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一个倒贴女人的悲惨婚姻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姻生活:一个倒贴女人的悲惨婚姻

作者:
2021-02-05 07:00


听见敲门声,我雀跃着去开门,以为是谢军又回来了。

门一开,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冲了进来,领头的男人光着膀子,短脖子上戴着一条小指粗细的金链子,又黑又胖,满脸横肉,一脸轻蔑地看着我,说:“值钱的东西全带走。”

我想跑出去喊人,情急之下,被男人伸出的脚绊倒了,摔得眼冒金星。

他扭着我的胳膊说:“没必要打扰邻居,夫债妻还,你看看这个。”男人蹲下来,一张欠条伸到我眼前,赫然写着:谢军欠马六喜25万,年底前还清,利息另算。逾期不还,房产抵债。下面是我和谢军的大名。

直到那些人离开,我都一直战战兢兢,灰头土脸。胖男人走时,恶狠狠的撂下一句:“离过年还有两月,拿走的东西算利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抓紧时间凑钱。要不然……”

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衣服,书本、杂物扔了一地。我从地上爬起来,准备收拾一下,一扭头,却看见女儿躲在门边,惊恐地看着屋里的惨状。

其实,我到现在都是懵的。

谢军中午回家,从我的手机里转走了前天才到账的4万块钱。那是我买断工龄的钱,准备留着给女儿上大学用的。

谢军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火烧眉毛了,我急用钱,回头再转给你,我先出去躲一躲。”

我拽着他的行李箱,让谢军说清楚怎么回事,他无奈地摊手:“我和六子他们打牌,借了高利贷,把老房子也抵押给了银行,本来可以回本的。结果昨晚,遇上JC抓赌,钱全折了。不赶紧跑,等着吃牢饭吗?”

难怪,最近一个月,谢军昼伏夜出,骗我说他上夜班,我还每天熬枸杞红枣银耳汤给他补身体。

我是个多么糊涂的妻子。

趁着我愣神的功夫,谢军提起行李箱出了门。我趴在阳台,只看见他的背影在单元门口闪现,想要问问他去哪里,打电话,已经关机。

无望和恐惧的情绪淹没了我和怀里发抖的女儿,这个家,怕是要散了。

第二天,我送女儿到学校后,回到老房子,这是一栋带个小院的三层小楼。

公公正在院子里给君子兰松土,婆婆扶着小姑子散步。小姑子三年前得了肾衰竭,遭婆家人嫌弃,公公就把她接回来养病,每周透析一次。

我向公公打听谢军的去向,婆婆白了我一眼,说:“连个男人都守不住,他去哪不告诉你吗?”

我没空和她掰扯,问公公:“谢军把老房子抵押的事情,你知道吗?”

出乎我意料之外,公公反问:“你咋知道?他要创业是好事,做父母的肯定支持。不像你妈,买房才给两万块钱。”说完,撇撇嘴,很不屑的样子。

我说了被人催债的事,他们都吓傻了。

公公给谢军打电话,也打不通。打听了一圈,才知道:谢军因为赌博,欠了高利贷25万。拿老房子抵押给银行,借口创业,贷出60万准备翻本,结果这钱又被他在赌桌上输光了。高利贷利滚利,就滚到了40万,合起来就是100万,他一看,窟窿太大,干脆一走了之了。

公公得到这个消息,心脏病差点犯了,婆婆一个劲地埋怨我,没把谢军管好,自己老公输了那么多钱,我竟然啥也不知道,说我是羊屎蛋蛋面面光,绣花枕头肚里没货。

我只能低头,咽下满肚子委屈,没了谢军的庇护,我在这个家里啥也不是。可这个说要护我一世周全的男人,竟然把天捅了个窟窿,留下我拿啥补?

我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梦醒后,谢军还在我身边。

到了春节,谢军没有任何消息,我心底希望的小火苗彻底熄灭。

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男人。

我和母亲的关系不好,为了逃避那个让我窒息的牢笼,就考到了离家很远的城市来读大学。

大二,打暑期工时,认识了谢军。

他大我6岁,在市里的卷烟厂上班,收入不错。也许是我的单纯和甜美的长相吸引了他,谢军对我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本就缺少家庭温暖的我,被他的柔情打动。

他总是会给我很多惊喜,带我去飙车,给我买电脑,请我去KTV唱歌,随叫随到,我再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有天晚上,我和他,还有一帮朋友在夜市喝酒,旁边桌上的一个小混混对我吹口哨,说:“这妞正点。”他就把人家摁倒在桌上,要那人给我道歉。小混混照做了。

