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世情酿之烟云酿

作者:胡不归
2021-02-14 13:00

人人都说我是没人要的孩子,是龙王送给老祖的孩子。

关于我的身世,众说纷纭,说得最多的,便是十九年前南方那场大水,天灾打击了众多门派,当时一济济无名的小门派重伤我老祖后,从此扬名拔地而起,老祖遇到了我,我身为徒孙,自然要为他报仇。

1

在踏入北武门的时候,我的大名已然流露出去,林清霜知道我来为老祖寻仇,竟是敞开大门迎接我的到来。

面对我的三尺青锋,林清霜先是震惊,后来游刃有余应对我的过招。

我与他站在紫山之巅,于江湖万众之下论剑,打了一天一夜,我终是略逊一筹,败在他脚下。

寻仇之前,我早就预测过自己有一半可能死在林清霜剑下,毕竟林清霜不是徒有北武门掌门的头衔,他还身负一甲子的功力,继承了清风昊炼掌,这是北武门至尊绝学,除掌门以外所有人不得练。

所有人以为我会被逐出北武门,不料林清霜不计前嫌收留了我。

“成王败寇,愿者服输,我技不如人,不配活在这世上,你杀了我吧。”我捂着受伤的手臂说。

林清霜居高临下,一身雅致威严的天青色纱袍显得道骨清风,他掷出长剑,剑身没入泥土时划出漂亮的弧度,“不错,有胆色,虽然技不如我,到底比同龄者强了不止十倍。”

“像你这样的天赋,若好生沉淀,日后定然前途光明,你可愿放弃前嫌成为我的首席徒弟?”

林清霜话一出,引人唏嘘,林清霜成了心胸宽阔的人,而我成了觊觎他清风昊炼掌的人。

北武门乃江湖八大门派之一,在众人眼红的神色中,我估摸这首席大弟子的身份贵如连城。

然而我是个有傲骨的人。

2

不出一个眨眼的功夫,我答应了林清霜的邀请,众人又是唏嘘……好好的傲骨少年郎,居然屈居于杀师仇人的淫威?

毕竟我也是要吃饭的,入了江湖,我才知道那什么视金钱如粪土、为正义拔刀的侠士,大部分过着风餐露宿、食不果腹的日子。

同门的小师弟王焘开始杠了,“不吃苦,怎么扬名立万,你以为侠士威名都是树上野果,白捡的不成?”

我一边吃着肥油炸过的鸡腿,一边说:“你们这种拿着门派津贴的金丝雀知道什么,典型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我从北地到关中这一路上见惯了饿死的江湖虾米,你出门没看过江湖旅游手册?穷游需谨慎,路上野果是可以乱吃的吗?中毒了怎么办?你那么快就死了,不给你师傅丢人吗?”

“还有打猎什么的,最近这几年江湖充斥着少年离家出走潮,个个练就一副打猎好本事,甚至有人囤起小猎物换银子,干脆兼职搞养殖,导致猎户都失业了,你说闹不闹心?什么?我是个有德之人,出来闯荡就不能打扰百姓。”

“要这么说的话,这段日子你是怎么过来的?”一道银铃般的声音透过层层人群进入我耳中。

我一转头,觉得眼睛灼烫,那妙龄女子一身轻纱青衫,襟布环身,莲步轻移,施施然来到我面前。

“芯儿师姐。”

“见过大师姐。”

“大师姐好……”

食堂弟子们纷纷和女子打招呼,此女我十分面熟,正是前段日子空桑派讨伐魔教血樱宫时,我见过的“程家大小姐”程芯儿。

“你怎么来了?”

问完我才想起此女是林清霜老相好空桑派掌门的亲传弟子。

“程芯儿”不满我不冷不淡的问候,说:“人家听说你来了北武门,向师傅请命转来北武门,你都不想人家的嘛?”

