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食梦之糖醋霜果

作者:胡不归
2021-02-13 07:00

他化身人间正义,行走天地间,用梦境烹制出一盘盘佳肴美食,成为最有烟火气的神仙。

糖醋霜果,用人间的食材制出非凡的食材,酸甜可口,洗刷妄念。

01

郭玲珑要强,天天为求子这件事折腾自个身体,求神拜佛服用孕子方,终是无用。

三年等待,让公婆的耐心消失殆尽,他们逼着柳易玉休了再娶,柳易玉没答应,只是小两口因这件事没少产生过矛盾,柳易玉最近对郭玲珑态度冷淡,有时干脆不着家了,郭玲珑哪里忍得?

悄悄跟踪柳易玉去了茶楼,见他是在跟一娇俏姑娘相亲,火冒三丈。

“姓柳的,合着你这几天冷落老娘,是有了新欢,既然你心思已经不在这个家,那老娘没必要在你身上耗着青春,和离!现在就写和离书。”郭玲珑冷着脸道。

“你胡闹什么,有什么事回家再说。”柳易玉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态度有些敷衍。

“对丈夫大呼小叫成何体统!怪不得人家要另找呢。”许媒婆为了这单生意昧着良心帮腔柳易玉。

郭玲珑写下和离书放到柳易玉面前,“给我签下你的大名,从今天开始你我一刀两断。”

“你……”柳易玉瞪大眼睛,他不相信平日里洗衣做饭将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侍奉公婆和他自己的贤惠妻子居然会主动提和离?

他幸灾乐祸说:“你要是离,可就嫁不出去了,我只不过纳个妾,以后我们还是一家人。”

郭玲珑翻了个白眼:“做你的美梦去吧!我郭玲珑就算嫁不出去也不会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媳妇第一次对自己横眉冷对,柳易玉这厢有点不习惯,为了在别人赢回面子,草草写下名字,郭玲珑抽纸的速度更快,她头也不回地离去,那是府衙的方向,既然情分不在,她要以最快的速度和没良心的男人撇清关系。

一大早,无梦就起来准备今日客人要吃的食物。

他选择了帝都时兴的一种果子作为主材料,以牛乳红糖勾汁,小火慢炖,收汁时洒上郭家的醋,这就完美了。

一想起醋,才记起醋用完了,叫郭家当家的送醋过来。

郭玲珑和无梦算是老相识了,进来旁若无人坐下,将手里的醋桶往无梦对面一推。

“我家人手本就不够,一般人我可不送醋,这运送费……”

无梦恬然一笑,“这运送费,就拿一锅糖醋霜果抵了。”

“不是吧,你从来不留我吃饭的,怎的突然客气开了?是不是……你这生意做不下去了?”郭玲珑眨眼,揶揄道。

无梦:“吃了这顿饭,你才好上路啊。”

“什么上路?”郭玲珑略有慌张。

无梦凑近她,俊眸发出审视的光:“最近城里因为国师草菅人命的事闹得满城风雨,难道跟你没关系?还在跟我装傻。”

郭玲珑眼珠子转来转去:“什么国师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么,那你听我说……”

02

郭玲珑和离后便自立门户,娘家回不得,父母自然疼她,哥哥娶了亲,嫂子撑起一家杂务,她不忍心回去让父母看脸色。

更何况,父母亦是不支持她和离,用母亲的话,“这世上哪个女人不难,不能生子便是无法给自己留条后路,那时候丈夫便是你的天。”

若让妾生了孩子,保准她这原配地位岌岌可危,朝堂上不许宠妾灭妻,只是对有功名之人有所约束,没说平头老百姓不可抬妾为平妻。

与其以后被扫落秋风,不如主动离去,好歹赢回尊严。

城里男女世风没那么守旧,许女人和离,但是和离后八成也找不到婆家了,郭玲珑和离后,惹了不少闲话,不能生,如刀子戳进她的心扉。

“我要是能有个孩子多好。”

去寺庙许愿成为她的常态,得知她想生孩子,一个婆子神神秘秘领了她去了鬼市——交易来历不明货物的地方,街上人流攒动,有个摊位无人问津,因为小男孩面前什么也没有。

郭玲珑觉得可怜,过去问候:“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流落此处,饿不饿?我这有半块糕,你吃。”她将白色糕点塞进孩子手中。

小男孩一双眼灿如悬星:“我在等有缘人,看来你就是了。”他用推拒了糕点。

郭玲珑一见他便喜欢:“不如你上我家给我当养子?”

