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新婚夜杀手

作者:白秸
2021-02-10 13:00

1.溺死的新妇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周扬从未想过,他一个刚刚入职的小警察,会在上班第一个月就遇到命案。

死者李家静,25岁,在父亲的一家公司里做广告设计工作,第一个发现她的尸体的是她的丈夫陈志斌,也是在她父亲的公司里做IT工作。

周扬还从未见过死人,虽然他是毕业于法医专业,但是之前所见过的不是已经清洗干净的尸检样本,就是老师播放在PPT上的图片。

头一次如此真实的看到非自然死亡的尸体,还是让他双腿有些发软,对前辈的指令也没能马上反应。

“别怂啊小周,以后这样的事情多着呢。”一旁年龄稍长的胡志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周扬深吸一口气,情绪慢慢的平定下来,他协同胡志伟一同小心翼翼的将泡在浴缸里面部浮肿发青的女尸抬了出来,放在车上由另外两个民警推走。

一个辅警正在将一根毛巾披在陈志斌的肩上以防止他因过度惊吓而重病一场,这个还没来得及和新婚妻子度蜜月的丈夫已经吓的牙齿都在发颤,蹲在墙角一言不发。

“你是第一个发现你的妻子暴毙的人?”胡志伟问他。

也许是还没有从痛苦和恐惧中缓过神来,陈志斌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抱住自己的膝盖发抖。

没办法,周扬只能先和另外一个女警安抚一下陈志斌的情绪,在将他带去警局调查。

尸检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李家静的死因很简单,在浴缸中意外溺死,她的肺部充满了水分,导致了肺部发泡肿胀,面部发紫,典型的溺水致死而亡。

溺死的案例是不在少数,可是在自己家里的浴缸被溺死就很奇怪了,胡志伟首先将最大嫌疑放在了陈志斌身上,立刻通知了留在现场的刑警进行调查,看看陈志斌家是否有迷幻类药物。

另一边,对陈志斌的审讯也在进行,他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但还在不停的抽泣,他先是对警察诉说了他和李家静的感情之深和对家静暴毙的痛苦,又痛哭了一阵,才开始讲诉当时的情景。

“我和家静举行了婚礼还不到一个星期,还刚刚计划完蜜月旅行的地点,家静提议我们先再去酒吧蹦一次迪,以此结束之前的人生,为全新的生活迎来开端。”

他叹了口气,继续说到:

“因为已经结婚了,家静不想像以前那么疯狂,就和我说挑个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酒吧,所以我们下午就约了几个朋友一同前往。”

“今天家静的精神不是特别好,我们没有去舞池,就站在边上和朋友一起喝了点酒,回去的路上家静就在说她头疼,当时我也没有太在意,让她回家先洗个澡说不定就好了。”

他说到这里,就忍不住又啜泣起来,“她洗澡一向洗的比较久,所以我也没在意,直到浴室传来了几下拍打水的声音,我才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当我进去的时候,她已经没气了。”

“都怪我。”他把脸埋在手里,“要是我早一点察觉到哪里不对,家静她,她就不会这么早就离开。”

陈志斌的陈述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李家静不想倚靠父母的资产,和陈志斌在外面租了一套廉价公寓,公寓的隔音效果很不好,楼上发出一点点声音就能传到楼下。

楼下住户的陈述和陈志斌相差无几,他先是听到了几声猛力拍打水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了陈志斌声嘶力竭的哭喊声和求救声,他立刻就报了警。

经过胃部残留物的分析,李家静未被下药,房里也找不到有关药品,李家静被迷晕后溺死的可能被基本排除了。

“你有没有过检测她的手腕啊,脖子一块有没有因搏斗而受伤的痕迹。”胡志伟看着检验报告对周扬问道。

“全都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她是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被淹死的。”周扬无奈地耸耸肩。

“不过在她的血液中检测出了流感病毒的结晶,陈志斌不是说她头痛吗,也许她真的是因为疾病在浴缸中昏睡被意外溺死的呢。”

胡志伟摇了摇头,以他多年办案的经验,这件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但一切证据都表明,李家静确实只是死于意外。

这个案子也就只能这么结了,李家静的父母虽然为自己的女儿感到痛苦,但也没有办法,陈志斌分得了妻子的部分财产,岳父还给了他点钱作为安慰。

2.迷雾重重

因为李家静的案子实在太过于离奇,所以警方在结案后将这件事登上了报纸,李家静的家人的照片也被好事的记者曝光。

本来这件事情就要这么结了,可是一天下午,一个头发花白,身着西装的老者走进了警局的大门,直言要找处理李家静案子的警察。

本来在外面服务的小民警是打算拦住这位老者,可是却被周扬撞上了这一幕,他将老者请进了胡志伟的办公室。

老者虽然已经上了一定年纪,但显然身子骨还硬朗,还穿着笔挺的西装,领带也扎的工工整整,看上去就属于资产阶级之人。

“这位警官,请问您就是主办李家静案件的人吗?”他看着胡志伟。

“是的,这个案件比较特别,但我们也找不到别的拯救,只能定为意外溺亡。”

