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谁之恶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谁之恶

作者:清酒
2021-01-27 18:00

谁之恶

“我骗了你,我并不感激你。”

“没有人能骗我,我懂人心。”

“可你不懂自己。”

01

“程医生,您的申请通过许可了,这是许可证。”助手杜云将许可证以及相关文件放在桌上。

程令嘉头微微一点,示意自己已经知道,而后继续闭目养神,他已经连续给好几个病人进行医治,现在身心疲惫。杜云见程令嘉在休息,便悄声地推开门走了出来,将门轻轻关上以后,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诊所。

这是一家私人诊所,诊所的主人也是唯一的医生叫程令嘉,是全国很有名气的心理医生,也是心理学和人类学的双博士。

而杜云,是S大的心理学硕士,一年前来面试的时候被程令嘉选中到诊所当他的助手。

这一次,他要和程令嘉去探望一个女生。

程令嘉说女生的病是罕见的,如果能了解并治疗好她的病,一定能成为心理学上的重大突破。

02

“有什么发现吗?

“目前还没有,让法医过来检查尸体。”

混乱的现场,血迹斑斑,几个警察将现场保持原样,拦住闻风而来的一群记者,让法医越过拥挤的人群来到现场。

死者是一名男性,姓李,年四十八,十年前和妻子离婚以后一直独居在此。

“眼睛被利器剜掉,是一把约七厘米的小刀,顶部尖锐,舌头被齐根截断,初步判定是剪刀所致。”法医检查尸体并说出自己的判断,一旁的法医助理认真地做着笔录。

“死亡时间应该是前天晚上十点到十二点,等等……”法医的手摸向死者腹部,那里有一个微微凸出的硬物,“将死者抬回去,要进行解剖。”法医道。

杜云走在街上,看见不远处一群人围着,便想过去瞧瞧,被好友许志一把拉住:“别看了,我妈跟我说那里死人了,今早警察来了把屋子封了,你去看那些做什么,晦气。”

杜云一听也就不愿再去,他今天要和程令嘉去探望那个女生。

来到诊所,程令嘉已经等在那里了,“走吧。”

两人来到一个医院,说是医院其实也不尽然,这个医院里面除了医生护士,还有狱警,这个医院里的病人既是病人也是囚犯。

这些病人都有着严重的精神病,也都犯下了罪过,为了他们自己的身体以及社会的安全,便将他们安置在这个地方。

林心,22岁,在这个医院住了三年,也是程令嘉和杜云要去探望的人。

“林小姐,你好。”程令嘉坐在林心对面,本来狱警想在两人中间设置一块玻璃板,但被程令嘉拒绝了,他觉得这样的的谈话有距离,不便深入患者的内心世界。

“林小姐,你还记得你的家人吗?”

“林小姐,我带了一些点心给你,听说这是你喜欢吃的。”经过医院允许,程令嘉将用纸盒装的糕点放在林心面前。

林心犹豫了一下,拿过糕点开始吃起来,程令嘉看着林心吃东西的样子,有些感慨,明明该是个正值大好年华的女孩。

林心狼吞虎咽地吃完糕点,有写噎着,程令嘉连忙将水递给她,林心接过水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程令嘉没有继续问,而是开始给林心讲故事,讲外面的世界。林心听的很认真,通过这种方式,程令嘉试图减少他和林心之间的隔阂。

“医生?你是医生对吗?”林心突然开口问道。

程令嘉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是的。”

“你也认为我有病对吗?”林心问。

 程令嘉默然。

“我没有,医生,我没疯。是他们逼我的”,林心的声音变得低沉 “我父母常年在外,他们就来欺负我,从我十二岁一直到十四岁,从小学一直到初中毕业,我以为上了高中就可以逃离他们,我以为可以的。”

“我高中三年没回家,可是在学校的日子也像地狱。”林心的表情十分平淡,如果不是声音的颤抖泄露了她的情绪。

“医生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只要我上了大学就可以重新开始生活。”林心道。

 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03

 “林心,恭喜考上S大。”班主任腆着啤酒肚走过来。

林心下意识地躲开,班主任不满地皱眉头:“林心,如果不是我细心辅导你,给你开小灶,你以为你能取得这样的好成绩?”

