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不懂星座的许医生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不懂星座的许医生

作者:栖秒
2021-02-02 13:00

1

“你是双鱼座,我是摩羯座,我们很合适。”

季晴看着看着眼前的男人,利落的寸头,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淡蓝色的衬衫看上去很舒服,许杰不算帅,但是胜在干净耐看。

当然,是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前。

季晴并不反感星座论,只是第一次见面,还是从一个男人口中说出来,多少有点奇怪,于是好感度瞬间降低。

即使心里有无数想法,但她仍是扯出一丝笑容,点点头,然后僵硬的拿起刚刚放下的咖啡杯轻轻抿了一口。

对面的男人似乎察觉到氛围有些怪异,看了看手机,犹豫了几次后将微信打开,对着季晴笑道:“我们加个微信吧。”

即使觉得两个人不合适,但季晴还是加了许杰的微信,她想:许杰人还算不错,至少以后可以做朋友。所以晚上回到家,看到许杰发来的“这周末一起看电影吧”,她犹豫了许久都不知道怎么回复。

其实那句话也没什么,只是一个大男人说出来,季晴有点不能接受,也许说到底,她还是不想通过相亲的方式得到爱情。

在她心中,爱情应该是突然到来,两个人在茫茫人海中朝彼此忘了一眼,从此再也不能忘却,这一生只能是他。

“你这是小说看多了!”好友林希妤曾无数次这样说,季晴朝她翻个白眼,“那是因为你已经有了,你和白沐泽不就是这样吗!”林希妤无奈的笑笑,“如果两个三岁的孩子因为一块蛋糕互相瞪着彼此,也算是在茫茫人海中朝彼此忘了一眼,那就当我没说。”

“这应该更难得”这句话季晴没有说出口,而这件事也是她唯一会有一丝嫉妒林希妤的地方。

但她其实明白,如果小的时候有这个想法是因为看小说太多,但长大后她是真的相信爱情,也坚信美好的爱情终有一天会降临在她身上。

于是过完28岁生日还单身的季晴被父母和林希妤安排着相亲,算上许杰,她已经相亲15次。

写写删删几次,季晴还是狠不下心拒绝,过了一个小时后回复一句“好的”。

2

季晴心里想着事,而许杰并不是个爱说话的人,于是一场电影看下来,两人基本没有交流。走出电影院,许杰看到楼上有一家甜品店,他回头想问季晴想不想吃甜品,却发现季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刚想开口,却被手机铃声打断。挂了电话,季晴早已走到前边,他追上去,“不好意思啊。”

“没事,想着你在打电话,我就先走着。”许杰挠了挠脑袋,“医院有点事,让我现在去一趟。”

“没事没事,你快去吧,医院的事比较重要。”

两个人说了几句后许杰匆匆离去,季晴轻松一口气,她以前相亲很少觉得尴尬,她后悔为什么没有直接拒绝。

被父母催婚以来,她见了十几个男人,明白了一件事:相亲一旦发现不合适就要第一时间拒绝,否则后续真的会很麻烦。

所以晚上收到许杰的道歉后,季晴礼貌的回复几句,然后如实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没关系,我理解,以后可以做朋友,有什么事也可以找我。”

季晴看着许杰的回复,突然觉得抱歉,但是她总觉得感觉不对,而两个人之间任何一点微妙的感觉都是她最在意的。

“我不想再相亲了!”季晴将这句话给林希妤连发三次后,将自己扔在床上,还没来得及关机,林希妤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你这句话要是被阿姨看到,估计现在就会提着菜刀从厨房杀出来!”

“我是认真的,我不想再相亲了。相亲一开始的感觉就不对,我觉得我是在浪费时间。”

“今天不是和许医生看电影吗,我见过许医生,挺好的啊。”

“人是挺好的,但是我......我就是不想相亲。”

“你又开始你那一套了,我朋友跟我说许医生在医院可受欢迎了,要不是看在我朋友的面子上,他可不会相亲的。”

“那我就把许医生让给他们吧,以后你也别给我找了,我现在就去跟我妈说。”

“哎,你这不是找骂......”

还没等林希妤说完,季晴就挂了电话,然后就收到林希妤的微信,一连十条都是“哼”的表情。

“一会要听我妈的唠叨,所以就先不听你的唠叨了。”季晴无奈的发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林希妤更像是她妈妈的女儿,两个人有什么事都一起商量,完全不顾季晴的想法,所以听一个人的唠叨就够了。

等季晴整理好发言,到客厅告诉父母时,两个人出奇的平静,“你也大了,就按自己的想法吧,我们不管了。”妈妈握着季晴的手,弯着眉眼对她说道,季晴使劲看也没能看出妈妈有一丝生气的样子,季晴脸上挂着笑,心里却总觉得有猫腻。

3

从那一晚后,父母真的没有谈过相亲结婚之类的话题,季晴左等右等也没能等到预想中的事,“我总觉得有猫腻,林希妤,是不是你跟妈妈说了什么?”

