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冰冷的火热

作者:江山客
2021-02-19 22:00

BGM:《gasoline》——Halsey

1倒香槟的男人

薇薇安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儿。

她的母亲在三岁那年因为实在受不了酒鬼父亲的殴打离开了安吉拉达城。母亲走后不久的一个晚上,酩酊大醉的父亲就掉到河里面淹死了自己。

除了一个寡居的姑妈,薇薇安没有其他亲人,于是她来到了这个刻薄的女人家里,成了她无数个情夫的见证者。

薇薇安的姑妈叫莉娅,是整个圣剑街区最漂亮的女人,当然了,薇薇安长大之后这个最字就值得商榷了。

但是对于二十几年前,娶了最漂亮的莉娅绝对是值得羡慕的事情。可是那个被无数男人羡慕的幸运儿却是个短命鬼,情人节结了婚,圣诞前夜就死于了一场车祸。

年轻的莉娅失去了她的丈夫,却得到了一笔足够花上三个百年的遗产。这份遗产养活她和薇薇安绰绰有余,所以在钱财上她倒是从未苛责过自己可怜的外甥女。

生活像一杯无聊的白开水一样过了十五年,直到三天之前。

就在三天前,圣剑街288号,莉娅姑妈家隔壁换了一个新邻居,一个精致漂亮到连莉娅都要嫉妒的男人。他冷漠的与热情的圣剑街格格不入,只在搬来的当天出了一次门,其他时候都躲在自己家里面不露面。

莉娅姑妈在他的门口往里面偷偷看过一眼,据她说那个原本被路德大叔装成森林的公寓现在单调的像一个监狱,连沙发看上去都像块石头。

对于这个说法薇薇安其实不太相信,于是第四天的清晨,她跑到288号的窗外,想要看看姑妈所说的监狱。十八岁的姑娘踮起脚,看见的却是一个空旷的厨房。这个厨房如此干净,简直像没有人进来过一样。

薇薇安刚刚想换一个窗口去看看那个石头一样的沙发,就看见她们的新邻居拎着一瓶香槟晃进了厨房,站在了洗菜池旁边,留给了薇薇安一个精致的侧脸。香槟被飞快的打开,男人喝了一口之后却皱着眉叹了一口气,紧接着扬手就把那瓶看上去就很昂贵的酒“咕噜咕噜”倒进了下水道。

不知道为什么,倒完酒之后男人就开心了起来,露出了一个轻浅的微笑。

2奇怪的零件声

那天之后,薇薇安对新邻居的好奇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她没有办法忍住上学之前不去288号窗外看上几眼。

可是看多了,却更加迷惑了,因为这个男人似乎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的生活没有一丝烟火气。薇薇安既没有看见过他吃饭,也没有看见过他赖床。讲道理,周末的早上六点,除了她这个被姑妈房间争吵声吵醒的小可怜以外,竟然还有人早早从床上爬起来坐在沙发上看一本花花绿绿的杂志,这简直不可思议。

新邻居搬来的第三周,薇薇安放学回家的路上在隔壁房子里面听到了奇怪的零件碰撞的声音,乒乒乓乓的很是响。这很奇怪,因为据她这么长时间观察,自己的邻居大概是一个画家,毕竟普通人家里面不会摆上这么多油彩又可以这么长时间不出门上班或者上学。一个画家应该会在家里面摆弄金属零件吗?

“或许是他的爱好吧,毕竟他们有钱人的爱好都奇奇怪怪的!”

第二天是个周末,托昨天晚上莉娅姑妈和她的第十八任情夫并不在圣剑街289号约会的福,薇薇安痛痛快快睡到了七点半。起床后女孩给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八点二十出门准备去图书馆复习下周的考试。

路过邻居门口时,伴随着和昨天一样的乒乒乓乓的零件声,薇薇安鬼使神差的顺着窗户往客厅望去。邻居先生在电视前席地而坐,电视里面正在播放安吉拉达城最棒的画家奥古·易兰思的采访。

“我的儿子是我的骄傲,他的天赋不比我差,也非常的努力,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把我最棒的儿子介绍给全世界!”