班主任说着一把拉过林心,用手抚摸林心光滑的脸蛋,“林心,等下我们去老地方好不好啊?”

林心猛然抬头盯着班主任,眼神充满恨意,班主任被林心的恨意惊到,下意识地把拉住林心的手松开。

“不识好歹。”班主任见学校里拿通知书的人很多,不方便和林心争执,而且林心已经毕业,不能在用补课的理由让她去办公室了。

“林心,我来接你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向林心挥手。

林心看也不看班主任一眼径直离开。

青年上前拥住林心,班主任的瞳孔一缩,冷哼一声:“装模作样!”

“林心,在学校怎么样?”青年问。

“还行。”林心怯生生地回答。

来到一条小巷,青年一把将林心推在墙上:“还行?当然还行!”,青年开始愤怒“你三年不回乡,过得当然行。”

“不过,你真的越来越漂亮了。”青年的眼神充满贪婪的欲念。

林心握住青年的手:“去你家吧。”

青年愣了片刻,他没想到林心会这么主动。

来到青年家中,林心从书包里拿出一根绳子,然后她在青年耳边低语一番,青年的眼睛一亮。

“林心,你现在好懂情趣。”青年道,不过随即他疑惑地问:“你包里怎么会有这东西?”

林心道:“我昨天买的,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接我,我躲了你三年,你一定很生气,所以……”

青年了然,想接过绳子,林心摇摇头,对青年说了一番话,并在青年脸上亲了一口,青年高兴地同意了。

青年让林心将自己捆起来,青年挣扎一下,发现绳子绑得虽然紧,但是绳子并不粗,用力可以挣断。

林心从书包里拿出两粒药,吞了进去,看着青年疑惑的眼神,林心解释:“避避孕药。”

青年彻底放心了,林心上前与青年接吻,青年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灯光昏暗,两人开始纠缠,青年真的很开心,他很喜欢林心,从林心十四岁那年就喜欢上了,为了把林心从村里那群人手里抢过来,他可费了不少劲。

“你现在还有力气吗?”林心在青年耳边呢喃,仿佛他们是恋人。

青年笑道:“你在怀疑我的能力?心儿,后天就是你十九岁生日了,想要什么?”

林心朝青年妩媚一笑,这一笑把青年眼睛都看直了,林心温柔地问:“想要什么都给我?”

“都给你。”青年已经完全被林心蛊惑。

“那我想要你的命呢?”林心问。

“命也给你,宝贝,给哥哥松开。”青年说着等不及了一般想自己挣开绳子,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挣不开。

“宝贝,快给我松开。”青年道。

林心从青年身上下来,慢悠悠地穿上衣服,那婀娜的姿态让青年不禁吞了口口水:“心儿,快给我解开。”

林心突然笑了起来,笑容带着一丝疯狂和歇斯底里的甜美,“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青年听见林心这样说。

“心儿,你……”青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林心用手指抵住了嘴,“嘘,”林心道“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剪断你的舌头。”

青年立刻闭嘴。

“我等今天,等了好多年,不止是你,还有他们,都等着我一一了结,”林心说着拿出一把尖刀“我要割下你身上所有的肉。”

“林心,杀人是犯法的,你不怕吗?”青年惊恐道。

林心笑道“我也算受害者,到时候要求医生检查我的身体,就会发现,我的身体已经彻底坏了。”林心在青年耳边如情人述说情话般低语。

青年不敢置信道:“我三年没碰你,你身体坏了怎么怪得到我头上。”

林心无谓地耸耸肩:“是谁弄坏的不重要,反正你,你们都得……”林心说罢将青年的左眼挖了出来,青年痛得在地上直打滚。

“你害怕吗?原来你也会害怕。想让我放过你吗?那你为什么不放过我?!”林心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林心抓住青年的是手:“你喜欢用手碰我。”说罢将青年的手指一根根切掉,青年痛得几乎昏厥,“每当我想起你触摸我的感觉,我都想这样。”说罢林心将青年的右手掌用菜刀砍掉。

