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人生提款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人生提款

作者:凄然
2021-02-04 13:00

校园里连续死了两个人,人心惶惶。

在警局做完笔录的我面如死灰。

神情恍惚,往外走去,一步一个踉跄,室友们都在大厅,他们只以为我丢了魂的样子是被早上经历的恐怖景象吓得,然而现在只有我知道事情的始终。

我的室友李二狗死了,就在今天早上,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死状死在我们面前。

七点十分,因为有早课,室友们已经起床先后出门,包括我和李二狗在内的四人是最后出寝室的。

下楼梯的时候,李二狗开始频繁地抓头皮,我还调侃他头皮瘙痒是不是清场洗发液用多了。

直到走到一楼的时候,李二狗忽然倒在地上抽搐,眼睛直翻白,用双手不停地不停地抓挠身体,喉咙里发出咳咳的嘶吼。我们都被吓坏了,赶紧叫来宿管同时拨打了急救电话。

然而两分钟后,李二狗的动作逐渐变小随后僵止,他的脸上在渗血,满是血丝的眼球凸出似乎就要掉出眼眶,全身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耷拉下来,头发也在急速地变长、干枯、变得蜷曲。

短短几分钟,李二狗死了,就死在我们面前,任谁都不会相信,一个刚才还在谈笑的人,现在已经变成了地上一具骇人的尸体。

更恐怖的是,他像是在一瞬间衰老的。

警车和急救车一起到达,现场很快就被封锁了。

监控录像证明,我们没有说谎。

只是有一件事我还没告诉任何人,关于先后死去的张卤蛋和李二狗,关于校园里的一台诡异的机器:

从一个月前开始。

我发现我下铺的兄弟李二狗变得有点怪。不是变坏了,而是变好了,但实在是好的有点奇怪。

李二狗的家庭条件我是知道的,家里不算差,但父母大概是有毛病,每个月都只给他一点点生活费,勉勉强强够吃饭,久而久之他就养成了抠门的性子,这着实苦恼了我。

以前这货总叫我带早餐,但极少付钱,每每谈起总说等过两天生活费下来再付给我,再后来我也养成了不吃早餐的习惯,结果不久前他给我转了两千块,说是连以前的账一起结了,我感动得差点眼泪都掉下来,心想兄弟莫不是去卖身还债了吧,但一想就打住了,他这张屌丝脸也没希望伴上富婆。

以前这货天天找我蹭烟,一包黄鹤楼,三分之二过得都是他的肺,结果前两天他给我一整条和天下,我眼睛都直了:“兄弟你不是去偷去抢了吧?”

他说是回家喝了趟酒席,顺手带的。

我哪会信啊,不过和天下到底还是香的,我就没多问。

一个月里,李二狗的生活忽然就变阔绰了,又换手机,又换平板,天天都去下馆子,人看起来也变成熟了。要知道,不久之前他还是和我一样,一个整个月都是靠泡面度日的人,饭堂都很少去。

每每问起他的钱的来源,他总是找各种借口搪塞我。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跟李二狗出去撸烤串,酒喝多了,他才跟我说:“你很好奇我最近的钱是哪来的是吧?”

“是啊,总不是干了什么违法的事吧?”

“怎么可能。只是我跟你说,你可别当我是神经病。”

李二狗干了一大口啤酒,娓娓道来:“这事玄乎的很,还是张卤蛋告诉我的,你也认识他吧,瘦瘦高高的,计算机学院那个,我的发小。他跟我说在计算机学院的旧仓库外里发现一台机器,外形有点像ATM机,还通着电,但似乎是坏了,上面都是乱码,唯一可以辨认的是一个取款金额的输入框。他和我说,他试了一下输入五百,按下之后,机器就哗啦啦的地吐出了整整五张百元大钞。当时他就傻眼了,愣了半晌,确定没有被人看到后,然后拿着这些钱去超市买了包烟,结果是真钞。”

我说:“还有这种好事?”

李二狗继续说道:“我一听也不信啊。然后我跟他就约了个时间,找到了那台机器。那真是一台奇怪的机器,看不出是哪家银行的ATM机。我试了试输入一千,结果机器刷刷一响,出钞口里还真吐出了一千块,你说神奇不神奇。后来一不做二不休,我们确定没有监控后,张卤蛋试了试摁了能输入的最大数字,结果整整吐出了十二万多一点,然后就取不出钱来了。”

我听愣了。

李二狗接着说:“可玄乎就玄乎在这里,那天我和张卤蛋分完钱就走了。第二天我自己偷偷去试了试,结果你知道吗,又取出钱了!我那时没带包,取了五千就走了,我也不是那种自私的人,就和张卤蛋说了还能取钱的事,然而奇怪的是张卤蛋再去取钱,却还是一分钱没取出来。隔天我和他一起去了,然后发生了最诡异的事——我还能继续取钱,可是张卤蛋却一分都取不出了!”

