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囚禁生活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囚禁生活

作者:不甜的江
2021-01-27 15:00

“我们在这里已经被关了多久了?”陈孪看着眼前的女人这么问道。

女人数了数石壁上的“正”字,而后回答道:“270天。”

他们被困在一个完全密闭的房间之中。

房间是红色的。

周围能听到水流的声音。

——这是他们唯一能找到出去的线索。

这个房间之中空空荡荡。

在房间之中有一根手臂长短的管子从天花板上垂下。

他们所需要的食物,每一天都会在他们饿的时候和渴的时候源源不断的送过来。

当然因为是封闭的,他们的排泄也必须在这个房间之中。

“你有想过是谁把我们关在这里的吗?”女人名叫韦笙,长得干干净净,她皮肤白皙,身材窈窕,尤其是她的腰,非常的纤细。

之所以陈孪能知道女人的腰非常纤细,是因为此时韦笙是全裸着的。

——这个房间之中的男人女人,都是全裸着的。

一开始他们虽然显得有些尴尬。

可是被关了这么久了,甚至对方吃喝拉撒都看在眼里。

现在看着对方的肉体,别说尴尬了,甚至一点别的感受都没有。

“同样的问题,我们已经讨论了269天了。”陈孪对着韦笙这么说道,他显得有些厌烦。

他们已经试过无数的方法。

周围的墙壁他已经试过用蛮力去冲撞,有一次他怀着拼死的决心,撞到了那墙壁上,可周围传来的地震和巨响阻止了他。

人被困的时候,一开始总是怀着希望。

到后面就变成绝望。

绝望之后就是麻木。

被困了270天,陈孪的内心已经几乎麻木了。

——他不知道还要被困多久。

“我想出去。”韦笙对陈孪说。

“你小的时候有过梦想吗?”陈孪突然问出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当然有过。”

“那你实现了小的时候的梦想吗?”陈孪反问。

韦笙摇摇头。

“如果单纯想着就能做到。那这世界也就不复存在了。”陈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带着一点讽刺的意味了,“而且……你不觉得这里挺好的吗?没有纷争,没有压力,没有痛苦。有吃的又有喝的——除了没有自由之外——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已经算是许多人心目之中梦寐以求的伊甸园了。”

男人失去了希望,可是女人却还怀着希望。

“我们被关在这里总是有原因的。”韦笙说,“这里或许是你的伊甸园,但并不是我的。”

“可是我们找不出原因。”陈孪说。

“我是1989年3月2号生日。”韦笙说。

“又要开始找一遍所谓的‘为什么’吗?”陈孪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甚至有些抵触。

“如果你想达到某种目的,不去努力如何能够实现呢?”韦笙试图说服对方。

“我也是1989年3月2号生日。”陈孪说。

“你看这就是共同点了。”韦笙说,“说不定我们的出生时间就是我们被共同关在这里的理由。”

“为什么是我们呢?”陈孪反问,同样的问题他已经问了很多遍了,“这个时间点出生下来的人,整个地球上有好几万——可为什么偏偏是我们被关起来?”

“或许是我们在人生之中做了某些事情——可是这些事情我们确实并不在意的。”韦笙又说。

“可是我我根本不认识你,我以前根本没有见过你,我没有见过你的脸,我没有听过你的声音,我在此之前甚至你是谁我都不知道。”陈孪说这句话的时候越发的厌烦,“认命吧,我们只是刚好遇到了一个变态,就像天上掉下饼随机砸到了两个人——而这两个人恰好是我们而已。”

“那对方做这些事情总是有理由的。”

“理由?这好像小孩子觉得有趣,而碾死路上的两只蚂蚁一样。地球几十亿人口,突然出现那么一两个变态,也不足为奇,而恰好我们两个就成了那个变态的目标,仅此而已。”

“可是他把我们两个剥光了,关在这里,总不会只是为了养着我们吧。”韦笙提出疑义,“就算是养着两只小猫小狗。他也总该来看看吧。”

陈孪听了这话之后,突然笑笑:“你忘了两个月前的那个摄像头了吗?”

两个月前,天花板上突然裂开了一个洞。

洞里面,一个黑色的摄像头突然进入到了这个封闭的房间之中。

陈孪试着想要把那个黑色的摄像头抓住。

但是他失败了。

而后那个黑色的摄像头又消失不见。

这只是他们被关的270天之中的一个意外事件而已。

其他的时间都实在太过于平淡。

以至于这件事情他们记忆犹新。

“也就是说,那个把我们关起来的人确实还在关注着我们。”韦笙说道。

“可能有某种目的吧……”陈孪漫不经心说道。

“我看过很多电影。像这样的电影我也看了很多……”

“电影?”陈孪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这么看来确实挺像是电影的情节的。”

“他内心之中确实有着某种目的,可是这个目的他没有实现吧……一旦他实现了那个目的,我们就自由了。”

“可是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陈孪反问。

韦笙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这可能就是我们需要搜寻的答案。”

这个时候,韦笙的肚子叫了一声,她显得并不怎么在意,而是走到了那根管子下面,她拿嘴吸住那根管子,管子那头一些液体源源不断的流入她的嘴里。

那种味道腥臊且难闻。

可是这是他们唯一填饱肚子的东西,也是他们唯一能活下去的机会。

别无选择。

而她们的排泄物则在房间的另一端。

大约是管子里的食物被做了某种加工,他们排泄出来的排泄物并没有太重的味道。不至于让他们在这个密闭的房间里窒息而亡。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某一天,这根管子里的食物突然没了。我们该怎么办?”这个时候,韦笙突然开口问道。她用手捏了捏这条管子——这是她被关在这里之后从来都没有过的动作。

