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确不是一路人,但你是我的人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江枫恋晚舟

作者:九幺
2021-02-01 11:00

“又跟人打架了?”
 
“切,打架就打架。”江枫撅着嘴不屑的甩了甩由头的短发,向上勾起的眼角却好看的眯了起来,流露出内心的一点愉悦。
 
孟晚舟垂下欣长的睫毛,对她的话已经见怪不怪,握着她纤细的手臂,对着狰狞的伤口一点一点地涂上碘酒,细致而又耐心,伤口有点血珠窜了出来,滑落在江枫一小截白皙的手腕上。
 
这么瘦弱的一个女孩,怎么偏偏喜欢打架?
 
“疼吗?”孟晚舟朝着她的伤口吹气,温热而细小的微风落在伤口上,卷起了她心里的涟漪,在湖面上层层展开,看着孟晚舟清隽又稚嫩的脸颊,眼里认真而又执着。
 
那帮人一直说,晚舟喜欢江枫,她是不信的。
 
这样干净如白纸的人,怎么会喜欢上她这样人人喊打的姑娘。
 
他是天上皎洁如玉的白月光,她是在阴暗的角落里艰难生存的臭虫。
 
但这一刻,她信了,她不得不信。
 
几乎是一瞬间,她妥协了。
 
她支着下巴,笑着看他,眼底落下万般星辰,“晚舟,我疼。”
 
握着她的手臂的手微微收紧又放开,少年紧抿着的唇和初露的棱角被昏暗的灯光照得坚毅。
 
他抬头,看着她的眼睛。破旧的老式吊灯发出一点点的光晕,连巴掌大的房间也只亮了一个小角落,她的脸颊被黑暗笼罩的不清晰,一双眼眸却格外清凉,像是黑夜里的万家灯火,不甚温柔又灿若长虹。
 
即使她满身泥泞,也紧紧吸引着他的目光。
 
让他无法拒绝。
 
江枫恋晚舟,这不是秘密。
 
“江枫,以后不要再跟别人打架了。”
 
她依旧支着脑袋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也没点头。

夕阳的街道上,小贩四处叫卖,招揽着生意,橘色的光洒落在肩头上,将人们的影子拉得斜长。

江枫站在孟晚舟的背后,整个人笼罩在他的影子里,伸出双手像是在拥抱他。
 
他在巨大的梧桐树下停下脚步,转身也伸出双手,她没收住脚步,一个措不及防的撞入他的怀中。
 
阳光落在他的脸上,融合在温暖的光线里,梧桐叶静静地落下,停在了他的脚边,他的怀抱温暖而干燥,看的她莫名生出一阵歹意。
 
“晚舟,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孟晚舟动动嘴唇,却也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渐渐红了耳朵。
 
江枫看着热度逐渐攀上他白皙的面颊,手拽着他的衣领将他抵在树干上,踮起脚尖,附上了他的唇。
 
柔软而又香甜。
 
她笨拙的亲吻着,牙齿有些磕到他的,微微的疼痛想要离开却又舍不得放开,舌尖一遍一遍勾画描绘着他的唇型,汲取着他的美好。
 
那一刻,微风过境,吹透新芽。
 
世间喧嚣,一瞬静止。

江枫和孟晚舟是青梅竹马,却一点也没有青梅竹马的样子。

但是,除去每天两人一起上下学,他们的人生就像是两条平行线,没有任何交集。

一个是老师家长公认的好学生,一个是谁谁提到都是嫌弃的小太妹,谁都不会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
 
江枫三天两头打架,如同家常便饭,孟晚舟收容无家可归的江枫,也是一日三餐,没什么奇怪。
 
可等到江枫打架打进派出所的时候,孟晚舟再也忍不住了。
 
他费尽心思把江枫从派出所拖出来,看着她一脸不在乎吊儿郎当的样子,双手抱在胸前,他真的气不打一出来。
 
他可以忍她的小脾气,可以接受她受伤之后来他这里找安慰,但他不能接受她自甘堕落对着自己满不在乎。
 
“晚舟,我……”她满眼笑意地蹦达到他的面前,像是以往一样吊儿郎当地开口,却被他厉声打断。
 
“江枫,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看看你,三天打架两天受伤,哪有一个学生该有的样子?你就这么喜欢打架?”