“不行,我不可以离开此处,既然和你有缘,我可以圆你一个愿望。”

郭玲珑愁惘地笑了笑,“小孩子不要说大话,恐怕能如愿的只有菩萨了。”

“你想要一个孩子,对吗?”小男孩一语道破。

郭玲珑惊讶,“你怎么知道?”

“我说过,我可以帮你如愿,只要帮你如愿,我就可以离开这了。”小男孩说。

“走吧,街道尽头有一个巫医,他手里头有一个方子,绝对可以让你怀子。”婆子催促着。

郭玲珑想到心中所愿便急急朝尽头去了。

得了方子,剩下就是借人生子了,她愿意拼着别人的闲话得一个孩子,打听了一下,城东头有个一穷二白的秀才,年近而立,早年卷入舞弊案,一生与仕途无缘,此后不得志,常年酒和木工相伴,然而秀才也不是木工的料,勉强糊口。

“不用你受闲话,我愿意娶你,你可答应?”秀才喝了一口酒,清秀的脸上爬上两团坨红。

03

郭玲珑本来臊得很,得到秀才的承诺,在心里寻思是真是假。

秀才:“我而今二十有九,世人嫌弃我学无所用,无钱无仕,你都不嫌弃我,我怎会嫌弃你?再说了,若是有孕,我怎可让你蒙受闲言碎语,如此,谈某未免失了大丈夫的气魄。”

“若是无孕,你当如何?”郭玲珑有顾虑,大夫说过,她的身子可能天生不会有孕。

谈秀才仔细回味这句话,半晌,回答:“若是无孕,便是谈某命中注定无子女,怨不得玲珑娘。”

郭玲珑这才放下心,二人随即完婚,还惹了一帮子闲话,柳易玉带着小腹隆起的新妻登门揶揄新郎,谈秀才巧妙反讥:“柳老板这番岂有大丈夫作风,你柳家醋坊还是玲珑娘一手帮着做着起来的,她算是你的衣食父母,大家伙有谁见过在父母面前炫耀的?”

逗笑了大伙,有人指指点点柳易玉:“没有父母,哪来的你。”

柳易玉一时没脸,他的续弦为了帮丈夫赢回面子,指着郭玲珑笑话:“不能生,再能干也只是会犁地的牛,干到累死没人送终。”

这下邻居们不笑了,因为直戳众人心坎,人活着的盼头,无非是下一代。

郭玲珑隔着盖头红了眼圈,谈秀才冷笑:“有子生出来成了破落户有什么用。”

“你!谁是破落户指不定呢。”柳易玉夫妇闹了个没脸回去。

谈秀才关了大门,擦掉郭玲珑眼泪,“我会待你好的。”

郭玲珑幸福地笑了。

谈秀才对她很好,原来嫁给柳易玉的第二天她就开始操持繁重的家务了,那时候柳家靠一个醋坊糊口,生意马马虎虎,郭玲珑早起卖醋,下午捣鼓醋的酿制技巧,再兼照顾公婆起居,账房事务,累得很,但她很满足,想着日子愈来愈富裕,不苦了自己未来的孩子。

没想繁重的劳碌累坏身子,她生了一场大病,恰逢柳易玉生意有起色,柳家醋把其他家的醋坊比下去了,不必她再操劳醋的酿制,安心备孕,不料怀不上,公婆对此颇有微词,想让柳易玉休了再娶。

柳易玉硬是捱了三年,终于扛不住老人和世俗的压力,偷摸在外物色妾室人选,也都是穷苦人家的姑娘。

但这对郭玲珑打击不是一般的大。

再嫁,她仿踏上幸福的云端里,上无公婆,有丈夫疼,跟着谈秀才识字学画,也算沾上风雅了。

她想给谈秀才生个孩子,很单纯地想要个属于他的孩子,所以她再度去了“鬼市。”

“我就知道你还会来找我。”小男孩说。

郭玲珑:“我想要个孩子,你可能如我愿?”

