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朝生橘,暮霞倾

作者:赋予
2021-02-10 22:00

予你橘满怀,予你岁平安。 ——题记

在我记忆深处,有一片小橘林,那里于我是一方安宁的净土,也是一座狂欢的乐园。小橘林的人和事将永铭于我的记忆,被酿成酸甜的滋味,若将来再遇故人,则倾酒与他,共饮旧事。

小时候,由于我年纪最小,没什么孩子愿意跟我玩,怕一个不小心便将我惹哭,少不了一顿“竹笋炒肉”。但还好,我有一个极疼爱我的姑母,倒也不算寂寞。姑母十六便为人妇,与丈夫恩爱十余年才孕育出爱情结晶。

姑母常说:“我要是能生出你这么可爱的女儿啊,就好了!”她笑着,温柔极了。姑母怀孕时爱吃橘子,姑父便说:“我给你栽一片橘子林,你想吃多少吃多少!”姑母笑着嗔怪:“我可不信你,你总唬我。”

没想到,不过半月,姑父便给姑母造了一片小橘林,姑母感动落泪,姑父则笑着骄傲的将她搂进怀里:“我答应你的,绝不会食言的!”。

只是后来,姑母难产,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却又生了热病,耗尽了她最后的气力,香消玉殒。那时我还小,只知道疼爱我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难过大哭,却不知道这对姑父的打击能有多大。

姑母没能等到橘子成熟,姑父也没等到。他几乎一夜白头,扔下了年幼的儿子,远走他乡,走时,他说:“伤心之地,不敢留。”

姑父离开了,姑母也走了,只留下还在襁褓的表弟和姑婆相依为命。我常去看表弟,只盼着他快快长大,好能陪陪我,听我讲那真心爱我的人。

小橘林里的橘子熟了一次又一次,它也在等,等着他长大,等着他收获。

表弟稍稍长大些便喜欢跟着我,和我一起跑到小橘林里偷摘还未成熟的橘子,然后双双被酸的倒牙,露出狰狞的表情,又大笑,笑对方滑稽的模样。

言语,是伤人的利剑,寒光乍现,鲜血淋漓。

“没妈的孩子呦!他害死了他妈妈!”表弟看着他们,不知所措,他们狞笑着,自以为神气的大骂这个他们眼中的“灾星”。我从来不是好脾气的人,大吼道:“他才不是!你们才是!你们乱说话可是要烂舌头的!”

他们也愣了,我从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他们只敢欺负没人疼爱的表弟,绝不敢欺负被宠坏的我,表弟被欺负没人给他撑腰,我可是有的。“可……我妈也是这样说的!”

一个孩子看向我,我怔住了,说不上来是怎样的感受,难过,错愕,厌恶充满了我的胸腔,似乎要溢出来变成更恶毒的话还给他们,但最后只能化作泪水流出,软弱,无能。

那群孩子见我哭了,怕惹上麻烦,一哄而散,只留下了我和他。“姐姐,姐姐,不哭不哭,哭了不好看。”表弟摸摸我的脸,安慰我,我只能抱住他。

他问:“姐姐,我真的没有妈妈吗?”“不,你有,你妈妈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她...她...她去看望一个朋友了,你爸爸也去了,很快,很快就回来了。”表弟笑的很灿烂,他相信在未来的一天,那个他素未蒙面却深爱不移的人会回来给他拥抱,对他说:“我回来了。”

小橘林寄存我们的思念,是我们的小乐园,也是我们的小世界。

我们两个孤独而又执着的人相依偎,橘林的颜色就是我们回忆中唯一鲜明的颜色。我们相互作伴,以橘林为界,隔绝世俗丑陋的眼光。“姐姐,你说橘子什么时候才熟啊?”

表弟和我靠在橘树下,望着这片橘林,“我也不知道。”自表弟记事起这橘林就没结过熟果了,没到果成熟便落下了。或许,是这两年的等待让它有些累了吧,它想休息休息,再将最诚挚的爱怜予他吧!

我摘一片绿叶放在他额头,他疑惑地看着我,“日本的传说里,把叶子放在额头上可以变成自己想变得样子呢!”“我,我想变成姐姐!”他雀跃着,“为什么呀?”我笑着,“因为姐姐是世界上最好的宝贝!”

他认真地看着我,眼里似乎有光,“因为辉辉是世界上最好的宝贝!”话语和明亮的双眼重合,我笑着将表弟搂住,“你也是!”蝉鸣喧嚣,流水静谧,清风过处,树叶作响,令人沉醉于这样繁华而又安宁的夏日之中。

橘林在姑父回来那年结了果。

姑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带着他的妻子,那个女人很温柔,也很善良,眉眼间像极了已逝的佳人。姑父也是一个痴人,自姑母走后,他爱上的每一人都有她的影子。

姑父带她去了小橘林,对她说:“我们吃了今年的橘子就走。”她有些羞涩:“我不太爱吃橘子。”姑父又落寞了。她很爱表弟,她也曾用拥有一个孩子,只是在事故中失去了,同时也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她把表弟当亲子,将他捧在手上,放在心里。

橘子熟了,他们一家人将橘子摘下,将这充满记忆与爱的橘子分发给大家。我知道,他们要离开了,不会再回来了。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不爱吃橘子的姑娘吃下那么多橘子,她的心里大约有是甜蜜又是酸涩吧。我不知道这样的结局到底如何,只知道他们当时都笑的很真。

那天,表弟对我说:“姐,我想吃橘林里最大最甜的橘子”,他的眼是红的。我花了一下午,才在橘林尚存的橘子里找到一个红中透青的橘子,我小跑着回去,晚霞衬着我的背影,院里却早已没了表弟的踪迹。

只有姑父坐在院子里,他望着我:“照顾好你姑妈的小橘林。”他留下这样一句,也起身离开。我握紧了手中的橘子,将它郑重的揣进怀里,这是我的承诺,也是我的责任。

时光荏苒,不知再相遇又为何时。

愿有朝一日再遇故人,倾酒与他,共饮旧事,再将他曾经错过的橘子予他,念一句“愿你年年有橘,岁岁能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