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不是每一棵海棠都能繁花盛开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不是每一棵海棠都能繁花盛开

作者:南浔
2021-01-26 07:00

【楔子】

昏暗的电影院里,沈佑棠百无聊耐的看着屏幕,身边的施佳璐看得极其认真,他却有些头疼地在脑中盘算怎么把计划方案写完。施佳璐看到他的样子一言不发地起身离开,他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连忙跟上。

走到大学校区的时候,施佳璐停下了脚步。

“沈佑棠,我们分手吧。”她开口,声音冷冽。沈佑棠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施佳璐看着他眼中有压抑的怒火但更多的却只剩淡然。

“沈佑棠,你扪心自问。”她指着他的心脏,尖利的指甲抵在薄衬衫上刺得沈佑棠心疼,“我和你在一起五年,你可曾哪怕一天真正关心过我!你想要的权利、金钱我都给你了,可我要的爱呢?我们的感情连交易都不是!”她声音平静冰冷,沈佑棠的眼神也慢慢变得复杂。

施佳璐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甩到沈佑棠身上。

“你说,喜欢上你是不是我的悲哀。”他的脸上满是嘲讽,目光落在身后的大学又渐渐柔和,眼中带着莫名的情绪。

“你大学毕业后就没再回来过吧,进去看看吧。”她说完这句话似是用尽了所有的感情冷着一张脸从他身边走过,再未回头。她所有的爱都已经被时间消磨掉了,丝毫不剩。

沈佑棠始终不发一语,只是看着手中的钥匙,良久,他扬起一抹苦笑脸上带着些许自嘲。他没有去看身后的大学,随手把钥匙丢进了下水道。

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是在大学,也在大学中迷失了自己成了如今的模样。他的好与坏、善与恶、对与错,他自己都无法分辨无法言明,但是有一个人可以,那个人一直最懂他他却没脸再去见她了。

大学顶楼上,陈海乐抱膝坐在护栏旁,风吹乱了她的长发,而她只是含笑看着沈佑棠一步步离开。

“沈佑棠,这次,真的后会无期了。”她低下头看着手腕上老旧的电子表喃喃道。

【海棠花开】

沈佑棠刚进咖啡厅就看到这样的场面:一名男顾客愤愤拿起刚泡好的咖啡就朝女孩身上泼去,那女孩也不敢躲,只是低头抿着嘴唇眼里有几分泪意,她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那顾客见此便越来越过分。女孩抬头刚好和沈佑棠的目光碰在一起,眼中闪过一抹亮光。

这正是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本着心里的那杆秤沈佑棠也想帮女孩解围,可他刚想开口的时候就见女孩飞快地说了句对不起就兔子似的跑了,引得顾客大为不满。沈佑棠当时只觉得这个女孩还挺有趣的。

沈佑棠没想到还会和女孩再见面。

沈佑棠所在的学校一隅有一棵海棠树,因为他出生的时候恰逢海棠花开所以父母给他取的名字里也有一个棠字,而他也十分喜爱海棠,经常在树下看书。这棵海棠的位置比较偏,平常很少会有人来,所以也可以算是他的一片小天地,他没想过会在这里看见其他人。

女孩穿着一件粉白色的棉布格子裙坐在树下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的书,沈佑棠看着她娴静的样子倒像不娇不艳的海棠,心中便多了几分好感。

一只蝴蝶从女孩眼前飞过,她抬起头就看见沈佑棠略显尴尬的神色,她却比他更无措,但还是咬牙小跑到沈佑棠跟前仰起头看他,阳光洒在沈佑棠身上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他在她眼中宛若神坻。

“沈佑棠,你好,我叫陈海乐。”陈海乐的声音软软的,眼中是懵懂的,如一只单纯无害的小兽。见沈佑棠疑惑,她又小声补了句“我们讲过的。”

沈佑棠看着她半晌才想起咖啡厅的事,便笑着说:“我记得你,咖啡厅的时候。”

