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消失的她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消失的她

作者:竹影
2021-02-06 21:00

(一)影子

经纶瘦身?

吴远抬头看着颇具现代化风格的门头,把嘴里的烟吐了出来,眼角笑出了三条褶皱。

“现在减肥机构都这么有文化了,哈哈,经纶瘦身,还不是骗骗那群傻子的钱。”

“要是花钱能瘦,那我们这些啤酒肚,早就消失了。”冯百里也跟着大声笑,嘲讽着那些花钱“卖肉”的家伙。

可奇怪的是,这家经纶瘦身自打开业起,就没见它做过广告宣传,门头倒是不小,客人却没几个,这样做生意,要么是富二代体验生活,要么就是老板脑子不好等着倒闭。

吴远和冯百里算是生意伙伴,吴远以前是个律师,眼瞅着三十好几了,官司没打赢几个,朋友倒是认识不少,有人建议他出来做生意,他多番考虑,觉得自己确实不是律师这块料,便不顾家里老人反对,跟着冯百里下海经商。

两人凑了大几十万,追起了属于中年人的梦。

至于揽的业务,其实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二手设备倒买倒卖,中间商,赚差价。

吴远晚上回到家的时候,老婆徐丽丽又出去和小姊妹打麻将了,留女儿一个人在家写作业。

这女人,就知道搓麻将,还好女儿乖,自己知道学习,不用人操心。

“老爸,这题不会,来帮我看看!”

吴远的女儿十五岁,上初二,这个年级的作业题,对吴远这个离了书本近二十年的人来说已经有些吃力。

“行嘞,我来看看啊。”

哎哟,这题……要是直接说不会,多没面子。

吴远把脑袋翻了个遍,总算拾起来一点东西,当年好歹也是数学考过满分的人,还算没荒废。

晚上徐丽丽回来的时候,吴远已经躺在床上看电视了。

“我说你这怎么一点不像做生意的人,人家半夜都出去应酬,你可好,每天朝九晚五,比公务员还舒服。”徐丽丽边换衣服边数落着吴远。

“你倒是希望我天天在外面应酬。搓麻将搓到十二点,也就你做的出来。我说你怎么不去参加比赛,混个赌王什么的,我好天天在家睡觉。”

臭不要脸。

徐丽丽给吴远翻了个白眼。

“我同意啊,老妈做赌王,我继承家产,这数学题也不用做了!”

吴倩在书房也跟着附和了一句。

人到中年,有这样一个家庭,吴远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且幸福的。

然而奇怪的事接二连三地发生,从这家减肥店的出现开始。

吴远的公司接了个单子。对于只做熟人生意的吴远和冯百里来说,这个单子确实奇怪。对方是电话直接询问的,说不出来是谁推荐,也不露面,只同意线上签单。

这个生意金额不大,但是涉及到的设备却比较复杂,吴远本来想退掉不干,但被冯百里拦下了,苍蝇腿也是肉,反正咱有渠道,干吧。

吴远大概是以前的职业病,既然接下了这个单子,就总想着把来龙去脉都搞清楚,万一人家做的是什么违法的勾当,自己岂不是助纣为虐?做人还是要有底线的。

对方公司很普通,就连名字也很不起眼,恒威机械。这个公司才注册一年多,这次采购设备和零件,大概都还是起步状态。但吴远实在是无法把他们采购的材料关联起来,难道是什么新型技术?从法人到财务,从注册地址到经营范围,都很正常。

估计真的想太多。

唯一值得关注的是,这个恒威机械,有一个稳定的客户,是万左时尚有限公司,而隔壁的经纶瘦身,正是隶属于万左时尚。

全当巧合吧。

可是这个经纶瘦身却像阴魂不散的小鬼,不停地出现在吴远的生活中。

“老吴,跟你说个秘密。”

“秘密?那我不听,听了又该怪我嘴巴不牢。”

“你这人怎么这么扫兴呢。我跟你说,我从阿玉那里捡了个大便宜。”

“她把二手包送你了?”

“不是啊,她介绍我去一家减肥机构,年套餐只要1999,而且听说那个机构不对外开放,只收朋友介绍的人。关键是,效果超好的。”

“巧了,我公司楼下就开了一家,我还以为只有傻子会去呢。”

“你这嘴,不会说话就闭上。我刚想说呢,就是你公司楼下那家!”