那小男孩露出古怪笑容:“你喝巫妖方没用,只有我能帮你。”

“是吗,你想要我付出什么?”郭玲珑惊奇小男孩居然知道她心中所想,也不枉她将希望全部寄托在他身上。

小男孩:“我什么都不要,就当我专门立的功德。”

“把手给我。”

郭玲珑将手给了小男孩,小男孩在她手心覆上自己的小手,再摊开手,二人手中都有奇怪的印记。

“你马上就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04

郭玲珑嫁过来不久就怀孕了,晚上,她感觉有东西接触了她的肚子,两个月后大夫诊出喜脉,这是谁也没想到的,她开心得掉泪,反倒是谈秀才淡定如松。

他轻轻除去她的鞋,将她送上软榻休息,“没有孩子反倒让我夫妻二人多出许多空闲,现下,要被孩子打扰了,不过只要是你生的,我砸锅卖铁也会养。”

成了家,谈秀才要想办法用他手里头的木工糊口,无奈城里木工上百,真要没点过硬技艺,还真的吸引不了大客户。

郭玲珑想到以秀才作为招牌,让谈秀才将书画才能与木工结合,他能画出独一无二的山海景色图,专门制造观赏用的屏风摆件,皇上这才发现了他惊才绝艳的才能,封他为翰林院御画师,郭玲珑这算是靠嫁人第二次投胎,做了一回官太太。

反观那柳易玉夫妇,失了一位酿醋和内宅打理高手,生意败落下去,由于妻子喜好享受,大肆花用,只管往娘家输送银子,家里穷到只能到官员家里当佃农,妻子眼见没好日子,而娘家壮大起来,儿子不要,独自收拾行李跑了。

柳易玉的儿子出生注定要体会下层人的劳碌,他是悔不当初。

郭玲珑腹中怀了怪胎,十月仍不见生产,国师说这孩子是“妖胎”,恐影响国运,皇帝听任国师谏言,要除去这妖胎。

孩子未诞生,按照人间规则,此时胎儿成型,除去他,自然……要连着一起除去母亲。

坊间放出谣言,一时间谈秀才成了人人躲避的对象,谈秀才从朝中回来时脸色不大好看,郭玲珑早就听到风声了,有些不安。

晚上谈秀才端来了亲自熬的红豆粥,“来,吃一点补补身子。”

郭玲珑推了碗,“我不想吃。”

“你不是最爱吃红豆粥?”

“所以我吃腻了。”

“要不我再给你熬一碗银耳羹?”

“不用了,晚上没胃口,明天吧,你也累了,赶紧休息吧,今天你去书房睡。”郭玲珑突然下逐客令。

“那好,明天我再给你做别的吃。”谈秀才说。

郭玲珑冷下脸,晚上没睡,从她听到风声时就准备了细软,皇命难违,谈秀才无法保住她母子,那她只好逃了。

夜半三更,她推开门,却发现谈秀才站在门外,郭玲珑袖中的匕首散发出寒气,不料谈秀才说:“夫人,既然你睡好了,我就送你离开,你放心,有我挡着他们,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隐居起来!”

谈秀才为了拦住追兵,将郭玲珑推送到城外,郭玲珑才真的确定谈秀才是想救她,心中愧疚如云,“老谈,我……”

“什么都不必说了,虽然你不相信我,我很伤心,可我还是爱你,更爱我们的孩子,玲珑娘,我希望你能带着我们的孩子健康成长,平平安安。”

郭玲珑以泪洗面,“我们一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我正有此意。”

二人行至郊外一处行馆,一进门,谈秀才便挂上了门,神色深沉,“玲珑娘……”

05

郭玲珑不解,“你想干什么?”

有扛着药箱的人从里间出来,面色兴奋:“谈大人,卑职已经准备好了,您答应的事情……”

谈秀才神情淡漠:“刨出妖胎后,妖胎给你,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郭玲珑不可置信,她瞪大眼睛:“你们……你们想杀了我们母子。”

谈秀才露出痛哭之色:“玲珑娘,这个孩子是妖胎,等他长成,你会因为被吸光元气而死啊。”

郭玲珑咬牙,不愿意相信,“连你也信那鬼道士的胡话!他长在我身上,我怎会不知他是人是妖?谈永昌,你居然也会这么愚昧!”

