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小熊娃娃
惊悚故事 故事

灵异故事:小熊娃娃

作者:天海昆嵛
2021-01-26 22:00

一.

假日酒店是DH市最豪华的酒店,没有之一。

今天正要举行一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门前的停车场上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虽然已经是深秋,酒店门口的门童依然满头大汗跑进跑出。

停好车,我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时间还不算晚。拉开车门拎出后座的笔记本电脑,匆匆忙忙走向酒店大堂。

走进最大的会议厅,里面已经是人声鼎沸,好几个公司的重要领导已经早早的来到现场跟几位重要客户交谈着。

“强子,我把资料拿过来了,你抓紧传过去。”

话音刚落,低头正在演讲台上调试设备的张强抬头看了我一眼。就这一眼,吓了我一跳——他的双眼红肿着布满了血丝,眼周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两侧太阳穴还有点乌青色。

“你丫昨晚又去哪浪了,又一宿没睡?不知道今天这个会有多重要吗?”

“没~没有”张强接过我递过去的U盘,插在电脑上“昨晚没睡好。”

眼看他操纵着鼠标指针在文件夹里反过来复过去找了半天,发布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实在有些抓狂:“第一个文件就是,你是不是瞎?”

声音有些大,引得第一排的几位公司领导和客户都往这边看。我一把抢过电脑,把文件处理好。

准备完毕,示意了一下发布会的主持人。望着台下大领导严肃的脸。我拉起张强往会场后门走,如果再出差错,肯定少不了一顿臭骂。

“强子,你怎么回事?”我递给他一根烟帮他点着。

张强靠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猛使劲吸了一口烟,慢慢吐了出来,像是长出了一口气。

“这几天邪门了,每天都做一样的梦。”

“梦到什么?难不成梦到狐狸精,让你夜夜做新郎?”我笑着打趣。

张强用他那满是血丝的眼睛看了我一下,又深吸一口烟,这一口几乎把一整根烟都吸完,接着把烟蒂扔在地上狠踩一脚推门出去了。

张强今天太反常了。作为我公司里关系最好的同事,可以说是死党。我们经常一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一起跟客户拼酒吐的稀里哗啦,一起出差搞定难缠的客户,甚至有一次喝的酩酊大醉我们一起抱着一个姑娘在一张床上醒来。

也许他真的遇到什么事了吧?

回到会场,张强早已经坐在角落的总控台,望着前面的主舞台,双目出神。

台上,主持人已经做完了发布会的主题讲解:“下面,用最热烈的掌声有请公司产品总监胡钰,做新品发布!”

掌声雷动中,胡总监缓缓站起身,摸了一下领带走向讲台,上场音乐也慢慢响起,一切都正常进行着。再将目光掠过讲台时,发现有些不对劲,在讲台边放着一个什么,距离太远我看不太清。

胡总监走到讲台前时,明显也发现了那个“东西”,低头扫了一眼很快又抬起头开始新品发布的讲解。

“什么鬼?”边嘟囔着掏出手机,随着镜头拉近终于看清了,竟然是一只玩具熊!?

这次品牌发布会十分重要,除了出差的同事,公司要求所有人提前两小时来到会场开始布置,再回公司拿那些资料之前,我也已经仔细做了巡场。

是谁带了孩子来会场?环视全场,参会的都是重要的客户、渠道商和媒体,这样的场合不可能有小孩子进来。还好那只玩具熊只是在讲台的一边,由于角度原因,大部分人并不能发现。

发布会终于结束,公司几个高层都陪同着几个重要客户和渠道商到楼上宴会厅就餐,到场的几家媒体也都跟着宣发部的同事出门。

我走到讲台边,顺手拿起那只玩具熊。就是最普通的那种填充公仔玩具熊,只是有些旧了,棕色的毛显得脏兮兮的。翻过来看,小熊的尾巴有一点松动,几根线连在上面。

“强子,你今早调设备的时候,没看到它吧?”

