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汪洋孤船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汪洋孤船

作者:可可
2021-02-01 21:00

“大学初次牵手时约定,毕业就去看海。”施曳双手紧抓船边缘铁栏杆,眼揪住一只盘旋海面的海鸥。

穿白色连衣裙,模样大致二十来岁的女性从施曳的背后走到他的身旁,背靠在栏杆上,她乌黑亮丽的长发被海风吹起,眼神顺着施曳的目光看去。

“那天我还说过,要像海鸥一样自由。”叶琳咬唇说道,神情有些忧郁,“你来这做什么?”

“第一次看海,真美,对吧!”海鸥没有飞去,施曳的目光就一直揪着它。

“叶琳,到这边来,让海风吹着凉了,我可不管你了。”喊她的是一位男性,准确的说是新男友范辰。

叶琳看到范辰面孔先是愣了愣,随后迅速的回过神,大步地跑向他,她挽住他的手臂。

“晚上会有什么节目?”叶琳问。

范辰用余光瞥了眼施曳,接过叶琳的话,没有发问,他是谁。“今晚,钢琴师会演奏一首《月光曲》。”

施曳转过身,回看他们逐渐消失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落寞。

天空暗了下来,夜幕降临。

轮船缓慢地行驶于广阔的汪洋中,船内的人沉浸于音乐家演奏的美妙歌曲中,丝毫未意识到船外一步一步逼近的风暴。

风掀起浪,像巨型鱼尾般拍击船身,浓墨似的厚云被一阵一阵无声的闪电穿插。

叶琳躺沙发椅内,手指捏着一只盛满红酒的高脚杯。

“我们结婚吧!”范辰的嘴唇轻触叶琳的耳肉亲昵的说。

“你等不及了。”叶琳说着把眼角余光看向坐在角落里,独自一人的施曳。

“我想我们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你愿不愿意。”范辰满是期待的说。

叶琳将美眸闭上,举起杯子,将红酒一饮而尽。

她站了起来,大步走到施曳面前,拽起他的手来到舞台中央,她盯着施曳吃惊的眼睛,当着男友的面,大胆、热情、活泼的与施曳跳起华尔兹。

“你是来找我的。”她用只有他俩能听到的声音说。

“你应该带我逃走,我们的爱情是自由,不是成全。”叶琳继续说道。

施曳拒绝继续跳下去,挣开叶琳握紧他的手,向后走了几步,一记重拳瞬间落到他的脸上,施曳踉跄了几下。

“打得好,打得好!”叶琳边笑边说。

范辰举起手,想再在施曳的脸上击一拳,听到叶琳的声音,手垂了下来。他转头看向叶琳,眼里含有愤怒、失落、愤恨:“这是你不愿和我结婚的原因,你爱的人不是我。”

叶琳勾起美艳的唇角,微微的笑了笑:“我想一个人吹吹海风。”

叶琳离开,闹剧引起的骚动随之消失。人们对舞蹈的热情依旧,音乐再度奏响,范辰回到位子闷头喝酒,施曳倚着角落的柱子一遍一遍回想叶琳对他说的话。

没过多久,船身突然剧烈的晃动起来,音乐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玻璃的破碎声,女性惊恐的尖叫声。

施曳想到叶琳还在船外,他跑了出去。

咸腥味浓郁的海浪一阵一阵地翻涌进甲板,没有闪电,船外似墨一样的黑,人的眼睛变得极其不可靠。

“叶琳,叶琳。”施曳鼓足胸腔大声的呼喊。

此时他渴望闪电,闪电是他寻得她的希望。

他疯了般的叫她的名字,没有回音,耳边只有海浪翻滚的声音和天边的响雷声。

“对不起,我只想你幸福,我太贫穷了………”施曳一遍又一遍的忏悔。

“施曳,你是爱我的吗?”叶琳从漆黑的拐弯口出现,离他几步的距离站住,“你不会离开我的吧?”

“我一直都爱着你。”

施曳冲上前张开的双手想拥抱她,扑了个空,叶琳出现在他的背后。

“不,你不爱。你拿了我父亲的钱,办了画展,离开了我。”

“我……”

“你为什么又回来,来赎罪的吗?”

叶琳眼睛溢出血红色的光芒,倏然一道闪电猛地劈开夜空,轮船变了样,似传说中的幽灵船。

船似穿越到另一个空间。

天空没有厚云,月亮圆圆的高悬,海面平静无浪。

施曳看清了眼前人的脸,吓得瘫倒在地上。

“你不是叶琳,你是谁。”

“我是叶琳,你离开了我,我疯了,最后快死了,范辰救了我,代价是永生永世离不开这艘船,你知道的我喜欢海鸥。”

“里面的人。”施曳不敢相信的说。

“死了,我需要人血维持生命。”叶琳诡异的笑了笑。

这时范辰走了出来,手里有一个盛满鲜红液体的玻璃杯,他把杯子放到叶琳手里。

叶琳一副享受的押了一口,她破败不堪的脸恢复了她一生中最美时期的状态。

施曳害怕的向后爬,一个没注意掉到了海里。

海水灌进他的口鼻,窒息感让他看到了死亡,恐惧占满了他所有脑神经,他无力地挣扎………

“你醒醒,醒醒……”声音传进他的耳朵,他猛的睁开眼,叶琳美丽的脸庞映入他的眼瞳。

施曳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除了叶琳床旁还站着一位洋医生。

“我这是怎么了?”施曳问。

“那夜刮风暴,你在甲板上晕倒了。”叶琳说。

范辰粗暴地打开门走了进来,直接拉起叶琳的手臂往外拽,大声的说。

“叶琳,你是我的未婚妻,以后不允许你和他有什么关联。”

这话不仅是说给叶琳听的,还是说给施曳听的。

洋医生叫他注意休养,多喝热水,也就出去了。

桌面放着一杯盛满鲜红液体的高脚杯,杯口印有半瓣红色唇印,他看了一眼,没多在意。

屋里就只剩施曳一人,他觉得烦闷,打算在甲板上走走。

阳光蒸干了甲板上的海水,海面风平浪静。

他趴在栏杆上。

“四面都是海,这艘船简直成了孤船。”他自言自语道。

他无聊的看着飞近轮船的海鸥,突然他觉得这只海鸥像是昨日看到的。

叶琳从他背后出现,她今日的着装让他感到熟悉,就好像她每次出现在他的眼前时都穿着同一件衣服。

他说了一句已经重复说了无数遍的话。

……………

白色的单人房,房间有许多的仪器,仪器发出滴滴滴的声音,施曳躺在白色的床内。

两个穿白掛的医生站在施曳的床侧,一男一女。

女医生拿着笔在笔记本内边写边说:“奇怪,他从北部海面漂来,躺在木板上,像植物人至今处于昏迷状态,不死不活。”

男医生说:“更奇怪的是木板上有一杯盛满鲜红液体的高脚杯,杯口有一个红色的唇印。”

……………

施曳又掉到了海内,窒息的死亡感再度侵袭他的脑神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