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异时空的救赎者

作者:令之易
2021-02-15 17:00

1

“下面播报一条新闻,继青龙帮全体成员被抓获之后,一名犯罪潜逃十六年的男子今日自首......”

2020年。

“救赎,不仅仅是拯救别人,更是对自己灵魂的一种洗礼。”

老板看完《救赎者》的最后一页,把它放入抽屉,然后关掉了收音机。这时,一名男子走进时光旅舍,来到柜台前,面带微笑地向戴着浅灰色口罩的老板打了一声招呼:

“你好,我叫杨潇。”

老板看着杨潇,愣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杨潇隐隐约约听见老板嘟哝道: “怎么会……”

杨潇又叫了老板一声,老板这才回过神来应道:“你好,杨潇,时光旅舍欢迎你。”

老板顿了几秒后,小声问道:“你来时光旅舍是为了什么?”

“我想找一个人,向他道谢。”

“救命恩人,还是……”

“救命恩人。遗憾的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时隔十六年,我也记不清他的模样了。”

“十六年,那可真是久远啊。我到这里也就几天而已,过几天就会走。”

“你不是时光旅舍的老板吗?你走了谁管理这里!”

“你误会了,我只是暂时接管时光旅舍,我来这里也只是为了找一个人。”

“那你找到他了吗?”

老板仰起头看着天花板上的荧光灯,点点头,答道:“现在找到了。”

“恭喜你。”

老板突然想起什么,从柜台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杨潇。杨潇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一看,盒子里面很整齐地摆着一套浅灰色的衣服和一个青绿色的手环。老板解释道:“这是时光旅舍特制的时空服,专门用来减免异时空对人体造成的伤害。不过,这套时空服每天只有一个小时可以发挥保护作用。时间到了之后,你必须马上赶回来。不然,在异时空里,没有时空服起保护作用,人体细胞会加速衰老!”

杨潇拿起手环,不解地问道:“那这个手环有什么用?”

“你带上它,用心去想你要找的那个人,当他出现时,它会闪绿光。如果时间到了,它会闪红光。”

“我知道了。谢谢!”

杨潇手脚麻利地换上时空服,戴上手环。老板带着他走到一扇门前,指着那扇门,说道:“用心去想你要找的那个人,穿过门,你就到达了目的地。记住,时间到了一定要马上回来,就算你见到你的恩人,也必须赶紧告别。还有,从现在起,一直到你走出时光旅舍,你都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则,时空紊乱,后果自负!”

“我记住了。”

杨潇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推开那一扇门,迈入一阵强光之中,心中暗道:

恩人,我一定要找到你!

2

2004年

男孩用余光迅速扫视了一下周围环境。人不多,并且没有人注意到他。

男孩用右手拿起一个小巧的商品,装出欣赏的样子,在又一次确认周围没人察觉到他的举动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件物品藏进了袖子里,然后又装作若无其事一般挑了一件廉价的商品向柜台走去。

一步一步,柜台慢慢地近了,可男孩感觉自己的腿像灌了铅一般,越走越吃力。心脏,扑通扑通,越跳越快。他使尽全力控制自己的腿,让它不颤抖,然后强装淡定地用左手递上要买的商品,右手手指抓住袖口自然下垂。老板娘用犀利的眼神打量了男孩一遍,淡淡地说道:

“两块。”

男孩用左手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稍有褶皱的钱递了过去,然后转过头就走。眼看着大门近了,突然,店主用低沉的声音叫到:

“那小孩,给我站住……”

2004年。

杨潇在公路上转悠了一个多小时,几乎找遍了公路边每一个角落,可手环一点反应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我记得初见恩人好像就是在这一块啊。”

杨潇失落地朝一家商店走去,决定买瓶水解渴。杨潇走进商店,发现店里正围着一群人,凑过去一打听,才知道是老板娘抓到了一个小偷,正准备送他去派出所。

“你是哪家的孩子,这么没教养。小小年纪不学好,偷东西倒是学的挺不错的啊!还把东西藏在袖子里,真当我眼瞎啊!看见墙上那四个大字没有,偷一罚十,你赶紧打电话把你爸妈叫来。”

男孩在老板娘的怒骂下涨红了脸,低着头小声抽泣,不敢吱声。围观的人都对男孩指指点点,有的甚至当众辱骂男孩,还有一小部分人抱着看戏的态度等着女店主做出决定。

“小时偷针,长大偷金。这孩子不学好,长大后会坐牢的!儿子,你可不要学他。”

一位妇人弯下身子严肃地教育自己的孩子,孩子用力点点头。人群中又有人嚷到:“偷东西,就该送派出所,让警察好好教育教育这没素质的臭小子。”

“对,送派出所!”