我咽了口唾沫:“你取了多少钱?”

李二狗竖起一根手指头。

“一万?”

“一百万。”

我觉得好笑又好气,这么巨大的金额,被抓到估计要判重刑吧。

李二狗叹了口气:“你还没听明白吗,那天我还能取钱,张卤蛋却取不出钱了,这不是机器故障。”

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可是李二狗的话还是使我的唯物的内心出现了一点裂缝。

我说:“所以ATM机成精了?”

李二狗说:“也许是吧。反正就是这么玄乎的事,后来我忍不住好奇,还去了好几次,加起来估计取了有一百万。”

拗不住我的反复央求,第二天早上,李二狗带我找到了那台机器。

其实在李二狗带着我往计算机学院旧仓库走去的路上,我就已经有了一种感觉,是在那儿,那面墙壁就像在发着幽光,吸引着我靠近,就像对飞蛾有魔力的篝火,直到我们转过墙角,来到机器的面前,幽光才消失不见,可是引入眼帘的机器却有更让我忍不住走过去的魔力。

这是确实是一台取款机,通体是绿色的,虽然从外形上看不出端倪,但是在正面却有电子显示屏、数字键盘和进钞出钞口。它就那样毫无根据地靠在墙上,又像是嵌在墙上。

李二狗试着输入了一千,机器内部响动了一会儿,随着“咔呲咔呲”的出钞声,钞票喷泄而出,整整十张。

李二狗叫我试试。

我输入了一百。

伴随着机械声,一张红色钞票从眼前的出钞口飘了出来,轻飘飘的一百,像我轻飘飘的怀疑在微风中落地无声。

会计专业的我,真钞还是能分辨的。

我张大嘴巴看着眼前的一幕,在一瞬间内心经历了复杂的过程,心脏的跳动告诉我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李二狗看起来有点得意,叫我输入一个更大的金额试试。

我没有再试,面前的取款机却让我觉得有些阴森可怖。

因为胆小,我没有去取款也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

可是不久前,张卤蛋毫无预兆地死了。

校方和警方封锁了关于张卤蛋死亡情况的所有消息。

按学校的说法张卤蛋是猝死的。

————说到这,我停了下来,看向面前的人。

我现在在一家咖啡店,坐在我面前的人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面色透着一种莫名的憔悴,他的网名叫派大星,我和他是通过网络认识的,他让我叫他小派就好,我觉得这很违和,不过这不重要。张卤蛋死后,我在论坛的灵异板块下发了一个帖子,关于一台无限取钱的ATM机,我急于找到知情的人,而小派是第一个和我联系的人。

我在寻求一种方法,很急,但我还没打算对这个底细不清的人全盘托出,所以我的话到此打住,当然ATM机的确切地点也是捏造的。

小派声音沙哑,他说:“我想,张卤蛋并不是猝死的。他的死状一定很恐怖吧。”

我有点高兴,看来他确实知道一些事情,但我不会表现出来。

“是的。”我示意他继续说。

“他死于透支人生。你们发现的这台ATM机并不是免费提款的,人们称它为人生提款机,提款的代价是消耗对应的人生!”他喝了口咖啡继续说:“这么跟你说吧,一个人一生能赚的钱是有限的,所以假如一个人能活100岁他每年赚一万的话一辈子能赚100万,那么当他通过人生提款提取了十万,他就会失去十年的人生,简单地讲就是会苍老十岁。”

我说:“在取完全部的钱的时候,他并没有马上死。”

他有点哽咽:“因为人生提款有一个预还债周期,过了这个周期还未还债,才会进行人生清算。”

我压抑着自己紧张的心情:“这个周期是多久?”

他说:“一周。”

我舒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

那我继续把我经历的事情讲完吧:

张卤蛋死了,校方声明是猝死的。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一个猝死的事件,消息会封锁得这么严重。

对于我来说,对张卤蛋的死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有些意外。但是李二狗却很激动,因为张卤蛋是打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的交情。

张卤蛋的父母打电话给李二狗询问情况,两个老人一辈子就养了这一个儿子,忽然听说儿子的死讯,嗓子都哭哑了。

我们不知情也罢了,连张卤蛋的父母都被蒙在鼓里,李二狗说张卤蛋的死一定有蹊跷。

于是我和李二狗一起,尽全力调查了张卤蛋的死因,最终买通内部人员得到了一组照片:那是一具蜷缩着的尸体,全身上下都是凝结的血块,尸体看起来像一具干尸,头发灰白干枯,皮肤全是褶皱和老年斑,眼球爆出挂在眼眶外。

看着照片,我傻站在原地,忍不住呕吐了出来。李二狗却呆住了,通过辨认脸部的独特胎记,这是张卤蛋的尸体!

