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皓月拢沙

作者:紫陌
2021-02-09 17:00

“听风细雨楼浮生堂堂主西城及霜月堂堂主流月受楼主所托来前来祝贺铸剑山庄玉林剑铸成之喜。”西城上前行礼递上拜帖,回头却见流月没有说话,轻轻碰了她一下。

西城跟流月进入大门,流月回过头看向那个着靛蓝色衣服的男子,“流月你在看什么呢?”西城见她回头问道。

“要去打个招呼吗?”

“庄主,庄主”飞剑山庄的人见自家庄主不说话,在旁提醒。

“明庄主里面请”

那时候,明皓宇还只是飞剑山庄的大弟子,因奉师傅之命带领几名师弟追杀灵蛇帮的人,被引进大漠,虽然最终将那人杀死,却在这茫茫大漠中迷失了方向。

忽然起了一阵风沙,明皓宇心道糟了是沙暴,他是知道在沙漠中遇到沙暴的后果的,大声喊道“快都聚到一起,找个牢靠的物件抱住,不要松手。”风沙越来越大,明皓宇不敢再出声,死死抱着身侧的骆驼。

“叮,叮”似有微弱的声音自远处传来,他缓缓起身,望向远方,那漫漫的大漠之中一抹红色那样耀眼,再向他的位置移动,那一抹红色像是在黑夜中看到了引路的光芒,他伸出双手,想要挥舞引起注意,却发现没有了力气。

“居然还有活人”那抹红色站在他身侧,俯下身子看着他。

“求姑娘带我出去。”

再待他醒过来,一片漆黑,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他不知道自己跟那姑娘无冤无仇那姑娘为什么要杀自己,可是他觉得那刀是真真实实刺在了身上。

“我……你……”明浩宇看到那双眼睛认出是那个红衣女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谢谢你救我”明浩宇接过水喝了起来。

“……”明浩宇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就麻烦姑娘顺手再把我带出这里吧。”

明浩宇觉得这姑娘脾气有点怪,见她在一边休息了便也不再说别的,心想着既然有了水和食物那明日再去找下出路好了。

“吃吧,吃了咱们各走各的。”她走进去把食物分给明浩宇。

“一会你出去后你骑我的骆驼朝着现在太阳的方向走,我的骆驼会把你带出去的。”

“不必,以后也不会再见。”红衣姑娘放下面纱开始吃东西,不再说话,

吃过饭,那姑娘重新戴上面纱转身而去,明浩宇也顾不上没有吃完的食物,跟了上去,“姑娘,你要去哪里?你不离开这吗?”

不知又过了多久,明浩宇坐在骆驼上,向远处望去依旧是一片黄沙,他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走出去,他没有在大漠中生存的技能,他真想立即就离开这里,他对这些黄沙真的受够了,一阵风吹过挂起砂砾,划过脸颊生生的疼,他驾着骆驼继续前行,忽见前方一个红衣出现他竟觉得有些欣喜,难道是她?

“别过来,有流沙”那红衣的姑娘喊道。

“你去找个绳子,把绳子拴在骆驼上,让骆驼把我拉上去。”红衣姑娘在沙中一动不动,这么多年的大漠生活她深知此刻越动就会陷得越深。

“我刚骑的骆驼上有,可是这会不知道那骆驼跑哪去了。”

流月在沙中纹丝不动,头顶上的太阳晒得发慌,她咬破自己的嘴用血湿润着自己干裂的嘴唇,她知道即使如她在沙漠中常年生活,也在流沙中坚持不了多久。她也期待着明皓宇回来,可如果他不回来,她也不觉得有什么,毕竟这些年在这荒漠中她也见惯了,人为了活命什么都做的出来,呵呵,人性在死亡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骆驼跑的太远好不容易追上了,我一会把绳子拴在骆驼身上,你自己把另一端绑好。”

明皓宇见她绑好了绳子,便开始赶着骆驼往前走,好不容易把她从流沙中拉了出来,明皓宇拿着水递给她,流月接过来喝了一口,就听到了呼呼的声音:“糟了,又是沙暴。”

沙暴终于停了,他们两个被骆驼拽出来,抖落身上的沙,坐在那里,两个人看着彼此狼狈的模样,相视笑起来,明皓宇那一瞬间觉得时间都仿佛静止,流月的笑容那么明媚灿烂,像大漠中的一弯清泉,像冬日里的一抹骄阳,像夏日里的丝丝凉风,吹入了明皓宇的心里。

“流月。”

“你们外面的人都这么文文绉绉的,我们大漠儿女哪有这么多讲究,名字就是名字。”

“为什么?大漠多好,在这大漠里我无忧无虑,自由惯了,不想离开。”

