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暮秋时分有点甜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暮秋时分有点甜

作者:渡上弦月
2021-02-02 10:00

(一)

“号外号外!疑似蒋时的人在男寝六栋旁边的篮球场附近活动。”

“暮秋,我刚看到蒋时正朝着第三食堂去。”

“副社。刚刚蒋时居然和一个女生走到了一起!副社加油!肥水不流外人社。等你们成了记得请我喝奶茶哈~”

……

一连几条消息都是关于蒋时的,李暮秋一个一个的回“好的,谢谢。”她叹了口气,怎么感觉全世界都以为她在追蒋时。

蒋时是何许人也,据说是今年n大收到的分数最高的新生,当然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著名相声大师蒋竹谦的儿子。这也是李暮秋找他的原因。

青云鹤戏剧社作为n大毫无存在感的社团,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相声表演。只是今年负责讲相声的两个大三学长退社了,正愁找不到合适的人顶上。蒋时出现得刚刚好。于是作为副社长的李暮秋从朋友的朋友、同学的同学,各种渠道打听了蒋时的qq、微信、电话乃至于微博,准备把他诱哄进社团。这也是为什么李暮秋会和蒋时传绯闻。

说到底,李暮秋还没见过别人口中她的“绯闻男友”。虽然蒋时一进校名气就很大,但他行事低调,整天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这天,李暮秋接到可靠情报,说是蒋时正在二食堂三楼最右边靠窗的位置喝粥。她在水龙头下浇水洗了把脸,甚至来不及涂个口红,拿了包就风风火火的准备出门去堵人。没走出门几步,又折回去,从桌子上那一沓的社团报名表中抽出一张,卷成纸筒捏在手心。

大饼脸,小眼睛,圆滚滚的肚皮,男生正拿着一根油条嚼得正欢。很好,这长相……很适合相声。李暮秋冷不丁的从男生的身后拍在他肩上。男生一个哆嗦,手中的油条落进粥碗里。

李暮秋拿出极具亲和力的微笑,摊开手中的报名表,“学弟你好,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

可能是李暮秋堪称必杀技的专业微笑起了作用,男生在吃了她买的第三个肉包之后终于松口准备了解一下。“学姐,这张报名表怎么已经有名字了啊?”

“我们青云鹤戏剧社就是这么的贴心,知道学弟你要来,我已经提前替你写好了名字。”

那男生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说道“可是我也不叫蒋时啊。”

在李暮秋像是要杀人的目光下,男生再一次颤巍巍的开口,“刚……刚才走过去的好像是蒋时。”

我那个去。

李暮秋抢回男生手中的报名表,还顺带拿走了最后一个肉包,一阵风似的跟了上去。

李暮秋气喘吁吁的跟上蒋时,终于是抓住了他的手腕,“咳咳咳……蒋时……了解一下。”

奈何对方只是把她的手扒拉下来,清冷的嗓音直接明了,“没兴趣。”

这人怎么……李暮秋一个抬头,这人怎么还有点帅。

李暮秋首战失利,正在给社长江令汇报情况,“社长啊,人学弟看不上咱社啊。”

江令秒回,“威逼利诱美人计,死缠烂打不放弃。”

得,还挺顺口。

“要不社长你上?”

江令又回,“世间真理,异性相吸,同性相斥。主要是我害怕我这英俊的面容会给学弟造成压力。你知道的,当一个人比他帅的时候,他注定无法得到另一个人的垂青。”

李暮秋只想回他两个字“呵呵”,蒋时那身高气质漫画脸的,说他是下一任校园男神也不过分。最终江令以一顿新都街那家老火锅为奖励,让李暮秋又充满了动力。

(二)

金秋九月,丹桂飘香。n大后山栽种了一大片的桂花,金球桂、银桂、天台香阁等多种品种应有尽有。一到秋季,整个n大都弥漫着一种甜香。

桂花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观赏,当然游客中最主要的还是“大妈”群体。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丝巾走来了。”这是n大表白墙的文案。文案下面跟着的是偷拍的某些大妈的不文明行为,都是一张张高糊的照片。李暮秋指尖轻触,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她突然惊叫出声,一掌劈在上铺的床桓上,疼得她咬牙裂齿。