这是一场凌虐的盛宴,只不过施虐者和受虐者的角色进行了兑换,林心挖掉青年的双眼,因为眼神猥亵自己;林心砍断青年的手掌,因为双手触摸自己;林心毁掉青年的下半身,剪断青年的舌头,因为言语下流。

林心看着地上面目全非的青年,又是痛快又是难过,最后笑得像个疯子一样,“为什么不放过我?!”林心朝着青年大喊。

青年已经听不见了,林心知道,所以她拿起剪刀将青年的肚子剪开,将青年被切下的手,被挖掉的眼,将青年身上被取下的所有物件塞进青年的肚子里,然后用针线缝好,“还给你,所有。”林心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

04

在林心杀掉第三个人的五天后,林心被警方逮捕。

被警方找到的林心满身血污,眼神涣散,整个人凌乱不堪。根据医生鉴定,林心的身心已经严重受损,心智也已经混乱,“完全凭着心里的执念行事,欺负她的人死后,杀人的恐惧席卷着她,她自己熬不住精神压力,现在已经精神失常了。”医生道。

因为林心不仅是凶手也是被害者,而且精神失常,即使案件有疑点,但是几个精神科医生都一致判断,林心疯了。

林心被关在一所既是医院也是监狱的地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医生来试图治疗林心,只有她恢复正常,案件才能继续审理。

程令嘉耐心听完林心断断续续地讲述,也明白林心是被逼无奈才如此报复。

突然,讲完话的林心抱着脑袋摔倒在地,痛苦地呻吟起来。程令嘉赶忙扶起林心,“别回忆了。”程令嘉阻止林心,他轻拍林心的背部想让林心平稳。

“别碰我!”林心大吼着推开程令嘉,眼神凶狠。

杜云上前扶起程令嘉,护士听见声音很快赶过来将林心送回房间。

程令嘉道:“我们先回去。”

“杜云,你怎么看?”程令嘉突然问杜云。

杜云愣了一些:“我觉得林心病得很重,心理创伤很大。”

是吗?程令嘉眯起双眼,但没说一句。

“老李吗?帮我查一个人,要一清二楚。”程令嘉回到办公室立刻打了个电话。

下班后,杜云走在街上,他看见早上围着很多人的地方已经没人了,可以看见房门上的黄色封条。杜云冷漠地瞥了一眼,点燃一支烟,叼在嘴上,双手插兜,行走在照亮夜色的霓虹中。

杜云绕到一栋白色建筑的后面,仰起头看向五楼的一间窗户。灯光朦胧,将杜云的影子拉长,杜云冲窗户前模糊的人影笑笑,然后挥手离开。

05

回家后,程令嘉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沉思,今天老李找他帮忙协助一起命案,凶手的手段极其残忍,需要他帮忙解析凶手的心理,然后刻画嫌疑人特征。

这件案子的犯罪手法和三年前L市某村案件的手法十分相似,然而三年前的作案者现在在医院关着。

程令嘉揉揉眉心,他要等老李把资料传给他。

“你叫什么名字?”

“杜云。”

“你愿意来我的诊所工作吗?”

“当然,谢谢程医生。”

一年前,程令嘉在众多应聘者中独独选择了杜云做他的助理,不是因为杜云的成绩有多优秀,能力有多出众,而是因为杜云的性格,明明外表看上去,无论是表情还是举止都像个阳光大男孩,但是眼神深处的冷漠还是被程令嘉察觉了,如果不是程令嘉而是其他心理医生怕是很难察觉。

能把自己的性格和情绪控制的这么好,说杜云不是惯用心理学的高手简直就是谬论。

想起初见杜云的情形,程令嘉不禁叹了口气。此时,电话声想起打断了程令嘉的思绪。

“喂,老李吗?”程令嘉接起电话,眉头从接过电话的一刻起就未曾舒展。

06

“林小姐,您要出门吗?”护士恭敬地问。

林心摇头:“带我去洗漱间。”