吴远刚喝下去的水差点喷出来。

“你个败家娘们,天上哪有那么多馅饼,你就等着后面骗你钱吧,跟之前那个美容院一样,还不长记性。”

“你不夸我人缘好,就知道给我泼冷水,算了,跟你讲了也白讲,活该你又老又丑。”

“不带人身攻击的啊。我跟你说,我可给你下命令了,这次花钱之前,必须跟我吱一声。”

“行嘞,吱……1999没了。”

吴远也不是不让徐丽丽花钱,只是女人的钱太好骗,总得有个把门的不是。

第三次听到经纶瘦身,是在公司楼下的快餐店里。

那天吴远正和冯百里在楼下吃饭,邻桌大概是经纶瘦身的员工,一直在讨论他们店里的事,听下来主要有三个信息。

第一,这两个员工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客户的减肥业务。

第二,他们的核心人员都是从深圳过来的,甚至还有海外人员。

第三,客户每次都会被带入指定的包房做减肥按摩,但是他们这些新入职的员工是没有权力进入的。

这听起来,根本不像个减肥机构,倒更像个人贩子公司。

要不是徐丽丽还完好无损地天天在家搓麻将,估计吴远就要去卧底探个究竟了。

但吴远同样也好奇,这个普通员工无法进入的包房里,到底有什么玄机。

回去问问徐丽丽不就行了。

“你上次说的那个高档减肥机构,去过了吧?”

“去过呀,都去好几次了,你看我这线条,不明显吗?怎么突然想起来关心这个了,你不还嫌弃这是傻子乐吗。”

“我这还不是关心你的身体健康吗,你说说看,你这么好的身材还要去减肥,你让那些胖姑娘怎么活。”吴远哄老婆的技能还是值得肯定的。

“我这叫瘦身,跟减肥不一样,这家店更稀奇,是按摩减肥,都不用动的,里面的按摩师,技术超一流。”

还没等问,徐丽丽就忍不住自己炫耀起来。

“老吴,我跟你说,这次绝对是赚到了,我们每个会员都有个专门的包厢,里面装修的那叫一个高级,那些仪器见都没见过的,一到里面我就舒服的想睡觉,你看看我这阵子黑眼圈都没了。”

吴远的直觉告诉他,这家机构一定有猫腻,按摩丰胸听过,按摩减肥,扯的吧。而且进去就让人睡觉,很难不往其他地方去想。

无论如何,不能再让这种骗子机构横行了。

吴远的正义之魂并没有感染到冯百里,冯百里只笑话他,你都是生意人了,怎么还搞小律师那一套。不过冯百里还是愿意帮吴远的,毕竟一起做生意,朝夕相处的难免有感情。

“有什么困难找我就行了,我渠道广,肯定能帮上你。”

多亏了冯百里,以前打官司,自己孤军奋战,就从来没赢过。

这一次,他还是有信心的。

然而这一次,并不如他想的那么简单。

(二)秘密

吴远先使出了他的必杀技——录音笔。起码先得知道,徐丽丽睡着的时候是不是安全吧。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包厢里,竟然不允许携带金属设备。

你当是考试吗??

徐丽丽却不以为然,她对这个经纶瘦身有着说不上来的信任感,反倒是吴远在她包里偷塞录音笔的事,遭到了徐丽丽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在包里翻到录音笔的时候,你知道我多尴尬吗,只能跟人家解释我是工作需要,关键还开着,可真是气死我了。我都四十的人了,能有什么危险。”

吴远算是吃了个闷头棍。这机构到底下了什么迷药,越是看不见摸不着,越是想探个究竟。

冯百里的关系四通八达,也正是靠着这一点,两人的公司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开到现在还没有倒闭。

万左时尚的法人?冯百里在脑袋里梳理着他深圳的关系网,这个圈子还真不认识什么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找个靠的近的人问问。

