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青春的遗憾

作者:一言成诺
2021-02-15 08:00

01

“张允初,以后我们再也不是朋友了,你好自为之。”说完,韩依菲头也不回的走开了。这一切的一切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张允初和韩依菲从高一起就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上厕所,一起回宿舍……这两个小姑娘的世界很单纯,不像别的女生那样,表面挺好,实则各怀鬼胎。“初儿,你…报文还是理啊。”“我…我…。”允初顿了顿,但始终没有回答。依菲见状也没有再问下去。

允初知道,依菲从小就喜欢哲学王子王德峰,所以自然是要选文,可允初却截然不同,她从小就想像姐姐一样成为一名出色的会计,因此自然是要选理的。学校由于各种原因,文理教学所在地将有所不同,这对于别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这两个朝夕相处的小伙伴,这就像生离死别一样难以接受。

两个小姑娘都知道对方所想,但有没有戳破。似乎是只要不戳破这个答案,两个人就可以不用分开。“初儿,那我们今晚回宿舍偷偷吃泡面吧。”依菲故意叉开话题,她知道,再说下去,气氛会更糟。“好啊,那等会儿下课我去买,你去接水。”“得嘞。”就这样,两个女孩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又玩了起来。上课,下课 ,上课,下课…很快就到了晚上。

 宿管老师查过宿舍后,二人便挤到了一个床上,两个小脑袋顶起的不仅仅一条被子,更是一个只属于她们的小世界,干净、温暖,足以驱散一天中所有的烦恼。“你怎么买的两个不一样的,我要吃香锅,这个清淡的就留给我们的张允初小朋友吧。”“依菲你忘啦,明天你生理期啊,所以今天就不要吃这么刺激的了,乖啊,下次买给你。”“对啊,谢谢初儿,有你真好。”不大的被子罩着的是只属于两个女孩的温暖世界,干净又明亮,没有一丝杂质。

02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期末了。“初儿,对不起啊,我得报文科了……。”“没……没事啊,人各有志嘛,再说了,又不是见不到了。”允初故作镇定的说。“嘻嘻,对啊,我们会是永远的好朋友,张允初,你要是敢把我忘了,我……我去揍你。”“好啦,那我们去吃大餐吧,放假了好好休息一下。”两个女孩说着又恢复了笑颜,可她们不知道,分科之后她们会在两个校区读书,再加上繁重的学业任务,基本上是没有机会见面的。

可她们有信心,即使是不见,也可以维持好她们的感情。愉快的假期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返校的日子。允初早早的回到学校,找到自己的新班级,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班级并没有换,她慢慢的走进去,坐在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不久,班里陆陆续续进来了很多同学。

一样的教室,一样的位置,可不知为何,允初总是恍恍惚惚的,甚至有时候还像丢了什么心爱之物一般略带伤感。张允初是个比较文静的姑娘,不太擅长与生人交往,她也从不需要这些,因为她有韩依菲,可现在,她只有自己。

 03

新学期开始后,张允初一直都是恍恍惚惚的状态,不知不觉一周就过去了。“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枯燥的课程中来了这么一出,同学们斗抬起了好奇的下巴,唯有张允初依旧迷迷糊糊地看着窗外,仿佛世界都与她无关。“大家好,我叫韩依菲,希望大家多多关照。”就像触电一般,允初唰的一下抬起脑袋,两人目光交集,就这样依菲就径直向允初走去。“哟,还知道给我留个位置啊。”依菲打趣的说到,而允初却像是见男神一般不知所措。

“好啦,别傻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以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允初傻傻的笑了笑,就这样两个小伙伴又续上了这奇怪的缘分,可谁也不知道韩依菲为了来这和父母闹了多久,更没有人知道,她为了说服自己学理下了多大的决心。韩依菲就是韩依菲,虽然成绩没有张允初好,但是走到哪里都很招人喜欢,总是有一堆朋友,可允初无论何时都是第一位。两个小女孩依旧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上厕所,一起回宿舍……转眼高二就结束了……

