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棉棉入我心

作者:胡不归
2021-02-16 08:00

01

开始有意识的时候,我尚在九重天飘着,不懂世故艰险,不小心被人用术法扯落,由崇天仙君送给他心爱的仙子花云。

“哇,好可爱的仙云,竟然是粉色的。”花云睁着星星眼温柔捧着我。

温暖的手感似曾相识,可我竟想不起来还有那双手比这双手更温暖,我知道我顺着风吹走了,九重天的风很大,吹得我冒出鼻涕泡,我急着裹入少女馨香的怀抱。

“花云,这块云送给你,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我觉得好看的东西都应该是属于你的。”崇天仙君痴汉的表情,说。

“它好香啊,感觉不是普通的云,难道,是云朵成精了?”花云抱着我揉摸道。

如猫儿的我舒服地眯起眼,突然听到脆亮的奶娃娃的声音。

“哈哈哈哈!”看上去五六岁小奶娃穿着红肚兜不害羞地溜过来,我看到害臊地捂起脸,臭不要脸。

“你看,它变粉红了呢,这小云朵真稀奇。”花云一眨不眨捧着我。

崇天仙君不以为意,“可能这就是只变色云吧。”

说时迟那时快,我才睁眼看偷看娃娃的屁股蛋,就被娃娃火速从花云怀中扯了出去,差点四分五裂,想照着娃娃光亮的脑门儿扇一巴掌作为教训,结果被咬了一口,疼得我龇牙咧嘴!

“哇呜!”

我撕心裂肺的喊声吓到了在场人,娃娃呆呆站在原地看我四处乱飞,鼓鼓的嘴里嚼着粉色的云团,貌似很香的样子。

花云最先反应过来,察觉到我是有生命的物什,眉宇间显现慈悲之色,厉色呵斥娃娃,“金云!你怎么什么都吃?家里三千云母花糖都不够你吃!它是活物,你是要造业的!”

叫金云的小娃娃意识到自己闯了祸,嘴里还在嚼,“唔……小云朵成精了!”

“它以后也是神仙的一份子,你吃了它,便被列为杀生同类,是要受九天雷诛之刑的!”花云神色不愉。

金云吓得赶紧吐出嘴里“云朵的碎片”,然而“肉”遇唾液化作了粉色的汁水。

“可是她真的很甜。”

多少后金云一边挨某人的打,一边回忆说。

02

金云偷吃成精云朵的事,被他哥哥乘云知道了,果断揍了一顿,还给乱飞的我包扎,一边教训金云:“幸亏没让赤脚大仙看到,他掌管天界刑罚,不然你小屁股要废了。”

金云撅着小嘴,“人家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嘛,它好香,就像甜甜的水蜜桃,闻见就想吃。”

乘云无语,他知晓弟弟最爱吃,别说金云想吃云朵,他也想吃云朵……甜甜的云母花糖的气味,又像王母蟠桃园的蟠桃馨香,不行,不能吃,到底快成人形了,以后是他们神仙一份子,虽说仙也有三六九等,但天庭律法大多时候都是公平的,比如,哪怕一个小地仙,也不是你任何一个大神仙可斩杀的。

就怕云朵成形了记仇!乘云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先收云朵为徒?念着师徒之情它不会告状。

他敲醒酣睡的我,居高临下说:“众生万物,能得道成形不容易,今日你碰上我算你有运气,我观你骨骼清奇,想收你为徒,你愿不愿意?没反应就是愿意了。”

我惺忪的睡眼里映出剑眉星目的好看容颜,啥反应没有……废话,我没有五官,怎么给他回应?

风又起来了,我轻盈的身子被吹起来,在乘云的角度看,我好像主动向他求抱?

