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寄给抑郁症患者
生活

生活:寄给抑郁症患者

作者:夜猫耗子
2021-01-30 13:00

我站在秋风直吹的马路旁,站在闪烁着绿灯的路灯下,撑着伞看着这些车红红的车尾的灯让瞬间浮现了冲上去的念头,我想解脱想挣扎出来,但我放不下,我真真实实放不下的东西太多了……

苍白了头发,驼了背,沙哑了声音的爸爸妈妈,立誓要养我后半生的哥哥,我牵挂而还未得到的男朋友,相处的特别要好的闺蜜,这些全是我放不下的人。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若是我也能像这首诗的作者一样觉得秋天是一个让人胜过于春天的人那应该多好啊,好像现在的初中生真的没几个是真正快乐的了,包括我去医院检查一检查结果就是双相情感障碍,那段时间我真的崩溃到了极点,我心里想着凭什么要我一个初中生经历这么多啊!学业被父母和老师强行放下一段时间,成绩一落千丈。面色变得越来越憔悴,手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割的地方越来越深,被父母嫌弃甚至哥哥也有了放弃给我继续治疗的想法,那一刻我真的不知所措了,我不知道应该去干什么才能挽回这一切,或许这个世界真的要逼一个人呆上一张笑脸面具才开心吗?

但我好像真的带上了一张笑脸面具了,再也不在像父母和哥哥任性撒娇,再也不动不动就闹小脾气,每次都不会在提出意见,“好像重度抑郁症带走了我的所有的情绪”我体会到了抑郁症就是一个无底洞它随时都会病发,每次发作我都只能蜷缩在角落咬上毛巾尽自己最大的可能不再发出声音。

我在发病的时候从来没有大叫过,但是这次我也不想大叫了,也不想病发时吃药了,我依稀记得我正想往马路上奔去被任何一辆车撞死时,一个小弟弟问我“姐姐,为什么绿灯了你也不走啊?”我没有回答他的话,他有些失落的跑回去,我那时在想谁会关心我在意我啊,一切都是假象罢了,我准备跑过去了那个弟弟又拉上了我往我手里塞了几颗糖,那几颗糖甜甜的,让我感觉是那几颗糖救了我,回到家我立刻告诉他们愿意做电疗(MECT)的时候他们终于不再是愁眉苦脸了他们绽放出了笑容。

现在经过不断的电疗我的病也快好了,其实人间是值得的,挽救一个抑郁症患者很简单一个陌生人给她一颗糖或者任何一个人在崩溃的时候给她一个笑容就可以了……

这个世界总会有值得的,慢慢的去发现是很重要的,要慢慢的等待不错过任何一个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