经过短暂的暑假,大家很快就回到学校备战高考。“初儿,我分十七班了,你呢。”“我十四班。”“啊,我们不在一个班,不过还好,楼上楼下也挺近,平时课间也可以和别的朋友一起玩。”现在的韩依菲已经不像以前一样想要粘着张允初,因为她知道允初要努力学习,她也有了自己的一群“小伙伴”,除了吃饭回宿舍,她都和她们一起。“让我看看谁跟我们的初儿在一个班,初儿……你……快来。”“怎么了。”张允初不紧不慢的说。

“这……刘奕豪居然跟我一个班。”张允初吃惊的说。“真是冤家路窄。”韩依菲一脸严肃的说。刘奕豪是高一时依菲在学生会认识的,他喜欢韩依菲,中间依菲还跟他在一起了一段时间,但时间很短,分手之后,他还是很喜欢依菲,直到高二结束,依菲还时时收到他的礼物,但是二人很尴尬,因此他也只能偷偷送依菲些礼物。

刘奕豪直到现在也关注着韩依菲,因此自然知道允初和依菲的关系,允初是英语课代表,经常要开多媒体啊,抱作业啊,虽然允初能力很强,但女孩毕竟是女孩,也会因为身高打不开投影仪,也会因为力气抱不动练习册,每每这些时候,刘奕豪都争着抢着去干。

于是渐渐就有了些流言,张允初和别的女孩不一样,她不喜欢被男生帮助的感觉,也不像别的女生那样喜欢和别的男生暧昧不清,并且,她很清楚自己要和刘奕豪保持距离,因为他是依菲的前对象,自然不能走太近。于是,她就单独把刘奕豪叫到走廊上说“依菲你们两个已经没有可能了,况且,依菲也不喜欢你,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帮你,你也别再我这浪费时间了,传出去影响也不好。”不等刘奕豪回答,允初就离开了。刘奕豪清楚,张允初不如别的女生那般随随便便,可不知为何他却更加坚定要讨好张允初,为了韩依菲。

 04

“张允初,你和刘奕豪的事欣欣可都告诉我了,你可长点心吧啊,刘奕豪他不是个好人,离他远点。”韩依菲那群所谓的小姐妹里有一个是十三班的,叫李雪欣。李雪欣倒是有几分花枝招展的模样,不如允初一般老老实实,整日就想着勾三搭四,搬弄是非,刘奕豪和允初的事情就是她告诉韩依菲的。“你好好说话,什么叫我和刘奕豪的事,我和刘奕豪的事不还是因为你,他来跟我套近乎不还是因为喜欢你。”允初略带生气的说。张允初一向对这种事很敏感,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哎呀,好啦好啦,我就逗逗你而已,我们初儿是怎样的人我最清楚了,开个玩笑你也当真。”听到韩依菲是在闹着玩,允初才松了一口气,她害怕依菲因此生气。“不过……嘻嘻万一他看上你了怎么办”说着依菲就跑了。“韩依菲,你又来,你给我站住,别跑。”“略略略,说不定你俩还会在一起呢。”韩依菲扭过身对张允初说。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追着闹着,看起来是那么美好,年少时你追我赶的时光总是让人怀念的,尤其是和自己的好朋友一起,可所谓的好朋友又能好多久呢?

晚上回到宿舍,允初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满脑子都是依菲的那句话“说不定你俩还会在一起呢。”允初知道,她跟谁在一起都不能跟刘奕豪在一起。而另一边,“依菲,你还真是好脾气,你真容得下张允初跟刘奕豪在一起。”依菲的室友卢冰倩调侃道。“初儿不是那样的人。”韩依菲坚定的说。“可是我今天都看到他俩在一起玩了。”卢冰倩继续说到。“那是刘奕豪在骚扰初儿,行了都睡吧,别说了。”韩依菲故作镇定的说。

其实时间还早,可她怕再说下去就会影响自己的判断,虽然表面上依菲很信任初儿,可流言多了,人心就会动摇了,就算允初给自己保证过,可在关键时候,她还是会选择相信流言,这是人的本性,在某些时候,宁可相信别人,也不愿相信自己的朋友。