林希妤嘴唇微张,小心翼翼的涂好口红,然后特地扭头朝着季晴翻了一个白眼,“以前催你,你不喜欢,现在不催你,你还觉得有问题。”季晴轻叹一口气,窝进沙发里,“我是怕他们憋着大招,更怕你教他们一个大招。”

“我才没空呢,白沐泽快回来了。”林希妤眼神里全是笑意,站起来拿起床上的两条裙子,朝着季晴抛个媚眼,“看看哪条更好看,我下午要去接白沐泽。”

季晴左看右看,最后还是放弃了,“你穿什么都好看,而且你穿什么他都会喜欢。”“我才不管他喜不喜欢,我想要自己穿着好看。”

林希妤嘴上这样说着,但季晴知道她还是选择了白沐泽喜欢的红色。每当这种时候,她都很羡慕林希妤,这个独特张扬的女孩,每一次都会在爱情里变得柔软。

季晴接到电话时,她刚和林希妤分开,电话那头母亲着急的声音将她的思绪彻底弄乱,挂了电话,她愣了足足一分钟才缓过来,匆匆给林希妤打电话。

“我爸现在在医院,听我妈的意思,需要尽快做手术,你认识的人多,有没有心内科的医生之类的,我好了解一下。”

“你别着急,我现在就联系,你先去医院,我接上沐泽就过去。”

季晴匆匆赶到医院时,正好看到妈妈和一个医生在楼道里说着什么。她快步走上前,“妈,医生,你好,情况怎么......”看到眼前的人是许杰时,季晴的话突然哽在喉咙里,她拉扯出一个笑容,“你好。”

倒是许杰没有丝毫尴尬,“你来了,我正和阿姨说呢,不用太着急,没有大问题,放心。”许杰轻轻拍拍季晴的肩膀,朝她柔声说道。

季晴点点头,“谢谢啊,林希妤跟你说的吧,麻烦你了。”

“没事的,大家都是朋友,你们先进去,我去和主治大夫谈一下。”

4

季晴从未想过,在自己以一个可笑的话为由拒绝他之后,他还愿意帮助自己。

从了解病情、找到合适的医生、手术、到术后恢复,许杰忙前忙后,即使下班时间,他也一直陪在季晴父亲身边。

季晴看着靠在走廊椅子上睡着的许杰,突然想起手术那天。

季晴将母亲安排在休息室,自己独自守在手术室外,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心里的不安逐渐放大,她甚至想好万一有意外,她该怎么安慰母亲,该怎么撑起一切。

就在她握紧拳头强忍泪水时,许杰过来轻轻抱住她,“靠着我放松一下,不要紧张,不要怕,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季晴当时就哭了,她其实很怕,但是许杰却让她莫名心安。

直到手术结束,许杰都紧紧握住她的手,后来,她才听护士说,那天许杰连做了三场手术,结束后甚至没有来得及休息。

父亲出院后,季晴父母请许杰去家里吃饭,饭桌上父母有意无意的说起两个人之间的事,许杰只是笑着说:“我们是朋友。”

送许杰下楼时,季晴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好意思啊,我爸妈让你为难了,还有谢谢你没有说之前的事。”

许杰仍只是笑道:“我又不是小学生,只会告状。”季晴停下,低着头,她其实很想好好道歉,关于她曾经那些奇怪的偏见。

许杰也停下来,收起笑容,一脸认真的看着季晴,“不过如果是现在,你会和我试一下吗?”

季晴抬起头,一脸讶异,转瞬自嘲的笑道:“那估计该你拒绝我了。”

“季晴,我们试试吧,我这么好,你也不会吃亏。”许杰温柔的看着她,弯起的眉眼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季晴愣愣的看着许杰,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对许杰不是没有感觉,只是之前的事,让她不由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不着急,你再想想,如果还是觉得不合适也没关系。”许杰摸了摸季晴的头。

“我怕你吃亏!”季晴轻声开口,低头看着脚下爬来爬去的蚂蚁,“毕竟之前……而且我……”

“而且什么?你只相信感觉之类的?”许杰笑道,眼神里全是宠溺。

季晴抬头,脸唰的变红,“林希妤这个叛徒。”许杰微微倾身靠近季晴,温柔的看着她,“那现在呢?有感觉吗?”季晴感觉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一定是男人见的太少了,她心里这样想着,却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那我们就试试,给你一分钟想一想,一分钟后你就是我女朋友。”季晴看着许杰一脸的笑意,心里某个角落突然安定下来,她嫣然一笑,“想好了,我们可能真的合适,就像你第一次说的。”

5

看着不停翻衣柜的季晴,林希妤躺在床上扑哧一笑,“不是没感觉吗,这么快就成了女朋友,季晴你还有没有原则,你要在茫茫人海中看一眼的人呢。”

季晴拿起手边的裙子扔到林希妤身上,“你使劲笑吧,我现在很开心,所以不会生气。”林希妤坐起来,“你这是认真了,阿姨应该很开心吧。”

“我还没告诉他们呢,省的他们天天烦许杰。”

“我就说你和许医生很配,放心,他们心里早偷着乐了。”林希妤指了指最里面的一条长裙,“那条,那条你穿上巨好看。”

季晴拿出黄色长裙,疑惑的看着林希妤,“什么意思,为什么偷着乐。”

“你当阿姨为什么不催你,那是因为我保证你和许医生会在一起。这次住院后,他们肯定觉得这事成了。”

“你别告诉我,爸爸住院是为了我?”

