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一切灾难已经开始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一切灾难已经开始

作者:横川病棠
2021-01-28 22:00

亥尽子初,庚年中落,乾坤门开。

当一侧凹柜的吊钟整整的敲了十二下之后,太却也已经将自己的目光从这少年的身上收了回来,一边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一边颇有些调侃意味的侧眸同绒龙说了一句:“你倒是对我的事情颇为上心”。

而倚靠在一旁的绒龙,依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姿态,随即丢下一句:“你的命对我还有用,在此之前,我自然会帮你”,说罢,便转身离开。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这里不是她应该待的地方,她陪在太却身边这么多年了,早就能明白太却眼角眉梢里,到底在同自己传达什么样的信息。

“这小丫头,刚刚是不是对我翻个白眼?”,太却独自呢喃了一句之后,便要重新正了神色看向了眼前的少年,一边在心里感慨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命运多舛,一边并将他给抱了起来。

这雕花桌案后面的墙壁有一张巨大的挂画,远远看起来这好似一张略微透着些许诡异的山水画而已,但是如果凑近去看的话,便可以发现其中茂密森森的树杈,都实则是黑色的骨头,而那山水之中的亭台楼阁,也并非坐落在山坡之上,而是漂浮在半空之中。

这,便是重楼幻戏图。

在许多传闻中,这张图可以沟通两个世界,可以让逝者回魂,可以让死者重生。

只是这么多年了,这张图中的重楼,实则一直缺一个主人。

刚刚过了子时,铺子外面已然天放晴夜,食月归一,整个城市所有的建筑似乎都没了影子,在绒龙的眼中变成了一种抽象的灰白色,仿佛再绚丽的光彩,都没有办法在人的瞳孔之中辉映出它原有的模样。

绒龙已经回到了小卖部门口的那个小板凳上,继续保持着自己之前蹲着的姿态,一边甩着发尾,一边在想着心事。

大概一个月以前,老楼那边就已经给了太却消息,说是铺子真正的主人,终于要来了,他们耗费了许多的时间,牺牲了无法估计的代价,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但是却没有想到,前不久太却又接到了一个,他没有办法拒绝的命令,而这个命令的内容,则是要太却杀了这个铺子的继承人。

先不管老楼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就以现在的局面来看,今天来的这个少年是生是死,对于太却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而绒龙是完全不管老楼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的,她原本就不属于他们这个圈子,绒龙之所以守在太却的身边,无非是有自己的目的罢了,她只要太却能够好好的活着就可以。

或者说,现在的太却,还不能死。

甚至这个时候,她都已经开始在脑内策划着,该如何带着太却上演亡命天涯了。

而就在绒龙想着,第一步该去什么地方的时候,眼前的世界似乎好像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骤雨初歇,将整个城市洗刷的非常干净,仿佛之前留下来的任何痕迹,都已经在时间之中,悄无声息的不知所踪。

街道之上零零散散的还有几辆出租车来回行驶,远方的林立高楼也有斑点星火,路灯之下的马路之上,辉映着周围商铺的霓虹色彩,颇有一种赛博朋克的风格。

好像刚刚失去颜色的城市,又苟延残喘了起来。

子时一刻,铺子后面没有任何声响。

看来事情是结束了。

绒龙又重新从小板凳上跳了下来,然后绕过了这个小卖部回到了铺子里,却没想到还没有掀开那一层布帘,却已然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儿。

再一进去,就看到了太却单膝跪地在铺子的中央,之前的那个少年已然落座在了那桌案之前,后面悬挂的重楼幻戏图也并非是之前那般的黑白色……。

血红的山体,血红的琉璃瓦,血红的朱漆红柱,甚至是血红的江河日月,悬挂在重楼幻戏图之中。

虽然并不知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毋庸置疑的事,这少年还活着。

“你怎么样了?”,绒龙赶忙来到了太却的身边,将他给搀扶了起来,只见他低低的喘着粗气,嘴角似乎好像也有血迹向外流出,他一边捂着自己的腹部,一边还颇有一些调侃意味的说道:“这里可真不是什么人待的地方,我将这小子丢进乾坤门之时,差一点点就死在了这里”。

然而,绒龙却不关心之前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她倒是很好奇,现如今那躺坐在重楼幻戏图之前的少年。

那少年似乎和她之前将他给背回来的时候别无二致,只见他躺坐在椅子之上,依然是一幅昏迷的姿态,但是他的手腕之处,甚至脖颈露空的皮肤之处,却突然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红色丝线网。

定睛一看,那并不像从外部附着在皮肤之上的,更像是毛细血管破裂的感觉……。

就在此时此刻,太却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他略微有些颤抖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接通了电话,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询问的声音。

“已经接到了,乾坤门也已经打开过,接下来各位引路人和天命师都可以准备了”。

挂掉电话之后,太却便落座在了之前这少年躺着的躺椅之上,舒缓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现在乾坤门已经开过了,接下来各路妖魔鬼怪断然不可能会继续蛰伏下去,各方势力的天命师引路人也应该已经出山,还有那些一直盯着我们的家伙,也肯定会下手了”。

太却言下之意,就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他们断然是没有好日子过了,可是绒龙的注意点,却不在这个地方,她仅仅只是轻而易举的带过了这个问题,然后继续盯着那少年说道:“你终究还是没有动手”。

这句话是一个陈述句,而并非疑问句,而同绒龙相处这么多年,太却也已经习惯了这个家伙,偶尔神经大条偶尔年少老成的说话方式,更甚至对待绒龙隔三差五给自己的人生打击,早就已经有了免疫力,所以仅仅只是笑了笑,然后说道:“总有一些事情,我们终究还是要弄明白的,这小子对我非常重要”。

“那你的命就不重要了吗?”,绒龙略微有一些皱着眉头,她不知道刚刚铺子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却没有想到的是,素日里来都非常不正经,甚至可以说是三句话有两句半都是插科打混的太却,竟然非常认真的盯着那少年,随即说道:“我现在算是知道了,我留着这条命,就是来保护他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