护士依言带林心去洗漱间,然后按照林心的吩咐将一个手机交给林心,自己去洗漱间外面守着。

“准备好了吗,哥哥?”林心问。

“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你出来。”电话那头的人回答。

林心满意一笑,她走出洗漱间双眼盯着护士,缓慢地用令人昏昏欲睡的嗓音对护士道:“你记住,我今天肚子不舒服,洗漱完后一直在卫生间里,没有出去半步。”

护士懵懂地点头:“你从来没离开过,我一直守着你。”

林心将护士给她准备的衣服和假发戴上,然后从员工通道的后门走了出去。

离开医院的林心,沿着一条小路行走,最后走到一栋楼前停下脚步。一个男子在路灯下朝她微微一笑,吐出一口烟雾,模糊成光圈。

“教你的都学会了?”男子问。

“如果不是你教我,我怎么能在里面生活得那么顺心。”林心笑着向男子挥了挥手,然后走上楼梯。

在四楼最左边的房间里有一个让林心记忆深刻的人,不过今时今日她不再需要用以前的笨办法除掉他,因为已经有人为她身先士卒,而她,坐收渔翁之利。

夜,很漫长。

07

程令嘉深吸一口气,将厚厚的资料拿在手上,然后拨通电话:“老李,把那间医院有关林心的视频都给我。”

录像里,护士一直守在洗漱间,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林心都没有出来,护士不时地进去看一下林心的情况,从护士的表情来看林心一直都在里面。

程令嘉揉揉头,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他重新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录像,发现护士的表情有点呆滞,不是劳累的神情,而是一种程令嘉再也熟悉不过的神情,被人催眠的表情。

十几年前,程令嘉用同一种方法从非常信任自己的一位导师的手里弄到了重要的学术论文,从此以后名声大噪,事业也越来越好,没想到今时今日,还有和自己一样的人。

林心,真是深不可测,不,应该是杜云,深不可测。

林心将事情处理完以后走出大楼,她问:“为什么帮我,明明当初……?”

男子道:“我想帮谁就帮谁,愿意帮谁就帮谁,我去了一趟老家,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林心问:“你会入狱吗?”

男子道:“入狱必不可免,不过不会很久。”

林心点点头,她朝着阴影走去,沿着小路走回医院,如果不是那一丝恰好的月光,也许谁都无法看见林心脸上扭曲的笑容。

你很厉害,但是不能比我厉害。

08

“程医生,我下班了。”杜云笑着向程令嘉说道。

“杜云,今天和我去吃饭吧,人老了,没人陪着吃饭。”程令嘉忽然有些感伤地说。

杜云有些为难道:“可我今天和朋友许志约好一起吃晚饭。”

程令嘉觉得有些可惜,随即摆摆手:“那算了,本来还想和你小酌几杯。”

杜云道:“我和许志说一声,改天约,今天陪您老吃饭。”程令嘉满意地点点头。

两人来到一家中餐馆,店面不大,菜的味道却十分不错。两人边吃边聊。气氛十分融洽,程令嘉问:“杜云,你怎么看待心理诱杀?”

“心理诱杀?我以前听说过,但不太了解。”杜云回答。

程令嘉继续道:“市里发生了一起命案,作案手法和三年前L市某村的那宗案件十分相似,有趣的是,死者恰好是林心的高中班主任,但有一个疑点,你猜是什么?”

杜云喝了一口酒道:“林心在医院,不可能出来行凶,这个凶手也许是在模仿她。”

程令嘉笑着摇摇头:“最大的疑点在在于,死者真正的死因是自杀。”程令嘉说完后仔细地观察杜云的表情。

杜云淡定地接过话:“我没接触过三年前的案子,而且我也不是警察,不了解这方面的情况,老师有什么高见?”

程令嘉没有回答杜云的话,他话锋一转:“听说林心在医院里过得并不好,护士因为她是凶手对她态度十分恶劣,即使林心是患者也未免有些可怜。”

杜云捏住酒杯的手紧了紧,随即松开酒杯道:“她也是受害者。”

程令嘉将杜云的变化尽收眼底,他道:“杜云,你小学和初中是在哪里上的学?”