冯百里有个朋友,在深圳做进出口的,来来往往总归能听到点企业圈的八卦。万左时尚在深圳也不算什么有名气的公司,但只有圈内的才知道,万左的投资人非常神秘,是个海外华人,见过他的人非常少,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神秘感,让大家对万左的印象蒙上了一层纱。而万左的总裁没什么神秘的,拿着高薪却没什么能力,听说其实就是个空架子。

吴远可是听蒙了,本以为这是一条非常清晰的线索,结果也断了。真是稀奇,一个小小的减肥机构,竟然上下都打不通。

那就只能横向出击。

所谓横向出击,其实就是从任何一个与经纶瘦身有关系的人身上寻找证据点。

最大的靶子肯定是徐丽丽,而吴远对瘦身机构的异常关心,一度让徐丽丽怀疑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好在吴远从不加班按时回家,家里又有女儿监督,这盆脏水,想泼都泼不出去。

然而事情的转机依然来自于那两个员工。

自从关心起经纶瘦身的事,吴远就主动跟那两个员工套起了近乎。人家一开始也是一头雾水,以为吴远是个骗子,听说吴远的老婆就是经纶的客户时,忽然也燃起了八卦之心,决定要帮吴远一探究竟。

这次得到的情报是,其中一个员工偶然间发现有被秘密处理掉的医疗垃圾,这些医疗垃圾只有专业医院才会使用。经纶瘦身明明只是一家以按摩推拿、中药养生来达到减肥目的的小店,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呢?而且还都是关店之后偷偷处理的。

吴远一下子亢奋起来,这经纶瘦身,搞的说不定是大阴谋啊!

那员工又继续给了吴远一些思路,听说有些机构是用抽脂的方式来给客户减肥的,会不会是经纶把客户推入包房后,偷偷做了抽脂手术?

不可能啊。

吴远想起来,徐丽丽一共才交了两千块钱,还是包年的,要是这么做,那可真的只能用富二代体验生活来解释这家店存在的意义了。

当徐丽丽在他面前炫耀减肥成果时,吴远却是一点也欣赏不起来。

一个月,瘦了十斤。

不只是徐丽丽,包括推荐她进去的麻友,也瘦了,虽然外形上不大看得出来,但称重的时候确实都少了十斤左右。

这个经纶瘦身,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吴远坐不住了,他的直觉告诉他,应该带徐丽丽去检查一下身体。

但是徐丽丽十分抗拒,没不舒服没病的,上医院干啥!

“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这个减肥机构呗!”

我信?

“怎么能不信呢,你这不都成功瘦身了吗,但是每年的体检总要的吧,特别是你们这些上了四十的中年妇女,更要懂得爱惜自己。”

“骂谁中年,骂谁妇女呢!”

女人嘛,总是要哄一哄的。吴远深谙此道,对徐丽丽绝对不能来硬的,越硬越叛逆。

隔天,吴远就给徐丽丽选好了体检日期,订了个超豪华呵护女性套餐。徐丽丽看在钱的面子上,怎么着也得去。

其实吴远是有私心的,自己老婆的身体,怎么能被别人乱碰呢,就算那个经纶瘦身没有做什么龌龊的事情,抽脂减肥也是够吓人的。

体检定在周日,吴远千叮咛万嘱咐,把徐丽丽都念叨烦了。

体检的医生,吴远也已经打点好关系,一句话,务必仔细检查,一旦有什么问题,先告诉他。

徐丽丽倒也没那么反感,毕竟这个岁数,体检确实也不是什么坏事,她就是烦吴远总是神神叨叨的,自己做什么事都要横插一脚。

(三)意外

体检报告出来时,除了有点贫血,其他指标都很正常。

当然,这个正常只是报告上的正常。

关于不正常的地方,体检医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心脏彩超单上,隐约能看到一张SIM卡大小的阴影,非常规则的卡片形状,所以能确定不是肿瘤。从徐丽丽的身体外部看来,又没有任何疤痕,那也不会是手术植入。

更奇怪的是,徐丽丽的心脏大小只有正常人的一半,但是功能却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其他科室也一起交流了徐丽丽的情况,她的肝脏、肾脏,都在缩小,甚至已经比正常人的一半还要小。