“你想活下去吗?”陈孪问。

“你想活下去吗?”韦笙也问。

然后就是短暂的沉默了。

“我们在这儿被关了270天。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来找我们。”陈孪突然说道,“或许对任何人而言,我们都并不重要。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这算是放弃了自己生的希望吗?”韦笙问道。

陈孪没有回答。

他似乎也觉得有些饿了,他用嘴吮吸了一口管子之后,他的脸色突然发黑,用了非常大的力气狠狠地吸了一口之后。

他突然抬头,他的眼神恶狠狠的——他看着韦笙。

“你做了什么?”陈孪问道。

韦笙被他问的有些奇怪。

“我什么都没有做。”她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刚刚说过,如果某一天,这根管子里的食物突然没了。我们该怎么办?”陈孪指了指这根管子,“现在你的预言成真了。”

韦笙很快就意识到了他说的到底是什么。

她走到那根管子边,狠狠吸了一口……

“没了……”那根管子里的食物,竟然没有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陈孪捏住了韦笙的脖子。

“我什么都没有做!”韦笙将手从他脖子里挣脱。

她靠近了墙角,她将自己的背靠在了墙壁上。

墙壁是有温度的,这个房间也是有温度的。

否则像他们这样赤身裸体,早就已经冻死了。

“为什么你能预言管子里的食物会消失呢?”

“我只是随口一说。”

“为什么有人把我们关在这里,可是这个人却不出现呢?”

“我怎么会知道呢。”

“为什么你一直都想让我们找到所谓出去的理由呢?”

“难道你不想出去吗?”

“因为管子里的食物就是你弄没的。因为你就是那个把我关起来的人。因为我做了某些让你觉得怨恨的事情,可是这件事情我却想不起来,所以你才只能用这种方式让我想起来,是吗?”陈孪开口问道。

“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韦笙想要离对方越远越好。

“人没有食物只能活七天。七天之后我们需要想想该怎么办。”陈孪说道,“如果这个房间里一开始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或许食物就不会这么早就没有了。如果这个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话……”

“这一切只是你的猜测。如果你觉得我真的是这一切事情的主谋的话,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把自己和你关在一起呢?你想想,我只是一个女人,我是一个比你脆弱的女人,如果你真的想对我做些什么的话,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韦笙试图打消对方的念头。

“假设有第三者出现,而这第三个人就是把我们关在这里的人,他现在却停掉了我们唯一的食物来源——你看过那么多的电影,你可以想象一下后面的发展究竟是如何的——你可以试想一下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们或许可以等等!”韦笙急切说道,“或许你根本不用走到这一步。或许下一秒,管道之中就会有食物涌出……”

“可是……你觉得这种可能性有多少呢?我们被关了多久?”

“270天。”

“那个人关了我们270天。就好像在种植某种植物一样,现在是到了他收获的季节。”

“你明明说过,外面没有人在寻找你,有没有人在期待你,活着和死了并没有不同——甚至你觉得这里更像是一个伊甸园。”韦笙反驳说道。

陈孪叹了一口气:“那是在食物充足的时候,可是现在,我都快活不下去。而我唯一活着的机会——就是你。不是吗?”

“你既然想出去,为什么不和我一样,寻求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法呢?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杀了我,你吃了我,到外面去之后,你的身份证成为一个杀人犯!”

“可是我不杀了你,我不吃了,我如何能够活下去呢?”陈孪反问道。

可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韦笙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释然的微笑。

而这个时候,陈孪冲到了韦笙面前,他用手死死的捏住了韦笙的脖子。

韦笙躲闪不及,被人控制住了命脉。

她也用手紧紧的握住了陈孪的脖子。

她原本以为她的力气没有陈孪大,可奇怪的是现在她竟有一种与对方势均力敌的感觉。

——明明男人与女人力量之间差距非常大。

可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她看到陈孪的手在慢慢溶解,与她的皮肤融为了一体……

可陈孪却仿佛毫无察觉。

当她意识到了什么之后,周围的墙壁突然破裂开来,红色的水流从墙壁之中涌出……

将她淹没。

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

……

……

女人经历了三个小时的阵痛之后,那个湿漉漉且全身满是粘液的孩子被放在了她的枕边。

她能感受到自己身体里的某些东西在慢慢流逝……

等了许久之后,都没有等到自己的第二个孩子。

虽然因为经历了生产,她已经精疲力尽了。但她还是努力提高自己的声音,对大夫喊道:“产检的大夫说,我怀的是双胞胎。”

可是医生并没有回答什么,而是将她推出了产房。

她的丈夫抱着自己的孩子,脸上满是喜色,可以隐约又有一些悲伤。

“不是说是双胞胎吗……”她问着自己的丈夫,“怎么只有一个?”

“我刚刚问过大夫了,大夫说,是因为在怀孕的时候营养不良,一个孩子把另一个孩子给‘吃’了。”大约是为了害怕自己的妻子伤心,他又说,“但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到最好了。”

自己的妻子身体本来就不好,怀孕几个月的时候,甚至做了一次手术,子宫被剥开,然后又被缝合上……

她已经做到自己最好的了。

大约是为了怕自己的妻子难过,丈夫弄着自己怀里的婴儿:“你在你妈妈肚子里十个月。不愁吃不愁穿,有我和你妈妈保护着你——而当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们也会给你我们所有的一切,让你觉得这个人世间也宛如是如母亲肚子里一般的乐园。”

怀中的女儿听了这句话之后——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竟然大声哭了起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