有点扯。可是当我看到盒子身上那繁杂的雕花,闻着盒子上散发着一种久远的味道时,我仿佛被这个盒子催了眠似的,刚才那种有点扯的感觉瞬间消失不见。我深信它是能够帮助人们实现三个愿望的。

当我的手碰触到盒子的时候,我好像被雷击了一下。一种熟悉的感觉包裹着我,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当时我还想不起来,但是肯定的是,那种感觉绝对是一种不详的感觉,理智告诉我千万不要打开盒子,千万不要说 出你的愿望。

莫宇轩拿过盒子准备打开它,看到这一幕,我失心疯似的叫了起来:“不要”!莫宇轩听着我颤抖的声音他也有些害怕,不解地看着我“为什么不要?”

我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无力地摇了摇头,冷汗已经浸湿了后背。

我的惊慌失措显然没有对莫宇轩造成任何的影响,他执意打开盒子,可是他费了很大的劲也没有打开,无奈的看了看盒子,把盒子放进了书包里。

如果你们认为故事到这里就结束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个盒子还是被打开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阴郁的天气,阴郁的天气往往会发生些不愉快的事情。莫宇轩就在那样一个让人伤心的日子里和女朋友闹了矛盾。其实原因很简单,莫宇轩的女朋友想要一部诺基亚手机。

当时的诺基亚就和现在的苹果手机一样深受年轻人的欢迎。可是一部好一点的手机将近三千块钱,这些钱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面对这样的情况,对于一个来自农村的穷小子还说,我也是爱莫能助。

莫宇轩在沥青铺成的操场上跑了十几圈后累得瘫倒在地,泪水不知不觉得从他的眼角滑落了下来。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他双眼通红,望着我说:“要是我现在有三千块钱的话,我会马上给莎莎买一部手机的,可是三千块钱啊!这钱上哪弄去啊!”

突然莫宇轩望着我,眼睛亮了起来,犹如冬季天空中那颗最耀眼的星星。“盒子!或许它能帮助我。”

一听到盒子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脏仿佛被谁攥紧了似的猛然地收缩了一下,理智告诉我千万要阻止莫宇轩,千万别让他把那个不祥的盒子打开。可是冥冥之中好像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不停的低语“打开吧,打开吧,打开了就能实现你们三个愿望。”我也像着了魔似的赞同了莫宇轩这个疯狂的想法,打开心愿盒子。

盒子很难开,可是在我们疯狂尝试下,盒子终究被打开了。盒子打开的刹那间我以为会从里面飞出来一只魔鬼,吸取我们的灵魂,让我们变成两具干尸。结果就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莫宇轩望着空空如也的盒子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刚要把盒子扔出去。不知怎么的我阻止了他:“反正盒子已经打开了,不如就先许一个愿望试试看。万一愿望真的实现了呢?”

莫宇轩半信半疑地看着我后,他对着盒子许下了他想要三千块钱的愿望。可谁又知道噩梦从许下这个愿望时就开始了。没过多久莫宇轩的小灵通(我们中学时代学生的移动通讯设备)就响了起来,莫宇轩接电话时候的表情越来越凝重,我看到莫宇轩的眼睛又红了起来,拿着电话的手也像帕金森患者那样不停地抖动。

当他挂了电话后就拉着我就往校门外跑,我们跑得肺都快要炸了的时候,“急诊室”三个鲜红的大字就映入了我的眼帘。

只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冲我们走了过来,看到来得是两个学生,他吐了一口气。我能猜出那个小伙子当时的心理,他肯定认出我们是来找贾莎莎的,而且看到来得居然是两个学生,并不是难缠的成年人,他也放松了不少。

他问我们是不是贾莎莎的朋友。莫宇轩喘着粗气,着急地问那个小伙子贾莎莎怎么样了。小伙子看到莫宇轩确实刚才接电话的那个人后又松了一口气。

他和我们讲当时他正在开车,可是一个女孩突然冲了出来,他没来得及刹车就把那个女孩子给撞飞了。撞人的那个小伙子向我们保证一定会对这件事负责的,并且给了莫宇轩三千块钱。

我们就这样呆呆地站在医院的走廊里,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个医生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大喊着谁是贾莎莎的家人。

对于贾莎莎我有必要说上两句,为什么她被车撞了她的父母没来呢,因为她从小就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建筑工地的电梯失灵摔死了。

当莫宇轩听到医生在喊贾莎莎家人的时候激动地跳了过来,医生疑惑地看了看莫宇轩,并用一种冷静甚至冷酷的语调对我们说,贾莎莎已经死亡,你们准备后事吧。

莫宇轩手里紧紧的攥着三千块钱,他觉得这件事很荒唐,荒唐得就像做梦一样。难道他第一个愿望就是用女朋友的命来实现呢吗?