吴远只觉得是天方夜谭。

是不是你们的机器坏了啊?我家丽丽活蹦乱跳的,气色也很好,心肝肾怎么可能会有这种问题?而且她以前又不是没体检过,什么卡片形状的阴影,你们胡扯吧。

怎么会是胡扯呢。当天体检的其他人,都是正常的。医生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所以不敢给出任何结论。

吴远拿着彩超单回了家,他不敢跟徐丽丽说这件事,这个事情,已经不在他能掌控的范围。

只能继续找人问,世界这么大,再奇葩的事也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遇到。

然而求助了各大网站论坛,他发现,真的只有他一个人。

更稀奇的是,他发的帖子,第二天都无缘无故消失了,不是被管理员删除,是完全消失了,没有痕迹的那种消失。

事情越来越难以控制,吴远忽然感觉自己背后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自己,再往下走,随时都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吴远之所以离开律师行业,就是因为太执着、太较真。

这一点也很好地体现在这件事情上。

既然有人盯着我,那我就在你眼皮子底下把你揪出来,经纶瘦身,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手段。

“哎,老吴,我明天跟阿玉她们几个去贵州玩。”

“这么突然?又是说走就走?”

“没有,就那个瘦身机构,跟旅游公司搞合作,200块钱一个人,跟我们保证了,纯玩无推销。只有他们的会员才有这个福利。”

又搞什么鬼?

“对了,我把倩倩也带去。”

“倩倩去干什么,倩倩不要上学吗?”

“你忘啦,后天周六,明晚去,玩两天就回来。不能光顾着学习,偶尔也要放松放松的。”

这徐丽丽,还是改不掉贪小便宜的习惯。

她没有告诉吴远的是,她帮女儿吴倩也入了经纶瘦身的会员。

正是这个决定,让这个三口之家步入深渊。

吴远对旅游的事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徐丽丽的身体才是他现在最关心的。

发帖后的第三天,他在论坛收到一条私信。一条只有手机号码的私信。

吴远没有直接打电话,因为他也不能确定对方的意图,他发了一条试探性的短信。

“你好,我是AA论坛的吴远,你是?”

短信发过去不到五分钟,对方就回了电话。

“我猜你也遇到跟我一样的问题了。”

对面说话的是个男人,他所说的“一样的问题”,应该就是徐丽丽的彩超单。

“我夫人是去年去世的。”

去世?不知为何,这两个字眼让吴远的心不由地咯噔一下,徐丽丽人在贵州玩的好好的,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她去世之前也去过一家减肥机构,大概一个月之后,她就在旅行中发生海难,尸体至今没能找到。”听得出来,这个男人非常爱他的妻子。“她的父母拿了四百万的赔偿后,就没有再追究责任。但我不相信这是一场意外。同船的几个人,都是这家减肥机构的会员,而这次旅行,是他们和旅行社安排的。后来的一年时间,我都在寻找这件事的蛛丝马迹。我从某些渠道了解到,和你有类似经历的几个人,他们的妻子或女儿,都有器官变小的问题。但由于在这期间有体检经历的人很少,所以并没有引起关注……”

吴远听的糊里糊涂,一会儿他夫人,一会儿又是别人的经历,但只有一句话在他脑袋里回响,“减肥机构和旅行社安排的旅行。”

那不就是徐丽丽和吴倩在贵州的旅行吗?

虽然不知道经纶瘦身有什么阴谋,也不知道这样做对经纶瘦身有什么好处,但直觉告诉他,徐丽丽有危险!

“兄弟,打断一下,我老婆现在就在减肥机构和旅行社安排的旅行,按你的意思,我老婆有生命危险,是不是?器官的事你待会再告诉我,你让我买个机票,被你这么一说,我心揪的紧,我必须去看看!”