我扶起差点掉下来的下巴,可惜从嘴里掉出来的鸡腿,无视对方含情脉脉的眼神,疏远地回了一句:“咳,我孑然一身,注定一生孤独,你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不,你是参天大树,比所有树都枝繁叶茂。”程芯儿一本正经说。

“瞎说什么大实话。”我新认的师傅林清霜从门外走了进来。

“师伯……傅。”

“师傅。”

我和程芯儿双双打招呼。

林清霜欣慰地点点头,我殷勤为他让出上位,待林清霜坐下,他问我:“你这一路上是怎么度过风餐露宿的生存考验的?”

我说:“这简单,出门在外我需要打猎果腹,为了不影响猎户的生存,我只是打了一小波野兔野鸡野鸭野狗什么的,然后用麻绳编制一些圆框,带到村里让他们用蔬果米粮换取套家禽的机会。”

“只要圆框套中家禽的脖子就可以拿走,但是一般人都没那个运气,所以我除了自己吃还有一些富余。”

林清霜点点头,欣慰地捋了一把胡子,“孺子可教,没想到你还是个商界奇才。”

从此我除了北武门大师兄的头衔,还掌管着派中经商事宜,这是个肥差,可眼红坏了一帮师弟们。

再加上和程芯儿定婚,我在北武门混得如鱼得水,腰包鼓了以后我买了好酒去给老祖上香。

半路上碰到了程芯儿,她手捧一坛烧刀子,对我说:“既然我要嫁给你了,老祖也是我的亲人,也让我敬一番孝心罢。”

我点点头,将远方一抹倩影收入眼底,心中激流涌荡。

上香过后,回门派的半路上,我遇到了师弟王焘,他目恣欲裂揪着我的领子骂,“袁焕你一个外人什么便宜都想占,当心撑死,我们都喝西北风,你也别想好过!”

然后又指着程芯儿骂:“枉我们大师兄对你情深意切,你居然助这个小白脸直上青云,还委身于他,夺走了师兄交到我手里的经营权,你迟早会有报应的!”

程芯儿懒得理王焘,安慰我说:“王焘只是嫉妒你最近出风头而已,实际上他掌管北武门经营权的时候经常中饱私囊,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鸣宸师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他讨不到好处了过来饿狼咬人,你不用怕,以后北武门除了师傅,你说了算。”

我怕什么,我有程芯儿造势,程芯儿出身名门,武功上乘,在哪儿都炙手可热,我娶了她,以后继承北武门只是时间的问题。

王焘没讨到好,突然冷笑嘲讽:“师傅从来不会让人轻易占自己的便宜,袁焕,你最好小心点。”

我不解,王焘的话什么意思?林清霜真的算是大门派里最大方的师傅了。

6.jpeg

3

门派的资源倾斜,北武门很多本门派的男弟子们似乎看不到希望,纷纷下海经商,私下里联合打击我,为首的是那次被我夺了经营权的王焘。

众人都知道我擅长酿酒,上个月门派大小庆典都喝的我酿的酒,宾客赞叹不绝,我酿酒名声日盛,给我的生意带来了很大的好处,门派旗下产业众多,光酿酒业就占了门派利润的半壁江山。

王焘不知怎么拿到了魔教血樱宫圣酒忘欲川的经营权,魔教何等威名?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忘欲川名声大噪,一时间,忘欲川风头压过了我的青梅酒风头。

首席大弟子,代表着门派和掌门的脸面,是不允许失败的,我怎能服输?