怎么了,同寝的人问道。

她居然被人当做大妈挂到了表白墙上,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这种抹黑她五好青年的行为简直不能忍。那回是楼下小卖部老板娘的儿子把羽毛球打到了桂花树上,李暮秋是见义勇为爬上树去帮他取球。

还有人对李暮秋那张上树的图神评论:秋天树上长满大妈!李暮秋试图解释,“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结果被人喷得锁了qq空间。

据说n大的表白墙是自律会在运营,李暮秋决定自证清白。自律会办公室周末没人,可周一到周五目击证人冬冬——也就是小卖部老板娘的儿子要上学。于是李暮秋决定让冬冬写一张表扬信,到时候拍到抹黑她的人脸上。

“这里的情感不够饱满,来,在‘姐姐'前面再加一个修饰词‘漂亮的’。”李暮秋和冬冬围坐坐在小卖部门口支起的小木桌旁边,一起探讨表扬信。

“暮秋,这是在辅导我家冬冬作文呀。辛苦了哈。”老板娘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笑眯眯的把薯片、可乐、草莓干放到李暮秋面前。李暮秋一个心虚,压低了声音给冬冬交头接耳,“听到没,下回不准让我给你写作业了。”

那一声笑尤其突兀,李暮秋转过身去。蒋时刚从小卖部出来,他穿着球衣,正仰头喝水,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金色的日晖让他深邃的轮廓添了柔和。他站在一棵高硕的桂树下,微风吹动他额前的碎发,有几粒金桂落到了他身上。

还来不及说上话,蒋时已经大步离开了。总感觉今天的蒋时没有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

“暮秋姐,你怎么脸红了?”

“小屁孩你懂什么叫脸红吗?这叫面部面部毛细血管扩张。”

蒋时把篮球忘在了小卖部,于是又折回来,正巧听到李暮秋和冬冬的对话,不禁笑道“知识还挺渊博。”

李暮秋,“……”

冬冬,“暮秋姐,你的面部毛细血管又开始扩张了。”

(三)

周五下午,学校基本都没安排什么课了,教学楼都是空荡荡的。李暮秋她们班因为调课镇守到了最后。铃声一响,李暮秋就冲了出去,生怕自律会的人下班了。

李暮秋到的时候,穿着工作服胸前铭牌写着林月的女生正准备锁门。李暮秋把前因后果复述了一遍,还把冬冬写的表扬信递了上去。

 结果对方不买账,满脸的不耐烦,“不好意思同学,我要下班了,恐怕不能帮到你。况且那也就是个背影,犯得着这么较劲吗?”

李暮秋还在好言好语的解释,“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是认识我的人肯定知道那是我呀。所以麻烦小姐姐帮我澄清一下,拜托拜托了。”

“想要人不知呢,除非己莫为。”林月的语气不善,还嘀咕了一句,“看到长得帅点的新生就扑上去给人当舔狗。一点羞耻心都没有,指不定干出什么事呢。”

舔狗?李暮秋蹙眉。她本来还在想是什么时候和这个林月结过仇,原来是“爱恨情仇”的仇。她算是知道了,敢情又是一个蒋时的小迷妹。

蒋时来报道的时候,因为出色的长相被人偷拍,挂到表白墙上好几天,底下经常有人求联系方式。青云鹤戏剧社那群人喜欢半开玩笑的去回复,说是蒋时已经被他们副社预定了。林月也是因为这事对李暮秋不满。

