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比白富美更牛掰的存在

作者:莫阿奇
2021-02-08 10:00

“我骗了你,其实,我根本没有生育能力。”薇薇安流泪说出这句话,苏木粗鲁撕扯衣服的动作瞬间顿住,他松开自己钳制住薇薇安的双手,他一拳打在了墙上,也不顾手上流淌的血迹,他缓缓的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西服外套,随着门发出“砰”的响声,薇薇安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倚着墙滑落,她蜷缩成一团,放声大哭.......

(1)

薇薇安将行李箱放在寄存处,排队进礼堂,一直到演讲开始,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替大龙来这个励志演讲会,真是满满的套路。

主持人讲话时,台下的观众乱哄哄的,薇薇安也拿出手机开始玩游戏,会场忽然安静,再一阵欢呼,薇薇安抬头看见了台上的男人---曾经她无比熟悉的男人,穿着考究的西装,看来混的不错,男人开始侃侃而谈,先是鼓励高考生,讲自己当年因为复读两年,然后,女朋友分分钟甩了他,另寻高就......然后,再开始一大段的渲染自己的成功史。

演讲完毕,主持人呼吁大家提提问题暖场,在一波又一波的问题过后,薇薇安高高的举起右手,台上的男人看到她,表情明显一僵,薇薇安落落大方的上台,抢过主持人手里的话筒:“李先生,您说,您的初恋女友因为您考不上大学,两次补习,直接踹了您,但我想问,一个女孩能有几个两年去等待?”

场面哗然,主持人想从薇薇安的手里抢话筒,薇薇安握紧话筒:“两年的等待,换来对您的还是失望,李先生,您居然还有脸站在台上说她虚荣?”

“滴——”一阵刺耳的忙音,主持人直接拔了话筒的电源,“李煜,我真的看不起你!”薇薇安凑近男人说出这句话,扔下话筒绝尘而去。

“苏先生,抱歉,我也不知道这次活动能搞成这样。”主办方用手帕擦着额间的冷汗,半弯着腰,向坐在最后一旁的男人解释,男人只是慵懒的说了句:“这些人,不必出现了。”

晚上,北京空窗酒吧里。

薇薇安穿着性感的黑色抹胸长裙,踩着红色高跟鞋,拉着一行李箱,刚进酒吧,大龙就带着一众狐朋狗友迎了出来。

“哟,大龙,这妹妹高中生吧,怎么看起来这么嫩?”

“对啊,对啊!”

“搞高中生可是犯法的!”说着,那人吹出一尖锐的口哨。

 大龙将胳膊搭在薇薇安的肩膀上:“丫的,说什么呢?这我兄弟。”

“哈喽,我是薇薇安。”报之以甜美的一笑,大家也都不再起哄。

 苏木听说今天空窗酒吧撺了局,刚进门,就看见了薇薇安,下午那个穿着白色短袖、蓝色背带裤、小白鞋,扎着简单丸子头的女孩,竟摇身一变,成了酒吧辣女。

“凯哥?”苏木自来熟的打了个招呼。

大龙那一波人中,走出来一个男人,看架势应该是当过兵的人:“苏木呀,一起玩?”凯哥挑挑眉。

苏木也跟着众人走到包厢,大龙将薇薇安安排到一偏僻角落:“薇薇,别喝酒,就搁这坐着。”说完,便起身和大家嗨歌喝酒去了,酒过三巡,大家都醉的差不多了,除了薇薇安和苏木,薇薇安有点瞌睡。

“走?”

“嗯?”在薇薇安还懵逼之际,苏木拽起薇薇安,拉着她的箱子就出了包厢。

 苏木体贴的帮薇薇安系好安全带,风将薇薇安的困意吹的一丝不剩,薇薇安看着窗外,灯红酒绿,北京的夜景真美!

“不怕我把你卖了?或者只是为了睡你?”苏木饶有兴趣的逗薇薇安。

薇薇安将窗子打开,享受着凉风,北京的夜景真的是美,薇薇安抿嘴微微一笑:“开着这么低调奢华劳斯莱斯的人,想要什么女人,不都是轻而易举吗?我还不够格,我知道。”

早晨,被大龙的电话铃声吵醒:“薇薇安,对不住啊,昨晚喝多了,你现在在哪里,安全吗?”

“我很好,很安全。”苏木大概已经出门,薇薇安留下一张纸条:多谢!

(2)

每个灰姑娘都梦想着有个王子带她改变命运,可是薇薇安从小就明白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都是骗人的,大概正是因为无法改变现实,才会有人写那些华而不实的故事吧!

薇薇安已经在咖啡馆坐了两个小时,甲方合作人失约,说是在医院陪生病的妈妈,“姐,咱还等吗?”助理小心翼翼的问。

“扶我一把!”坐了两个小时,双腿有点麻木,薇薇安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出了咖啡馆之后,以最快的速度买了一束花和果篮,敲开病房的门:“阿姨好,打扰了,我是薇薇安,是宋总的朋友。”