流月低下头,师傅从小就告诉她大漠外面的世界特别危险,可是人都有好奇心,她见过很多外面的人,看到很多外面人带进来的新鲜物品,她也不是不想出去,她在这大漠中长大,从未离开过,这大漠就是她的家,她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她不敢出去,她不知道出去要该怎么生存。

流月没有答话用手在地上画着一个个的圆圈,看着远方道:“今日太晚了,在这休息一晚上吧,明日我送你离开。”

“好了不必再说,你饿吗,找点吃的吧。”

天刚刚擦亮,两个人就都睡不着了,流月起身,明皓宇也跟着,一夜之间两人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流月将随身携带的水壶盛满了水,转头看到明皓宇:“你也准备些水吧,从这里一直到出去就没有绿洲了。”明皓宇拿出两个水壶装满了水,他这几天深刻认识到在这荒漠中水的重要性。

流月骑着自己的骆驼转过了身,背对着明皓宇说道:“你走吧,后会无期。”

流月没有说话径直向大漠走去,明皓宇看着那个红色的身影,追了上去,这是他做的最果断的决定,他骑上了流月的骆驼调转了方向,带着流月向大漠相反的方向走去。

明皓宇见流月没再开口,心里高兴坏了,他终于是带她离开了这里,她终究是留在了他身边,不管在大漠这些天有多难,此时他觉得都是值得的,他带回了自己心爱的姑娘,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只是刚刚开始,若是知道结局也许他宁可她留在大漠,不曾离开。

“大师兄”很多人围了上来“你去哪里了,这些天我们没有你的消息都担心坏了。”

“好呢,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师傅也是日日忧心,你这回来了他肯定会高兴的,快去见见师傅吧”。

流月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明皓宇,神采奕奕,自信满满,跟沙漠中的那个人果然不一样,她任他牵着自己的手带她进入山庄大殿。那大殿之内坐着一个看上去有些威严的人,想来那便是明皓宇的师傅傅成义,明皓宇行礼道:“见过师傅,徒儿回来了让您担心了。”

“师傅,她是徒儿在大漠中认识的姑娘,叫流月。”

“什么大漠红狐?”明皓宇不明所以。

“你师傅?你是大漠红狐的徒弟?”

“飞剑山庄弟子听令,杀了这个妖女”

“爹,这是做什么?”一个女声自外面响起。

“师傅,流月不是妖女,在大漠中若不是她徒儿早就没命了。”明皓宇回头看向流月接着说:“徒儿答应过她,定会护她周全,如果你们执意要杀她,那我也只能带她离开这里了。”

“那是她师傅做的又不是她,师傅请不要把上一辈的恩怨强安到下一辈身上好吗。”

“爹,师兄说的对啊,这位姑娘师傅做的事情,跟她有什么关系,何况她还救了师兄的命呢,你不能这样对人家啊。”瑶儿见师兄和爹闹得不可开交,上前劝阻。

“爹”

周围的人都收了剑长舒一口气,其实他们也很为难,师命难为又不能真的跟大师兄动手。

“哎……”庄主看着他们离去示意其他人也都退下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瑶儿啊,正因为你师兄对那姑娘不一般,我才要……哎,你的心思爹也是知道的,爹也觉得把你和飞剑山庄交给他才会放心”

“女儿啊,你还小,很多事情不懂,罢了你先下去吧,让为父好好想想。”

看着瑶儿走出去,傅成义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深知在这些弟子中唯有大弟子明皓宇的造诣,可以在以后承担起飞剑山庄,他这些年也一直是这样培养他的,他也知道自己女儿喜欢明皓宇,他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可没想到他最器重的大弟子今日却领回来一个女子,他看得出明皓宇的心思,他今日的怒火不止来源于那女子是沙漠红狐的弟子,更来源于事情偏离了他的设想,不过瑶儿说的也对,他不能这样把自己的弟子逼向对立面,他要从长计议。

流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这些日子她不是没有感觉,她也早已习惯了他在自己身边,可是她不敢答应,她听师傅说起过,不能相信男人的承诺,她在大漠中也见过夫妻反目,情人互伤,她有些害怕,害怕某一天她和他也会成为那样,可是她的心又不容她拒绝。

流月看着眼前的明皓宇,他那样真挚的眼神,那样坚决的态度,她终是点下了头,她想:师傅,就让徒弟任性一次吧,跟着心走一次,就算是最后结果不尽如人意,也算是爱过一场。明皓宇见她答应,高兴的不行,狠狠把她拥入怀中,久久不愿分开。

“何事?”傅成义看着跪在地上的大弟子,问道。

“哦?那人家姑娘要是同意了,我这做师傅的自然也不会说别的什么。”

“好,你们去准备吧”

傅成义看着他们两个心里打定了主意。

“师傅……”明皓宇扑上去,扶住傅成义。

“怎么可能。”明皓宇不信。

“师傅,让流月给您看下吧。”

“不可能”流月太了解魅颜了,那是师傅的独门剧毒,除了师傅和她没有人知道这毒的研制方法。

“哼,解药,这毒只有她才能下。”傅成义说着又吐了口血。

“不可能?”傅成义看着明皓宇“你问问她,这世间除了她和她师傅,可有第二个人有这种毒?”

