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村东边的柳老头
故事 短篇故事

民间故事:村东边的柳老头

作者:鱼子将.
2021-01-29 15:00

村东边的柳老头一直是我们这些小孩子心里的迷。

他从不和大家来往,只活动在自家小院的方圆几米内。

在我们眼里他是个没有家室的可怜人,但在大家眼里他可不是,不仅因为他能通灵,更因为他会给死人配婚!

旁人都尊称他为柳老先生,可我们几个毛头小子哪里见过他的本事,我们不信村里人说的,只管在背后叫他柳老头。

直到王阿婆家的那件事发生,让我们变了态度。

“我那孙子邦儿在世的时候可俊了!才十几岁就是个大个子,还有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可怜那时家里穷苦没钱送他读书识字,但他从不抱怨。”

这事阿婆逢人就说,说到伤心之处就用她那枯瘦的布满皱纹的手抹泪,“邦儿那孩子随了他父亲,从小就善良。就连死都是为了救人,我的傻孙子呦!得亏了村东边的柳老先生,前几天我那可怜的孙子还托梦给我说自己要投胎转世了嘞!”

就是去年,年仅十七岁的王邦因为救人不成,连那落水的孩子一同掉进了河中。

那河水泛着绿光,深不见底,河里尽是水草藤蔓。村里的青壮年都不敢去哪,说是河里有“东西”。在附近干活的人听见孩子落水的呼救声发现有两孩子在水里扑腾,急忙唤来村里的青壮年救人,可这么深这么诡异的河谁敢下去啊?总不能像王邦那小子一样为了救人把自己搭进去吧?

渐渐地河面恢复了平静。

无论大家怎么喊,河里就是没有一点声响。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等阿婆摇摇晃晃的赶来,哪里还看得见邦儿子的身影。

这让阿婆和另一个落水孩子的父母通通急得嚎啕大哭,双手伤心欲绝的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孩子的小名。

一个时辰后,那落水的女娃娃的尸首竟从河里浮了起来,成年男人们急忙找来树枝,把那女娃娃发白的尸首打捞起来,用麻布盖上。

那女娃娃的亲人见孩子这般模样伤心的哭成一片。阿婆见状,更是经受不住打击昏了过去。

整整三天,救人的王邦的尸首就是不见踪影,最后阿婆和村长只好去请会通灵的柳老头去一看究竟。

柳老头虽不亲近人,可村里人遇到怪事有求于他,他也断不会袖手旁观。

他们来到出事的河边,柳老头往河里一看,顿皱起了眉头。

这河里果真有“东西”!待我回去准备东西,明日酉时,再来此地!我倒要看看它是何方妖孽,竟敢在此为非作歹!

次日酉时将至,太阳落山,鸡归巢。

暮色中,只见柳老头穿着道服背着一个包袱便朝着那条河的方向去了。

连续几天的烈日让土壤被晒得秃了皮,走起来吱吱作响。但河边始终是阴凉的很,还未走近就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阵阵凉风...

柳老头望着那河面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转身在王邦落水点的后约一米处用朱砂画了个大圆圈,道“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出来?”四周依然平静,只有风声、水声、乌鸦声,唯独没有回应。

片刻后,柳老头走进朱砂圈内,取出桃木剑,含了一口狗血喷在剑上,而后将剑抛向空中,此时左手置于右手下,双手中指和无名指弯曲,双目紧闭,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咒语,这时桃木剑竟奇迹般的正立在空中。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柳老头施法的时候,河面上竟然出现了一个碧玉年华的姑娘!噢!不!是女鬼!虽说是女鬼,但其长相却并不凶残,生前定是出自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

只见那女鬼双手捂头,头发杂乱的缠绕着,浑身不停地颤抖满地打滚:“求先生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看样子十分难受。柳老头停下做法后,那姑娘随即跪倒在了地,那怯生生的王邦魂魄也现了身。

“先生,我有错!但他们两人落水并非是我所为,我因家道中落被奸人所害困于这河中许久无法转世投胎。那日见面目俊秀的他为救人奋不顾身便想和他结个伴,是我动了私心,留住了他的尸首。我这就把他的尸首还于你!但求先生能大发慈悲,让小女子和他在这里做对亡命夫妻吧!求求你了!”

还没等柳老头问,那姑娘便把事情原委通通说出,还不停的给柳老头磕头。

柳老头一见这姑娘就知道她并非恶人,许是困与这河中太久,太过孤单才动了私心藏匿了王邦的尸首吧。

“那得问他是否愿意,待他同意后。我便找一块风水宝地将你们的尸首葬于一起,待九九八十一天之后,你们便能入地府,转世投胎。”

说罢,柳先生看向王邦的魂魄:“你可愿意?”

“先生,我愿意”王邦点着点。

“好,你们暂且等候,切不可害人!待转世成人,须要一心向善!”

次日,柳老先生和村长带着一行人去给王邦收尸。王邦的尸首全身发白,身上多处已经长了虫卵,炎热的的天气让尸体腐烂的更加严重,发出阵阵恶臭。

柳老先生按女鬼说的位置找到了女鬼的尸骨,找了个村里的风水宝地做了法事把两人葬在了一起。

两鬼走上了一同转世之路,我也因为被柳老先生的所吸引,做了他的登门弟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