陈海乐眼中的喜悦淡了下去,笑了笑没有说话。

或许在沈佑棠的记忆里咖啡厅那次是他们的初遇,当时的她还那么狼狈。但在陈海乐的记忆里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她的家乡,一个临海的镇子。虽然当时她依旧狼狈不堪。

那年夏天,沈佑棠和父母到海镇游玩,海镇还没有开发但景色却是真美。沈佑棠自小便酷爱游泳,对大海也喜爱的很。那年他十四岁,在海岸边游泳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救上来一个溺水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就是陈海乐。

陈海乐当时昏迷不醒,他给她做了胸部挤压也没有用,十四岁的男孩子又不好意思做人工呼吸,看到网上把人扛起来救人便也依样画葫芦,还好起了作用。

陈海乐吐出大口大口的水,刚睁开眼就看到男孩担忧的眉眼渐渐松开,她听见男孩好听的声音。

“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陈海乐朝他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他们在沙滩上聊了很久知道了对方的名字,沈佑棠还笑着说他们的名字合起来就是他最爱的海棠,以后就叫她海棠。陈海乐的脸红了,却在心里默默记住了他喜欢海棠花,还特地在家门前栽了一棵,虽然最后没能活下来。

那次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面,可陈海乐却把沈佑棠偷偷埋在了心里,希望有一天可以繁华盛开。她费力考上了他向往的学校,在咖啡厅的时候她第一眼就认出了他,虽然他已经不记得了。

“你也喜欢海棠?”沈佑棠的声音把她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嗯。”陈海乐低低的应了一声,几乎不敢去看沈佑棠温柔的眉眼。但她还是鼓起勇气向沈佑棠伸出了手,带着些许可怜和乞求地开口。

“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当然。”他回握了陈海乐的手,可只一瞬,陈海乐就把手迅速抽回,随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朝沈佑棠笑了笑。她的笑容很纯粹,让沈佑棠感受到了慢慢的暖意,同时又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你为什么喜欢海棠?”他问。

“因为……我不告诉你。”陈海乐吐了吐舌,调皮的眼中带着一丝狡黠,倒让沈佑棠愣了一下,随后也笑了起来没有追问。

陈海乐还是有些小小的失落,他是真的不记得那个小女孩了,但同时又欣喜还能和他再见面。她在心里默默地补上了那句话。

因为那是你所喜欢的花啊,因为你曾那样温柔的叫我海棠啊。

【海棠花香】

自习室里,陈海乐咬着笔杆看着面前的物理题发愣,她茫然的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教室,继续埋头做题。她一定要变得更好才能在沈佑棠身边站得更久,离他更近。年少埋下的种子已悄然发芽,她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它茁壮成长。

陈海乐支着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小心翼翼的展开,上面工整地抄着苏轼的《海棠》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陈海乐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这些飘渺美好的诗句似乎都让她唇间留有海棠的花香。她笑着理了理鬓角的头发,却见沈佑棠倚在门框上看着她。陈海乐下意识站了起来随后又尴尬的慢慢坐下,沈佑棠也不拆穿她的紧张,坐到她身边,提笔在纸上又写了一首唐寅的《题海棠美人》

褪尽东风满面妆,可怜蝶粉与蜂狂。

自今意思谁能说,一片春心付海棠。

陈海乐听着沈佑棠念最后一句“一片春心付海棠”时心跳如擂鼓,却也知他并无其他的意思,但她脸上还是染了一层粉霞。

“你怎么这么容易脸红,这么害羞啊。”沈佑棠打趣道。这下陈海乐的脸更红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了,我逗你的。别整日埋在题海里了,要不要一起走走。”

陈海乐用力点头,像一只卖乖的宠物,沈佑棠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在沈佑棠转过身的那一刻,陈海乐用力深呼吸,眼中尽是喜悦。

他们绕着学校走了一圈又一圈,沈佑棠知道了陈海乐是从偏远的小镇来的,陈海乐也知道了沈佑棠的父母都是普通的教师,家境也不好。他们对彼此的了解又深了那么几许,而陈海乐越是了解他就越为他着迷。

