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星辰泪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星辰泪

作者:叶子
2021-02-03 15:00

五百年一届的封神仪式

布满星辰的夜空出现一个光圈通口。

空中零散的碎片不断的凝结、构筑,形成天梯,连接着陆地和通口。

一位身披斗篷的女子一步一步缓缓的登上天梯。

她的容貌、衣着随着她向上的步伐不断地瓦解,重构。

丑陋的疤痕消散,一张星眸月貌,光彩照人的脸出现在众人眼前。

粗俗的衣着退去,女子身披暗紫色拖地长袍,手执紫藤剑站在天梯最顶端。

淡淡的月光笼罩,闪耀的星星围绕,女子显得尤为冰冷,诡秘。

虚空中传来:“星月之神,封任完成,请进入虚空通道”。

地上的百姓皆跪拜于地。

女子转过身,星月之神,神,呵!一点都不好听。

她往下纵身一跃,停于半空,将紫藤剑狠狠一挥,地上的百姓惨叫连连。

众神皆没有反应过来,待到天兵天将出动,女子已无影无踪。

此时独幽城内血流成河,空城无音,只能闻到浓重的血腥。

夜空中皎洁的明月仿佛被血液沾染,变为赤红,女子孤傲的身影映于其中。

听闻屠城案

“小时,今天我们出去逛街吧。”

“真的吗,紫荆姐姐?”

“嗯。”

集市街道上,紫荆牵着小时的手。

“姐姐,今天怎么这么少人啊?”

“哎,听说了吗,独幽城内所有的百姓都被星月之神屠杀了”。

“对呀,血流成河,惨不忍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这样的人都能当上神”。

“唉!这所选之人的职责本是暗中守护,庇佑百姓的”。

三两个路人谈论到。

“姐姐,昨日封任的神叫星月之神吗?”

“嗯。”

“对了,小时,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嘛吗?之前都没有好好陪你出来玩。”

“嗯……”

“呐,给你买个糖人,还有糖葫芦”。商贩看到紫荆顿了顿,小声嘀咕道:“这个人长得可真够渗人的”。

“我们去商铺买个烤全鸡,再给你买几身衣服。”

到了傍晚,小时手里拎着大包小包,他蹭了蹭紫荆的手说道:“姐姐真好!”

紫荆笑了笑。

“小时,还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遇到的吗?”

“当然记得,两年前姐姐看到了在街边乞讨的我,觉得可怜,便领回家了。”

“那你当时觉得脸姐姐脸上的疤痕恐怖吗?”

“不,我觉得姐姐很好看,是全天下最美的人了。”

月亮悄悄爬上了夜空,光辉洒下,一个大人正牵着一个小孩朝着亮着灯的家的方向走去。

梦魇挥之不去

“娘亲,爹爹怎么还没回来,菜都凉了”。

“小晗,小荆,你们爹爹啊,身为官府官员,每日都有许多公务要处理。”

“我回来了。”

“爹爹”,紫晗、紫荆着紫浩的方向跑去,两人各自抱着爹爹的大腿。

紫晗瘪了瘪嘴:“爹爹,你整日囚身于衙署。”

紫荆:“劳形于案牍。”

紫晗:“忧心于庙堂与乡野。”

紫荆:“都没有时间陪我们玩了,哼!”

“好了,都过来吃饭吧。”

爹爹摸了摸他们的头,向娘亲走去。

忽然,温馨的影像消散。

紫浩,如雪被曝尸于独幽城城门口。

满身血痕,四肢下垂,一动不动。

来往行人络绎不绝,可没有一个人止步。

紫晗眼眶通红,“姐姐,我想把娘亲、爹爹抱下来。”

紫荆面无表情,摸了摸紫晗的头说:“小晗,现在还不行”。

画面一转,紫晗在一个很深的泥坑里。

他不停地往上爬,试图用手抓紧泥壁,尝试了一次又一次,十指不断流出鲜血,泥壁上留下了深深的爪印。

王富豪:“哈哈哈,真好玩,你们手脚都利索点儿,赶紧把这个小崽子给埋了”。

“姐姐……姐姐,救我,唔,姐……姐,”紫晗不停地喊叫。

“小晗,小晗,你们放开我,小晗,小晗”,紫荆疯狂挣扎,泪流满面。

“别这样,求求你们了,求……求你,”紫荆朝着王富豪跪下,死命的拽住王富豪的裤脚。

王富豪一脚把她给踹开,“嘿嘿,晚了”。

紫荆从地上爬起,匍匐前行。“求……求你了,求求……你”。

“姐……姐”,紫晗的声音越来越含糊不清。

“小晗”。

给我拉住她。

天色渐暗。

“行了,回去吧”。

紫荆呆滞地朝着那块已经被填得平平整整的土地爬行。她嘴里呢喃着:“小晗,小晗”。

“不,不会的,”紫荆不停地刨着泥土,“不会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掉。

“小晗,小晗”。

“硄”的一下,紫荆从梦中惊醒。

她脸色苍白,浑身冒着冷汗。

手上的星月图腾不停地闪动。

紫荆望着图腾冷冷一笑。

又起屠杀案

天帝:“司命仙君,可有查到星月之神的下落。”