人高马大的汉子立刻咧开嘴笑得欢实,“来,抱抱~”

我:“……”你抱就抱,还特么亲亲抱抱举高高?怎么看怎么像爹啊。

不管了,有金主爸爸养我,我可以随时随地睡大觉不怕被谁吃掉了。

不得不说,乘云真的是一位很有爱的仙君了,每天定时按摩,还给我吹清气,为我每天念一遍经文,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圆润了许多,连风都吹不动了。

还不是因为乘云厨艺精湛,承袭了厨神衣钵后手艺更精湛,每天都会烹制很多美食给我吃,天界向来注重自律,乘云声名在外,一众追随者,自然觉得我跌了面子。

“我领你减肥吧,你实在太重了,我都抱不动了。”乘云说。

抱不动你就别抱啊!我没求你抱,谁特么天天“小可爱小乖乖一天不抱你浑身不舒服”来着?感情我是你的按摩神器,你用完了翻脸不认人是不是?我暴走叫嚣。

然而在他眼里,这是哼哼唧唧在撒娇。

“好嘛好嘛,你一点也不重行了吧?就算吃成大肥猪我都不嫌弃。”乘云宠溺摸摸我的头。

我熟练地给了他两耳刮子,骂骂咧咧:猪能用来比喻我么?

可惜在他眼里,我也只是用撒娇表示抗议的小宠物。

等爷变身那天,狠狠抽丫的。

乘云很享受我的按摩……实则抽打,我越打他就越宠溺我,“好了好了小乖乖,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等我回来后给你捏个脸好么。”

是觉得我不美吗?

webp.webp (7).jpg

03

乘云去太上老君那儿取药,能够有助于化形的药。

最近我频繁掉毛,一层一层粉色的细丝吹向殿外,可以闻见甜甜的云母花糖的味道,勾了很多馋虫过来,乘云殿外许多虎狼虎视眈眈,魔族来天界朝贺天帝得新子,魔族很多习惯在天族眼里属于未开化,顺着九重天的金玉满堂殿来到乘云殿外,找到我,这是很容易的事情。

乘云身为厨神,少不得要亲自烹制佳肴给贵宾品尝,他顾虑魔族破了自己设下的结界,将我吃掉,喂我吃了化形丹,从那一刻我仿佛有了骨骼。

“啪!”终于化形了!我激动地给了乘云一个热烈的拥抱,把他打疼了。

他盯着头顶大包,沉溺地嗅我的馨香,“真好,你快化形了,我就不担心你会死掉了。”

我老感动了,想着等化形以后,给他打工吧,怎么说,以师徒之名,乘云给的俸禄好歹多于其他仙君座下的仙童?

“你是不是也等着这一天呢?你化形以后切记我的恩德,要报答我哦。”乘云抱着我说。

我:“……”暴打你?完了,乘云是个受虐狂。

化形的那天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雷雨交加,我刚有了打工能力……就是洒扫院子

一只魔狼闯了进来,绿油油的瞳孔饥饿眼神让人为之震颤,我第一反应不是跑,居然还不要命扑了过去,然后使出吃奶的劲儿……好吧,我不是人,哪里有奶吃?我使出抽打乘云的力道,打跑了魔狼,头顶肿得秃了一圈,它哭得像崇天仙君身边的哈士奇,呜呜呜地怂得一批。

魔狼跟魔君告状了,我声名鹊起,魔君护犊子,向天帝告发我,正值天界主张友好和平年的九千九百年,还差一年就是一万年了,损失这一年,恐怕影响重大,天帝要给魔君一个交代。

我被押解云霄宝殿,众人以为我是个怪胎,打完魔狼少主后我的修为大增,体态变化大,曾经绵软的云状体态变成了浑身毛茸茸的体态,凑近看每一根“毛”如同刺猬刺。

粉红色的刺能扎得人“叽哇”乱叫,天兵小哥哥那地中海,和幽怨的眼神足以说明我的杀伤力很强。

“为了抚平我儿子的伤痛,我希望天帝能交出这块怪物。”魔君说。

天帝丝毫没有考虑,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我潜藏在天庭,不能耽误他和平主宰天下的统治,只能牺牲我这个炮灰。

天帝:“区区小怪,给你便是,多大点事,闹成这样,以后不怕人笑话?”