她不是美丽的蝴蝶可以在花丛起舞任意停留,她只是一直小小的飞蛾,认定了光和温暖就不会再变,即使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走到海棠树下的时候,沈佑棠念着两人的名字突然就笑了。

他说:“我们真的很有缘啊,你看,我们的名字连在一起就是海棠,对不对。”

“嗯。”

陈海乐满心激动,希望他能想起些什么,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陈海乐这次却没有再失落,以往的美好是存在的,她记住就好。而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时光。她转过头看着沈佑棠完美的侧脸心满意足。

因为有了共同的喜好,相差无几的家庭背景,他们几乎天天都有聊不完的话题。陈海乐成了沈佑棠倾诉的对象,而她也是唯一一个和沈佑棠关系如此亲密的异性。

日子一直平淡而美好,除了一个小小的插曲——施佳璐。

施佳璐的父母是大公司的老板,家里很有钱,而她一直喜欢着沈佑棠。

她拦住他们的去路,高昂着头像一只骄傲的孔雀,她看着沈佑棠一字一句都极其认真,没有半分蔑视和优越感,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沈佑棠,我喜欢你。你要想清楚,纵使你有满腹才华,但若无人提携也难成大器,可我却能为你提供这样一个机遇。而她呢?什么也做不了,更会拖你的后腿。如果你还记得自己的目标和梦想,就该明白如何选择未来。”

“未来可不是赏花吟诗,而是残酷的竞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现实,锅碗瓢盆的日子。”

说罢,她不等沈佑棠开口就离开了,从始至终都没有看陈海乐一眼,陈海乐不得不承认她说的都很对,施佳璐的确有那个资本和傲气,可她却身无长物。沈佑棠这么优秀怎能甘于平凡,怎能被她拖累。陈海乐的心乱了,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几个女生从他们身边走过都对他们指指点点,沈佑棠清楚地听到女生嘲讽的话。

“真是物以类聚,看到没,两个乡巴佬正好凑一对。”

女生的嘲笑在沈佑棠听来是那么刺耳,看着陈海乐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他无法忘记父母是如何卑微地去求人借钱供他上大学,无法忘记这么多年来同学的明嘲暗讽,无法忘记自己对父母的承诺。

陈海乐太单纯美好,和她相处的时候沈佑棠觉得心很放松不必去想那繁杂的生活。可梦只能是梦,终究会有醒来的一天。施佳璐的话给了他当头一棒。

可,真的只能如此吗?他眸光闪烁不停,最终他还是伸出手拍了拍陈海乐的头。

“别听她乱说。”

“不会啊,她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我们,根本就不是那种关系啊。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嘛。”陈海乐逆光看着沈佑棠微笑,眼中有些酸涩。

沈佑棠一愣,的确,他们不是那种关系,那他为什么下意识不想否认那些人的戏谑呢,难道他对陈海乐……

“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他想了想,只能说出这么一句无力的话。

陈海乐点了点头,却突然觉得空气中海棠的花香变得特别浓烈,仿佛海棠盛放如粉霞压弯了树枝,尽情散发生命的决绝。但盛开到极致的花往往是最快枯萎的。

【海棠萎靡】

沈佑棠没有和陈海乐生疏,反而待她更好,这让陈海乐有些受宠若惊,同时又心生愧疚。施佳璐的话终究还是在她心里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而别人在施佳璐面前谈及他们时,施佳璐显得漠不关心,似乎早已知道结果所以已不在意过程。

学校组织的英语竞赛本来以沈佑棠的发挥绝对可以拿一等奖的,可是他最后只得了一个三等奖。得到一等奖的那个人表现一般,但他家里为学校捐了一座图书馆。

站在喷水池前,沈佑棠握紧了拳头,他转过身时正好和施佳璐的目光对上。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谁都没有开口,最后还是沈佑棠先移开了目光。他的背影有几分落寞几分决然。

陈海乐知道沈佑棠得奖特地去恭喜他,她看着奖状笑得一脸灿烂。

“阿棠,你好厉害,下次你一定可以的一等奖!”