看着这离奇的死状,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那台诡异的ATM机。

李二狗很害怕,这时他才告诉我,他后来没忍住,又去提款了一次,那次他提取了三十多万,然后就再也取不出钱了。

提完款的那晚,他做了个梦,梦见一只绿皮怪物要一口把他吞掉。

最终在几天前,李二狗也死了,就死在我面前,死状可怖。

讲完之后,我喝了一口咖啡,接着问小派:“所以你为什么要找这台人生提款的ATM机?”

小派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我他看起来像几岁。

我说大约四五十吧(其实看起来也有六七十,我说的比较委婉。)

小派苦笑:“我今年二十二岁,比你还小一岁。”

原来在小派读初中的时候,在校园的角落,他们一群人也发现了同样的一台ATM机。他们先后提光了ATM机里的钱,直到再也提不出钱的时候,每个人都提了三四万。

小派提了五万,但是小派胆小,并没有提到ATM不再出钱。然后过了几天,小派的同伴都死于非命。小派也在一夜之间苍老了好几十岁。这件事当时闹了很大的风波。

最终在小派的带领下,民警找到了那台ATM机,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ATM机就那样凭空消失不见了!当时在录像的设备也全部被莫名损坏。后来小派找了很多关于它的资料,得知了这是一台人生提款机,想要拿回付出的人生就必须找到机器还债。

所以小派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找到了我。

我为了确认一件事,问小派:“还债的金额等于提款的金额吗?”

小派说:“不是的,根据我了解到的资料,一周之内,每天需要增加10%的利息。超过这个时间,每天需要1%的利息。”

我忍不住骂娘:“利息这么高!”

小派说:“是啊,不过我已经带够了钱。您可以把我带到人生提款机面前吗?”

我说:“事不宜迟,我今晚就带你去。”

回到校园的时候天色已晚,我收拾好,背着个大背包,拿着一个防狼手电筒照明,走到了和小派约好的见面的地点。

小派提着一个大行李箱,如果没猜错,里面装的都是钱。

我带着小派在校园里兜兜转转,小派提着行李箱已经满头大汗。

我有点抱歉:“对不住,这是我第一次自己来找ATM机,我不太认路。”

小派表示理解。

在连续走了好几公里的路程后,我带小派来到了ATM机旁。

比不上我这种年轻人,小派已经快虚脱了。

小派看到ATM机很激动,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他扑通一声跪在ATM机前哭嚎:“我终于找到你了!”

小派打开行李箱,里面果然是满满当当整叠整叠的现金。以我的经验,粗略估计这里至少有二百五十万。

小派就要开始还款,我打断了他。

“小派,你知道还款怎么操作吗?”

“知道,根据我了解的资料来操作应该没问题的。”

“我跟你讲过的吧,我之前因为好奇,也从机器里提了一百块。你能不能先教下我怎么操作?”

小派本来想先还款,不过拗不过我的坚持,先教会了我操作流程。

我表示学会了之后,小派重新开始操作。

“可惜呀。”是我在说话,声音低得像在自言自语。

就在小派要点下最后一步的时候,我出现在他背后,打断了他。

小派不知所措。

拿着防狼手电筒,这个憔悴的老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几下就被我敲晕了过去。

我打开了我背着的大背包,里面也是一捆一捆的现金,总共是二百六十万。

事情还要往回说,在李二狗带我找到ATM机后,其实我非常想提款,但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进行操作,因为我不确定提款后会面临什么后果,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某个什么社会实验,也许就在墙角就有摄像头对着我们。

然而在观察了许多天之后,我发现无论是张卤蛋还是李二狗都活得好好的,于是在六天前深夜,我蒙着脸,背着包,也来取钱,我输入了两百万,随后机器运作,提款过程整整持续了五分钟,现金一叠一叠就像仙女散花一样铺落在地上,我数了数,两百万,一分不少。

那天晚上,张卤蛋死了。

看到张卤蛋照片的时候我吓得半死,因为当时我已经找到了一些不完全的资料,我知道了这台ATM叫做人生提款机,但我没有和李二狗说关于还款的事,反而叫他别多想。

在李二狗死后,我拿到了他的现金存款,却发现只剩六十万了。

这样我手头总共才二百六十万。

还不够。

还不够。

还不够买回我的人生!

如果实在没办法,我想我只能去抢劫凑钱了。

不过令我开心的是,就在今天,有个人看到了我发在论坛上的帖子后私信我,他的网名是派大星,他让我叫他小派就好。

听到他要找人生提款机还债,我心中悬着的几颗巨石终于落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