“还未”,男子迟疑了一会儿。

“先退下吧”。“小时,你饿了吗?我去叫他们送些吃的来”。

“不用了,紫荆姐姐,小二马上就来了”。

“客官,早膳来了”,小二端着两碗面进来。

“近日客官可要少些出门,听闻城中财主王富豪昨夜被女魔头杀害,今日一妇人经过城郊发现了被埋于土地里只露出鲜血淋漓的头颅的王富豪,那场景,吓得妇人当场昏厥。”

“府中下人皆被杀害,其夫人脸上划有深深的刀痕,倒是众小妾相安无事,可真是惨啊。”

小二在旁边絮絮叨叨,许久后醒过神来,发现自己多嘴了,连声道歉退了出去

“小时,咱们吃完早膳出去游玩吧”。

“好啊!”紫荆姐姐。

江边

绿草满地,长满了雏菊,但却寂寥无人。

小时双手背后,神秘兮兮地朝紫荆走去。

“呐,紫荆姐姐,给你”,小时捧着一束雏菊,满眼含笑地看着她。

紫荆的眼眶湿润,眼前这个及腰的小孩与多年前小晗的身影重叠。

她接过雏菊,而后如释重负地一笑。

秘密浮出水面

这天晚上,小时悄悄起身。

他袖子一挥,眼前便出现了一面镜子。

画面中,紫荆正睡得安稳,眉头舒展。

小时无意识地笑了笑。

淡淡的月光从窗户照射进来,略显清冷。

他念了一通咒语,幻化成老人,“唰”的一下进入了紫荆的梦境。

入目而来皆为蓝白,紫荆身穿蓝色长裙坐在澄澈的湖边,脸上的疤痕消失,他低着头看着湖中爹爹,娘亲,小晗的影像,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老人呆楞了一会儿。

“姑娘,你可知何为是非对错”?

“爹娘自小教导,怎会不知,”紫荆望着老人,脸上的笑容消散。

她苦笑了一下,“世人眼中的是非对错与我何干,我遵从心中的是与非,对与错”。

忽的一下,周围环境不断破碎,在最后的那一刻,紫荆纵身一跃,跳入了湖中。

小时猛的被弹回现实。

他微微叹了口气,缓步走向窗户,孩童的脸庞、衣着消散,取之而来的是男子清冷的面容,一丝不皱的白袍。

他静静地伫立于窗前,望着皎洁的明月,思绪渐远。

“求求你……求……求你”,紫金求饶的影像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当时他看到了,可他没有伸手援助。

他是司命仙君,上万年以前封任的神。

他的职责是安排好每个人的命运。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可后来,他鬼使神差地幻化成小时……

“小时,你喜欢吗?紫荆满眼含笑地看着他。

“司命仙君可搜寻到星月之神的下落”?

两种记忆不断地摩擦碰撞。

他感受到了紫荆无法救助紫晗的无力之感。

一切尘埃落定

“姐姐 你要出去啊。”

“对啊,”紫荆给小时戴了块蓝色透明的小石头,“这是给你的护身符”。

“姐姐以后不能陪着你了,要好好保护自己啊”,紫荆说完对小时笑了笑便起身出门了。

虚子实呆呆地望着紫荆走的方向,紧紧握着小石头。天帝:“各位上神,立刻带领天兵天将下凡捉拿星月之神”。

“找到她了吗”?虚子实垂眸。

“在石坞镇”。

待众神赶到,石坞镇已被紫色屏障笼罩,寂静无声。

周围白雾密布,不见紫荆踪影。天色越来越暗,星星一个接一个地爬上了夜空。

哗的一下,周围雾气消散。

紫荆出现在屏障上方,暗紫色裙摆随风飘扬。

虚子实在紫色屏障外布下了一个更大的结界,“跟我们走吧”。

紫荆勾唇一笑,“跟你们回去受死?”

虚子实看着她默不作声。

渐渐的,星星布满了夜空。

屏障不断吸收光辉,发出夺目的光,将白色结界震碎。

紫荆冷冷笑道,“我死,也要他们陪葬”!

说完,她拿起紫藤剑朝屏障狠狠一挥,而后腾越而起,拿起剑在脖子上重重一划。

没有想象中的惨叫,屏障内空无一人。

紫荆缓缓倒下,她的身体渐渐消散,化作星光点点,不断下落。

这一刻,画面仿佛静止,无声无息。

虚子实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眼泪却悄悄钻出眼眶。

遥远的密林里

“哇,星星掉下来了”,小女孩欣喜地说道,村民们也惊讶地谈论。

多年后,虚子实看着窗台上那株小小的紫荆,面露悲色。

这是在她的殒身之地找到的。

他想,结局本不该如此。

她的爹娘被贪官陷害致死,而贪官在十五年后将被刺客所杀。

独幽城内的百姓常受他爹娘的恩惠,却没有一人为他们辩驳,他们将受到洪灾。

烫伤她面容的王富豪的妻子在十五年后将成为乞丐。

而王富豪活不过五十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