05

人的心总不是冰冷的,更别说本就温暖的张允初,搬箱子,抱作业,帮忙开多媒体,接热水,就连允初生理期刘奕豪都知道,周而复始的朝夕相处,虽然表面允初对刘奕豪冷冰冰的,但是她心里已经认可了这个细心阳光的大男孩,她想帮他,帮他追回韩依菲。

“我可以帮你,所以你不用再讨好我了,至于依菲那边,我尽力,但你也别抱太大希望。”允初依旧是冷冷的对刘奕豪说。“YES,张允初万岁。”看到刘奕豪像孩子一般幼稚,允初笑了。“我的天,姐,你笑了。”允初顿了顿“谁是你姐”便慌慌忙忙的走开了,刘奕豪却在原地像个孩子一样开心。

 “大家把昨天的英语作业叫一下。” 允初一如既往的说。“这怎么交啊,这么大一本,难不成撕掉啊。”“就是就是,这么厚一本。” 大家纷纷说到,可其实也就是大部分人都没有完成作业,不想交罢了。“课代表说了要交就得交。”刘奕豪突然插进一句,刘奕豪本来就一米八一的身高,加上白皙的皮肤,使他更加阳光帅气,刘奕豪会打篮球,会唱歌,情商高,非要说一点不好就是学习。

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好人缘,因此他的话也没人敢有异议,大家也只能酸一酸允初。“啧啧,有人撑腰就是不一样”几个女生大家窃窃私语道。“走吧姐,我们去送作业”允初还没开口,“豪子,你还打球不?你这不能见色忘友啊。”刘奕豪的那群球友说。刘奕豪竟未反驳,只是允初的脸上略显尴尬,刘奕豪见状说“去你们的,这是我姐,我这么懂事怎么能让我姐自己去抱那么重的习题册。”“依稀,装的还挺像啊,那可别说兄弟打球没等你,我们走了,慢慢玩啊。”一个两个的,说完便都带着坏笑离开了。    

“走吧姐。”这一闹腾,大家也基本都离开教室了,允初只好让刘奕豪跟他去。“姐,你放心,有我在,你就再也不用担心抱作业了。” 允初虽然感到很温暖,但是她并没有很明显的表露出来,可是她一瞬间微妙的表情却被刘奕豪捕捉到了。“下不为例。”允初仍是冷冷的回答。

刚刚走到楼梯口,二人才发现下雨了,这里离办公室还有一段路,因此,允初回去拿伞,就在刘奕豪抱着习题册在等待的时候,李雪欣刚好经过。“哟,这不是我们校队之光吗,怎么,还沦落到抱作业了。”“关你什么事”刘奕豪冷冷的说,态度和对允初相比,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允初刚好下来。

“走吧,小弟”允初只是想皮一下,没想这话刚好被李雪欣听去了。允初略显尴尬,本想解释一番,不料刘奕豪却说“姐,我们走吧”允初本来也不是喜欢解释的人,便也不再多说就和刘奕豪走了。允初打着伞,刘奕豪则抱着全部的习题册,虽说是男生,但由于习题册的厚度问题,六十多本习题册抱起来也确实不轻松。“累吗”允初轻轻的问道,这还是允初第一次这么温柔的给刘奕豪说话,刘奕豪见状“累,怎么会不累,六十多本书呢,姐你准备怎么犒劳我”刘奕豪坏坏的说,他那种痞帅痞帅的感觉,最让人无法抗拒,包括允初。

但是,张允初毕竟是张允初,也就喜欢三秒钟,之后就回归自己,不像别的女生一样 那么容易沦陷。“想的美,又不是我让你抱的,累你受着。” 两人正一前一后有说有笑的走着,送完作业后,允初想让刘奕豪自己拿着伞先走,刘奕豪自然是不同意的,非要和允初一起,允初本想偷偷溜走,刘奕豪聪明的很,一把抓住张允初的手腕。允初无可奈何只有和刘奕豪打一把伞回班。          