“呵,舔狗是吧!”李暮秋气急,却眸光一转瞥见逆光朝着这边走过来的蒋时。

李暮秋一张脸涨得通红,朝着蒋时冲过去,抓着他的肩膀便墙上一按。蒋时因为没有防备,居然被她来了个壁咚。

“汪汪汪——”李暮秋的声音像极了刚满月的小犬,奶凶奶凶的,然后转头、垫脚,唇在蒋时的脸上擦过去,舌尖留下一道暧昧而又潋滟的光泽。

蒋时睁大了眼睛,感觉像是有烟花在他头顶炸开。脸上温热的触感转瞬即逝,酥酥麻麻的感觉逐渐扩散,然后变成了火烧火燎的滚烫。

“我就舔了,怎么了?”李暮秋走的时候还放了一句自认为的狠话。殊不知她的声音都在抖。她不敢往回看,顶着涨红的脸大步的往外走。走了好远,她才敢停下来放缓速度。她突然脚下一软,差点跪下去。天哪,这是梁静茹给她的勇气吗?她扶着一边的树枝,在心底泪流满面,她该不会被蒋时追杀吧。

 李暮秋踩着虚空的两步回到了寝室,把自己微信、qq的头像都改成了一朵蓝色的莲花,上面还有“清心寡欲”几个大字,个性签则变成了“冲动是魔鬼”。

(四)

 蒋时因为养了一只猫没有住校,而是在学校附近的小区租了房。灰色的英短蜷缩在他膝盖上,他撸着猫,心不在焉的神游。被李暮秋蹭过的地方像是被埋下了硝石,脸烫的感觉经久不散。

 李暮秋为了让他加入青云鹤戏剧社,把他的微信、qq、微博都加了个遍。他们也就在才加上好友的时候说过几句客套话,但是李暮秋的存在感太强。她最喜欢用的社交软件是qq,经常发说说,而且每次都像个段子手能把人逗乐,所以和她互动的人特别多。

 蒋时不知不觉已经点进了李暮秋的空间,从2019年的说说翻到2015年的。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零点了。英短猫感觉受到了冷落,不满的用爪子去刨他的手机屏幕,一不小心拨出了网络电话。嘟嘟嘟的声音传来,李暮秋那诡异的蓝莲花头像在屏幕中央打着旋儿,蒋时的指尖在红色按键处停住,隐约的有点期待。

 只是嘟嘟声过后还是冰冷的女声“对方无人接听……”

 这边李暮秋盯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变成未接听提示,她长舒一口气,然后抱着枕头躺下。

 李暮秋做贼心虚,近来都是小心翼翼的躲着蒋时,她虽然脸皮厚,但这流氓耍得实属已经超纲了。

青云鹤戏剧社近来在筹备一出话剧,作为副社长的李暮秋当然是要到场的。话剧是改编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李暮秋在没当副社长之前是编导部的人,所以剧本的创作也有她的一份儿。

入秋后的n市时常阴雨不断,李暮秋从社团的活动室出来天空又开始下起了小雨。底楼的阶梯教室在上课,从木窗望进去,李暮秋仅仅从一个后脑勺就认出了蒋时。

下午最后一节课才刚刚开始,一节课下来得一个半小时,到时候雨肯定会下大。正好有人中途出来上了厕所准备进去,李暮秋把他拦下,“同学,帮我把雨伞捎给蒋时。”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李暮秋刚冒着小雨点跑出去几步,天空一道惊雷,骤雨接踵而至。她把帆布包顶到头上,跑回寝室的时候还是全身湿透了。她换了一身衣裳,还来不及吹干头发,手机屏幕上弹出编导部部长的qq消息。说是剧本需要修改,但是她生理痛。因为明天要开始排演时间紧迫,所以想让李暮秋帮帮忙。李暮秋爽快的答应了,把刚拿到手上的吹风机又放回去,随意擦了擦头发就打开电脑接收文件。

这一忙起来就忘了时间,等她全部弄好已经晚上十点了。寝室人帮忙打包回来的饭菜也已经凉透了,她随意扒拉了两口,食不知味。简单的洗漱之后就上床睡觉了。结果第二天醒来感觉头痛欲裂。

李暮秋这次感冒来得猛烈,擤鼻涕的次数太多把鼻梁下的肌肤都擦得微微红肿起来。便携的小包纸巾完全不够,所以李暮秋去上课的时候帆布包里都塞了一卷卷纸。

李暮秋刚要扯下两截纸,手中那一卷纸却突然落到地上,然后顺着楼梯咕咚咕咚的滚。她反应过来立刻弯下腰抓着卷纸的一头去追,这人来人往的简直丢死人。连续几天的下雨,地面还有积水,卷纸被沾湿,变成皱巴巴的一坨。她刚要伸手去捡,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先了她一步。看清来人后,她如遭雷劈。苍天,怎么每次遇到蒋时的时候都是这么尴尬的场景。