挂断了陌生人的电话,吴远立马下了去贵州的机票。打电话给徐丽丽时,接电话的却是女儿吴倩。

徐丽丽跟着旅行团的车上山去了,山上没有信号,干脆就没把手机带上。而吴倩因为上次数学没考好,被数学老师一个电话训的只好留在宾馆里补作业。

吴倩怎么也不会想到,万恶的数学老师竟然变相救了她的性命。

当吴远赶到贵州的时候,不幸已经发生,徐丽丽一行八个人,加上司机,全部丧身崖底。

万丈深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吴远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终于崩溃了。

如果早一天知道,哪怕只早半天,徐丽丽可能都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吴远和其他闻讯赶来的亡者亲属一样跪在地上痛哭,这个小小的贵州宾馆里,嚎啕一片,扰乱了原本应属于这个小镇的宁静。

不幸中的万幸,这场事故中唯一的幸存者是吴倩。

但听到女儿讲到徐丽丽带她去过瘦身机构时,吴远最后一丝希望也被推入深渊。

当天晚上,吴远就给那个主动找上门来的陌生人去了电话。

得到的答案也正如吴远所想,女儿吴倩很有可能是他们的漏网之鱼,为了掩盖秘密,另一场意外一定很快就会发生。

借着徐丽丽的丧事,吴远给吴倩请了一个月的假,他也跟冯百里打了招呼最近没办法去公司。他能做的,就是时刻守在女儿身边,防止任何意外的发生。

但他始终忽略了一点,那张彩超单的内容,同样也会发生在女儿吴倩身上。

徐丽丽的丧事、保险赔偿、旅行社赔偿已经让吴远难以应对,徐丽丽的父母情绪也不好,好在她还有个哥哥可以帮忙开导两位老人,不然吴远真的可以用“心力交瘁”来形容。

而另一边,那天来电的陌生人把吴远拉进了一个只有十几个人的小群,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经历:自己的亲友办过减肥机构的会员,并且最后都因为附送的旅行死亡,至今未找到尸体。而其中三个人的经历又跟吴远重叠,就是那几张彩超单,医生给出的说法惊人的相似,卡片形状的阴影、缩小的内脏……

这些人发现异常后就在网络寻找帮助,却都遭遇了删帖。

一个人是迷茫无助的,十个人就有十个人的智慧。

陌生人姓李,暂且称他李先生。他一直主导着这件事,他总是梦见妻子在漆黑的海底挣扎,并且无助的喊着“救我、救我!”每一帧画面都那么清晰,烙在他的心里。

吴远的加入让他坚信自己坚持的意义。

(四)信念

从那次事故之后,经纶瘦身就关门了,做生意的最怕出事,关门也是必然。那家店面就这么挂着,没有接手的人。

吴远说服冯百里低价租下了这家店面,一来可以做货物的中转站,二来也是为了查找经纶瘦身残留的信息。

吴倩给吴远详细描述了经纶瘦身原先的装修结构,此时店里已经被搬空,只留下一堆破桌子破椅子。

吴倩清晰的记得每个会员有一个专属包房,她也不例外,走进那个曾经和妈妈一起来过的房间,她又一次泣不成声。吴远已经没有心思悲伤,他想看清这个曾经无法进入的地方。

虽然屋内空无一物,但令吴倩也颇为震惊的是,在她们的包房后面,每三个包房就连接着一个20平的空房间。

从零落的碎片来看,这更像一个,手术室。

吴远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因为他实在想不出,经纶瘦身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而且徐丽丽全身上下没有刀疤,精神也非常好,绝对不像是做过手术的人。

李先生那边也有了一些线索,正是万左时尚的神秘投资人,也是“死亡瘦身机构”的唯一交集,听说他又买下了一座小岛,准备包装成私人度假村。

有钱人买岛不奇怪,但是这个投资人,在圈内只用化名,而且能查到的业务,也就是机械制造、美容瘦身和旅游项目,这三个看起来毫无关联且不容易捞钱的行业。即便这样,仍然能有大量资金进账,实在令人难以捉摸。

真相似乎很近,却又遥远的另吴远胆颤。

本来只是想寻找经纶瘦身骗钱的证据,谁知道现在连命都查了进去,而且是未知数量的生命。

“你知道暗网吗?”冯百里看着吴远一天天消瘦,于是隔三差五地上门跟吴远聊聊,这一次,他给吴远打开了一条新的通道,“我有个侄子搞程序的,他跟我说世界上有一个地方,不受法律约束,那里有大量的非法交易和你想都想不到的买卖。”

吴远一惊。他所认知的这个世界,难道是不完整的?