“什么阿棠,多像女孩子的名字,叫阿佑不是更好吗。”沈佑棠和她开玩笑,笑意不达眼底。他有些不能理解,陈海乐和自己明明是一样的,为什么她还能如此单纯。

陈海乐笑了笑却依旧没有改变称呼,对此,沈佑棠只能无奈地摇头。

大三暑假,他们各自回了家,而所有的变故,两个不同的选择和人生就此既定。

陈海乐回家的时候家里已经围满了人,好多孩子围着她撒娇地叫她姐姐。陈海乐有点搞不懂为什么这些乡邻突然变得真快这么热情,到了晚上父母才告诉她原因。

国家关心偏远地区的教育发展,在海镇办了一所小学,但这里实在太贫困了,好老师都不愿意来。大家想着她好歹是读过大学的人,希望她能留下来教这里的孩子。陈海乐听了脑海中又闪过沈佑棠的脸,她咬着唇,有些不知所措。

“等我大学毕业后再说吧,我要好好想想。”她最终给了这样的答复。她是真心想要留下来教孩子的,这也是她最初的愿望。但如果她选择沈佑棠,就必须离开这里,努力在外面的大世界扎根。这一刻,陈海乐犹豫了。

“爱情给你的应当是牵挂,而不是牵绊,当它成为为难你的十字路口时,你就该学会放手。”

多年后陈海乐偶然在微博上看到这样一句话,才恍然惊醒,却也只能付之淡淡一笑。

陈海乐用自己打工挣的钱给沈佑棠买了一块简易的电子表,想在暑假结束后送给他,却未料到再见面时沈佑棠却像完全变了个人,他的眼神不再温柔,笑容不再温暖,他对谁都变得冷冰冰,看陈海乐的眼神变得更加复杂。

“海乐,我爸去世了。”

陈海乐正想把电子表给他就听见他悲伤不已的话,她一时愣住了。沈佑棠却没有在意她的反应,他眼神空洞地看着已经有些萎败的海棠,像是在和陈海乐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为了让我回家能吃顿好的跑去工地搬砖头,你说他一个老师,年纪又那么大了,为什么要去工地,为什么!”

两行清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陈海乐心疼的握住他的手希望能给他一些安慰。沈佑棠也用力握紧她的手定定地看着她。

“我不能再失去我妈了,我等不了了!”沈佑棠有些艰难的开口,“海乐,你是个好女孩,对不起。”

陈海乐的脸色刹时惨白,她用力想抽回手,但沈佑棠却不让,残忍地让她看着自己,残忍地让她认清现实。

“我不是说过,我们根本,就不是那种关系啊。是吧。”

陈海乐笑着缓缓抽回自己的手,其实所有的感情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但那又如何,那层屏障永远都在,阻挡他们的靠近,让他们一步步认清现实,越走越远。

虽然结局并不美好,但陈海乐依旧庆幸自己认识了沈佑棠,和他有过美好的时光。她曾说过,她是一只飞蛾,愿为光热付出一切,而沈佑棠就是她的光热。若无沈佑棠,又何来今日的陈海乐。是他救了自己,也让自己变得更好。所以,她应当是感激的。

看着手里没有送出去的电子表,陈海乐蒙在被子里终于还是哭了,泪水湿了枕巾。

她坚强乐观,但同样脆弱。

【海棠花落】

“看啊,沈佑棠终于和那个海腥女分了,明眼人都知道施佳璐好太多了。”

“谁说不是,良禽尚择木而栖,有何况是人,沈佑棠也就那样。”

陈海乐听着他们的话却无法反驳,那次挑明后她就一直躲着沈佑棠,而沈佑棠和施佳璐很自然的走到了一起,她每次碰到他们都希望可以隐身,却又不得不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然后狼狈地逃离。