有些人开始起哄,女店主看男孩没有反应,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等一下!”杨潇从人群中挤了出来,“麻烦你先别打电话,我帮他付款,多少钱?”

女店主放下电话,瞥了杨潇一眼,冷冷地问道:“你就是他的爸爸?”

杨潇看了一下泣不成声的男孩,转过身向女店主深深鞠了一躬,答道:“嗯,孩子现在还不懂事,都是我的错,没有教育好他,希望您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围观的人群瞬间一片沸腾,不少人用嫌弃的眼神斜视杨潇,还有人发出同情的叹息。杨潇赶紧付了款,又叫男孩弯腰道歉,女店主见杨潇和男孩的态度诚恳,怒火消了不少,考虑到自己店主的形象和店里以后的生意,语气平和地说道:“既然这样,我也不是非得追究到底,希望你的孩子能改正错误。”

“谢谢。”

杨潇又一次弯下腰道谢,男孩见此赶紧又道了一次歉,擦了擦鼻涕说到:“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谢谢您的宽容。”

杨潇拉着男孩快步走出来,看了看正在闪绿光的手环,杨潇走进商店没多久,手环就开始发光,也就是说,杨潇的救命恩人就在店里或者就在那家店的周围。可是店里人太多了,杨潇根本就没办法一一辨认,加上他要帮孩子解困,根本就没机会去观察别人,现在只能在店外观察出来的每一个人。男孩拽了拽杨潇的时空服,支支吾吾道:

“谢谢哥哥。我……”

“没事了。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小……小阳。”

“小阳,以后不要去偷东西,更不要沾染其他恶习,知道了吗?”

“嗯。”

杨潇很欣慰地摸了摸孩子的头,突然他的眼神对上了远处的另一个人。由于隔得有点远,杨潇看不清楚他的模样,那人注意到后转身就走。

“小阳,赶紧回家吧!哥哥有事先走了,记住以后不要再做坏事了!”

杨潇道别后赶紧追了上去,使尽全力奔跑。那道身影给他的感觉实在太熟悉了,眼看就要追上了,杨潇的手环闪起了红光。

杨潇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迟缓,不得不掉头跑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召唤出时空之门回到了时光旅舍。

3

2004年。

小阳双腿颤抖着,眉头紧皱,缓缓地伸出一只手。

啪——

小阳的手心出现一道深红色的戒尺痕迹,像有血要溢出来一般。小阳咬紧牙齿强忍着疼痛。一个男子拿着戒尺指着小阳,怒斥道:“没用的废物,白养你了。这点小事都能被你搞砸。你今天就给我喝西北风吧!”

男子转过身去检查其他孩子的货,有手机,钱包,钞票,精美的饰品……

“你们做的还不错,去吃饭吧!”

男子笑着整理好所有的货。完事后,点燃一支烟,又瞪了小阳一眼:“今天你就给我睡地下柴房,明天再去给我弄点‘货’。如果再有今天这种情况发生,你懂的!”

“可是我……”

“可是什么可是,你不把我放在眼里是不?明天要是再没有足够的‘货’,我就抽死你!”

男子瞬间怒道,嘴里那股烟味袭入小阳的鼻孔,让他很不舒服。小阳低下头,说道:

“我知道了……”

 2020年。

杨潇睁开双眼,拿出一张纸,折起千纸鹤来。不一会儿,老板提着一个医药箱走到柜台前,看见杨潇正在盯着千纸鹤发呆,说道:“你这千纸鹤折得挺不错,谁教你的?”

杨潇从笔记本里拿出另一个未展开翅膀的千纸鹤,答到:“我的恩人。”

老板欲言又止,顿了几秒,一边整理药箱一边说道:“杨潇,我要离开几天,去买一些药品。我离开后,不论你遇到了谁,都不要暴露你的身份。”

“嗯。”

老板走后,杨潇整理了一下行装,推开时空之门来到了2004年。杨潇来到那家商店,店里的生意还算不错,杨潇买了一瓶饮料,这时他看见了小阳,便挥手示意小阳过来。

“要喝点什么?”

“听你的。”

“来杯奶茶。”

男孩一直低头喝奶茶不说话,好像在酝酿什么。终于男孩结结巴巴地问道:

“哥哥,你能借——借我——点钱吗?我妈生病了。”

杨潇掏出钱包,递给小阳三百块过:“够不够,不够我再去取。”

“够了够了,谢谢哥哥。”

杨潇看着小阳笑了,心情也情不自禁地变得更好了。杨潇买来一盒折纸,折了一个千纸鹤送给小阳:“祝你母亲早日康复!”

“哥哥,你折的真好,能教我吗?”

