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倾述:我来讲讲,在农村当公婆,生活有多憋屈。
真实故事

真实倾述:我来讲讲,在农村当公婆,生活有多憋屈。

作者:花爱语
2021-02-05 08:00


舅舅是姥姥在家门口捡来的孩子。姥姥没有瞒着他,他从小就知道。
 
1960年,中国发生了大饥荒,家家户户吃饭都成问题。
 
大清早,姥姥在家门口捡到了舅舅。他穿着一个红布兜,身子底下铺着破棉絮,躺在一个用藤条编织的提篮里,看上去也就有两三个月大。
 
姥姥把捡到的那一天当成是舅舅的生日。
 
姥姥只有我妈一个孩子,那时候,我妈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姥爷喜出望外,家里添一个男孩是他多年努力却始终求而不得的事,这下如愿了!老刘家五代单传,终于没有断送在自己手里。
 
舅舅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姥姥姥爷对他可以说是溺爱。我爸娶了我妈,对这个比自己的孩子大不了几岁的小舅子疼爱有加。
 
舅舅从来没想过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他生活幸福,找了又能怎样?
 
舅舅24岁那年结婚了,舅妈长的人高马大,是邻村的一枝花。只是因为家里姊妹多,穷,没有上过一天学。
 
有首儿歌这样唱: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结了婚的舅舅,成了一只花喜鹊,什么都听舅妈的,无论对错。

刚结婚,舅妈就闹着要分家,不分开就要回娘家。
 
一共五间房,姥姥住两间,舅舅住三间,中间砌了一堵墙。
 
做饭生活互不打扰,姥姥觉得也挺好。
 
舅妈生儿育女坐月子,都是姥姥尽心尽力伺候。一儿一女,也都是姥姥搂着抱着哄着睡着给拉扯大的。
 
舅妈说不出姥姥的不是。姥姥姥爷在村里人面前,都夸自己的儿媳好。对他们来说不吵不闹就是好的标准,更何况舅妈还给老刘家生了一个男娃子。
 
但是舅妈可没有给姥爷留面子,村里人从舅妈的嘴里,听到的都是对姥爷的埋怨:他抽烟喝酒,把钱都花在这上头;他特别懒,谁家的老人不是早早起床,去田里出个早工?他偏偏不!天天走在儿子身后去地里干活;他不讲卫生,留着山羊胡子,沾上了稀饭,也不舍得刮了……
 
九十年代初,全国兴起了养殖致富。村里很多人上了鸡棚,养鸡挣到了钱。舅舅也红了眼。
 
舅舅舅妈找姥姥商量,让姥姥搬到西厢房住,倒出正房养鸡。
 
说是商量,其实没给姥姥留下说不的余地。
 
西厢房又矮小又狭窄。舅舅给打了一铺炕,窄窄的炕前面也就有站开一个人的地方。关键是受房间长度限制,这铺炕太短了。
 
姥爷躺在炕上睡觉,仰睡伸不开腿,必须蜷腿睡觉。
 
妈妈回老家看到了才知道这件事,姥姥姥爷已经在厢房住了半年了。
 
妈妈哭了,她心疼姥爷。她劝姥姥姥爷跟着自己回家住,两位老人拒绝了,说故土难离。
 
妈妈在村里转了转,看看有没有对外出租的房子。
 
那时在农村,根本没听说过有租房子住的。
 
也是运气好,村里恰好有一家人去了东北定居,他的亲戚负责看管房子,很高兴又很便宜就把房子租给了我妈。
 
房子有点旧,五间正屋,宽敞明亮,院子很大,姥姥姥爷高兴地不得了。
 
第二天,姥姥和妈妈一起去收拾收拾,黑天前就搬了进去。

姥爷会养牛,爸爸出资,给他买了一头母牛。
 
姥姥养了一群鸡,每天下的鸡蛋吃不了,攒多了就去送给舅舅。老人对自己孩子没有隔夜的仇,当初的那点怨气早散了。
 
姥姥把院里院外收拾的井井有条,种上了各种各样的蔬菜。
 
妈妈早就找舅舅谈好了,舅舅种着所有的地,每年给姥姥200斤面粉,30斤花生油。妈妈给姥姥每个月100元的生活费,不管多忙每个月至少回一次家看看他们。那时,一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300元钱左右。
 
农忙时节,姥姥姥爷就去帮舅舅干活,也帮着看管孩子。
 
秋收时候帮舅舅收了粮食,两位老人就为自己忙活了。
 
他们早早起床,吃了饭,带上水,带上干粮,牵着牛去离着村子远的地里,一待就是一天。
 
他们放着牛,在出完了花生的地里翻找花生,在掰完了玉米的地里踩拾玉米,多少都欢喜。
 
我曾经跟着他们俩到地里去捡豆粒,弯腰时间长了,我喊腰疼。姥姥姥爷腰也疼,他们刚开始在地里蹲着,后来就坐在地上,再后来就跪在地上捡拾豆子,一刻不停。一天下来,收入颇丰。
 