我被让出去了,魔狼少主才喜笑颜开,我从他眼里看到了“杀戮”。

我知道,他要将我四分五裂,我在天庭安逸了一段时间,转眼面对死亡,突然无措,众仙不忍,觉得是个快要成形的小怪物,天帝无情,他要对全局负责,我对于天界来说不算他们的一份子,只要不为了我惹怒魔族,我死,也不算啥大事。

那一刻我心里急切呼唤乘云,千钧一发之时,有人快如闪电将我从魔狼的大口下救出,扯落一地碎云。

隔着残余的碎片,乘云将我抱起,转了几个圈圈,我化成了人形,众仙揉揉眼睛,有人惊讶出奇:“竟是成人了?好俏的姑娘喂。”

我穿着粉嫩的襦裙,布料丝滑如乘云的墨发,才意识到方才风吹时,自己光着身子,乘云为了保护我的清白才转的圈圈,那是他自己的结界,一般没人能偷窥,所以只有他一人能看见?

好羞人啊,我红了脸颊,要是换成以前肯定要被乘云调侃,然而他现在没空管我。

他温柔的眉眼笑起来能让人以为跌进了温泉里,可现在那里浮了一层忧愁,他此刻坚毅不屈,单膝跪地,冲天帝抱拳:“团子已成人形,乃新生小仙,望天帝仁慈宽恕,之前是魔狼少主强闯微臣宫阙,错在魔狼少主,我们没说要罚他,他却恶人先告状,此举有碍观瞻啊。”

坐在云霄宝座上的天帝神情莫测,“既然是你仙宫里的,你说她到底是什么东西?”

乘云:“微臣猜测,是家族里的云母花糖,每年家姐都会送来一批成熟的云母花糖上天界,我用于烧制糖醋系列菜品,不料有一株云母花糖遇热膨胀跑出了锅,被风吹进云层,我找了很久,竟有了生命。”

“云母花糖乃是花仙一族的特产,与王母蟠桃地位相等,每年只产三千株,万年来都是用于烹制和食用的调料,能成形化仙便是机缘,未来说不定有大造化,这魔狼少主修为三千年,不至于看不出花糖成形,还依然下口伤人,实在是知法犯法,微臣觉得,乘云仙君言之有理,应追究那魔狼少主才是。”赤脚大仙单手扶下巴,望着我出神。

赤脚大仙掌管天界原则,最是公正严明,天帝都敬三分,他说得话,有分量。

魔狼少主脸上挂不住,成了理亏的一方,魔君倒打一耙找了理由发战,“不过是个孩子的零食,能有多大造化?给就给了,不给就不给,至于非往我儿身上安罪名?你们神仙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说主和平,最终还是想挑起战争,既如此,开战便是,何必假惺惺找理由?”

天帝脸色精彩纷呈,他之前讨好魔族竟成了打脸之举,为了在众仙面前找回面子,他也翻脸:“魔族不讲道理,我忍你很久了,你要发战,天界奉陪到底!”

“那就战场见吧。”魔君放话后带着魔狼少主走了。

“这一战,恐怕要闹得民不聊生啊。”太白金星叹了口气。

04

引起交战那件事后,我被天帝封了仙,名为花糖仙子,成了红颜祸水,花云为我担心:“一旦冠上这个外号,你在史书中便会留下抹之不去的污名,唉……说来,可能也是你的劫,你因劫得道,正式踏入成仙路,以后可要好好报答我家乘云,乘云为你付出了很多。”

又让我爆打乘云?乘云才救了我的性命,这样真的好吗?虽然乘云的脸厚如城墙,怎么打也打不疼,但是我还是有些心疼的。

“这个……我可不可以换个条件?我不太喜欢爆打他。”

许是我口音有问题,花云误会了我的意思,美目泛滥波光,隐隐着急,“你不能忘恩负义,你可知他有多疼你,你还是人吗?”

“我本来就不是人啊。”我耿直说。

花云被怼得无语,嘴角抽了抽:“他为了你加入对战魔族的前线,他出身花仙,不擅战斗,定然要死在战场上。”

“我看他脑子不笨,咋想不开去战场?你说他为了我……等下,为啥是为了我?”

