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奇诡人偶娃娃

作者:山货市北街
2021-02-08 22:00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正端着一杯咖啡坐在甜点屋里的看着窗外的梧桐叶子,她一身黑色衣裙在很多缤纷色彩中显得格格不入。她是这家烘焙甜点的老板,几个新来的服务员是附近大学在读学生来做兼职,空闲时候,他们时而玩着手机游戏,时而说说笑笑。

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身材略微臃肿,面容并不精致。她没有化妆,素颜之下,可以看到脸上毫无遮掩的黄褐斑,店里几个做工的男孩子称她为“秀姨”。

关于秀姨的身份,外面揣测颇多,流言飞语漫天飞,有人说她曾经是一个男人的小三,因为喜欢上一个有家室的渣男,被玩弄后人财两空,才离开家,到了这个小城。还有传闻,秀姨是个背着人命案子的在逃犯的老婆,男人潜逃,而她因为被苦主追杀,才逃出来的。没人能解开这些谜团,也没人愿意去深,毕竟只是茶余饭后的消遣。秀姨这个外乡女与常见的三姑六婆不同,不扎堆,不传谣,不八卦,除了经营这家烘焙甜点店,她几乎很少开口。

她不大招呼客人,店里生意算不上大,但来的客人却多得很,她手艺比别处同等烘焙甜点店都好,价格却亲民,因此才有了这样的兴盛。忙不过来的时候,就招聘几个正在大学生兼职。秀姨几乎不管这几个员工,她无为而治,分好活儿就自己躲在工作室干活儿。

秀姨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发愣,这几个做兼职的学生也乐得自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个神神叨叨的女人,她白眼球比黑眼球多,看人的时候又好像是个盲人,视线涣散,完全没有目标。

一个快递小哥抱着一个纸箱子进来,“石竹秀,这是你今天的快递!”这个快递员年纪三十上下,他把箱子扔在门口就走了。

“秀姨”,帮工的大学生秋楠说:“我给你把快递拿进来吧,现在这些快递员越来越着急了,东西一扔就走了。什么玩意儿!”

“也不能怪他们,有这么多货得送,人家有空伺候咱们?我给我妈寄回去一个快递,Nnd,电话里告诉我妈快递到了,你猜我快递在哪儿找到的? 竟然丢在小区外面的绿化带上,老太太躬着身子找半天才找着。不光我们家,好多快递都扔那儿,完全没人管!”店员郑鲁吐槽着,秋楠则对面美容店的身材火辣的漂亮小姐姐大饱眼福。

“草!”郑鲁鄙视地对着秋楠按了一个大拇指朝下的动作。

“别装什么正人君子!咱们俩半斤八两!”

“说到快递,你们想听个故事么?”坐在靠门窗位置长凳的一个穿着讲究老先生看着郑鲁和秋楠,他看不出具体年纪,穿着毛呢大衣,白底细格衬衣纤尘不染,可是身上却满是酒味。

“现在也不是到忙的时候,聊聊也无妨吧?”这个衣冠楚楚的老酒鬼打了个饱嗝,眼睛红红的,布满血丝,从手里掏出一小瓶大概200ml高度白酒,自顾自喝着。

“一个老酒鬼能讲出什么故事?该不是喝醉酒被人打断腿的故事吧?”旁边人嗤之以鼻。

“你们见过最像真人的人偶娃娃么?”老酒鬼蔑视地看着众人,“我说的是跟真人一样,完全相似的那种。”

秋楠哈哈笑着:“我觉得你是看到充气娃娃了。或者撸多了出幻觉了。”

“不,我说的不是那种充气娃娃,不是布偶,也不是手办,是真正的人偶娃娃。”老酒鬼微微发抖,眼睛里闪出恐惧神色,“要听么?”

郑鲁被醉醺醺的老酒鬼的神色吓着了,微微点点头。只听老酒鬼开口道来:

一幢豪华巴洛克风格的别墅里,二楼东边第一间卧室被装饰成粉红色,是一间少女闺房里,迷迭花的香水味弥漫开。

十六岁的少女璐璐抱着一个仿照她所崇拜的一个英俊帅气男歌星Amy所做的缩小版的穿着一身西服正装的洋娃娃。这是一个特别定制的礼物,按照明星Amy的比例进行缩小版制作,出自大师之手,虽然只有30公分,高仿真人皮肤的硅胶材质摸起来十分细腻,头发柔软微卷,面带微笑,嘴角轻轻上扬,是某一次演唱会上的经典造型,放佛随时都要开口说话。璐璐嫩白细长的手指轻轻划过它的面容,她嘴里喃喃自语“宝贝,你是我的,你怎么多么帅气,这样英俊的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璐璐的眼神如同情人一样含情脉脉盯着洋娃娃。

"呀,是Amy!我最喜欢他了,好帅啊!给我给我!我要,我要!"这个任性九岁的小女孩叫小茉莉,她闯入房间,撕扯抢夺着璐璐手里的洋娃娃,洋娃娃的上身西服袖子给扯开撕裂。璐璐心疼坏了,大声叱骂并推开这个任性的小表妹:“滚开!不许你碰它!”小茉莉被推到在地,哭闹着跑下楼。

小茉莉回到家里,在豪宅的客厅生气摔着东西,刚刚下班的爸爸抱起小茉莉,轻轻亲着她:“小宝贝儿,小甜心儿,我的亲亲小茉莉,你今天过得不开心么?”小茉莉哭着:“我要,我要璐璐那个Amy洋娃娃!”小茉莉的爸爸说:“好,下个月是你生日,我送你这个生日礼物好不好?”小茉莉的哭闹得逞了,爸爸是警局系统的高官,平时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威严样子,别人见了他不是谄媚,就是畏惧,可是唯独女儿小茉莉是他的软肋,只要这个小磨人精一哭闹,就是要月亮也要摘下来!

