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三个愿望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三个愿望

作者:温瞳难寻
2021-01-30 17:00

今天是我死去的第三天,死神已经站到了我面前。

我看着父亲扶着几乎站不稳的母亲,站在我的墓碑前,久久不愿离去。

我正想上前抱一抱父母亲时,死神开口了:“你现在是灵魂,你做什么他们都感觉不到。”

于是,我只得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死神。

死神和我对视了片刻,又看了看我的父母,说道:“不过,看在你父母丧子之痛的份上,我可以满足你在人间的最后三个愿望。”



“我想回到和她初见那一天,我希望帮她寻到小棕熊的人是我。”我说。

死神面露复杂之色,似乎想开口说什么,犹豫了片刻后,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午后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她扎着高高的马尾,背着双肩背包,沿着学校一旁的香樟树,正焦急地寻她最爱的小棕熊。

就跟那年初见她时一模一样。

不过,如今不一样的却是,我知道当年帮她找到小棕熊的那个男孩是在哪里寻到她的小棕熊的。

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我还是上前,从她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转过头一脸不解地看着我,“你有事吗?”

“你在找什么?我可以帮你。”我说。

她几乎想也没想就说出了口,“一只棕色的小熊。”说完,她又比划了一下小棕熊的大小。

我点点头,又说道:“我最擅长找东西了,我帮你吧。”

她露出一丝欣喜,“真的吗?那谢谢你了。”

我再次笑着点点头,“那我去那边找了。”

我站在原地看她走远,到教学楼拐角处时,她站在那,似乎是在跟另一个人谈话。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身往反方向跑去,当我看见那只小棕熊孤零零躺在阶梯教室的门口时,我露出了得意的笑。

正当我捡起小棕熊准备往回走时,那个男孩果然出现了。

他四处寻着小棕熊,应该没有看到我,出于本能,我把小棕熊快速地塞进了书包里。

和他擦肩而过时,我心里更加得意洋洋。

找了个没人的地儿,我取出了小棕熊,拉上书包后,心情格外好。

几乎是哼着歌儿,踏着欢快的步子走到了她面前。

我把小棕熊交到了她手中,她不停地对我说着谢谢,还说像我这么心地善良的人不多了,她愿意跟我交朋友,并且还留了联系方式。

她走后,我站在原地,正当我笑得像个孩子时,死神的声音传来,“你该回来了。”

我焦急大喊,“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

“这是你的第二个愿望吗?”死神问。

死神的意思,我再明白不过。若不是我的第二个愿望,他是不会再给我时间的。思考片刻后,我只好摇了摇头,“不,你带我回去吧。”

回到现实,父母亲依旧还没走,可我只是灵魂,我什么也做不了。

死神说:“你可以说出你的第二个愿望了。”



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我想回到她跟那个男孩结婚的那天,我希望,给他戴上戒指的人是我。”

死神并未多说什么,只看了我父母一眼,收回目光后,我分明听到了他的叹息声。

“你真的决定好了,要回到那天吗?你的机会只有三次。”

我回答得斩钉截铁,“是的。”

盛夏的风吹得人心旷神怡。

一片宽阔的草坪上,我的亲朋好友都坐在嘉宾席上,他们满脸笑意地鼓着掌。

红毯的那头,她一袭洁白婚纱,在他父亲的陪伴下,一步一步缓缓向我走来。

她的脸上是藏不住的欣喜,我在这头等着她,鬼知道,我有多想朝她奔去。

等她走近,她的父亲把她的手交到我手上,对我说了一些嘱咐的话后,便退了下去。

司仪的说话声和台下的掌声交汇,我却觉得这个世界仿佛是安静的。

我的眼里只有她,我的新娘。

在司仪的流程下,我们的婚礼有序地进行着,宣誓,交换戒指……

最后我终于吻了她,在所有人的祝福下。

想起那时,我也是台下嘉宾里的一员,她对着那个男孩说我愿意……别人鼓掌我也跟着鼓掌,唯一让我显得与参加她婚礼的其他人不一样的,是我未达眼底的笑意,和满了无数次又空了无数次的酒杯。

那是我爱了好多年的女孩,她嫁给了别人,我又怎么甘心和舍得?

不过,如今站在她身边的人是我,是我就已经足够了。

我吻了她很久才放开她,她的脸有些红了,她不敢看台下的人,只害羞地把脸藏进了我的怀里。

我也抱住了她,用只能我们两个人听见的声音,学着网上的话,在她耳边说:“余生,请多指教。”

她也抱我抱得更紧了些,“感恩遇见,不负遇见。”

就在此时,死神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你的第二个愿望已经实现,该回来了。”

我使劲地摇了摇头,在心里乞求道:“再给我一点时间,我还想多看她一眼。”

“可人生,又哪能事事如愿呢?你还若你不愿回来,那么这就是你最后一个愿望。”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油然而生,当我再次看向台下时,台下已经是一片大雾。就连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一切都未曾存在过。

我再次回到了现实,此时父母正打算离开。

“你还有最后一个愿望。”死神提醒道。

“我想再活一次。”

死神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人类总是有太多得不到满足的欲望,我给你这三次机会,就已经是恩赐了。”

我无视掉死神唇边的冷笑,仍是坚持着,“我的愿望就是再活一次,有何不可?”