“我听你讲丽丽的事情,既然没有头绪,不如去暗网上看看?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把我侄子借你,他机灵着呢。”

只要有可能,就应该试一试。

靠着冯百里侄子的摆渡,吴远进入了一个至暗的世界。

其实吴远的第一反应是器官贩卖,但是徐丽丽并没有被摘除任何器官,而且这样的贩卖成本也着实太高了。

直到他看到“Life Extension Technology”的标题,一切似乎都清晰可见。

延寿技术。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技术,自古帝王求仙,求的也就是个延年益寿。

而在这里,延寿技术标价一千万一年,这对于身家上万亿的富豪们来说,完全是个负担的起的消费。

但对于吴远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却是那么遥不可及。

让他把延寿技术和徐丽丽的事关联起来的,是那张显眼的图片。

那张图片画着一颗鲜红的心脏,心脏里镶嵌着一枚SIM卡大小的方形物件。宣传文中写到,只需要在心脏中植入一枚卡片,即可实现延长寿命的梦想,并且不会留下疤痕。

吴远看着这样充满希望的广告,却梗塞的说不出话来。

虽然不知道这是一项什么样的技术,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就是它,夺取了徐丽丽的生命。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女儿吴倩很有可能也被植入了芯片。

收拾了情绪,吴远立马带吴倩去了医院。

心脏彩超没有意外,阴影确实存在。

吴远把暗网上看到的广告和吴倩的彩超单都发给了李先生。群里的人都非常意外,因为有这个彩超单的人,都已经死了,而吴倩还活着。

当天晚上,吴远家里来了一位客人。

这个人是来为吴远揭晓谜底的,但也是来取他需要的东西的。

“你女儿的性命在我们手里,她被植入芯片,一个月就会被吸收殆尽,如果你跟我们合作,我们可以免费为你的女儿续航,如果你再继续捣乱,那我不会介意在每年的失踪人口上添上你和你女儿的名字。”

“凭什么相信你,既然你们可以控制我女儿的命,又能让我们两个都消失,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的给我女儿续命?”

“J先生告诉我们,平凡生命的存在,必有其价值。有钱人可以买命,穷人可以消失,但世界的运转,需要普通人。”J先生就是万左投资人的代号,看来他不仅做生意,还宣传邪教。

“你们做这种昧良心的事,还有道理可言?”

“你应该感谢讲道理的人。”

吴远的价值观让他无法理解这种喝着人血却还要擦干净嘴巴的行为。

“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怎么办?你们毁了那么多家庭!你们不怕遭报应吗?”

那人冷笑两声,似乎是觉得吴远太幼稚,“我们已经给出相应的补偿了,你看,你老婆值三百七十万,不够吗?”

吴远两眼瞪得通红,那人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延寿,延的不过是一副行尸走肉!

“你先考虑一下,你女儿的身体运转全靠那张芯片,如果你有什么损害我们利益的举动,那张芯片,随时都会停。”

抉择,人生不过就是一次次艰难的抉择。吴远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

他仿佛能看到,一个个因其毁灭的家庭、一个个即将因其毁灭的家庭,痛不欲生,三百多万,真的能抚平一个人离去的悲伤吗?不能,绝不能!

那人离开后,吴远在沙发上坐了很久,他记得徐丽丽晚上打完麻将回来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样子、他记得徐丽丽笑着数落他一天到晚瞎正义的样子……

吴倩从书房走出来,他们的谈话她都听到了,她微笑着,笑的却又很不自然,“老爸,我的生命是你们给的,但我现在已经是独立的个体了,即使我不在了,你也没必要为我难过,我相信妈妈也希望你能,为了更多人,做以前的那个你。”吴倩还是忍不住哽咽了,她也想活下去,她也想继续看看这个美好的世界。

吴远痛哭着抱着女儿,这是他离女儿最近的一次,听着女儿的心跳,他下不了决心。

阳光再次撒到吴远身上的时候,他的手里还攥着那叠彩超单,应该怎么做,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在李先生的帮助下,吴远找到了人体冷冻的渠道,李先生也亲自飞来护他们周全。

希望多年后,吴倩能重新看到这个纯净的世界。

而吴远能做的,就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和李先生、以及千万个李先生一起,与这个世界继续抗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