不料,允初和奕豪碰上了正冒雨冲回去的依菲。韩依菲先是看到刘奕豪,与他对视三秒后视线立刻躲开了,可她没料到,在一旁被刘奕豪打着伞的女生就是自己的好朋友——张允初,气氛一度很尴尬,还没等允初开口解释,韩依菲便头也不回的跑开了,允初见状,立刻脱开刘奕豪的伞追了出去,允初一边跑一边喊道“依菲,你等等,你听我说”可韩依菲愣是没有回头,眼看快要上课了,允初只好回到教室。

06

刘奕豪看到张允初闷闷不乐,他知道自己让她为难了,可他却不知道做些什么补救,于是写了个纸条:姐,我知道你夹在我们中间为难了,对不起啊。允初看了纸条,并没有什么反应,她现在心里全部都是依菲会怎么想。依菲回到班上,卢冰倩立马跑过来“依菲,你知道吗,刚刚课间刘奕豪跟张允初一起打了一把伞,依我看啊,这张允初他俩,肯定是有事。”

“就是啊,依菲,你怎么还能容忍这种人在你身边呢,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另外一个女生也附和着说。依菲没有像之前那样为允初说话,但也没有回答她们,只是自己回到位置上,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人与人之间的喜欢或许在一瞬间就可以产生,但隔阂的出现或许也就是在一瞬间。

很快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张允初依旧在老地方等着韩依菲,依菲下来后,什么都没说,二人都沉默不语,气氛似乎比早上时还尴尬。“菲儿,今天早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不要多想。”其实韩依菲对这个说法并不满意,但她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好朋友,她愿意相信他们并不像同学们想的那样。“我知道,没事的,我只是……算了,初儿,我希望不要有下次了,对了,我们今天吃什么啊”韩依菲很快就岔开了话题,于是两个人又有说有笑的,像之前一样分享着有趣的事,似乎一切都一样,可又好像不太一样。两个女孩仍和以前一样,吃饭,上厕所,回班 ,晚自习下课后一起回宿舍,一切似乎都和以前一样,可谁也想不到,就是这样的感情也有结束的那一天。  

 07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允初和刘奕豪的姐弟关系也变得比较牢固,另一边依菲也做出了最大让步,她说她不干涉允初和刘奕豪做朋友,但只要不在她面前提起就好。这似乎是三个人最好的处理方案,依菲是陪伴了允初大半个高中的朋友,对允初来说自然是很重要,但刘奕豪的存在更像是一缕阳光,让允初有勇气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除了亲人之外可以依靠的人。因此允初越发的珍惜刘奕豪和依菲,对她来说,他们都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正如古人言:鱼和熊掌不能兼得,韩依菲和刘奕豪的特殊关系就决定了张允初不能和刘奕豪走的太近,她得避嫌。允初和刘奕豪的事情屡屡传到依菲的耳朵里,其实也就是一起抱抱作业而已,可经过多人添油加醋,就改变了最初的模样,但好在依菲都没有相信 。

一天,刘奕豪神经兮兮的走到允初跟前“姐,咱俩石头剪刀布,输了你跟我去上厕所。”允初自然是不同意的,她知道,这一趟下来,她的光荣事迹就又要被依菲知道了,她懂,依菲心气很高,表面不在乎,其实很介意她和刘奕豪的关系,毕竟她们唯一一次冷战就是因为刘奕豪,因此她不想再节外生枝。“我一个女生,不合适,你自己去吧啊”就在允初准备离开的时候,刘奕豪就像上次一样,一把抓过允初的手腕“当姐姐的,陪弟弟上个厕所不行吗”说巧不巧,依菲正好来三楼找李雪欣,恰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菲儿,你看看,这就是典型的白莲花,这种人你跟她在一起玩干嘛”李雪欣向来就喜欢挑事,依菲并没有去打断允初,只是自己默默离开了,回到班上,依菲拼命的让自己不要去想刚刚的事情,可她实在做不到,她甚至想要找允初要个说法,但最后她还是选择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张允初白天玩大冒险的时候被刘奕豪的兄弟要求晚上回宿舍和刘奕豪一起走,允初无奈只好点头,本来允初是想一下晚自习立马开溜,谁知道被截了个正着。允初不知道,依菲已经快要失去自己的判断力了,依菲依旧在老地方等允初,允初只得让同桌帮忙稍话让依菲先走。“你是韩依菲吧,允初有事,她说让你先走。”