姥姥姥爷把日子过得让同村的老人们羡慕。

两年后,舅舅养鸡遇上了鸡瘟,赔上了本钱。
 
他的大舅子家养殖獭兔,动员他一起干。
 
舅舅去找姥姥借钱,姥姥把手里全部的积蓄都给了他,还是不够,就打发舅舅找我妈借。
 
我爸爸爽快得给了舅舅几千元,告诉他这钱不用还了,让他多照顾两位老人。
 
养獭兔一年多,又亏了本,投入的钱也就打了水漂。
 
那时候,当地电视台天天打广告,养蝎子能致富,你买他的母蝎,繁殖了养大了,他高价回收。
 
舅舅找姥姥借钱,姥姥再三叮嘱他一定要擦亮了眼睛,千万别让人骗了,不回收怎么办?
 
姥爷这一年发了点财,他养的那头牛一下子生了两个牛崽子,养了几个月到集市上卖了不少钱。
 
舅舅坚持要养,姥姥就把那个钱拿出来给了舅舅。
 
舅舅到底还是让人家骗了,高价买了母蝎,繁殖了小蝎子,养大了再回去找,人家早溜了。
 
一年的辛苦又打了水漂。

舅舅到姥姥眼前,边说边流泪,自己跌倒好几次了,这可怎么办呢?
 
姥姥指点他进城找我爸爸,让我爸爸想办法。
 
我爸爸让我舅好好种地,农闲时进城住在我家,去离我家不远的劳务市场,干点装卸搬家的活,不少挣钱。
 
那个冬天,舅舅住在我家,天天去劳务市场找活干,虽然劳累,但是天天拿现钱,他也很高兴。
 
姥姥年前过生日,舅舅在城里买了一个写着寿字的大蛋糕。姥姥高兴得哭了。舅舅一把年纪了,第一次在她生日那天送礼物。
 
据舅舅说那天夜里舅妈因为这个蛋糕和他干了一架。舅舅的脸被舅妈挠花了,年前几天就没回城里挣钱。

2000年秋天里的一天,大家都在地里收豆子。那天姥爷肚子不好,上午收工,他比别人早走了一会儿。下午去地里,他又晚到了一会儿。
 
天上飘过来一片乌云,大家都加快了割豆子的速度,抢在下雨前拉回家,就会保住好收成。
 
舅妈觉得姥爷懒,这样的天气还耍心眼偷懒。
 
她迎着姥爷走过去,一把就推倒了瘦弱的他,嘴里大声骂着,还上前去踹了他两脚。
 
舅舅丢掉了手里的镰刀,快点上去拦腰抱住了她。舅妈又哭又闹,地里的人都围了上来。
 
姥姥扶起了姥爷,给他拍拍身上的土。姥爷委屈地解释自己肚子疼得难受,如果不是秋收,他想去医院。
 
村民们都摇头,批评舅妈做得过分了。舅妈羞愧难当,挣脱了舅舅的手,撒腿跑了。
 
姥姥让舅舅赶紧追回来,舅舅赌气不去追,埋头割豆子。
 
舅妈跑回娘家,她的父母也批评她做得鲁莽,儿媳把公公打了,传出去让人笑话。
 
父母还撵着舅妈赶紧回家,家里收豆子正是需要人的时候,干着活顺便给老人道个歉,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舅妈心里委屈,她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最好自己不用灰头土脸的认错,还能得到家人的关心。如果公公婆婆能向自己认错,那就更好了。
 
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她快点跑回家,找了一条小细绳,打了个结,把它栓在了院子里的槐花树上。
 
她准备上吊!不对,是她在等待时机表演上吊。
 
一会儿,舅舅和姥姥拉着一车豆子回来了,舅舅赶着牛车,姥姥坐在车后面。
他们打开家门,舅妈正好踢倒了板凳,挂在树上。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舅舅像风一样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砍断绳子救下了舅妈。舅妈扑通一声掉到了地上。
 
可怜我的姥姥,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她吓得眼前一黑,扑通一声,也摔在地上。
 
舅妈在地上闭着眼睛,有点窒息喘不过气来,她在等着舅舅去拉起她,给她赔礼道歉呢。
 
舅舅跑到姥姥那边,声音颤抖地喊:“娘,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姥姥眼珠翻了上去,头上渗出了血。她的头碰在一块石头上。
 