死神摇摇头,“并未不可,不过既只是愿望,自然也可不被实现。”

我知道,我是拗不过他的。

最后经过权衡利弊,我的一生像是过电影一般在我脑海闪过后,我只得乖乖地说了我的第三个愿望。



“我希望回到她发现那个男人背着她和别的女人……”我说不下去了,只得换了一种方式,继续说,“那天,我希望她并没有选择跳河,只是回去摊牌后,选择了离婚。”

“若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奋不顾身跳下去救她吗?”死神问。

“会。”

“可你根本不会游泳。”

“也许这就是爱情吧,我看着她在水里扑棱,就以为自己会是她的英雄,却忘了自己也不会游泳。”

死神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我的墓碑,又看了看我的父母,再次问道:“你确定要回去那天?不再考虑一下了?你只有这最后一次机会了。”

我坚定地点了点头,“我想回去那天,看她好好活着。”

“既然是你在人间最后的愿望,便满足你吧。”

“死神,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我希望,这一次,多给我一点时间。”

也许是被我打动了,死神点了点头。

我如愿回到了那天。

她站在桥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我想上前安慰她,却发现少了一种身份。

“去吧,总归是最后一次了,就别留遗憾了。”这是死神的声音。

我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鼓舞,走到她身边,递给她一根烟。

她回头看了看我,接过烟,并没有问我借火。

她不抽烟,我是知道的。

“你可别跳下去,我可不会游泳啊。”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着。

我知道,这一次,她不会跳了。

现在的她只是活在我愿望里的人。

她被我的话逗笑了,“你怎么在这?”

“路过,看到是你,就过来打个招呼。”我说。

“你已经知道了吧?你不用安慰我,我就是出来吹吹风,让自己冷静冷静。”

如果,当时,你也能这么说,那该多好。

我笑了笑,仍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嗐,优秀男人多的是,大不了离了婚我娶你喽。”

“你还是这么爱开玩笑,从上学到现在,同学中好像唯一没变的就是你。”

“是啊,这么多年我还没变,对了,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继续和他过下去吗?”

她点了点头,随后很快又摇了摇头,“不了吧,我有感情洁癖,即使勉强继续在一起,也回不去以前了。”

“你能这么想最好,以后要遇不到合适的,咱俩相依为命算了,一起去看世界,一起撸串喝酒,把日子过得开开心心的。”

她撩了撩被风吹起的刘海,转身面向我,“你养我啊?”

她猝不及防的话让我愣了愣,随后我反应过来,立即答道:“养你不是小意思嘛,钱我赚,你负责开心就好。”

“还是你好,好哥们儿。”

“以后哥们儿养你,放心吧,娘家人在,你有的是离婚的底气。”

她突然笑了起来,把烟塞进嘴里,“来,给我点上,这根烟,我敬你。抽完,我就回去跟他摊牌,以后跟着你吃香喝辣,再也不碰爱情。”

我掏出打火机,给她点燃了烟,她不会抽,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我一慌,一把抢过她叼着的烟,扔到地上,“别抽了,我带你吃饭去。”

她拒绝了,重新问我要了一根。

这次,她并没有被呛到,转过身,一手靠在栏杆上,一手夹着点了火的烟,目光看向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在她不看我的时间里,往事却像是洪水般,再次向我涌来。



那是高一那年,我在校园里第一次碰见她。

那时,她梳着高高的马尾,穿着整整齐齐的校服。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原来有人可以把校服穿得这么好看。

从那以后,我便喜欢上了这个干净的女孩子。

我打听她的班级,总是制造和她偶遇的机会,也不知是不是上天听见了我心里的声音,巧的是,高二那年,她转来了我们班,还和我成了同桌。

鬼知道,我兴奋了好几天。

从她转来我们班以后,我就开始打扮起自己来,衣服换得勤了,就连鞋子也几乎一尘不染。

我开始关注起她来,总是时不时地就问她借这借那,慢慢地,我俩也熟络了起来。

后来,她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儿,竟然是因为他捡到了她的小棕熊,再后来,如愿地和那男孩在一起了。

那时,她总是在上课时,偷偷就笑了起来,下课后,那个男孩也经常来教室门口找她。

全班都起哄,只有我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

后来,为了继续跟她在一起,我报了她想读的大学,即便那个男孩也读的是那所大学。

当时觉得是缘分,我们又做了四年同学,后来才知道,其实那是天意弄人。

再后来,就是毕业后,她便接受了那个男孩的求婚,两人结束了六年的恋爱长跑,一股脑就进入了婚姻。

而我只能以她最好的哥们儿的身份,参加她的婚礼。

婚后,我也终于接受了现实,明白我和她之间不可能了。

所以,为了不让那个男孩多想,我从来没有刻意去打扰过他们,我只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关注她,守着她。

可那个男孩却背叛了她。

我放在心尖儿上的女孩,他得到了竟不知道珍惜。

我把那个男孩狠狠地揍了一顿,直到他鼻青脸肿向我求饶,说他错了,我才放了他。走的时候还警告他,让他主动提出离婚。

后来,她也知道这件事后,受不了,跑去跳了河,看着她跳下去那一刻,我几乎想也没想,跟着就跳了下去。

不会游泳的我,因为年少的一眼心动,不顾一切想要她活下去,也因为太过冲动,不仅没能救起她,因此还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等我回过神来时,已经是第三次回到了现实。

眼前只有我的墓碑,死神和快要看不到背影的父母。

我便明白过来,这是我在人间的最后日子了。

“我的愿望都实现了,现在也能安心和你去了。”

我往父母的方向看了一眼,死神也随着我的目光往那个方向看去。

他说:“我本以为,你至少有一个愿望,会是留给你父母的。”

这句话仿佛是想提醒我什么,我恍然大悟过来,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