“可以啊,你仔细看着。”

杨潇放慢了折千纸鹤的动作,还时不时讲解一下细节。小阳也拿起一张纸,学着杨潇折千纸鹤,小阳折的很慢,一个简单的对折都花了十几秒,但是他折的非常细致,那张纸上没有多余的折痕。几分钟后,小阳折好了一只千纸鹤。

“这千纸鹤折的挺不错。”

“谢谢!哥哥,你的手环在发出绿光耶,真好看!”

杨潇惊愕地看了一下手环,手环确实一闪一闪发出绿光,杨潇扫视了一遍窗外的街道,看见不远处聚集了一大群人,杨潇结完账后拉着小阳走了过去,向一位老大爷打听道:

“请问一下,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有个孩子偷东西被人抓住了,现在被送去警察局了。”

“谢谢。”

小阳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松开杨潇的手,心事重重地说道:“哥哥,我该回去看护我的母亲了,谢谢你的帮助,再见。”

杨潇挥手向小阳告别后,快速扫视人群。终于,杨潇在一个小角落里又看见了那个带着黑色口罩的人。杨潇二话不说冲了过去,那人注意到后转身就走。在一个拐角处,杨潇不小心撞了一名男子,那男子差点摔了一跤,杨潇大口喘着气连连道歉,那男子瞅了他一眼,刚想说什么却又转身走掉了。

“他怎么跑得那么快,转眼就不见了......难道刚刚那个人......”

等杨潇回过神来,那男子的身影已消失不见。杨潇又在那拐角周围转了一圈,可手环发出了红光,杨潇只好耷拉着脑袋回到了时光旅舍。

4

2004年。

“可恶,头好沉,浑身使不上力气。”

小阳躺在一个小角落里,有点喘不过气来,意识开始变得模糊。房间里的温度渐渐升高,火势越来越大,没多久就会蔓延到小阳躺着的那个角落,可他却无能为力,因为出口已经被锁死了。

小阳闭上眼睛流泪,任凭汗水和眼泪浸湿自己的头发和衣服,用干哑的喉咙最后挤出几个字:

“救——我!”

2020年。

杨潇猛地站了起来,呼吸有些紊乱,他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在确认自己是身处时光旅舍之内后,又坐到了木椅上。杨潇深呼吸三次,平静了一下心情。噩梦里那种绝望的感受,杨潇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要不是恩人出现,估计杨潇早就葬身火海了。杨潇喝了一杯凉开水,稳定了一下情绪,正了正衣襟,来到时空门前,暗暗下决心说道:

“我一定要找到你。”

2004年

“莫叔,现在小光已经被抓了,您就收手吧!现在我们去自首还来得及。”

“给我闭嘴,用不着你来教我!”

莫叔怒目瞋视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孩子,用戒尺指着他们说道:

“要去自首的给我站起来。”

孩子们都不敢站起来,只是相互抱着哭泣。小阳从容地站了起来,看着莫叔:

“我要自首,我不想再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坏事了,我想要光明磊落地活着。”

“你以为去自首了,你就可以洗刷你身上的污点了吗?我告诉你小阳,你是小偷,过街人人喊打的贼,这是你一生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你回不了头,光明,从来就不属于你这种身上存在劣迹的人。”

“我就算饿死街头,也不会再偷东西了!”

小阳眼神变得格外坚定,拳头紧握,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更加强烈。莫叔鼓起了掌,看着小阳冷笑起来:

“哈哈哈哈……,既然如此,我就当没养过你,喝下这杯水,你走吧!”

听了这话,小阳的心不禁软了下来,毕竟莫叔一个人把这么多孩子拉扯大真的不容易。可是,小阳不想再做坏事了,他不想辜负哥哥对他的信任。或许,自首能让小阳的心得到解脱。小阳喝下茶水,哽咽着往外走,可是小阳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沉,最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吃里扒外的东西,今天我就烧死你。”

杨潇拿着一瓶饮料在街上闲荡,突然一个孩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对杨潇说道:

“小阳有危险,快——快去救他!”

说完孩子拉着杨潇跑了起来,大约十分钟后,男孩带着杨潇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屋附近,男孩啥也没说掉头就跑了。杨潇正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时,一个男子跑了出来。杨潇定睛一看,发现那男子正是他昨日差点撞倒的人。杨潇看着手中正在闪绿光的手环,明白了什么,正打算追上去,看见破旧房子的院子里躺着一个男孩,杨潇跑过去抱起男孩,回头发现房子里的地下室起火了。

“糟了,得快点离开这儿。”

杨潇抱起小阳,这时,小阳咳嗽了几下睁开了双眼:

“哥哥,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

说完,小阳又昏了过去。杨潇被搞得云里雾里,背着小阳赶到一家小诊所,待医生检查完毕后缴了费后,手环开始闪起红光,杨潇亲了一下小阳的额头,很无奈地赶回了时光旅舍。

5

2004年

“走走走,我们这里不收小孩。”

“叔叔,我啥都可以干,只要你管吃管住......”