蒋时好整以暇的看着李暮秋的反应,她圆溜溜的眼睛有点红,里面全是惊愕,鹅蛋脸因为生病有点苍白,还有两管鼻涕摇摇欲坠。真是又蠢又萌。

李暮秋用蒋时递过来干净的纸巾擦了鼻涕,瓮声瓮气的问道,“你找我干什么?”

“不干嘛。就是第一次被人轻薄,没什么经验,他们都建议我直接来堵人问清楚。”

李暮秋一个激灵,跟着尬笑两声,“哈哈哈哈,我也是第一次轻薄人。没经验没经验。做的不好的地方多包涵。”

而后是死一般的寂静……李暮秋的小碎步挪了挪,准备溜之大吉,结果蒋时一把逮住她帆布包的背带把她抓回来。

李暮秋哭丧着一张脸,“大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这人就是容易冲动,一冲动就容易犯浑……”

“行了,又没真打算把你怎么着。”蒋时从背包里拿出上回她借给他的碎花雨伞,“谢谢你的伞。”

李暮秋接过伞,摆摆手,“没啥没啥。”她突然又想什么似的,“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我们青云鹤戏剧社。我们社很人性化的。像雨天送伞送温暖热天送水送清凉什么的,一直都是我们社的传统美德。来我们社团解锁更多福利哟。”

蒋时一挑眉,双手环抱,“所以你经常给其他男生送伞?”

“也不全是,偶尔也送雨衣什么的。”

蒋时,“……”

(五)

和蒋时说开之后,李暮秋心里也没这么虚了。蒋时刚发了说说,是一张剁椒鱼头的照片,看背景应该在他租的房子里。李暮秋评论,“哇,好好吃的样子。”对方几乎是秒回,“改天做给你吃。”

“好呀好呀。”后面还加了一个眼冒桃心流口水的表情。只是李暮秋点击回复的手指突然顿住,好什么好,人家就客套一句你还当真了。思此,她又一点一点的把对话方框里的字和表情都删掉。

只是李暮秋刚要放下手机,蒋时却甩了一个链接过来,她以为是投票什么的,却没想到是博弈社举办的“校园七日情侣”活动的报名入口。

社团招新早就过了,只是江令给李暮秋说的是:和蒋时打持久战,等他什么时候想通了想加入青云鹤戏剧社随时都可以。李暮秋觉得这是蒋时对于她总是缠着他加社的回应。

李暮秋突然戏精附身,“啊~你这个负心汉,居然为了博弈这个小妾而抛弃我们青云鹤这个正室。你无耻,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蒋时回,“1950年颁布的《婚姻法》规定,我国全面推行一夫一妻制。”

李暮秋撇撇嘴,他还真是毫无幽默细胞,她都开始怀疑蒋时是不是相声大师蒋竹谦捡回去的孩子。

原来是博弈社要求每个社员必须拉五人参加活动,李暮秋本着社会主义活雷锋精神大概看了一眼就报名参加了。

末了她略带好奇的问了一句,“为什么博弈社要举办这种活动?”

蒋时,“谈恋爱也是一种博弈。”

李暮秋还以为“校园七日情侣”活动也就相当于网恋一周什么的,直到她看到白衣黑裤的蒋时提着早饭在寝室楼下等她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活动可能没这么简单。

蒋时拿着手机看相声,见李暮秋从寝室楼下来,按下手机的home键,含笑上前和她平齐。

“校园七日情侣活动我们抽到了一组,所以今天是我们恋爱的第一天。”

李暮秋突然被豆浆呛到,是谈恋爱……的第一天吗?