直到这时,陈海乐才突然想起,她最爱的秋海棠有着令人心碎的花语——苦恋,爱到深处却无法相守,所以这种花又被称为断肠花。

陈海乐看过许多矫情的电视剧却总是被感动的眼泪汪汪,到她自己时,她才发现现实生活中的爱情没有电视剧里演的那么跌宕起伏,惊心动魄,但心痛的感觉却相差无几。

她还是习惯去海棠树下看书,只是再也不见沈佑棠的身影了。

“既然这么放不下她,又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

施佳璐见沈佑棠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陈海乐的身上,终于忍不住开口。

“因为你能给我我想要的,而且……”他的声音低沉下来,“我们才是同一类人。”

施佳璐沉默了,她知道沈佑棠是为了什么也明白他不喜欢自己,可她就是放不下,何时她的爱情变成了一场交易,她还乐在其中。仔细想想,她又觉得自己真是可悲。施佳璐自嘲一笑,目光落在陈海乐身上。

是啊,陈海乐的确与他们不同,美好得让人想用尽全力将她保护起来,却又想狠狠折断她的羽翼让她也体验一下何为悲伤。

日子过得很快,他们三个人被划分成了两个极端,没有再说过话,但拍完毕业照后,沈佑棠却来找她。

海棠树下,陈海乐看着眼前穿着高级定制合体西装,面容沉静的沈佑棠有一瞬的恍惚。初见时他还是少年,如今却成了步入社会的成人了。陈海乐在心里叹了口气,不得不说,时间过得真快。

他们沉默良久,还是沈佑棠首先打破了寂静。

“海乐。”他还是这样叫她“你的毕业成绩也算中等,我可以帮你找一份对口的好工作。”

陈海乐猛地抬置信的看看沈佑棠,这个人,这个她刻在心里的人,什么时候竟变得陌生起来了,她分明看到了沈佑棠眼中无法掩饰的一丝得意。

陈海乐从同学口中知道,沈佑棠和施佳璐在一起后就在她家公司实习,几次策划都做得很出色深得施父赏识,毕业后不到一年就在施佳璐的极力推荐下成了总监。陈海乐原本很替他高兴,他的才华和抱负终于可以实现了,但这一刻,她不确定了。

当一个人被金钱和权力迷住了眼时,就已经变了,正如现在她眼前的沈佑棠。他不再是那个会和她开玩笑,会亲自帮她做生日礼物的人了,如今的他穿着冷冰冰的西装,心也开始变冷了。

她难过的垂下眼睑,好半晌才朝他笑笑。

“不用了,我已经找到工作了。”

“什么工作,年薪如何?”他不以为意的开口,语气里淡淡的不屑表明他分明不相信陈海乐找到的工作会比他介绍的好。

想起镇上那些孩子的笑脸,陈海乐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沈佑棠看着她的笑有些失神,这样纯粹的发自内心的笑他有多久没有看到了,而他又有多久没这样笑过了?沈佑棠回想了一下,好像是从他父亲去世,他和陈海乐说对不起和施佳璐在一起之后吧。

“或许这份工作工资不高待遇也不好,但却是我最想做的。”顿了一会,她还是叫了他的名字,“阿棠,我知道每个人的追求都不同,你选择的路很艰辛,需要付出很多心力,我却只想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这就是我们的平行路。”

陈海乐走到沈佑棠面前,笑着仰头看他,一如当年。只是这次光影打在陈海乐身后,沈佑棠觉得她是一个下凡的天使,太过美好。

“阿棠,我们或许,要后会无期了。”她的声音细如蚊蝇,但沈佑棠还是一字不差的听到了,他心里一股难以言明的疼痛涌上,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正在失去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没来得及细想,他伸手抱住了陈海乐。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亲密,但陈海乐已不会再脸红了,短暂的震惊激动后只有释然。