“那倒没有,我只是想等白沐泽回来,再想办法撮合你和许医生,没想到叔叔住院,反倒给我省了事。”

“我就知道你们中间有猫腻。”季晴虽然想生气,但此刻心里的甜蜜早已盖过一切,她看着林希妤,“不过,为什么觉得我和许医生一定会在一起。”

林希妤摇摇头,“不知道,就像你常说的,感觉。”

季晴满足的点点头,“这个回答我很满意。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之前的行为。”

“你放心,他应该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是一个渴望一见钟情的纯情少美女。”季晴没有理会,她换上长裙,挑了一条合适的项链带上,“不和你说了,我出门了。”

到达约定好的地点时,时间还早,她四处望着,看到对面有一家饰品店,想着逛一逛时间正好。

店里有许多小姑娘,互相给对方挑的饰品提着建议,她偶尔插上一两句然后说句抱歉,小姑娘们礼貌的说着“没关系,谢谢。”

看着时间差不多,季晴从店里走出来,刺眼的阳光猛地照过来,她抬手挡着阳光,然后就看见了对面的许杰,一如第一次见面,利落的寸头,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淡蓝色的衬衫看上去很清凉舒服。

只是手中多了一束花,季晴看他的那一刻,他也朝她望过来,然后两人相视一笑,许杰朝她挥挥手,示意她呆在原地,等车辆停下后朝她跑过来。

季晴忽然就笑了,她终于想起了和许杰的初见。

那是和许杰相亲前的一个晚上,她正在公园跑步,忽然有人倒下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有人跑过来做紧急措施,她迅速打电话给急救中心。

挂了电话,然后看着眼前的人,这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侧脸,虽然看不真切,但是她能感觉到这是一张充满正义的脸,她不由自主的拿出小方巾擦了擦那人脸上的汗,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僵硬的停下,那人抬头说了声“谢谢”,然后又迅速低头。

直到救护车带走倒地的人,那人才起身,又认真的朝她道谢。她心里有鬼于是不敢细看,说了声没关系便匆匆离开。之后她几次去公园跑步,都没能遇见那人,后来她和许杰相亲,又发生了许多事,她竟没注意那人就是许杰。

她看着那个她一直等待的人正朝她跑来,忽然想起不知在哪里听到的一首歌,“此时已莺飞草长爱的人正在路上,我知他风雨兼程途径日暮不赏,穿越人海只为与你相拥。”

待许杰来到她跟前,她轻轻踮脚抱住他,“等你好久了。”

许杰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主动,先是愣住,然后紧紧抱住季晴,揉了揉她的头发,“花差点弄坏。”一句看似责怪的话,语气中却尽是宠溺。

季晴笑笑,抬起下巴抵了低许杰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问道:“你记得我们的初见吗?”

许杰嘴角弯起,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记得啊,相亲怎么会忘记。”季晴松开许杰,嘟着嘴,“相亲吗?”

许杰一手抱着花,一手挠了挠头,“不是吗,我想一下,我认识的女生大部分是医院的,除了医院的和相亲的,唯一有接触的就是给我擦汗的一个姑娘,不过之后倒是没见过,挺好看的一姑娘……”

许杰看着季晴越来越鼓起的脸,装作一脸惊讶,“啊!你不会就是那个姑娘吧。”

季晴将鼓起的脸渐渐收回去,咬了咬嘴唇,“你早就知道了。”

许杰将季晴重新揽回怀里,柔声说道:“嗯,所以我们算是一见钟情,我符合你的一切要求。”

季晴像是吃了一大块粉色的棉花糖,她点点头紧紧环住许杰,“我就知道我会等到。”

后来某一天,季晴发现许杰并不懂星座,她靠在沙发上,看着正在看书的许杰,“你都分不清星座,为什么相亲时会那样说啊?我们差点就错过了。”

许杰放下书,揉了揉她的头发,“因为你记忆力太差。”

“嗯?”

“当看到照片上是你,我就答应了相亲,我以为你会记得公园里发生的事。可是见到你,很显然你不记得。我就想起科室里的小姑娘说女生很相信星座,所以无论你是什么星座,我都会说合适,因为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本想套近乎,没想到竟然搞砸了。”

许杰轻声说道,温柔从眼底漾开。

季晴的心扑通扑通跳着,她慢慢靠近他,“你知道吗?摩羯和双鱼真的合适,他们会相爱一生,不离不弃。”

许杰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微微低头便吻上去,“我知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