蒋时这个“活动男友”很称职,早上送早饭,中午等李暮秋一起吃午饭,晚上下了晚课还把她送回寝室楼下,甚至还互道早安晚安。

晚上十点,蒋时准时的发来了晚安。李暮秋也回晚安。互道了晚安之后蒋时又发来了一条消息“明天早上第一节有课吗?没有的话,我们把‘一起上课’的任务完成了吧。”

一起上课……的任务?李暮秋这才又去翻了一遍活动的介绍,却感觉越翻越难受,原来送早饭、送女生回寝、互道早晚安都是活动的规则。只是她没注意最下方的一行小字:以上规则依照个人需求执行。

她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好,我知道了。”

“那你可以去四教324占两个座位吗?我明天有点事情可能会晚一点。”

李暮秋感觉胸口闷闷的,又回了同样的话,“好,知道了。”

(六)

李暮秋已经提前十分钟到教室了,却没想到教室里已经坐得这么整齐。蒋时是自动化专业的,整个系上女生都少。所以李暮秋一进去,就有人提醒她走错了教室。

李暮秋笑着解释,“我是来给蒋时占座的。”

本来想借机搭讪的男生极其夸张的做出心碎的动作,坐在他旁边的人小声低语“人家秀恩爱呢,你凑什么热闹。”

上课一分钟,蒋时才匆忙赶过来。蒋时成绩好,平时表现也很优秀,教授也只是说了句下回早点就放他进来了。

课间休息十分钟,李暮秋问他干什么去了。

蒋时对着她挤眉弄眼,像是邀功似的,“你不是说想吃剁椒鱼头吗,我起了个大早,去城东的菜场买了最新鲜的的鱼头。今天中午做给你吃。”

李暮秋突然有些哑口,觉得这种被人惦记的感觉真好。况且从学校附近去城东菜市场至少要转三趟公交,一个半小时左右才能到。

上完课蒋时带着李暮秋去了他租的小区。蒋时的屋子很干净,弧形阳台上种满了多肉和其他的绿植,旁边还放了一张用来午后小憩的小桌子。蒋时让她自己参观,他则去厨房做饭。

“暮秋,过来帮我系一下围裙。”蒋时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温柔清冽,像是撩动心弦的过堂风。

李暮秋哒哒哒地跑过去,把挂在旁边的灰色围裙取下来,蒋时配合的弯腰低头,让她把围裙挂到他脖子上。蒋时的手上有剁椒碎末,他张开双臂,虚掩着抱了一下李暮秋。李暮秋只感觉腰间被轻轻的蹭了一下,然后抬头落进蒋时满是笑意的眸子里。

“就当做是午饭的酬劳。”

李暮秋几乎是同手同脚的走出了厨房,然后像个小学生似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突然脚边传来毛茸茸的触感,一只灰猫正用屁股对着她。

“怎么还有猫呀?”李暮秋把猫抱起来。

蒋时听到了她的问题回道,“是我姐的猫,名字叫短短。”

“啊——”还不到两分钟,客厅传来李暮秋的惨叫。蒋时跑出来,罪魁祸首已经跑远了,只有李暮秋手背上的血痕昭示着它的罪行。

蒋时蹲在李暮秋身侧,唇线都开始紧绷,“出血了,得去打疫苗。”蒋时去厨房关了火,拿了钥匙钱包就牵着李暮秋往外走。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李暮秋下午还有课,蒋时只好把她送回学校。

“不是说英短猫性格最温顺吗?短短是不是不喜欢我?”李暮秋刚挨了一针情绪有点低落。

“最近短短求偶被拒,脾气有点暴躁。怪我,没能早点告诉你。”

李暮秋见蒋时一脸愧疚,那点低落突然就烟消云散了,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就是好可惜,没能吃到蒋大厨的剁椒鱼头。”

说完,李暮秋朝着蒋时挥手道别,只是没有两步,又被他喊住。

“暮秋,我们来日方长。”

(七)

晚上的时候蒋时发来一个视频。李暮秋点开,发现是拍的短短,猫爪子按着a4纸,一页一页的翻开。

“舅妈,短短知道错了。”

“短短不应该把找不到女朋友的气撒到舅妈身上。”

“舅舅已经教训过我了。”

“短短知错就改,希望仙女舅妈不要生气气了。”