谈秀才无视被指着脑袋,他红了眼圈,“我也是为了保你的命。”

“我不要!就算死,我也要正常把他生出来。”郭玲珑想跑,但是她的肚子实在太重,肚皮胀得厉害,她痛苦地呻吟着,眼看着倒下,若谈秀才眼疾手快扶着。

“快把我夫人扶到床上去,立刻把孩子挖出来。”谈秀才吩咐吕大夫。

吕大夫自信道:“您放心,我师承神医怪谷子,这剖腹术除了我师傅和我,无人能办得到,我一定能让你夫人活下来。”

谈秀才这才放心一半,帮忙将恐惧的郭玲珑固定住,上半身绑上绳子,还给她嘴巴塞了沾了麻药的布巾,药劲上来,她昏了过去。

打开衣服,郭玲珑的肚子布满可怖的青筋,让他一个大男人都想哭。

吕大夫欲失刀,被谈秀才几次阻止,心情不好,“我说你一大男人哭哭啼啼丢不丢人?再晚了,我可不保证你夫人的命了。”

谈秀才这才擦了眼泪,像个小孩子,“你继续吧,我不打扰你。”

吕大夫重新进入状态,利器划开皮肤……魔胎终于现世。

那孩子被取出来的时候,两个男人都惊呆了,他的身体被包裹着一层“外壳”好像一团黑云。

吕大夫将“妖胎”给到谈秀才手里,就忙着缝合郭玲珑的肚子,等忙活好以后,叮嘱谈秀才:“病人这两天不可进食,你用我给的参药水吊着,两天后补给稀粥,慢慢养着,人给你救回来了,魔胎给我吧。”说到魔胎,他眼里发出贪婪的光。

不料,谈秀才用布巾一把捂住他的嘴,吕大夫不可置信的样子,“你竟然还留了一手……”

“你以为我不知道国师要这妖胎用来炼制杀神,我不会让他如愿的。”谈秀才云淡风轻的俊眸中闪过狠厉。

吕大夫晕了过去,谈秀才一个人带着妻儿逃之夭夭。

半路上,谈秀和妻子又渴又累,他们的孩子反而元气满满,额头上有一颗奇怪的印记,谈秀才知道,这和郭玲珑手中的印记一抹一样。

他知道这孩子身上透着邪气,不过两天,他头上出了斑斑白发,他一跃长成了十岁的模样。

他说他叫无机,无机不食五谷,只食用生灵的元气长大,谈秀才灵机一动,决定打道回府,按照孩子的吸食法,也只有帝都适合他,那儿人多,够他吸……

无机代替了国师的位置,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手掌黎民百姓的生杀大权,每天都会有人命丧……

不要说谈秀才枉顾人命,那也是他的儿子,更何况,因为生子,他的妻子才嫁给他,妻与子不可分割,因为留下儿子一命,他天天见妻子笑容,他心满意足。

无梦说到这里,目光失去温度,“你因痴念生了心魔,引得那魇怪送你一场梦,使你执着于生育的欲望,他借由你腹中入阳世得肉身,本体超脱六界,六界皆无法对付他,但你确实造了业障,你可知错?”

郭玲珑脸上闪现或愧疚,或不忍,或恐惧,泪流满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事?”

无梦往盘中的果子浇了一层糖醋,说:“在下无梦,靠食梦为生的无梦人,师承西天灵动菩萨座下,喜爱烹制美食,受师者嘱托,闲暇之余,渡魂入黄泉,消弭业障。”

“你可以要了我的命,求求你,能不能饶了无机。”郭玲珑跪下。

无梦:“当然,我做菜总是掌握不好火候,正好缺个试菜的小打杂,你放心,他的命,暂时还没有谁能要得了。”

郭玲珑这才安下心,背后阴冷无比,回头,竟是一条幽深的古道。

“这糖醋霜果味道不错,酸中有甜,饱含了你在世时的心情,你带上路上吃吧。”无梦说。

郭玲珑朝无梦行了一记大礼,“多谢大师。”

望着渐行渐远的身影,无梦敲了一下无机的脑门儿,“你本不该出生,既然出生了,便要归我管了,莫要给我惹祸,听到没。”

无机瞪着他:“六界都甭想管我,你凭什么管我?”

无梦:“给你机会收回方才的话,我已经封住你吸收精元的能力,以后要靠自身努力修行,不想挨饿就跟我道歉。”

无机生无可恋。

无梦将他的头敲得砰砰响:“得罪饲主可是会饿肚子的。”

无机:“我就算饿死也不吃你的臭饭。”

结果他挨了无梦一巴掌。

直到无梦让他舔了一口糖醋霜果,立马星星眼:“好好吃。”

无梦:“谁说的不要吃我的臭饭?屎吃上可还香?”

无机秒变狗腿为他捏肩捶背,瞬间谄媚:“以后的伙食靠你了。”

“起开,把桌子收拾一天,来客人了。”无梦嫌弃推开他,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