“天界因你起战,乘云怕你沾了祸水之名,以后升仙道具受阻,你要知道,位列仙班也不代表晋升道路稳妥,须经受无数大小劫难方能化神,你是他创造出来的,就像他的孩子,他也望女成凤,怎么可能忍心你没了前途?”

“这个傻子!”我转身跑走,明白花云是让我报答乘云,而不是爆打,我怎么这么傻,竟然爆打乘云?

乘云是花云的弟弟,花神出身,修的是酿制普撒万物,助万物生长的能力,犹如植物界的接生婆,哪里懂什么作战?分明就是送人头。

我一路乘风前往西海之上,见一白面郎君披甲战斗,手中长剑挥舞,斩落几个小兵,动作干净利落,玉树临风气质卓然。

我痴汉捧脸,身为颜狗的我怎能错过饱览我家仙君耍帅的瞬间?

俗话说,耍帅不过一瞬间,魔狼少主扑过来打落了乘风的剑,那剑好像纸折的,顷刻间化为泡影,乘风胸口挨了一爪,血珠浸透了乘风的衣襟,看得我心疼无比。

我正要冲过去帮乘云,乘云左手唤出赤金大勺,转动勺柄的样子风流潇洒,以单身多年的手速敲击魔狼少主的狗头。

魔狼少主哭唧唧抱头离去,我扑入乘云的怀抱。

乘云搂着我宠溺得能溢出糖来,星眸流淌着我看不懂的情愫,“傻团团,不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你。”

我感动得哭出了声,“呜哇……”

“吵死了!”

我回乘云殿后,一直哭,吵醒了在云团睡觉的金云,他龇牙咧嘴,“你再哭,我就把你吃了!”

“你敢!你要是敢动团团一根毫毛,我就送你给赤脚大仙洗脚去。”乘云维护我说。

赤脚大仙的脚不是一般的有味道,白天用花仙一族的乌龙膏掩饰还行,晚上那味道……路过的小道友都会叹一句“我擦~这是想自杀的味道!”

金云怕了,“你还是不是我哥?”

“你伤害团团的话,就不是。”

“那你做你的奶爸去吧。”金云气跑了。

我害怕伤害到乘云兄弟之情,乘云抚着我的头说:“别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我不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把我当你的孩子养吗?那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爹爹?”

乘云身子一僵,“爹爹?”

05

乘云受了伤,魔狼少主那一爪有锥心之毒,虽不致命,每个月圆夜乘云都会生不如死,我搂着乘云为他治疗,杯水车薪。

他疼得满头大汗,我想取桌子上的琼浆玉液舒缓他的疼痛,被他抬手拦下,“不必了,有团团抱着我,我就不疼了。”

我不信,乘云分明是舍不得离开一会儿,他竟这样依赖我?我就抱着他,看他满足甜甜睡去。

他的心痛持续了三个月逐渐有越来越厉害之势,他修为不算多高,比魔狼少主还少五百岁,自然是魔狼少主的毒更厉害,这个晚上他竟然对我交代了后事,他趴在我肩头说:“乖团团,不能陪你了,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忘了我好不好?”

“不会的,你才不会死,谁死了你都不会。”我眼泪打湿了乘云用糖丝为我做的裙子……糖汁淹了他半身。

乘云苦涩而甜蜜地笑,“我说如果。”

“那为什么想让我忘了你?”

“因为……我想让你快乐,人总要往前看的,活在过去的阴影里很痛苦。”乘云抚着我的头顶说。

我:“那如果我死了呢?你会忘记我吗?”

乘云听到“我死”两个字,突然阴了脸,“不许说这种话,你不会死!”

“好的,爹爹。”我说。

听到我这声呼唤,乘云呼吸一滞,狠咬了我一口,许是疼痛让他失去了神志,不过他确实不疼了。

“哎呦!”可我疼啊?