杜云回答:“小学以及初三之前是在L市的学校读书,老师怎么问起这个?”

程令嘉耸耸肩:“随便问问,某村是你老家?”

杜云泰然自若地点头。

两人陷入沉默,只剩下小口饮酒的声音。时间渐渐流逝,小店的客人越来越少,很快就只剩下程令嘉和杜云两人。

“我想讲个故事,”程令嘉率先开口“以前在某村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男孩把女孩当妹妹看待,两人的关系十分要好。有一天男孩放学回家想去女孩家里找女孩,却发现女孩被几个男人围着,男孩想救女孩却被赶来的家长拖走。从此,男孩和女孩见面的时间变少了,男孩偶尔看见女孩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女孩就躲开男孩。后来男孩家的经济条件变好,一家人搬离乡下来到S市里居住。从此以后男孩再也没有见过女孩。”

杜云冷淡地点头:“很遗憾。”

“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知道?”杜云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

程令嘉道:“猜的。”

“那你还猜的真准,我想你大概是想等我说什么,然后录音,准备交给警察?”杜云讽刺道。

“你不想救你妹妹?”程令嘉问。

“你肯救她?”杜云反问。

程令嘉道:“她是受害者,我为什么不救?我可以让她试着在外面生活,也许可以治好她的心理创伤。但是你,必须伏法。”

“哈哈哈哈,”杜云大笑“我伏法?我凭什么伏法?我做的事难道错了吗?他们不该死吗?我进去了谁来照顾我妹妹?”

程令道有些愤怒:“他们不是好东西,但他们应该让法律来制裁,你这样做只能毁了你自己,你为什么要努力读书你忘了吗?”

杜云有些微怔,随即他苦笑一声:“为什么?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

杜云道:“我可以和你走,但你必须答应我让林心正常地生活,破了这案子,你就更出名了程医生。”

程令嘉无视杜云的嘲讽道:“你很出色,只要你不承认自己心理诱杀林心的班主任,你的罪就会变成亵渎尸体而不是杀人。”

杜云无所谓道:“我没有诱杀,他自己这么多年活在心理压力中,他知道有三个人被林夕杀了,怕下一个轮到自己,日思夜想精神崩溃可以理解。我,纯粹泄愤而已。”

“你恰好在他自杀以后出来泄愤?”程令嘉反问。

杜云微微一笑:“有些事情我得和法官说,而不是和你说,我自首,我承认亵渎尸体。”说完离开餐馆朝警局走去。

但是杜云不会知道,有一个人打电话给程令嘉,让亵渎尸体变成了蓄意谋杀。

09

“他不是你哥哥吗?”程令嘉问。

“可是我只有这样做才能获得自由,您才会保我出来,而且他虽然是我哥哥,也只不过是利用我的惨状为借口来满足自己的杀人欲望。”电话那头林心的声音低沉。

哥哥?当她遭遇地狱的时候,他不过冷眼旁观,用看脏东西的眼神看着自己,当自己进入医院以后却反而来看她,拐弯抹角地询问自己的作案手法。

“林心,你怎么杀那些人?你为什么那样杀他们?”

兴奋的话语,兴奋的眼神,都让林心作呕。

程令嘉按照承诺将林心保了出来,让林心可以先在外面生活两年观察病情是否会好转,不过两年内林心必须向警察报备自己的去处。

“程医生,谢谢你为我出来生活做证明。”林心道。

程令嘉看着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的瘦弱女生,想起杜云的话,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你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可以先来我的诊所当个助手,整理文件还是比较轻松的。”

“谢谢程医生,我想多在外面看一看,见见世面。”林心道。

程令嘉点点头:“那也好,路上注意安全。”

“我会注意的,程医生,再见!”林心道。

“喂,是范老先生吗?我已经接触程令嘉了,您放心,谢谢你将我保出来,监视我的人知道我要去您那里治疗都很放心呢。”火车上,林心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田野,温柔地笑着,程医生真是个好人,如果没有盗取导师的论文就更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