张强正低头收着连接线,听到我说话抬起头,随后的反应让我下了一跳。

他扔下手里的连接线,扭身想过来,却被脚下的线绊了个趔趄。不知道他这声骂是因为这个小熊娃娃还是脚底拌蒜的这一下。

“你在哪发现的?”张强的脸色煞白。

我把事情经过跟他说了。他翻着我递过去的小熊娃娃,直直的看着熊耳朵边一块深色的污迹,有些像葡萄酒或者果汁洒在上面留下来的。

也可能,像血迹?

“邪门,真尼玛邪门。”

“怎么回事?”

张强没有回答,伸手掏出烟,刚刚点着远处的服务员走过来:“先生,不好意思,这里不能吸烟。”

“日!”张强扔下这个字就出去了。

二.

入夜以后天气有些微凉,我约张强去我们常去的酒吧。这里虽离市中心不远,却偏安一隅,巷子里非常安静。

推门进去,张强已经坐在熟悉的桌台边。

“你今天什么情况?”我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酒,一边走向位子,一边问他。

张强抬眼看我,双目中依旧布满血丝。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他的眼睛红的像能滴出血来。

“今天跟你说过了,这几天总是在重复做同一个梦”张强声音有些嘶哑,他用力灌下一大口啤酒“梦里就有那个蛋的熊娃娃!”

我递给他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

“肯定不只是一个娃娃吧?”张强今天在会场看到那只小熊娃娃时的表情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怎么说也是一个大老爷们,根本不可能被一个娃娃吓成那样。

张强接过烟,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来。烟雾缭绕中似乎他绷紧的神经慢慢松弛下来“喝酒吧,陪我醉一场,一个梦而已,也许睡一觉就好了。”

他不愿多说,我也就不再多问,只记得喝到最后离开时,他叫我找个地方把那小熊娃娃烧了。“去去晦气。”说这话时,他有些恶狠狠的。

三.

这几天雨一直连绵不断,偶尔停了也不出太阳,隔一段时间便接着下。这个位于边境线旁的南方城市闷热潮湿。开完发布会的第二天就被领导叫到这里开展会,待在这里近一周仍然难以适应这边的环境。好在驻场的同事有很多,也不需要我做什么,只是偶尔调试一下产品。

今天外面依然阴沉沉的,展会快要结束,我也赖在酒店懒得出来。手机铃响,是张强。

“喂,强子。有什么事吗?我估计过两天就回去了。”

“你……有……娃娃……掉?!”

“你说什么?说慢点,这边信号不好!”我快步走到窗前。

这酒店非常偏僻,手机信号差的要死,唯一的好处就是距离会展中心非常近。

“我是说……那天……烧……”信号依旧很差,张强说话又非常急促,根本听不清。

“通话质量太差,我们微信聊。”说完我挂掉电话,打开微信,问他有什么事情。

很快,张强回复过来‘那个小熊娃娃你烧掉没有’。

我努力回忆起那晚的情况,我打车回去,还买了一瓶打火机油。然后,从后备箱拿出那个小熊娃娃。那天喝的比较多,现在回想后面做的一切就像是在回忆一部电影,在哪烧掉‘它’的已经记不清。只记得火苗在打火机油的作用下窜的很高,和鼻子里浓浓的煤油味。第二天早晨娜娜还责怪我喝的太大,还有像车间工人一样的满身煤油味。

‘烧掉了,但不记得在哪烧的’

张强发过来一个‘嗯’。

感觉事情不简单,我用语音通话拨过去,他却挂掉了。

随即我发了一个‘?’。

隔了好一会,他才回复:‘那个小熊又出现了’。

‘做梦?’我有些吃惊。

‘公司’

我站起身,仔细回想着那晚的情况,转过身拉出行李箱找到那件衣服放到鼻子前闻了闻,依然能嗅到一股淡淡的煤油味,是打火机油的味道。

手机铃响,张强传来一张图片,是他的工位。

桌面上一切正常,显示器、鼠标、键盘、绿植,还有一堆摆放的乱七八糟的文件夹。可就在桌面下,办公椅旁边,一只玩具熊放在那里,黑色的玻璃眼珠仿佛还闪着光。

由于光线原因,照片不是特别清晰,但还是能看到小熊耳朵边那一块污迹,像果汁又像血迹。

什么鬼???我现在的感受应该跟那天上午张强的感受一样。

‘你现在在哪?’