一月转瞬即到,小茉莉的生日到了,一大清早盛装打扮如小公主一样的小茉莉就收到一个接近2米的的包装盒子,白色的包装盒子有些上等白瓷一样的光泽,黑色的缎带在盒子中上部结了一个蝴蝶结,上面插了一朵暗红血色的玫瑰,上面写着“宝贝小茉莉生日快乐!”佣人把盒子打开,一个穿着这身黑色西装的成年男人玩偶躺在里面,来庆贺小茉莉十岁生日的宾客众人吓得哇哇大叫。小茉莉却开心的拍手笑着,太像Amy本人了,比表姐璐璐那个更像更好,小茉莉捏捏它的皮肤,弹性细腻皮肤不像一个玩偶洋娃娃,简直就是一个大活人,毛孔汗毛根根可数,青筋血管清晰可见,褐色的头发卷曲柔顺,就连耳朵后面的小如芝麻的黑痣也是那么恰如其分!只是这脸色白的过分了一些,表情呆板了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像了的缘故,小茉莉好像看到它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小茉莉痴迷的欣赏的她的大号过分洋娃娃,用力扯了扯“Amy”的头发,说:“你好,Amy!”大约十五秒之后,这个“Amy”竟然气如游丝的回应了一句“H—Hello……”众人围观上来,大家惊呼这仿真洋娃娃的栩栩如生,大家说:“竟然还会说话,天哪,这个洋娃娃也太仿真了,这已经不像是玩偶洋娃娃,简直就是一个人!”

一个中年先生笑着说:“为什么玩偶就不可以是一个真人呢?我听说过有流浪汉被人用药假死后开具死亡证明,尸体偷偷运出来,被用作制作仿真人偶玩具,制成玩具之后,除了不会动,其他生理机能还在运转,还能说话呢。这是这样的玩偶洋娃娃价格自然是昂贵,且需要提前一年进行高端预约定制,如果是Amy这样的明星当然不可能用来制作玩偶,但流浪汉就不一样了,经过整容改造,兴许也可以改装成Amy!小茉莉的爸爸是警局要员,要弄具流浪汉的假死尸体恐怕不难吧?”

大家看着这具“Amy”,忽然觉得后背上直冒凉气。管什么是“它”还是“他”呢?酒会和舞会就来开始了,音乐响起来,钗香鬓影之间,男女宾客耳鬓厮磨,舞姿摇曳,调笑声,打趣声,谄媚声,混杂在一起,早已分辨不出究竟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嘉宾们手里的红酒在轻轻摇晃着,与晚礼服上的红色玫瑰花交相辉映。不远处装着小茉莉心爱“Amy”玩偶洋娃娃正安静躺在盒子里,包装盒子缝隙中似乎有细细红色粘稠状液体正在慢慢渗出来……大家在盒子周围谈笑跳舞,只是没人在意知道盒子里面那究竟是什么了。

“我的故事说完了。”老酒鬼又喝了一口酒。

秋楠被吓了一身冷汗,问:“故事里的人偶真的是一个流浪汉么?”

“那只能问制造者了。”老酒鬼做了一个扑向秋楠吓唬他的动作,秋楠往旁边一躲,却看到天上已飘雪,十几分钟后,雪布满整个路面街道。两旁的路灯成对站着,两两相望,好像是正在凝视对方的情侣。

“若是真人人偶,那这个制造者真该千刀万剐!”郑鲁狠狠叫骂着。

“你没听故事里说,那是定制限量款,你我这样的兜里比脸还干净的人可是买不起的。”秋楠不以为然淡淡地说。

郑鲁和秋楠逗着嘴,也不知什么时候老酒鬼离开的,秋楠惊讶地说:“这老家伙走的真快,他什么时候走的?”郑鲁摇摇头,别问我,我可是不知道。

秀姨看着郑鲁和秋楠,说了一句:来客人了。秋楠喃喃自语:“老酒鬼什么时候走的?”秀姨惊讶,“哪里有什么人,刚刚只看你俩在这里发呆。这么大的雪,你看那人连脚印都没有。”两人细细看了一下长椅旁边,又看向周围,果然毫无痕迹,就如同从来没人踩过来一样……

郑鲁摸脑袋,“刚刚明明有个穿呢子外套的老爷子来过,口袋里还揣着一瓶白酒。秀姨你看不到吗?”秀姨摇摇头,嘴巴浮现一丝笑:“你们确定你们遇到的每一个都是人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