乘云被气笑了,“知道我为什么咬你?”

“为什么?”我懵懂问。

乘云:“因为你甜入我心。”

“得嘞,这个时候还能嘴里抹蜜。”我玩笑说。

云母花糖有药用价值,可止痛,只不过,治标不治本,我不知道乘云还能忍受多久这种疼痛。

06

乘云醒来发现我不见了,疯了一样找我。

没人知道我在哪里。

我去了魔族,乘云的伤势太重,魔狼少主爪里有毒,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乃植物草本命中克星,乘云能熬到现在已属奇迹,一开始便药石无医,这是我偷听了医仙与花云的对话猜到的。

乘云对我那么好,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魔界有一种能稳住植物神魄的魔心草。

我从金云那儿得到了可以隐匿花草芳香的口诀,上天怜悯我,一路上没被魔兵发现,成功来到魔心草洞口,一只沉睡的黑狼镇守在门外。

好家伙,就知道魔心草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我化作一团云吸引它的注意力,顺便给点甜头,趁黑狼吞下甜云大快朵颐的时间我潜入洞中,摘得魔心草。

摘了魔心草后,那山洞地动山摇!

我赶紧跑,黑狼也回来了,幸亏他的牙被黏住了,无法攻击我,我不怕狼爪,它拍打在我身上就像拍在棉花上,打不疼我,反而还会弄一脸糖丝,引得毒蜂咬他。

我将魔心草装进百宝袋,顺着魔岩爬了出去。

魔心草洞穴的动静引来了魔兵巡逻,魔狼少主亲自带队截住了我,他脸上浮现兴奋和疯狂的表情,“终于抓住你了,小糖精,这次你以为能逃出我的魔爪?”

“我不是云母花糖精,我摊牌了,其实我是一块棉花糖。”

webp.webp (8).jpg

07

我住进了魔族宫殿。

我被养在殿内,魔狼少主可以时不时撕下一块棉花糖吃,云母花糖的成分拥有迷人心神的作用,让人上瘾。

那天他咬了我一口,便心心念念,还想再咬一口,每一口都回味无穷,甜至肺腑。

魔狼少主不允其他人分食我的“肉”,其实修为精进后,我已没感觉,反正每日都会产生新的棉花糖。

我不怕死,还有魔心草作伴,她稳住我的心神,我便一日能产生更多的棉花糖,还能变着花样变出软糖、奶糖、麦芽糖,魔心草则因为会跳魔性鬼畜扭扭舞,能解闷,魔狼少主便将她留下来了,也是我能活到现在的原因。

“你要在这儿待到什么时候?”魔心草坐在魔狼少主的温泉池里一边搓澡一边问。

我坐在魔狼少主的摇摇椅翘着二郎腿:“快了,贪吃糖的人容易长蛀牙,魔狼每日吃我做的糖,牙齿不掉也会坏,到时候魔君就会命人将我们丢出来。”

“那你回天上去,能不能把我带走。”魔心草说。

我:“为啥?你能适应国外的气候?”

魔心草姨母笑:“天天做魔心草,没有上升空间。”

“你还挺雄心壮志,好。”

魔狼少主的牙坏完了,他的牙疼了三天三夜,魔医束手无策,只能等牙齿脱落再长出来,不过这需要十年时间,魔君一气之下将我们轰走。

魔界与外界的出口站着一白衣风度翩翩的公子,竟是乘云!

他一见我就将我纳入怀,狠狠揉乱我的头,我问:“你怎么来了?”

乘云板着脸,语气里透着思念:“我想你了,怕你被别人占有……”

我隐隐猜到魔君放走我们另有原因,只是乘风什么都不说。

回到乘云殿后,乘风给魔心草煮了汤,让她洗澡,喝了魔心草的汤汁后面心疾就再没复发过,只是一下子失去了太多修为,需要大补才能养回元气。

我从太上老君处拿来许多补修为的丹药,回来的时候手里药洒落一地。

我面前,魔心草穿着小围裙一身豹纹修腰裙袅袅婷婷喂乘云喝汤,喝完还要给乘风擦嘴,亲昵道:“来,擦嘴嘴。”

我脑中电闪雷鸣,我要有师娘了?妈耶,我死也不想让魔心草那个骚货当我的师娘!