蒋时把视频剪得很好,虽然只有一分钟,却拍出了短短的神韵,简直萌化了心。

李暮秋突然笑出了声,遭到了寝室一众单身狗的暴打。“酸了酸了,求求暮秋做个人吧。”李暮秋朝着她们做了个鬼脸,拉上帘子和蒋时视频。

李暮秋从来没感觉到七天原来可以过得这么快,“校园七日情侣活动”明天就结束了。活动结束,要不要再继续交往就是男生和女生自己的事情了。刚才刷表白墙才看到有人倾述苦恼:女生和男生在活动中认识,女生想给男生表白,可是发现男生心中是有白月光的,问应该怎么办。

李暮秋也想着要不要表白的事情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结果失眠了。

最后一天是活动主办方发起的聚餐,地点定在一家火锅店。李暮秋给蒋时发消息约好在火锅店汇合。

到了饭点李暮秋也没来,因为江令玩滑板摔伤了腿。

蒋时和博弈社的社长坐在一起,他虽然不喜欢和陌生人吃饭,但也不好拂了社长的面子。

隔壁桌的女生窃窃私语,其中以自律会那个和李暮秋有过过节的林月为首。

“李暮秋怎么没来,她该不会是没看上蒋时吧。不对呀,她之前不是追蒋时追得挺紧的吗?”

“你不知道她的护花使者江令吧啦,也就是那个青云鹤戏剧社的社长。上回李暮秋上树的照片被挂到表白墙上也是他出面解决的。我还看到过江令给李暮秋拿钱,一沓的粉红钞票。”

“不过我倒是听说江令家里挺有钱的,好像是是开制药公司的。”

“哇,这李暮秋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但魅力可真大。”

一群女生嘻嘻哈哈,只是还不待她们笑完,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蒋时寒意逼人的站在旁边。

“没见到你们之前,我也觉得我女朋友除了人美心善没什么特点。但见到你们之后我才发现我女朋友简直可爱了不止一星半点。”蒋时眼中全是轻蔑,不藏锋芒。

蒋时转身走出火锅店,发消息向李暮秋问情况。蒋时赶到医院的时候,江令正吊着一条腿在玩手机,而李暮秋正在给他削苹果。他突然感觉这画面有点刺眼。

蒋时刚要跨进病房,李暮秋就给他做了一个“嘘”地动作,然后把他推了出去。

“他在和我妈妈打视频电话。”

蒋时面色一僵,眼底尽是落莫,他们双方父母都认识,应该是青梅竹马吧。他把果篮递给李暮秋,然后说,“我还有点事情,改天再来看你……和江令。”

李暮秋有点莫名其妙,抱着果篮不知所错,只是江令在叫她,也顾不得别的就赶紧进去了。

江令吊儿郎当的问,“咦,我外甥女婿呢。”

(八)

李暮秋和蒋时的关系好像突然就降到了冰点,她总感觉蒋时在躲着她。

只是过了几天,李暮秋被人通知,江令和蒋时在操场打了起来。她赶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打完了,鼻青脸肿的并排坐在地上。

“你们为什么打架?”李暮秋给两人各扔了一根冰棍让他们敷脸。

蒋时委委屈屈的开口,“我看到他在和别的女生玩暧昧。他明明都有你了。”

李暮秋和江令都惊得张大了嘴。

“你不知道我是她小舅舅哦?”江令震惊。

“小舅舅?”

“现在才认亲戚,晚了。”

李暮秋用手指轻轻碰了碰蒋时的脸,“他是我妈妈的亲弟弟。”

蒋时自知理亏,和江令签署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他看着李暮秋从包里抽出一张a4纸,感觉太阳穴突突的跳,他以为李暮秋也会学江令趁火打劫让他加社团。这还真不是他不愿意,只是连他爸都说他实在不是说相声这块料。

蒋时硬着头皮接过,只是A4纸上“青云鹤戏剧社报名表”几个字被划掉,变成了“李暮秋男友报名表”。

李暮秋对着他眨了眨眼睛,“同学,当我男朋友,要不要了解一下。”

蒋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回道,“当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