在我黯然失落的时候,魔教圣女蓝雪茵来找我了,一身红衣似火,让我知道什么叫倾国倾城。

“是你让王焘卖忘欲川?白骁他同意?”我问蓝雪茵。

蓝雪茵翻了个白眼,“教主他才不会在乎这点财产,相反,你变了,浑身充斥着铜臭味,跟北武门掌门一个德行。”

“多谢夸奖,你还是那么美,没事别在晚上出来瞎逛,很危险的。”我说。

“所以啊,我故意让你担心,说明你心里有我,告诉我,为什么娶那女人?”她揪着我的领子质问。

我为难说:“还不是为了在北武门立足?你以为北武门好混么?我前段时间做生意失败,亏了不少银子,林清霜的脸色很难看了,如果他把我赶出去,我就没办法报仇了。”

“原来是这样……我以为你变心了,所以我赌气坏了你的生意……对不起。”蓝雪茵手足无措说。

我哭笑不得。

忘欲川又称疗伤圣药,在江湖人心中占有不小分量,我必须研制出具有奇特功效的酒,才能扳回一局,立于不败之地。

经过我的思考发酵,一款胜于忘欲川的新酒出现了,起名烟云酿,饮之忘却红尘烦心事,专为江湖愁肠求不得的儿女酿制,各门派回购量之庞大,用来督促自家弟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别总想着谈恋爱。

我重新赢得了林清霜欣慰的目光,有一天,他一边喝着我酿的烟云酿将我叫进房中。

进屋之前,我收到了师弟们内涵的眼神,心里无奈……我知道,师傅有点好男风,听说前一位首席大弟子明宸就是他的入幕之宾,不堪侮辱自尽跳海而亡。

可尊严什么的比起未来的荣耀实在算不得什么,有句话怎么说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江湖那么难,就当自己是条狗,揭不开锅了,还能靠卖萌讨饭吃。

4

我进来后,师傅就让我脱衣服,屋里古怪的香气缭绕,我不情不愿脱了外衣,一层一层,一层一层……

师傅目瞪口呆,敲了我一个大暴栗,呵斥道:“混账!穿这么多做什么?竟然敢质疑为师?”

我愣在原地,面颊酡红,“对不起,徒弟错了……”

林清霜威严的目光里透着失望,“枉为师如此器重你,你竟然将为师想成污秽之人,你太让人失望了。”

“请师傅原谅,徒儿知错了。”我假意露怯。

不料下一秒林清霜面上浮起姨母诡异的笑容,“要知道北武门的大弟子是不能犯错的,一旦犯错,就要被清除……”

他一把将我拉入怀里,我极速挣扎,拳头如雨点落在他的狗头上。

“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鼻青脸肿的林清霜眼里盛着疯狂,双掌朝我吸来,我被一股强大的气流吸回他身边,但,什么都没发生。

“怎么会这样?”林清霜怀疑人生地望着自己的手,“我的玄天吸噬神功怎么会失灵?”

我意料之中地笑笑,“你以为区区散功香就能让我失去反抗能力?太单纯了,那烟云酿就是我为了克制你练的武功心法发明出来的。”

“里面有夺命苦菊、魔鬼辣椒、销魂痒痒草等稀有药草,你喝了它,武功尽废,你以后也就只能用你的吸噬神功烫烫衣服罢了。”

“啊!!!不可能!我一直监视你,你怎么有机会找到这些草药的……不,你怎么知道我练了玄天吸噬神功?”林清霜崩溃。

我说:“当我听王焘提过前任大师兄鸣宸的死因,是你吸了鸣宸的功力,可你万万没想到鸣宸没死,他被王焘救了,藏在一隐秘处。”

“鸣宸早就告诉了王焘你练了旁门左道的功夫,以吸噬本门弟子的功力来维持性命,王焘与鸣宸兄弟情深,王焘苦于势单力薄无法报仇,在多番对我的试探后,终于押宝在我身上。”

“老祖曾告诉过我,玄天吸噬神功走火入魔的第一大症状,就是需要靠吸噬别人的修为保命,我知道这种功夫的克星是什么,有魔教圣女蓝雪茵帮我找草药。”

“为了获得你的信任,我和程芯儿定婚,因为你的老相好空桑掌门势利眼,如果我没有成就她绝不会把徒弟嫁给我,你就捏住了我这一点弱点,以为留住了我。”