我跑过去踹翻了魔心草,她脚朝天头朝地的同时周身炸开一团白雾,从迷雾里走出一风情万种的娘们儿,嘴里叼着一根从我那儿顺来的棒棒糖:“怎么这般粗暴?是不是吃醋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为啥对乘云这般殷勤!”

魔心草哈哈大笑,“你就告诉我你吃醋了吗?”

“我不喜欢她。”乘云说。

可我还是哭着跑走了。

08

我很在意乘云还会喜欢别人,他只是不喜欢魔心草。

花云过来劝我,也顺便确认了我的心意,喜笑颜开,“我原来以为你是个没心肝儿的,没想到你只是反应迟钝,才看不出乘云对你的心意,他怎么会喜欢别人,我拿我们化仙一族的声誉发誓,花仙一生一世一双人,那魔心草是我找来试探你的。”

我震惊:“为什么?”

花云:“乘云的心疾医仙能医治好,时间的问题,可是他迟迟不肯对你表明心意,害怕被你拒绝,我这做姐姐的心急,于是想到了一个法子,让你去魔界盗魔心草,我身为花草主宰之神,魔界的花草树木也属于我掌控,所以我让魔心草在那等着接应你,只要你愿意去魔界,就代表你心里有乘云,不料你被魔狼少主抓住了,魔心草又能保你性命,拖延我们救援时间。”

好复杂啊,我撇撇嘴。

“可是乘云这孩子太轴,怨我不顾你安危,亲自跑到魔界去找你,他跟我不一样,是九重天的神仙,与魔族势不两立,天界不会帮他打开魔界之门,于是他用了大半修为破了魔门,又拿了无数草药供奉给魔君,派了本门的药仙给魔狼少主治牙,魔君这才放你一马。”

原来是这样,花云身为花神,与天界和魔界的关系是保持中立,乘云尽管身为天界的神仙,却属于后妈养的孩子,还得仰仗家族,为了我,失去大半修为。

可是他什么也不说。

我鼻子一酸,转头欲诉衷情,撞上一堵墙,我抬眼,才发现那不是墙,是某人的胸膛。

乘云这一抱就不撒手了,我听见他“咚咚”的心跳声,耳尖发烫,他磁性的声音透着喜悦,“团团,我们成亲吧。”

“成……成亲?我还小啊。”我干笑。

“你都老姑娘了,光是熬你的原料,云母花糖汁都熬了一千年,东海太子这个岁数有小龙娃了。”乘云说。

“是……是吗?”我都忘了,我在乘云锅里煮了一千年,才成了棉花糖,倾注了他一千年心血,终制成棉花糖。

“好耶,你们成亲请我喝喜酒啊,我很好奇你们会不会生出小棉花糖来,到时候找我给孩子牵红线哦!”魔心草说。

见我疑惑,花云说:“魔心草早就申请入姻缘司,经历考验成功促成一对新人才达到入门标准,现已成为月老座下新弟子。”

我嘴上恭贺魔心草,心说,就你这不正经的风格,能继续牵上红线还有鬼了。

果不其然,十年后,我和乘云生了个团子,居然一出生就是棉花糖仙,性格不像我俩,他调皮捣蛋,和魔心草臭味相投,经常扰得魔心草不能好好处理繁务。

有一次,把魔心草的红线弄乱了,成了乱点鸳鸯谱,人间盛行了断袖之风,还有各种不能理解的跨越之恋,魔心草因此被月老罚下凡间纠正阴阳平衡,解救正确的姻缘。

据小小团子说,那红线数万条,正跟天机星君学速算的他也没有数得过来。

一万年过去了,魔心草还没有上来,小小团子生了小小小团子,抱着出生的婴儿听到一句:“你特么就是个大沙雕!”

小小团子昏了过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