老者从随身提着的皮包里抽出一张照片和一张打印的资料放在胡志伟面前,胡志伟拿起来仔细看着,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

周扬凑过去一看,老者拿出打印资料正是印着李家静和她丈夫的新闻,而另外一张照片上面,一个青年男子正搂着一个白衣女子冲着镜头笑着。

周扬对白衣女子没有印象,但却感觉青年男子有点眼熟,但就是不记得在哪见过他。

“你有没有觉得,这就是几年前的陈志斌?”胡志伟把目光转向周扬。

的确,虽然他的身材变瘦了,嘴唇上的胡子也刮掉了,头发也稍微留长了一些,眼睛上加了一副黑框眼镜,但仔细一看的确就是陈志斌。

“这是我的女儿。”老者指着白衣女子对他们说道。

“虽然我的女儿从小就有癫痫的疾病,一旦发病就会昏迷不醒,但是我不能相信她会自己淹死在浴缸里,而且这件事发生没多久,她的丈夫就人间蒸发了。”

“而且在这个时候,他还不叫陈志斌,叫叶澜,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放弃追查女儿的死因。”

“把陈志斌再传唤过来,这个案子必须重查。”胡志伟对周扬吩咐道。

3.追凶

调查陈志斌的过去并不困难,警方很快发现,叶澜的确就是他的原名,妻子死后,他更名易姓,远走他乡。

证据确凿,陈志斌也没有狡辩,他很快就承认了他就说叶澜的事实,但他对此有一番看上去十分合理的说辞。

“我的原配死了,这件事换谁都会产生心理阴影,所以我才改了名字,想去一个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放弃过去,重新开始。”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李冬静和她的家人,你曾经有这样一段经历呢?”周扬问道。

“你觉得那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在知道我曾经丧偶之后还会选择同我结婚吗?”陈志斌振振有词的回答。

他说的的确有道理,谁在结婚之前都想尽力隐藏自己的黑历史,陈志斌没有告知李家静一家他曾经丧偶的经历,也实属正常。

但可疑之处在于,在自家浴缸溺毙已经属于奇事,何况这件奇事在同一个人的两任妻子身上都发生过,这种几率已经不是中彩票能比得起的了,陈志斌有重大的嫌疑。

但是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陈志斌的嫌疑,他最多只能被扣留四十八小时,胡志伟没有了办法,只能将他先放回去。

周扬调出了陈志斌的前前妻林珊的死亡资料,和李家静一样,她们生前都是大家千金,虽然年纪轻轻,但由于父母的原因,名下也有不少的资产,暴毙之后,丈夫都能分到不少财产。

在林珊的案件中,她被认定为因泡澡时突发癫痫而在浴缸溺死,但周扬却认为,这个说法完全是不合理的。

林珊死时的照片显示,她的一只手伸在浴缸外面,手里还紧紧的抓着一块香皂。

只有在洗澡中突然暴毙,引起尸体僵化,才会让她抓着那块香皂,但如果是由于癫痫发作,死者会先陷入昏迷,才会慢慢窒息而死,而在这个过程中,香皂必将从她的手中滑落。

所以,林珊的死因不可能是由于癫痫发作导致的溺死。

但要深究其原因,周扬也无法判定,李家静的尸体早已被推进高压焚化炉进行火葬,现有的证据也不能说明些什么。

但林珊的老家处于乡村,她的父亲在城里白手起家,但挚爱的独女死后,他按照家乡的风俗将女儿的尸身送回故土进行土葬。

“我想再次对林珊的尸体进行解剖。”周扬对正吸溜着泡面的胡志伟说。

胡志伟一口泡面差点全吐了出来,他一脸欣慰而无奈的看着周扬说到:“小周啊,你有这种认真负责的精神值得肯定,但是这林珊都死了四年了,这挖出来也发现不了什么。”

但对李家静的案件调查已经达到冰点,从已经找到的情报中,发现不了任何他杀的线索,胡志伟只能把目光转向林珊的案件,并向上级提出了重新解剖林珊尸体的申请。

上级很快批准了他的请求,周扬还在担心林父不能同意再掘女儿坟墓的举动,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很快就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无论如何,我都要知道珊珊的真正死因,我不能让她死的这么冤啊。”这个六旬老人握紧了拳头,恨恨地说。