邻居先生扯出了一个落寞的笑容,低头将一个齿轮按进了左边手臂。薇薇安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像是为了向她证明一样,邻居先生又拿起了一个螺丝。他的手臂有巴掌大的地方没有皮肤覆盖,可怖的零件裸露在空气里面,像是一只张开大嘴的怪兽。

“我的邻居不是人!他是什么呢,是个AI吗?我倒是见过一次SR公司的仿人AI,可比起邻居先生差远了,邻居先生看上去和人类简直一模一样!等一下,现在可不是感慨邻居先生有多么了不起的时候,他为什么不留在公司的电子屏障里而是装成人类自己出来住?他不会是像电影里面一样,因为技术暗门产生了自我意识,混在人类社会中意图报复吧?天啊,那我岂不是很危险?”薇薇安小心翼翼地缩回窗台底下,开始难以自控的胡思乱想。

“这位小女士,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已经看了我三周了,既然这么好奇,不介意的话可以进来坐坐,我咖啡拉花的手艺还算过得去。”

3火车上的议论

谁也不知道那天邻居先生和薇薇安说了什么,只知道那天之后,他们两个就成了男女朋友,虽然这段关系除了他们两个人以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过得比以前快乐一万倍。

在女孩考试结束后,总是窝在家里画画的邻居先生开始频繁的出门,和女朋友去图书馆泡上一整天,或是去街角的陶艺店,两个人花几个小时做一个看上去真的不怎么漂亮的花瓶。无聊又浪漫。

升入大学的假期总是很漫长,所以学校总会利用这个假期组织一些远距离游学活动。薇薇安高中也不例外。这次游学活动选在了假期的第三个周末,他们要花上六天时间去游览首都兰步德城。

这是薇薇安第一次出远门,虽然很不舍自己邻居先生,但是首都的繁华是致命的诱惑。

“亲爱的,我保证,我游学结束后一定第一时间回来,我给你拍兰步德城的夜景,回来你将它画出来好吗?”

“夜景什么的,我才不在意,重点是你要把我一个人扔下了!”

“好啦,放心吧,只有一周而已,真的没有很长时间啊。”

“总之你快点回来就对了!”薇薇安坐在去兰步德城的火车上,满脑子都是自己严肃精致的男朋友撒娇的场面。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比之前的一个月要粘人的多,虽然想起来有点好笑,却也让他显得非常可爱。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自己男朋友的名字从身侧的同学口中出现。

“……这个就是德科·易兰思,他是本世纪最棒的画家奥古·易兰思的私生子。听说他三年前就出车祸死了,可是昨天晚上,易兰思先生喝多了直播时候,却说他口中那个一直引以为傲的,在他的个人画展展出十五幅作品的儿子,并不是我们知道的独子安格斯,而是这个私生子!还把他的照片炫耀了出来,长得可真好看,而且我好像在哪见过似的。”

“或许好看的男人都有相似之处吧!可是问题是,他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画画?这也太吓人了吧!”

“据易兰思先生自己说,德科车祸时受了很严重的伤,他不忍心看着自己年轻的儿子就这么死去,就同意那个研究AI的疯子把德科的大脑按入他的机器人脑子里面。现在的德科·易兰思啊,其实是个人不人,机器不机器的怪物。”

“天啊,等一下朋友们,三年前,那个疯子的公司不是出了一起大事故吗?”

“是啊,一个新型AI失去控制,伤害了当时实验室里面的二十个科学家和工人,差点出人命!现在就都对上了,一定是这个德科·易兰思干的!”

“他曾经也是个人啊,怎么做得出这样事情?”

薇薇安听见班长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了让她胆战心惊的话:“那又怎样,他现在可是一个靠电力维持生命的怪物,恐怕连属于人类的情感都没了,对他而言,杀人大概只是为了取乐吧!不过没关系,我听说今天早上安全局的人已经找到他了,现在,大概已经被送到科学院了吧!”

“希望他别被销毁啊,不如消除了意识之后做成展出型AI,让大家像看画展一样观赏不就好了!”

“就是啊,可别浪费了他这么漂亮的脸蛋!”在一片哄笑声中,薇薇安大脑一片空白。

4金色的心脏

火车一停靠在兰步德城,薇薇安就匆匆忙忙找了一个借口脱离了大部队。

科学院的大楼建在兰步德城最繁华的街区,银灰色的金属外墙,屋顶上的金色时钟,还有门口高悬的达摩克里斯宝剑都是它绝对的标志。

可女孩没有心情欣赏这个恢弘的建筑,她着急进去营救自己的男朋友。虽然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可能没什么作用,但是起码她可以证明德科他不是个机器,那么别扭又温柔的男孩,即使没有血肉,也是实实在在的人啊!