等了好久,张强也没有回复,语音通话没有接,想打电话过去却总没有信号。

语音通话打给公司的同事:“小麦,你强哥在公司吗?”

“他今天早上过来上班,时间不长就找老大请假走了。”

挂掉电话,我立刻下楼打车到市区,找个信号强的地方给张强打电话。一遍又一遍,却总也没人接听,微信发了无数条,语音打了无数次,没有回应。

此时已近黄昏,找了一家面馆填饱肚子,刚走出来看到一条未读信息:

“救我!!”是张强发送的,就在五分钟前!

电话拨过去,依旧无人接听。微信、语音、QQ全部石沉大海。

“娜娜,你叫上珍珍和他男朋友立刻去强子家看看,他那边出事了!”女朋友刚下班,现在过去应该还来得及“再叫上你表弟!”

回到酒店,娜娜的语音已经发过来‘敲门不开,警察都过来了。打开门,屋里没有人’

四.

刚下飞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去到公司汇报了一下工作,顺便请一天假。

来到张强家门前,才想起包里有他早就给过我的钥匙。屋里面一切如旧,看不出有任何不妥,只是张强的车钥匙板板整整的放在茶几上,整张茶几除了这把钥匙任何其它东西都没有。

张强留下给我的?他想让我开他的车?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他的车就停在楼下。

几个房间转了转,依然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人就这么消失了。早就超过24小时,警察也已经立案,这房间肯定也都找过了,但就是没有任何发现。

他能去哪呢?

张强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异,母亲在国外给他找了个外国后爸,父亲跟他后妈在外地生活,是爷爷奶奶把他从小带大,可两位老人去年都双双离世了。

或许,他感觉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我觉得应该到他老屋那边看一下。

这是一片老旧小区,楼房的样式就是八十年代常见的那种筒子楼,好几户挤在同一楼层中,有的还共用同一个厨房甚至同一个卫生间。

是这栋楼,没错。之前跟他来过几次,他爷爷奶奶去世的时候我也来过。

走进昏暗的楼梯道,墙壁上都是斑驳的墙皮和各种清洗油烟机、疏通下水道、开锁等的小广告。楼道里回响着煤炉子烧水的吱吱声,和我爬楼梯时粗重的喘息声,偶尔还能听到老人的咳嗽。

到了,就是这层,鼻子里都是煤炉渣的刺鼻味道。

门虚掩着,他应该在这!由于共用厨房、卫生间,住户的家门经常不关紧。轻轻敲门,并没有人应答。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像是什么东西重重的甩在墙上,我甚至能感受到楼板有轻微的震动。紧接着,楼下传来一声惊呼,还伴随着女人的喊叫。

我赶紧推开门,屋里没有人。

心里有不祥的预感,快步走到窗台边,窗户是开着的。

往下望去,一个人趴在地面上,脸深深的埋在下面,一动不动。

我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楼下,有四五层楼梯都是直接跳下去的。

冲到跟前,看了一下那人的脸,是张强。人显然已经断气了,第一次看到这么扁的侧脸,看得我头皮发麻。

紧接着,我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寒冷的天气中都能感到后背已经有汗冒出来。

他的手里,拿着一只玩具熊,而熊的耳边有一块污迹。

五.

这几天睡眠非常不好,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张强趴在地上的样子。和,TMD那只熊!