舅舅打了120,把姥姥送到了乡卫生院。


当天晚上,姥爷也被邻居骑摩托车送到了乡卫生院,他的肚子疼得受不了。
 
姥姥被诊断为急性脑震荡合并严重的脑挫裂伤,姥爷被诊断为肠胃炎。
 
妈妈第二天给姥姥办理了转院,转到了市人民医院。姥爷症状轻,留在乡卫生院,交给舅舅照顾。
 
姥姥在医院住了十几天,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医生建议出院了。
 
妈妈留姥姥在我家,自己亲自照顾。大约半年多吧,姥姥走了。
 
给姥姥送葬那天,院子里的槐花开了,香气四溢。
 
清晨,舅舅用一根长竹竿,上面绑上铁钩子,折了树枝,采了满满一大袋子槐花,
准备分给大家。
 
我突然悲伤得不能自已:姥姥走了,他还有心思采槐花?
 
姥姥多像这棵槐花树,备受摧残,还在呼喊:孩子,只要你要,只要我有,都拿走吧!
 
如果姥姥没有收养舅舅,是不是这件事根本不会发生?


走了的姥姥突然有了仙气,送葬那天孝子贤孙们跪在她的坟前,舅妈突然发病,瘫软在地,站不起来了。
 
她眼泪横流,大声嚎哭,不停地讨饶,求姥姥放过她,她知道错了,可就是站不起来。
 
舅舅也跪着,一个劲地磕头,嚎啕大哭:“娘,我对不起你!你养大了我,我却让你受尽了委屈。都是我的不对,求求你看在孩子的份上,放过她吧。”
 
舅舅的额头变成了青色。舅妈还是站不起来。
 
最后,舅舅和他的儿子把她抬上了车,拉回了家。
 
村里人都说这是报应。
 
当天晚上,舅舅亲自去请了远近闻名的一个大仙做了法事,舅妈才好了。
 
大仙告诉舅妈,千万照顾好我姥爷,善待老人,不要再作孽了,自作孽不可活。
 
他说四邻八乡都知道,舅舅是姥姥捡来的,这家人对舅舅恩情似海深,应该好好报答。
 
舅妈流着泪,点头如蒜。
 
我当天全程在场,作为吃瓜群众,我觉得这可能是舅妈的心理因素造成的,姥姥虽然不是她亲手杀死的,可是确实是因为她受了惊吓得了病而死的。她心里有愧疚感。大仙起的作用,应该相当于一个心理医生的角色。
 
我还有一个直觉,舅舅去请大仙回家的路上,肯定是对大仙说了什么。不是直觉,就应该是这个样的。
 
因为送大仙出门的时候,我跟在他俩的身后,我听见舅舅对大仙说多给他50元钱,让他保守秘密,别传到舅妈耳朵里。
 
毕竟舅舅不是一个真正的花喜鹊,他对姥姥的死有着深深的愧疚感。

姥姥走了,妈妈想带姥爷来我家安享晚年,可是他不肯,舅舅舅妈也不让。
 
舅舅的房子早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他把姥爷接回了家。
 
原本,这件祸事是因为姥爷而起;原本,姥爷干活偷懒,抽烟喝酒,卫生邋遢,这些都是舅妈向妈妈吐槽最凶的点。现在都烟消云散了。
 
姥爷在舅舅舅妈那里得到了很好的照料,直到生命的尽头。
 
姥爷托了姥姥的福,过了10年父慈子孝的好日子。
 
给姥爷送葬那天清晨,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他一进门就跪下开始哭,口口声声叫姥爷大大。
 
我们把他扶起来,觉得他长的和舅舅特别像。
 
他就是舅舅的亲哥哥。
 
他说当年他不到五岁,大清早被自己的母亲领着,把弟弟放到了姥姥家门口。
 
母亲提前打听好了,这家人心地善良条件好,只有一个女儿。
 
母亲命苦,一生嫁了三个男人,生了四个儿子。只有他和舅舅是一个爹妈的亲兄弟。他们的爹病死了,妈养活不了孩子,要改嫁才送出来。
 
他经常到这个村子看弟弟,看到弟弟冬天里穿着花布做的小棉袄,戴着棉帽,在地上打陀螺。他哭着跑回家,他穿着破袄,打着补丁,他埋怨母亲为什么不把他一起送给这家人。
 
母亲几年前走了,临走还嘱咐他,要等到这边两个老人都没有了,再来认亲。
 
舅舅不停地抽泣,听他哥哥说完,竟然跪倒在地,一会儿哭爹,一会儿哭娘,哭的像个傻子。
 
他到底是哭他的亲生父母,还是哭养父养母,我不知道。
 
反正我的舅舅姓刘,他的儿子也姓刘,如姥爷所愿,给老刘家传宗接代了。
 
院子里的老槐树抽出新芽,绿得那么清香,那么鲜嫩,那么耀眼。
 
大爱无言,像极了姥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