依菲听了这番话,心微微颤了一下,她开始回想允初和刘奕豪的种种,包括同学们嘴里那些传言,她甚至想要上楼看看允初究竟在干什么,但她没有。因为一边是她的最好的朋友,另一边是她曾经唯一喜欢过的男孩,她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姐,你怎么不说话”刘奕豪问张允初,“有什么好说的”允初不知所措的回答。通常只有情侣才会一起回宿舍,允初和刘奕豪可能是唯一一个例外。二人正走着,遇上了刘奕豪的兄弟,打趣道“哟,豪子,这谁啊,可以啊。”见允初一脸尴尬,刘奕豪连忙解释道“这…我姐”“吼吼,明白,走了豪子。”允初此刻只是尴尬的要死,只管往前走,刘奕豪只敢默默跟在允初后面,在快到女生宿舍楼下的时候,刘奕豪才说“谢谢你跟我一起回宿舍,晚安”允初并没有说什么,转头就走了。                

08

 允初宿舍在三楼,依菲在二楼,允初知道她和刘奕豪一起回宿舍的事 一定传入了依菲的耳朵,因此她想去解释一下。其实在允初回来之前,韩依菲就已经听过了添油加醋的版本,不知道为什么,一向理智的依菲此刻已经乱了,她就站在二楼楼梯口等着允初。“依菲”允初看到依菲立刻喊了出来,毕竟是玩了三年的朋友,允初一眼就看出依菲所想“菲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没等允初继续说下去,韩依菲便抢先“那是怎样,你告诉我那是怎样!”依菲的语气已不如以往那般温婉,她从来没有对允初说过这种话。“菲儿,不是,是今天白天的时候”“够了,我累了,我要回去了”允初还没有解释完,依菲就打断了允初,没有再见,没有晚安,转身就走了。

允初愣了愣,只好上楼了,允初失落的回到宿舍,倒头就睡,其实只是不想要别人问起而已,她一向都是这样,从来不想依靠谁,不想要得到谁的安慰,可韩依菲就是她的一个例外,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而另一边,韩依菲 则在因为允初没有和自己解释而生气,其实她更气的是自己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相信允初,甚至,她还和宿舍人一起说了些允初的闲话。

一夜之间,那么要好的两个女孩之间就出现了裂痕,就像是隔了万水千山,再也不复从前。接下来的两天,张允初都没有等到韩依菲,允初想尽办法哄她,那天,一下课允初便跑到小商店买了韩依菲最喜欢喝的奶茶,又赶快跑到热水房冲开,就在排队接热水的时候,允初被人撞到,热水溅到了手上,这一幕正好被刘奕豪看到“道歉,快点道歉”在刘奕豪带有威胁语气的话语下,对方只好道歉。“姐,你想喝奶茶给我说啊,我帮你弄啊。”允初看到刘奕豪就来气“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最好离我远点”允初用最平淡的语气说着最生气的话,刘奕豪吃了瘪只好偷偷跟在允初后面,然后她才知道允初的奶茶是为韩依菲冲的,他才知道自己的出现给张允初和韩依菲带来的烦恼。

刘奕豪喜欢韩依菲喜欢了三年,他们只在一起了一周,可是他却喜欢韩依菲了三年,直到允初出现,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朝夕相处,允初的温暖时刻都影响着他,但他并没有察觉,他仍认为自己是为了韩依菲才会对允初做那些事情。依菲回来看到了允初留下的奶茶,加上这几天的思考,她终于肯松口和允初和好,允初以为她们又回到了从前,但……

李雪欣的朋友最近老师请假,于是就想和依菲一起吃饭接水,允初不喜欢三个人,这一点韩依菲一早就知道,但是她还是答应了李雪欣一起,不过倒是也没冷落允初,处处也像之前一样护着允初。一天体育课,临时测试长跑,女生八百,男生一千,男生先测,女生后测。允初那天正好不舒服,在三四百米处脸色就非常难看,在最后冲刺的时候,脚不小心踩到了跑道外的水泥地上,再加上重心不稳崴了脚,当时就摔倒在地,刘奕豪见了就冲着跑过去。老师说找个人把允初带到医务室,刘奕豪二话不说,也不管同学们起哄,也不管允初反抗,背起允初就走。