“女士您好,这里是科学院,请出示您的准入证明。”

“我没有准入证明,我…我是来找德科·易兰思的!我是他的女朋友。”

分别其实还不到一天时间,但是薇薇安再见到德科时却发现他完全变了一个人。她躲在审讯室的盲区里面偷偷打量自己的男朋友,他面对四个严肃愤怒的科学家完全不为所动,任他们怎么问,都一个字不肯说。

“不用再问了,他之前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我和你们说!”在德科诧异的眼光中,薇薇安给了他一个拥抱,“亲爱的,别担心,无论后面是什么样的结局,我都和你一起面对。”

母亲是奥古·易兰思的初恋女友,两个人感情很好。可是就在两人即将谈婚论嫁的时候,要支付哥哥高额的医疗费的奥古,不得不接受了一个金融巨鳄女儿的交换条件,用婚姻去换了钱。

由于母亲和奥古的恋情十分隐蔽,所以并没有人知道德科是个私生子,父亲的现任妻子也不知道。

父亲每个月都会背着外出工作的母亲偷偷来看他,再加上母亲本身也是一个温柔坚强的女人,所以他的童年并没有什么悲惨经历,反而是过的比很多正常家庭的孩子都快乐。

三年前的五月四日,是德科·易兰思的成人礼。那天他和出去朋友们出去庆祝,饭桌上不自觉多喝了几杯酒,导致回家时没有躲开那辆闯红灯的跑车。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奇奇怪怪的实验室,满手鲜血地站在墙边。最开始有那么半分钟,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手中的刀砍伤了离她最近的女孩。就在第二刀挥到女孩颈边时,他从大脑的潜意识手里抢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再后来,一个匆匆赶来的白胡子老头告诉他,他从车祸中活了下来,但是已经变成机器人了。

除了大脑以外,他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是人造的仿真器官。

白胡子老头告诉他,按照原计划,他的大脑应该是被安置进入一个服务型AI之中,可是那天的主导科学家和他父亲有些嫌隙,前一天还吵了一架,所以一气之下就给他用了还没有经过安全测试的攻击型AI。

如果不是他的意识战胜了程序,或许那天整个大楼的人都得死。

可是拿到身体的控制权又能怎样呢?他不再有呼吸,不再能吃东西,连只喝了一次就爱上的香槟酒,也再尝不出味道了。他痛恨自己的身体,痛恨那份冷冰冰,但是他依然想活下来。即使像个行尸走肉一样活着,也不想死。

求生欲,是人类的本能。

“你们说他是个机器人,说他失去了人性,可是我要告诉你们,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他,没有跟他一块生活过,没有看过他的画!我敢发誓,敢拿命担保,他绝对不是你们口中危险系数极高的怪物!”

“女士,你应该清楚,空口无凭的保证是最没有力度的证据。”

“那这个呢?”德科·易兰思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口,在场的人都几乎忘记了谁才是事件的主人公,直到他猛地推开桌子站了起来,科学家们才发现,原来锁住他的手铐竟没有丝毫作用。

薇薇安看着男朋友解开衬衫的纽扣,打开胸口的挡板,露出了那颗金灿灿的心脏。所有了解AI的人都知道,这个东西是一个机器人的安全锁,而金色,是安全的最高等级。

“长官,那个疯子和易兰思先生来了!”

5噩梦苏醒

“……是啊,那天我以为自己肯定会被销毁,最好的结局大概也只是被消除意识。可是我没有想到,我的父亲和我的制造者缪安教授会来为我提供证据,更没有想到薇薇安会来。她是个那么胆小的女孩,却为我挡住了来自全世界的恶意。”德科·易兰思换了个姿势继续窝在沙发上,看着对面采访的记者露出一抹八卦的微笑。“今年她就要大学毕业了,我们打算她一毕业就结婚。”

“所以,易兰思先生和薇薇安小姐都不介意您是一个,一个……”

“一个机器人?当然了,准确的说,她从来没有介意过,都是我自己的问题。和她在一起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只有你可以接受自己之后,别人才会接受你。现在想想,那三年简直就像一场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噩梦!”

“那么现在梦醒了吗?”

“当然,天使已经降临了,噩梦又怎么会醒不过来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