“唰”飞剑山庄的人拿出剑正对流月,“交出解药,否则……”

“师傅,让流月看下吧。”

“师傅,我相信流月,她若要下毒何必等到今天,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的。”

“住嘴,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让她靠近我半分,你们是不知道沙漠红狐的阴险毒辣,咳咳……”

“妖女,交出解药。”

流月看了眼明皓宇,她此刻并未带武器,只好赤手抵挡,明皓宇见状提剑向前护住流月:“事情没有查明之前,任何人都不许伤她,否则别怪我……”

“师兄你是被妖女迷惑了吗,你怎么能护着她,难道你就不顾多年的师徒,同门之情吗?”

“师兄,这毒只有她才有,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这毒的确只有我和师傅能制,但不代表只有我和师傅才有。”流月冷冷的看着那些拿剑的人。

流月见他们情绪不那么激动,转身上前想去救治傅成义,谁知她刚靠过去傅成义就又吐了一口血,而且一只手还捂着胸口,一只手抬起来指着她,她此刻站在傅成义身前挡住了其他人视线,没有人看到发生什么,只知道她靠过去后,师傅的毒加重且那捂着胸口的手上还有一枚暗器。

如果说刚才还能解释的清楚,那现在流月真的是就算浑身是嘴都解释不清了,不过流月也懒得解释,她看出来了,这是一个局,一个专门针对她设计的局,既然如此那解释也没有什么意义,她想回到明皓宇身边就在转身的一瞬间,明皓宇的剑架在了她脖子上。

“流月,我……”明皓宇犹豫的在想收回剑。

“爹,你怎么样了,爹,流月姑娘,我爹哪里得罪你了,我替他给你道歉,求求你放过他吧”瑶儿看着自己的父亲在现在这样子,也是难过极了。

“是啊,大师兄,她是妖女,她就是利用你杀师傅的。”

流月站在那里看着明皓宇,一步步走近,明皓宇握着剑的手在颤抖,“你别动,流月你信我,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清白?调查清楚?明皓宇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你是怎么说要护我周全的,你是怎么承诺要做我的依靠的,你就是这样实现你的承诺,用剑指着我给我保护?”流月眼眶发红。

“哈哈哈”流月笑着转身冲向傅成义,向他坐的地方走去,她伸出手,想搭上他的手,就觉得胸口一凉,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刺入她身体的剑,泪水终究是流了下来,她用手抹去脸上的泪珠,她自己都记不得有多久没哭过了,她想起了自己的师傅,想起了大漠,她此刻多想回到大漠,她果然是不适合这里的。

“我……流月……我”明皓宇的心好疼,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刺向了她,看着她现在的样子,他的心中五味杂陈。

“杀了她,趁她现在受伤,为师傅报仇。”那些人拿剑而上,流月迎着那些剑而去,一掌打飞那些人,夺剑在手,一路杀了出去,流月有伤在身,又一番打斗,已经有点撑不住,流月拿着剑,继续向外走去,源源不断的人涌上来要拦住她的去路。

流月带着伤出去没走多远,有几个蒙面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呵呵,合着这是下定了决心要置我于死地啊。好,那就看看能不能让你们如愿。”

“没想到沙漠红狐的徒弟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那男子开口顺便递过来她的流沙刃,她接过流沙刃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你们……”。

“师傅?”说起师傅,流月又忍不住落泪,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这一天把所有的眼泪都要流干似的,她眼前一片模糊晕了过去。

一天后,江湖一夜间像是变了天,飞剑山庄大弟子明皓宇娶亲当日新婚妻子下毒杀害庄主傅成义,傅成义魅颜毒发身亡之际,将飞剑山庄庄主之位传给了大弟子明皓宇并将独女傅瑶许配给他,而那新婚的妻子却不知所踪。而在听风细雨楼醒来的流月听完沐雪告诉她这些事情后,放弃了返回大漠,留在了听风细雨楼,没多久流月成为了江湖人人谈起色变的名字,她的用毒之术出神入化,很快便成了霜月堂的堂主。

“明庄主客气了,流月好与不好皆是自己之事,何劳明庄主费心。”

大漠,风沙又起,吃乱了一时的平静,留下了斑驳,像是一片片的伤痕累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