因为体育课是最后一节,刚好到饭点,依菲没等到允初,便让李雪欣先走,自己等,后来碰到允初的同学,她才知道允初崴了脚去了医务室。她就自己去买饭顺便给允初也带了饭,想要给她送到教室。就在快到教室门口的时候,看到了刘奕豪背着允初,依菲一气之下把手里的饭扔了“张允初,我们以后再也不是朋友了,你好自为之”刘奕豪见势赶快把允初放下来,允初一瘸一拐的走到依菲面前“菲儿,不是…”“不是,不是什么,崴个脚连路都不会走了吗,班里那么多男生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是他”依菲越说越激动,一边说一边把双手搭在允初的肩膀上,不停的晃动允初,本来允初的脚就有伤,这下更站不稳了。

“韩依菲,你够了,你没看到允初身上有伤吗”说着,就走到了允初面前,拿下了韩依菲搭在允初肩上的手。“哟,可以啊,刘奕豪,你现在都这么横了”刘奕豪是喜欢韩依菲,跟她在一起的那一周更是挖空心思对依菲好,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韩依菲会突然提出分手,之后的这三年,刘奕豪也没少明里暗里帮韩依菲,也没少因为她喝酒伤神,可她始终都没有让步,也不同意复合。所以,韩依菲总是觉得刘奕豪不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可是,时间会改变一切,那么执着的一份痴爱,也抵不住长久的冷漠。

韩依菲绕过刘奕豪面前,看着张允初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就到此为止吧”她以为允初会挽留,没想到允初只是顿了顿然后转身回班了,留下刘奕豪和韩依菲二人,刘奕豪也没再说什么,跟着允初就回去了。

此刻,韩依菲觉得自己是最可笑的人,自己的好朋友,喜欢了自己三年的男生在一瞬间都没有了。回到班上,她把她所谓的那一群小姐妹召集起来,说允初和刘奕豪的事情。      

 允初走在路上都能听到来自女生的恶意,甚至是韩依菲“哟,这不是张允初嘛,啧啧,钓鱼能手”类似这样的话处处都有,甚至是韩依菲。允初也不再想找依菲低头,毕竟自己也没做错什么,最主要的原因是她认为韩依菲不信任自己,没有信任的感情是走不久的。允初的同桌看在眼里,把这些事告诉了刘奕豪。

09

“允初,有人找你”允初毫无防备的出来,看到的就是韩依菲带着那几个女生李雪欣,卢冰倩都在内,李雪欣先上前“钓鱼大师,什么时候教教我们呗,好歹你跟我们菲儿姐妹一场,分享一下钓鱼经验,怎么样”“就是啊”另外几个人也附和着。允初不想惹事生非,转身准备回去,韩依菲随即站到允初面前,拿着厚厚的一沓子纸,“好好看看,长知识”说完就离开了。允初正准备打开,刘奕豪就走过来,一把抢过那一沓子纸,谁都知道那不是什么好话,可允初还是执意要看,刘奕豪无奈,只好看着张允初自己虐自己。

要放在平时,有人敢欺负张允初,刘奕豪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但这次是韩依菲,他还是选择逃避。“姐,别理她们了,以后我陪着你”刘奕豪对允初说。允初不以为然,看完那些纸条后,径直向韩依菲教室走去,刘奕豪赶快拉住她,情绪颇为激动“张允初,咱们不要理她们了,行不行,你有我,有我就够了”允初听了更加生气,她认为刘奕豪此举不过是怕自己伤害韩依菲,伤害他喜欢了这么久的女孩。“刘奕豪,你不觉得你太自私了吗?从你出现开始,你就想方设法的接近我,利用我,你不是喊我姐吗,你姐现在被欺负了你却告诉我息事宁人,你走,我的事不用你管。”说完允初便自己往楼上走去,刘奕豪始终不敢迈上四楼一步,大家都认为是受韩依菲的影响。