翻来覆去想了好多,他为什么把车钥匙放在茶几的中央,而没有开车去老屋?我知道,他一向是到家就把车钥匙挂在门边的钥匙钩上。

他想让我在他车上发现什么?

再次来到张强家,警察已经又把这里犁了一遍,显然没有发现什么。

那把车钥匙依然放在那里。

打开车门,先把驾驶室翻了一遍,前排、后排,紧接着是后备箱、引擎舱。

一无所获。

在检查车身的时候,我发现前面的保险杠跟车身的颜色不太一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几周前,他请过一次假,上班路上追尾了,这也没什么。

坐在驾驶室,他曾经坐过的地方,点燃一支烟。

难道我想多了,这钥匙根本不是留给我的?

正想着,我看到了后视镜下面的行车记录仪,也许是它。

拔出内存卡,又回到张强家里,找到他的笔记本电脑。前面记录的视频都很正常,就是上下班的路上,并没有异样。

随意又点开一个行车视频,画面里光线非常的黑,一路行驶不一会就到了一条山路。

“强子,我醉了,我睡会,你慢点”是我的声音,这是什么时候?

山路非常难走,有的地段还没有路灯,我看出来了,这是卧龙山庄附近。这是DH市有名的度假山庄,山庄里有温泉、有游乐场,每年一直到秋天这里都人满为患,都是全家过来度假的游客。

我记得那天我们都喝了酒,大老板跟一个重要客户谈合作。酒过三巡客户却聊起另一个产品,结果我们都没准备,急忙赶回公司取资料,这应该是拿到资料往回走的路上。

临近山庄,弯路越发得多,张强却毫不减速,直到一个弯路过后闪过两个人影。根本来不及刹车,能看到两个人被撞飞了出去,倒在地上,距离路边悬崖不足一米。

“靠!”能听到张强骂了一声,打开车门下车去。

在两个大灯的照射下,行车记录仪刚好能拍到车前的情况。那个年轻女子挣扎着想站起来,结果脚下一滑直接从悬崖掉了下去。

视线所及,悬崖下漆黑一片。

张强在悬崖边趴了一会,像是想要看看下面的情况,又站起身,悬崖应该很深,人没救了。又转身看一旁,另一个人是个小姑娘,只有三四岁的样子。这一下撞得不轻,但双手仍在努力抬起着,一只手上赫然拿着一只玩具熊!

那只玩具熊的样式,鼻子、眼睛、耳朵。

以及,耳朵边的那一块血迹。

行车记录仪里听不太清,小女孩好像喊了一声‘妈妈’。

张强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扔在地上踩灭,下定决心一般弯腰抓起一块巴掌大的石头,抵在小女孩身上用力把她推了下了悬崖。接着,又用脚把地上带着血迹的几块碎石全都踢下山崖,这才转身上车。

还没坐稳,又看到人影一闪,张强下车返回去,弯腰捡起来什么,走进了才看到是一个烟头。

“怎么了?”还是我的声音。

“没事,撞到了一只山羊。”

尾声.

想了好几天,我终于还是没把那张内存卡交给警察。张强已经死了,况且当时我也在车上,虽然喝的烂醉如泥,根本记不起来当时发生了什么,可警察回信吗?

“娜娜,帮我把洗澡巾拿过来”

一会,卫生间的门开了,接过女朋友递过来洗澡巾。一扭身的功夫,恍惚间看到一只玩具熊就摆在卫生间的窗台上!

“啊!”我一下叫出了声。

“怎么了?”娜娜进来看我瞪眼看着那个玩具熊噗嗤一笑,“一个玩具熊把你吓成这样?我刚买的,好看吗?”

随即她又收起笑容:“强子的事就过去吧,过几天我休年假咱们出去旅行。”

“好。”我答应着,她当然不知道内存卡里记录的事情,而我也早已把那张卡烧掉了。

她肯定永远不会知道,就像我并不知道此刻马桶边放着一只玩具小熊,小熊的耳朵边还有一块污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