贾莎莎被推进了太平间,莫宇轩说他要陪贾莎莎最后一晚,让我先回去,我摇了摇头,告诉他好哥们永远都会在他困难的时候出现在他身边的,莫宇轩听了我的话感激地搂住了我。

太平间里出奇的阴冷,这让我想起了村子后面的那个古墓,那个能让人复活的古墓。莫宇轩慢慢地掀开了盖在贾莎莎身上的白布,露出了贾莎莎那“温婉”的脸庞。

我还记得贾莎莎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孩,白白净净的小圆脸,一笑两个酒窝在脸庞上若隐若现,眼睛透着一股子古灵精怪。可是当莫宇轩掀开白布的一刹那我情愿我是一个瞎子,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当时我的眼睛肯定是2.0,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贾莎莎的脸没有呈现出死人那种灰白色,而是呈现出一种青紫色,就像暴风雨来临前天空中的积雨云。她的眼睛一点也不吸引人了,眼球几乎被挤压了出来,变得比正常人的眼球大了不少。

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正静静地注视着你,仿佛她随时能活过来一般。头发一点也不柔顺,沾着暗红色的血液,显得黏黏腻腻的。

莫宇轩看到了这样的贾莎莎,难免会情绪激动,他认为贾莎莎的死是和他拖不了关系的。不过在情绪激动后,他镇定了下来,他决定用盒子来复活贾莎莎。

当他再次拿出那个古朴的木质盒子后,我又闻到了盒子上那种奇怪的味道,那种味道就和躺在冰凉的床上的贾莎莎的味道是一样的,一股腐烂的味道。

我现在才知道盒子上的味道我为什么会这么熟悉,因为这种味道就是古墓的味道,就是妹妹的味道,就是一种死而复生的腐烂的味道。

我想要阻止莫宇轩别再干傻事,但是话到嘴边舌头就开始僵硬,就像溺水一般,我张着嘴只能发出一种“咕噜咕噜”的声音。莫宇轩打开盒子,眼神复杂狂热,既有恐惧又有期待。当他对着盒子说出他希望贾莎莎活过来后,盒子无力的从他的手边滑落。

我和莫宇轩紧张地盯着贾莎莎的尸体,覆盖着尸体的白布被掀开了,贾莎莎轻盈的站了起来,眼神不再空洞,青紫色的脸颊恢复了血色,唯一还能证明她出过车祸的证据就是黏在头发上的暗红的血液。她的表情还是那样的腼腆,冲着我们微微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还好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我紧张的情绪平静了不少。我等待着莫宇轩激动的叫声,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白色的裹尸布依然安静的盖在贾莎莎的身上,莫宇轩依然在焦急地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在太平间里是没有时间感的,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房间,是阴阳的交界。外面的世界是活生生的,有笑有泪。里面的世界是冰冰冷冷的,有的只是死亡。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和莫宇轩都困极了,那天的困意就像一只手,它拽下你的眼皮,拉低你的脖子,最后又往你的嘴里灌了一大把安眠药,虽然贾莎莎就在我们的身边,我们正期待着她能够死而复生,然而我们竟然都睡着了。

睡了多久不知道,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太平间里那惨白的灯仍然亮着。我们下意识的抬眼看了看贾莎莎。这一眼让我朦胧的睡眼瞪得要多大有多大,一股寒意也随之蔓延至全身。床上已经空无一人,那个白色的裹尸布正静静地躺在地面上。

我和莫宇轩对望了一眼,我从他的眼神中能看出他的慌张和恐惧。一定在我们睡着了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们找遍了太平间所有的地方,其实也不用找,因为当时的太平间只是一个很小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停尸床,可以说是一幕了然。贾莎莎就这样失踪了。

我和莫宇轩慌慌张张地跑出了太平间希望能在外面找到贾莎莎或者是贾莎莎的尸体,可是街道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这个时间点回宿舍已经不可能了,我和莫宇轩只能回到了他在县城的家里,因为莫宇轩的父母到外地出差,家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了。