允初走到韩依菲教室门口,先看到的是卢冰倩“把韩依菲叫出来”允初平静的说。“哎呀我的天呐,这有了靠山就是不一样啊,说话都这么硬气了”卢冰倩冷嘲热讽道,依菲闻讯赶来,韩依菲示意让卢冰倩离开。“怎么,来低头的?”依菲先说,经过这几天的冷静,韩依菲觉得如果张允初低头,她还是愿意原谅她的。

“韩依菲,不管你怎么想,我都不管,那是你的事情,你可以觉得我怎么怎么样,但是不要张口闭口就带上我爸妈,你说我小白花,小莲花什么都行,但是请你也管好自己还有你那一群所谓的朋友,再有人阴阳怪气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至于朋友,我看咱俩是做不成了,到此为止吧。”说完允初就转身离开了,这和韩依菲想的完全不同,她从来都没听过允初这样对她说话,她也才知道那沓纸条的内容竟那般伤人。

韩依菲告诉李雪欣和卢冰倩,以后不要再找允初麻烦,各自安好就行。允初回到教室,想着这一段发生的所有事情,是那般措手不及,刘奕豪也是此时才知道,韩依菲和张允初就像自己和韩依菲一样,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下了课,大家都去吃饭了,可允初坐在位置上,刘奕豪看到人走的差不多后,就走到允初面前,拉着允初的手,允初一脸惊讶,却也没有挣脱,谁也不知道依菲就站在门口,但并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离开了。

10

“刘奕豪给你表白了,答应他啊,气气那一群妖精”允初的同桌说,允初经过这些事情,本来就不太冷静,再加上朋友的劝说,刘奕豪的“猛攻”就同意了。尽管有些闲言碎语说刘奕豪是因为允初跟韩依菲像,但允初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刘奕豪对她确实挺好,但那天允初和刘奕豪一起接水的时候“连韩依菲的朋友都不放过”是之前跟刘奕豪一班的一个男生,允初一脸尴尬,直接跑开了,刘奕豪生气的看着他。“怎么,刘大公子,我说的不对吗你和张允初之间微妙的关系我可是都知道”刘奕豪并未反驳“你对的起韩依菲吗”,“那韩依菲对的起他吗”刘奕豪惊讶的回头,允初竟没有走,“这些年刘奕豪为她做了多少,还不够吗!你说刘奕豪对不起韩依菲,那韩依菲呢,她对的起谁?”说完允初就拉着刘奕豪离开了。

“谢谢你,他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刘奕豪对允初说。“为什么不还嘴,你平时不是挺能说的,为什么一到韩依菲你就蔫了”允初没再说下去,她知道适可而止。眼看着高考越来越近,经过这些事情,允初已经筋疲力尽,成绩也大不如从前,这段时间她也想了很多。于是她向刘奕豪提出了分手“其实,你也并不是喜欢我,只是觉得我跟依菲像而已,咱们本来就不该在一起,接下来我要全力备战高考了,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刘奕豪知道允初在乎成绩,可他也在乎允初,最初的时候他确实只是单纯的利用允初,可现在,他已经被允初打动,尤其是为自己讲话那次,他真的很喜欢允初,可他也知道,自己已经严重影响了允初,于是只好放手。

三十天,二十天,十天很快就到了六月六日,老师们在讲台上说着最后一句叮嘱,刘奕豪总是偷偷的看允初,但从未让允初发现,他怕打扰到她,他一直都认为允初只是因为高考才跟他分手,等高考完就会有希望,但事实上……“考试结束,把笔放下,全体起立”最后一场考试的结束信号已经发出,大家都在为自己开心,为自己熬过的三年高中而开心。允初也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那年高考,允初以685的成绩被清华录取,刘奕豪也考入了军校,依菲虽未能选择哲学,但也考上了自己喜欢的院校,学了自己喜欢的专业。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路口选择了正确的方向,开启了自己的新生活,只是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在自己的年少时光里曾被那么几个人掀起波澜,曾为那么几个人疯狂过,曾为那么几个人伤心过,但那些终将成为他们专属于彼此最美好的回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