林父真的很爱她的女儿,就连她的棺材都是用上好的檀木制作的,但即使是这样,四年过去了,她的尸体还是腐败不堪。

棺材板一被揭开,好几个小刑警就开始捂着鼻子往后退,还有一个甚至蹲在地上差点吐了出来。胡志伟一脸嫌弃的扫了他们一眼,示意周扬和自己一起搬运尸体。

周扬吞了口口水,才压住心里恶心,不能怪他们胆小,林珊的尸体实在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檀木棺材已经受到了腐蚀出现了破洞,有些水流进了棺材,盖子一打开,腐臭的气味让人反胃。

因为担心进一步损坏尸体,周扬他们直接将棺材抬进了检验室,尸体已高度腐烂,找寻证据实属不易。

尸体已经浸泡在了黄色的尸水中,周扬小心的将尸水从棺材中排出,突然,他眼前一亮,用镊子从尸水中夹出了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把你乐成那样。”在一边吃泡面的胡志伟问。

“这是林珊的一小块皮肤,因为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她的很多皮肤也脱落了下来。”周扬一脸的兴奋。

“哦,那这块皮肤有什么特别的吗?”胡志伟放下泡面,凑近周扬。

“是鸡皮疙瘩,这块皮肤上有鸡皮疙瘩,只有瞬间死亡的人身体上才会出现这些现象,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林珊死时手里还紧握着那块香皂。”

“那就是说,那小子一定掌握了什么能瞬间溺死这些女人的方法。”胡志伟若有所思。

4
4.水落石出

周扬知道胡志伟敢想敢做,可是没能想到他这么敢做,为了研究出陈志斌杀人的方法,他居然找来了局里的几位女警协同他完成实验。

几位女警都是女中强人,不怕事的那种,她们穿着泳衣,轮流陪同胡志伟进行实验,周扬在一旁紧张的观察着,生怕她们出了什么意外。

无论胡志伟怎么努力的将女孩们摁进水中,她们都会拼命挣扎,不然自己窒息而死,实验进行了几个小时,他还是毫无头绪,他也有点疲倦了,暂且坐在一旁歇息。

前来帮忙的女警都还很年轻,都是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年轻人,对于这种事情,她们并没有很快感觉到失落,胡志伟坐着歇息时,一个女孩坐在浴缸里,把水泼向她的同伴们。

女孩们互相打闹着,胡志伟在一旁凝视着她们,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他一把抓住浴缸里的女孩的双腿,将它们用力抬高,女孩的头部瞬间没入水中。

这一下,女孩甚至没有挣扎,胡志伟顿时心中一惊,连忙将她从浴缸里拉了出来,其他几个小女警都吓坏了,纷纷围拢过来抢救她们的同伴。

忙活了半响,那个女孩才恢复了意识,她倒是没有受到太大的惊吓,还笑嘻嘻的对胡志伟说:“老胡,这案子要是破了,是不是得给我记个功?”

“一定得和上边申请一下。”看到女孩没事,胡志伟松了一口气。

“看来,陈志斌一定也是发现了这样一个方法,可以在他的妻子们毫无反抗的情况下杀死她们的。”周扬说道。

“至于作案动机,应该是谋财,他的每一任妻子都是富家千金,妻子死后他分到了一大笔财产。”胡志伟补充。

“我们的脑神经中有一根从大脑向外延伸,穿过面部和胸部,一直到达腹部的迷走神经,一旦迷走神经受到损伤,人就会立即死亡。”

“而突然将大量的水灌进受害者鼻中,会导致迷走神经迅速受损,真亏得他想得到这个办法。”周扬不由得感叹。

在胡志伟一步步的分析,逼问下,陈志斌终于对他的罪行供认不韪,死去的两个女孩也终于能够安息。

周扬和胡志伟也因为这起案件名声大噪,尤其是周扬,作为新人就能破获如此重大的案件,实在令人称奇。

“你还没有告诉过我,当初为什么选择当警察。”胡志伟端着酒杯问道。

“如果我说,为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这是不是特别真实。”周扬笑了。

“只是因为我喜欢,喜欢做这份工作。”周扬仰头喝完了杯子里的酒。

“喜欢这种伸张正义的感觉。”胡志伟往后靠在椅背上。

“行了老弟,往后这种事还多着呢,倒是别吓得尿裤子哦。”他大笑着,猛力拍着周扬的肩。

“正因为还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世界才需要我们的存在啊。”周扬也笑了。

世界并不是一直光明,只是一直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