打开灯让灯光照亮房间后,我们才感觉自己从地狱中跑了出来。这一切都太诡异了,贾莎莎是复活后自己走了,还是她的尸体被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抬了出去?我很快就否决了贾莎莎的尸体被抬出去的想法,因为她要是被抬出去的话,工作人员会和我们打个招呼的。

正当我们惊魂未定的时候,我隐隐闻到了一股尸体腐烂的味道,虽然味道很淡,但是我现在很清楚这味道肯定就是尸体腐烂的味道,因为在我小的时候闻到了太多这种味道。

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起来。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尸体腐烂的味道也愈发的强烈起来。

透过猫眼我看到了贾莎莎正站在门外,她的脸色还是那种青紫色,眼神虽然不是那么的空洞,却变成了一种浑浊的黄色。敲门声更加急促了,门外的贾莎莎也仿佛嫩能够透过猫眼看到我们,竟然对着我咧开嘴笑了起来。

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原本可爱的酒窝变成了两个黑洞,从洞里我能清楚地看到她那正在腐烂的牙齿。

莫宇轩想要开门,我使劲的攥住了他的手,我告诉他,这已经不是贾莎莎了,它现在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可我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虽然她长得和贾莎莎一样,但她绝对不是贾莎莎了。

我问他那个盒子在哪,我们要用那个盒子来消灭眼前这个怪物,我们要许下第三个愿望,让它彻底的消失。莫宇轩告诉我,那个盒子被他落在了太平间。听到这话,我恨不得马上杀了他,因为盒子现在正关系着我们是否能活够今天晚上。

没办法了,我只有打开房门尽量拖住门外长得像贾莎莎的东西,让莫宇轩趁机跑出去,只有找到那个盒子并且许下让贾莎莎再次死去的愿望后,我们才能获救。

当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更加真切的闻到了那股腐烂的味道,不过我不能逃避,我向着贾莎莎冲了过去,把贾莎莎撞到了一侧,莫宇轩看准时机也从门里冲了出去。看着莫宇轩离去的背影,我只能默默祈祷,莫宇轩你要快一些啊,我感觉我撑不了多久的。

当我撞到贾莎莎身上的时候,我感觉她的身体没有一丝温度,像一个流着粘液的冰块,身上的腥臭味尤其浓烈,我忍住强烈想要呕吐的感觉,拽住了她的胳膊,谁知道她的力量出奇的大,竟然一把挣脱了我的掌握,继续向着莫宇轩消失的方向走去,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快点,要来不及了!”我不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当时的我只知道她虽然力气很大,可是对我好像并没有什么兴趣,她要找的只是莫宇轩。

我肯定不能随了她的愿,如果在莫宇轩拿到盒子前被这个怪物抓到的话,莫宇轩可能会面临着不可知的危险,我先在只能尽量的拖延她的脚步,我再一次拽住了她的胳膊,这一次她的胳膊比刚才更加的粘腻,而且那种腐臭的味道比刚才浓烈了很多。

她依旧是甩拖了我的手,继续朝着莫宇轩离去的方向走去。我刚想再一次的拽她的胳膊时,她用黄色的浑浊的眼睛看着我,腐败的嘴里发出一阵不像人类的声音,但是我能听得懂,她告诉我,如果再拦着她的话我就会死!因为她的时间不多了!我微微的后退了几步,她刚要转身离去时我又拽住了她的胳膊。

只觉得一股巨大无匹的力量从她的胳膊上传来,我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向后跌了开去。她一步步的向我走了过来,当时我的脑子乱极了,或许我是受到了某种诅咒,竟然和死而复生这种东西脱离不开关系了。

我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我骨断筋折的时刻的到来。腐臭的味道浓烈到了我快要忍受不了的程度,我敢说这是我这辈子闻到过的最臭的味道,至今我还找不到任何的语言能够形容这种味道。

可是等待了半天,那种骨断筋折的感觉并没有传来,我只是感觉我跌坐的地上湿漉漉的一片,我思绪万千,以为是被这濒死的感觉给吓尿了,可是我的尿我是知道的,并没有这种臭不可耐的味道,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贾莎莎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在地上留下了一滩脓水。

没过多久莫宇轩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喘着粗气,可是脸上露出的胜利的笑容。

这就是许愿盒的故事,随后的十几年中我和莫宇轩还会经历各种各样离奇古怪的事情,不过我今天也是够累了,毕竟我现在是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老人了,先给大家说到这吧,如果你们有兴趣听我这个老头子继续唠叨的话,咱们还会再见面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