薇薇安贴心的给老人削苹果、陪着老人唠家常,打水回来的宋总感动至极,当场与薇薇安签下了三年的合同,并在价钱方面做出很大的让步。

所有人都知道薇薇安是个拼命的人,可是,没有任何人知道她这么拼命的意义。

有一次,甲方提出听说薇薇安从不喝酒,薇薇安为了表示诚意,直接一口闷了一瓶酒,之后,客户说,那是用蛇和蜈蚣泡的药酒,餐桌上有些人已经开始干呕,唯有她神色自如。

晚上回家,差点把肠子吐出来,第二天,依旧是完美的装扮,赶个大早,找客户签合同。

薇薇安凭着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将工作岗位从苏州变成了北京,薇薇安刚来到总公司,就被总裁的未婚妻刁难,据说,总裁迟迟不肯结婚,也是因为薇薇安。

可是不管总裁未婚妻如何刁难,薇薇安都应对自如,甚至在总经理竞选上,以优于总裁未婚妻两倍的票数获胜。而后,苏木的高调追求,更是将薇薇安推上了圈内的名人之首。

一群白富美和凯哥坐在酒吧里讨论薇薇安,“你确认她不是官二代,不是富二代,也没有什么干爹?”

“姑奶奶,我已经把她祖宗十八代挖出来了,清白的要死,都是普通工薪阶级。”一黄毛喊道。

“那她怎么混的比咱们都好?”

“我听说光宇文化的宋总和她也是朋友,只能说人家是比你们这些白富美更牛掰的存在。”

情侣餐厅里,苏木优雅的将切好的牛排递到薇薇安面前,“为什么是我?”薇薇安直接了当。

“为什么不是你?”苏木依旧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

“那你喜欢我什么?”薇薇安继续追问,这些年,追她的人不是没有,只是苏木这一级别的,她真没见过。

“简单,直接,淡然,舒服,如沐春风!”苏木嘴角噙着笑。

“只谈恋爱,可以吗?”面对这样子的男人,薇薇安也是欣赏和喜欢的。

两人在一起,也像普通的情侣一样,吃吃饭、看看电影......

直到某一天,苏木忽然拉着薇薇安回家见父母,苏夫苏母都很喜欢薇薇安,第二天,在中心广场,苏木举行了巨大的求婚仪式,他单膝下跪,可是薇薇安只是说了句:“抱歉。”

(3)

薇薇安消失一年了,苏木在被薇薇安拒婚之后,迅速的联姻订婚,可是婚礼却一拖再拖。

薇薇安消失之后,苏木曾经找过大龙,一再追问,大龙只是说薇薇安是独身主义者,一辈子不结婚的那种,之后,大龙打电话问凯哥:“苏木那兄弟什么路子啊?”

“怎么说呢,咱们跟人家就不是一个层面,人家红三代,富三代。我说你那姐妹可真牛掰,被苏木看上了,居然都拒绝了。”凯哥调侃道。

“能不牛掰吗?比白富美更牛掰的女王,好吧?”大龙吹嘘。

薇薇安再回北京的时候,是个寒冬,大龙被喊去接驾,大龙一路上嘟囔:“哥,你说你拒绝苏木就拒绝苏木,跟哥们断什么联系呀?”

“当时,闹得那么大,我不得让风头过去了,再回来吗?”

“得,我告诉你,只要你出现在北京,咱们这个圈子里所有人都会嘲笑苏木的。”

“所以,我不打算混这个圈子了。”

薇薇安曾经以为自己一定要活成女王---比白富美还牛掰的那一种,自己曾经的女领导说过:有些人从出生就是背LV的命,有些人一辈子连LV是啥都不知道,而最可悲的是第三种人憧憬LV,却只能买假包来充面子。

薇薇安曾发誓自己绝对不能成为第三种人,的确,她做到了。可是,她遇到了爱情,女王也有了软肋,为了苏木,她不打算再从事和金融相关的工作。

苏木得知薇薇安回来的消息,是凯哥喝醉酒胡言乱语说的,只言片语,待酒醒之后,苏木却怎么也问不出话,大海捞针,苏木动用身边所有的关系,终于找到了薇薇安。

等待在薇薇安家门口,却见一年轻男子将薇薇安送回来,薇薇安打开家门,正欲关门,苏木强行进来,将微微安抵在墙上,一阵狂吻,苏木喘着粗气:“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为什么不告而别?”

“我快要结婚了!”

“你他妈的可真厉害,原来不想结婚,只是不想和我结!”苏木一个人来到酒吧喝的酩酊大醉,大龙发善心将其背到自己家。

苏木捂着头,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喂,起来了?把蜂蜜水喝了。”大龙将一杯蜂蜜水递给苏木,“你说,我到底欠你们小两口什么了,你昨晚吐了一夜,都是我收拾的。”

“小两口?”

“对呀,你和薇薇安,既然那么相爱,在一起,不好吗?非要折腾?”大龙真的表示难以理解这两人的脑回路。

“她不是说要结婚了吗?”

“什么?她要结婚,我能不知道,绝对诳你的。”

 晚上,苏木又以同样的方式将薇薇安逼至角落,钳制住她的双手,男人的气息混着酒味,薇薇安挣扎:“苏木,你干嘛?我要结婚了。”

 “我知道你在诳我,告诉我真实原因是什么?”

 苏木的双手越来越近,薇薇安大喊:“我骗了你,其实,我根本不能生育。”苏木摔门而出的气愤是薇薇安意想之中,大概没有人接受没有孩子的婚姻吧!

 清早,薇薇安打开房门,苏木顶着硕大的黑眼圈抱着一大束玫瑰,看见薇薇安,他大喊道:“我们结婚吧,我不在乎。”薇薇安捂着嘴哭了,良久,她奔向那个站在清晨阳光里的男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