“你前面倾斜门派资源,用山珍海味高级草药喂我,只是为了把我喂肥一点,对你营养好,这些我都知道,为了掩护我在研制烟云酿,王焘特意与我内斗,抢我生意。”

“我为了赶超他顺利将烟云酿推出,烟云酿流通于市面,你自然有机会喝到,虽然你谨慎谨慎再谨慎,到底扛不过降价包邮再加上潮品宣传的诱惑。”

“是男人,就喝一瓶烟云酿。”

“烟云酿,成功人士的原则,你值得拥有。”

“喔,烟云酿,买它!超划算,现在九文钱包邮……”临死前,林清霜一边喃喃烟云酿的广告词,一边流下后悔的眼泪。

喝下烟云酿一个时辰内,林清霜的身体迅速萎缩如破了洞的河豚,直到真气散尽……

我走出门外,听到林清霜气若游丝的声音,我转过身,揶揄道:“怎么你还没死?”

林清霜笑了笑,“你不想知道千毒老人的死因?”

我说:“不是被你杀死的?”

林清霜:“不告诉你。”

下一秒,他的脸上即将印上我的鞋印,然而我抬起了脚。

他诧异道:“怎么不踢死我?”

我说:“你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不如让你痛苦等死,耍我要付出代价的。”

林清霜:“……”

我再次迈出门槛,左脚悬空在空中时,听到林清霜说,“告诉你,千毒老人的确是我杀的,当年我从他那里偷到神功,走火入魔后命在旦夕,一直在找他,直到去年,我夺舍了他的功力,修为更上一层楼。”

“我虽然杀了他,他仍然有很多敌人,如果他们知道你是千毒老人的徒弟,你迟早会有危险的……你干脆点杀了我吧,我想痛快死去。”

大仇得报,我心情特别好,凝结真气弹准备结果了林清霜……啊不对,太浪费真气,改用蓝雪茵送给我的匕首……

我刚才还想用这把匕首开一个大西瓜,匕首沾了人血还能切瓜吗?太恶心,我准备给他一脚送他上西天,又发现白靴是新买的……不想刷鞋。

“神特么……蛇精病。”林清霜活生生气死了。

5

林清霜死了以后,我成了北武门的掌门,举行掌门仪式的那天,魔教圣女蓝雪茵从天而降,挟持我……的手臂。

“干嘛?抢亲啊?”我一本正经说。

蓝雪茵撅了撅嘴,“不是说发家致富了要带我买买买吗?”

“有这事?”我假装不认。

蓝雪茵气鼓鼓,当场发飙,“你少给我装蒜啊,我费心巴力帮你宣传卖货,都联系上了皇室大客户,指名要烟云酿,让你给我掏腰包你都不愿意,以后谁还给你带货啊。”

做一个好掌门,以后门派需要花钱的地方多的是,有了皇室这个客户,我岂不是要成为黄商?我嘴角弯出宠溺弧度,“乖啦,你想买什么?我都给你买。”

“哼,买你的人行不行?”蓝雪茵冷哼。

我耳尖发烫,“除了这个,其他都可以。”

“那算了。”蓝雪茵冷着脸飞身离去。

台下弟子起哄让我去追,我为了面子没去,其实,魔教教主白骁告诫过我,要做一个有责任的男子。

不打算和蓝雪茵有结果,就不要招惹她,给她希望,我作为大丈夫,我不确定能够给她什么,我的身上背负的太多了。

但是蓝雪茵非常有毅力,时不时来北武门夜闯我房间,或者书房,当众戳我肩膀,“什么时候娶我?”

我总是顾左右而言他,程芯儿就会跑过来怼蓝雪茵,然后含情脉脉看着我,“康康我,我不拜金勤俭持家,难道不香吗?”

然后我说,“香,都香,但是我吃不下,减肥来着。”

蓝雪茵就会取笑程芯儿:“你白送都不要。”

然后两个人就会打起来,我祭出买买买的承诺哄好她们……岁月静好,且有且珍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