梧桐树下,施佳璐看着相拥的两人用力捏碎了手里的白色野花,她很不甘也很不服气,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不够好,为什么沈佑棠一直看不到她。至于陈海乐,她自然也是有怨有恨的,但想起她的退让她又不知该如何对她。

她和陈海乐其实相像又不同,陈海乐说可以为了爱的人付出一切即便是放手,可她钱却会用尽一切把人留住,但是结果,又会如何呢?她看着沈佑棠眼神复杂。

【海棠成梦】

时隔五年重回大学校园,陈海乐没想到第一个见到的故人竟然会是施佳璐。

“陈海乐,我等你很久了,聊聊吧。”施佳璐第一次对她露出了友好的笑。陈海乐沉稳了许多,她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只是含笑点了点头。

站在学校顶楼上,风吹乱了她们的长发,大学的记忆再次浮现,只是记忆中那青春的面容已不复当初。陈海乐随着时间的沉淀也变得越来越有气质,娴静如水。

“有时候不得不羡慕你,过了这许多年眼神还这么纯净。”

“和孩子们待在一起,很难不被他们的天真感染。”陈海乐笑,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看着施佳璐的眼中带上了感激,“每年捐钱的事,谢谢你了。”

听了这话,施佳璐的眼神变得飘忽了起来。

“你的确聪明了不少,但捐钱的不是我。”她看着陈海乐迷惑的神色一字一句说,“是沈佑棠。”

时隔五年再次听到这个名字,陈海乐的心跳还是漏了一拍,这么多年,她依旧没能忘记那个人,而所有拒绝的理由都已变得不再重要。

“他,还好吗?”明明知道他事业有成,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不知道。”良久,施佳璐才开口。的确,她自己也迷茫了,可今天再看到陈海乐时她有一瞬间的顿悟,她突然明白了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你想不想再见他一面?”

陈海乐没有回答。

“我已经受够了,今天晚上我会和他分手,到时我会让他到学校来,你可以自己做选择。”施佳璐没有理会陈海乐的惊讶也没有给她发问的机会就径直离开。

年少的轻狂和坚持不过是她的一念执着罢了,受苦的始终是她自己,放下,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当天晚上他们分了手,可沈佑棠没有去大学,陈海乐所设想的场景,精心准备的话都默默埋回了心里。

“沈佑棠,这次,真的后会无期了。”她眼中含泪,说完这句话后摘下手腕上早已不再显示的电子表,将它轻轻放在角落,动作虔诚。

她终于知道,不是每一棵海棠都会繁花盛开,就如当年她亲手种下的那棵,亦如,她心里的那棵。

原以为一切尘埃落定,却或许,只是另一个新的开始。

施佳璐没有想到第二天会收到沈佑棠辞职的消息,她不相信沈佑棠花了那么多的心血才站到如此的位置会舍得说放就放。直到,她收到了沈佑棠的邮件,寥寥数语,她却看哭了。

佳璐:

我对不起海乐也对不起你,昨晚我想了一夜,决定遵从自己的心去走一次。我喜欢海乐但也喜欢过你,我把我余生的好运都送给你们,望你们幸福快乐。

不见。

                           沈佑棠

施佳璐突然明白了,这段人生,他们三个人谁都没有赢谁也没有输,不过是得到了一样却失去了另一样罢了。

“沈佑棠,谢谢你。”她看着邮件,终于真诚的笑了。

前往海镇的火车上,陈海乐不小心睡着了,她双手抱肘,从嘴角的微笑可以推测她做的应该是个好梦。

海棠花开的季节,陈海乐小心地折下一小朵海棠一脸欣喜,沈佑棠把她手里的花别到她的头发上,笑道:“还是放在这里最好看。”

  陈海乐的脸刹时红了,沈佑棠失笑,宠溺地把她抱在怀里,在陈海乐耳边念起了那年的诗。

“褪尽东风满面妆,可怜蝶粉与蜂狂。自今意思谁能说,一片春心付海棠。”

一片春心付海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