“你这样真的很让人讨厌!连我都很讨厌你你知不知道!”他微微皱着眉,眼里都是冷的全无笑意。
 
原来……他也是这么想的。
 
江枫低下头,缓慢地嗤笑一声。
 
怀里一只脏兮兮的小猫探出半个小脑袋,轻轻的叫唤着,蹭着她的手臂。
 
孟晚舟突然愣在那里,不知该是什么样的心情,胸口处传来一阵尖锐而又迟钝的疼痛,他想开口,想抬手,却无能为力。
 
他说了那样的话,一定很伤她的心。
 
他怎么就忘了,她还是一个很单纯的小女孩啊,无所谓的外表下,是一颗敏感而又脆弱的心。
 
他怎么就忘了。
 
“孟晚舟。”
 
她背对着他,轻声开口。
 
“我也很讨厌你。”
 
讨厌你总是高高在上的样子。
 
她就像是一个没人要的垃圾,想起她的时候拿来一用,记不起来之后就丢到一边。
 
她就是个垃圾。
 
所有人都等不及地想要把她丢掉。
 
没有人想要她。他也一样。
 
少女纤细的身影渐渐融入夜色。
 
孟晚舟站在原地,静静凝视。

一晃三年之别,江枫躲着孟晚舟,即使偶尔遇见了,也是匆匆对视一眼,继续和身边的人嘻嘻哈哈。
 
看着江枫和身边的男生打情骂俏的样子,孟晚舟暗自咬着牙槽,心里酸的起泡。
 
三秒,她再不回头,以后都不要她了。
 
江枫没有回头。
 
再过三秒吧,真的就三秒。
 
江枫还是没有回头。
 
孟晚舟的舌尖在口腔里抵了一圈,轻轻笑了一声,突然几步走上前去一把把江枫抗在了肩膀上。
 
“啊,孟晚舟你干什么?“
 
“你干嘛?孟晚舟你放我下来,孟晚舟!”
 
“你放我下来!下来!孟晚舟你好狗不吃回头草……”
 
孟晚舟一点也没管张牙舞爪的女孩,径自走到一个死胡同里,把她放下。
 
“孟晚舟,有意思吗?”
 
“有意思。”孟晚舟点点头,双手放在她身体的两侧,慢慢收紧。
 
“孟晚舟……”江枫看着他逐渐明朗的下颚线,他已经不在是当初那个青涩稚嫩的少年,“你不喜欢我就别招惹我啊,我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光明磊落,我自甘堕落,你别招惹我了行不行?我惹不起你孟晚舟。”
 
他低着头,看着她眼角逐渐浸出的湿意,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他掐着她削瘦的下巴,低头吻上了她,湿润又带着一点冷意,轻轻地触碰一下又离开,不过几秒时间再次覆了上去。

不同第一下的浅尝辄止,他有些粗暴的撬开她的齿关,在触碰到她软的不行的舌尖时,募得温柔了下来,他想咬她,想让她知道什么是痛,却发现根本舍不得,连让她皱一下眉毛都舍不得。
 
孟晚舟喜欢江枫,从第一次见到她开始。
 
那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子有一双比任何人都干净的眼睛。
 
还有一颗比常人还要脆弱的心。
 
他想把她拉出来,却不小心的伤到她。
 
三年前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而三年后的孟晚舟,不会再放手。
 
他温热的指腹抚上她的脸颊,替她拭去滑落的眼泪。
 
黑色的胡同里,俊朗的少年缓缓勾唇:
 
“我们的确不是一路人。”
 
“但你是我的人。”

番外

/1/

江枫嚷嚷着要去写生,孟晚舟实在是拗不过她就陪着她去。
 
江枫坐在车里吊儿郎当地唱着,“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样红~这样红!”
 
孟晚舟听着她跑掉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嘴角抽了抽,趁着红灯的功夫从后座给她拿了瓶水,“唱这么久,累了吧,喝口水。”
 
江枫把水接过来放在一边,继续唱,“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孟晚舟:……
 
他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剥开塞到了江枫的嘴里。
 
江枫一脸不爽地看着他,含糊不清道,“你干嘛,我还要唱歌呢。”
 
孟晚舟没回答,往前继续开了一小段路把车靠边停下。
 
她疑惑着看了窗外,又看了他,“到了么?”
 
“没有。”
 
“那你干嘛?”
 
“江枫。”孟晚舟低声喊着她的名字,把安全带解开。
 
“你……晚舟你干嘛……你别乱来啊,这是在车里!”
 
“我可以亲你吗?”他好笑地凑过去,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不可以!”
 
他轻笑一声,吻住了她的唇。
 
暴躁的声音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她红着耳朵吼他,“你问我有什么用!反正都是亲!”
 
“走个过场。”
 
江枫气呼呼地靠在椅背上,狠狠地闭上眼睛。
 
孟晚舟一脸悠然自得地坐了回去,继续开车。
 
/2/

车子越开越往深山老林里,江枫忧心忡忡地担心自己是不是要被卖掉,还是被男朋友卖掉,并且疯狂脑补要不要拼个鱼死网破。
 
好在孟晚舟很快停了下来,两人一起下了车,四周空荡无人,孟晚舟看了一圈周围,突然笑了一下。
 
江枫没好气地捶了他一拳,“你笑什么?”
 
“我在想……这里似乎可以车震……”说完兀自笑了起来。
 
江枫眯了眯眼,看了周围一圈,不紧不慢地说,“车震?我看野战都行。”
 
孟晚舟:……真没想到啊,居然被自家小姑娘将了一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