还没说完,小阳就被赶到了大街上,冷风如刀子一般割痛了他的脸,他捂住肚子蹲在地上,无意间瞥见一个老爷爷的钱包掉到地上,小阳走过去捡起钱包,刚刚传来叫住老爷爷,肚子突然一阵剧痛,他倒在了路上。

2020年

杨潇躺在木椅上,闭着眼睛回忆自己的童年:

杨潇小时候是被一个男的带大的,那个男的从小就告诉自己和一群孩子怎么去“取货”,并且每次都会暗中去监督自己“取货”取的怎么样。如果“货”不好,他就会用戒尺打孩子。

杨潇有次取货时被一个女的抓住了,当他以为自己完了时,恩人出现了,并替杨潇解了围。

回去后,那男的对杨潇一顿痛骂,命令他明天必须“取点好货”,杨潇便向恩人撒了一个谎借钱,恩人把钱包里仅有的三百块给了他。那时,杨潇心里真的特别愧疚。

杨潇最终决定去自首,那男的把自己关在地下柴房里,想要烧死自己。当杨潇在火海里倒下时,隐约看到一个身影,心想恩人救了自己的性命。

最后,恩人走了,只留下一只千纸鹤。而那男的为了躲避警方追捕,丢下所有的孩子跑了。杨潇开始了流浪的生活。幸运的是,这种生活并未持续很久,便有一位老爷爷收留了杨潇。

这时,时空之门突然打开了,一个戴着黑色口罩的人走了出来,当他看到杨潇,惊诧地说道:“又是你!”

杨潇不解地看着男子,发现他身上某些部位有烧伤痕迹,右手还有一道醒目的疤痕。

杨潇激动地问道:“哥哥,是你吗?我是你救的那个孩子。”

男子的瞳孔突然睁的很大:“什么,你是小阳,那救我的人......,难怪蒙面医生要我伪装回到2004年......”

“警报,警报,时空异常......”

房内闪起刺眼的红光,时空之门突然打开,杨潇被吸入其中,失去了意识。

6

2020年。

“莫叔,你竟然敢在我们青龙帮的地盘上偷东西,活得不耐烦了吧!”

一群人拿着棍子围着莫叔,莫叔跪在地上使劲磕头,哭着求饶道:“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放过你。”一个男子一脚把莫叔踹倒在地,用棍子指着莫叔的脑袋,“想都别想,兄弟们,给我往死里打。”

杨潇睁开双眼,扶着充满污渍的墙壁站起来,尝试召唤出时空之门,结果失败了。

巷壁有些颓圮,路面上到处都是垃圾,时不时跳出一只老鼠。杨潇在巷子里转了几分钟,突然听到一声尖叫,杨潇闻声跑过去,看见莫叔被人踩在脚下,他的右手流血不止,地面被血染成了红色。

“今天我就废了你的右手,让你长点记性。”

“住手,我已经报警了,你们快点放开他。”

“你是谁,敢管我们青龙帮的事。”

杨潇见那群人围了过来,心有点慌,强装淡定地说道:“杨潇。”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那群人提起棍子,步步逼近,“兄弟们,给我使劲打,留口气就行。”

杨潇想躲,却被一人直接撂倒在地,他赶紧抱住脑袋,咬紧牙齿忍住被打的疼痛。突然,杨潇腹部剧痛不已,其中一人怒道:“混蛋,你们谁拿刀子捅了他,快撤。”

青龙帮的拿着棍子跑了,莫叔看到杨潇的伤口,惊慌地说道:“谢谢你,我带你去医院。”

杨潇的嘴唇微微颤动:“莫叔,不......不要再做坏事了,去自首吧!”

莫叔用力点头,扶起杨潇向前走。杨潇看到一个戴着浅灰色口罩的人走到他跟前,放下手里的药箱:

“老板......”

7

2020年,时光旅舍。

老板帮杨潇上好药,开始整理行李箱,杨潇问道:“莫叔现在怎么样?”

“ 他的伤口已经结疤,现在已经赶到2004年。”

“他去2004年干什么?”

“他忏悔了,想回到2004年去救一个孩子。”

老板边说边递给杨潇一本《救赎者》和一个浅灰色口罩,盯着杨潇的双眼说道:“我走了,你可不要再暴露你的身份。不然你再出什么意外,我也无能为力了。”

老板走了,杨潇戴上口罩,走到柜台前打开收音机,翻开《救赎者》的第一页:

“人不见了,可以去寻找。但人心若是迷失了,就需要救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