过了一会,夜市摊边停了十几辆出租车,下来几十个胳膊文身的年轻人,手里提着棍子。

一场混战之后,谢军挂了彩,两拨人被带进了派出所。一夜之后,他爸交了罚金,单位出面担保,谢军才被释放。

我抱着谢军,痛哭流涕,感慨万分。

从没有一个人为了我去打架,他的出现,如同一道光,照亮我暗淡的人生,我再也不是母亲嘴里那个一无是处的女孩子了。

那天晚上,在一个潮湿发霉的小旅馆里,我把自己给了他。

看着床单上殷红的处子血,谢军搂紧了我。

那年,我上大二,20岁。

谢军在校外租了间农民房,和我过起了小夫妻的生活。为了和他厮守,我经常逃课,以各种理由问母亲要钱,供我和谢军挥霍。

不知怎么,我们的事被母亲知道了,她搞突然袭击,在农民房里堵住了我和谢军。母亲气得嘴唇哆嗦,要打我,谢军把我护在怀里,妈妈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那掌声清脆响亮,母亲没说一句话,转身走了。

第二天,班主任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是三个月的生活费,还有假期回家的车票钱。

我嗤笑一声,早干嘛去了,这点钱就想收买我,让我再回那个家,是不可能的。

我有爱情,我有谢军,足亦。


一毕业,我就和谢军结了婚。

母亲托关系给我找了份粮油检验员的工作,正式编制,清闲安逸。

她一辈子清廉孤傲,为了我,腆着脸求人,也算晚节不保,可我一点也不感激。都说儿女是父母的债,这都是她欠我的。

工作半年,我怀孕了。

想到我从小因为母亲忙事业,被送到奶妈家,受了多少罪:吃的是人家孩子吃剩的零食,玩的是人家孩子不要的玩具。

我盼着母亲带我走,她每次都答应,却总是悄悄地离开。

一次次期盼,一次次落空。母亲在我心里,逐渐模糊;她的话,我再也不愿听;激怒她,成了我最大的乐趣。

我不想成为她那样不合格的母亲,我要陪着孩子长大,给她我所有的爱。

谢军也支持我停薪留职。

就这样,我生了女儿后,就成了家庭妇女,只围着老公和孩子打转。

我把自己长成了一棵无根的藤蔓,只能依附着丈夫这棵大树过活,但我怡然自得,很享受。



谢军对我很好,我对他言听计从。

家里的钱,都是他管,我需要花钱找他要。

我瞧不起那些存私房钱的女人,抓住男人的心比啥都重要。

我竭力做一个温柔贤惠的好妻子,也不太管谢军的事情。即使他晚回来,我也不会咄咄逼人,刨根问底。我相信他对我的感情。

谢军爱打牌、喝酒,可这也不是啥大毛病。

无非就是喝醉了把人家烤肉摊给点了,公公赔了5万块钱;或者就是牌桌上欠钱,公公反倒把要钱的人骂一顿,不该带坏他儿子。

他经常在晚归时带夜宵给我和女儿;也会在惹我生气后,做一桌好吃的讨好我,逗我笑。

这样的爱人,夫复何求。

只要他对我和孩子好,没有什么不可以原谅。

只要他开心,怎样都可以,反正闯了祸,公公会搞定。

可这次,他玩大了。

正月初五,那个金链子男人上门了,毫不客气地把我和女儿扫地出门,说房子是他的了。

这套房子是谢军单位的家属楼,买的时候花了12万,其中两万是我问母亲要的。

我想过报警,可欠条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我们的欠款金额和无力偿还的解决方式,最重要的还有我的签名。

我想起10月份,谢军拿回一沓文件,说单位要做员工家属信息档案登记,需要签名。这张欠条,一定是夹在那些文件当中的。

我知道,他一定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

我不能报警,他在外面也不容易。

房子没有了,有什么关系呢?可以搬回老房子住。

这时,谢军打来了电话,我激动得流下泪来,这个男人还是牵挂我们的,电话接通,第一句话就是:“老婆,我想你们了。可是,我现在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你能不能再转5000给我?”

我的眼眶湿了,他在外面饿肚子,我好心疼。可是,我现在银行卡余额也只有3000了,这个钱,是给女儿准备的学费。

我嗫喏着说:“你走的时候,不是有4万吗?这么快就花完了?”

他的口气不耐烦起来:“穷家富路,那点钱够干啥,两场就没了······”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求饶:“好老婆,我最爱你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呀,这大过年的,我孤苦伶仃一个人,你就想办法给我转点钱嘛,好不好?”

想到他以前对我的好,我心软了。

按照他留下的账号,用手机转了2000过去,想要提醒他注意查收,再打电话,传入耳中的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的心慢慢沉了下去。信任就象橡皮檫,随着谢军的谎言和任性,一次又一次的摩擦,慢慢碎成了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