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姻生活:出轨

作者:林羽安
2021-02-16 21:00

1

李铭杀到肖璐家时,肖璐正在煮粥,齐辉在房间里打电话,说着疫情期间的车间停工安排。山药粥香气扑鼻,肖璐刚舀起一小勺准备尝尝味道,自家门就被敲了个震天响。

门外还传来李铭暴怒的喊叫声:“肖璐,你给我出来!”

肖璐险些烫到自己舌头,齐辉也打开了门,两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齐辉走过去开了门。

“肖璐呢?”李铭身材高大,因为戴着口罩,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一双眼睛跟要喷火似的,凌厉的目光剑一般扫向肖璐。

“李哥你这是?”肖璐也放下了手里的活,走了出来,她表面镇定,但心底已经隐隐猜到了为什么李铭闯到自己家来,难道文冉的那件事暴露了?

“呸!亏文冉和你是那么多年的好闺蜜,亏我这么长时间一直相信你,没想到你是这么个贱货?”李铭的咒骂让肖璐顿时愣在了那里,此刻楼道里也有邻居打开门,好奇地看向他们一家。

贱货?肖璐还没反应过来,李铭的话跟机关枪似的噼里啪啦开始吼起来:“刚才冉冉给我打电话了,她刚接到你们大学老师电话说他被确诊了,给你打电话打不通,让她告诉你一下,你这几天不还总是和冉冉一去出去么?感情是找她给你打幌子啊?”

他嘴里继续不干不净地骂着:“你在外面偷人我管不上,可这都什么时候了,人人都害怕被传染,你还想着整那些破事?就算你去了,你感染上了,你也不能传染给我家冉冉啊?我家冉冉本来就身体弱,你这安的是什么心?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要是我家冉冉真病了,我和你没完!”

李铭歇了口气,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齐辉先上前一步安抚着李铭说:“李哥,你别生气,别生气,这事儿我一定好好问问她,你快回去吧,就算给我一个面子行不?”

李铭瞪了肖璐一眼,随即又有些怜悯地拍了拍齐辉的肩膀:“那个,也是我一时太冲动了,你们这几天也别出去了,在家隔离吧。”

齐辉把李铭送走后并没有搭理还柱在原地的肖璐,只是淡定地拨了几个电话跟合作人说邻居感染了,自己要隔离。

肖璐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她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一时不知道该因为李铭给自己泼脏水而委屈,还是因为自己可能会被传染而害怕,又或者是因为被她交往了五年多的好闺蜜背叛而生气。

齐辉打完电话就坐到了客厅的另一边,离她远远的。

两人结婚两年来,虽然没有大吵过,但两人基本也不说话,一方面肖璐性子软,说话从来都细声细语的,上学时候就内向得很;而丈夫齐辉比肖璐大五岁,虽然不抽烟不喝酒不晚归,但他对肖璐从来都是淡淡的,客气又疏离。

肖璐拖着快到30岁时,相亲认识了齐辉,彼时没有更好的选择,相处之后日子虽然平淡倒也还过得去,两个人在一起三个月就领了证,齐辉平日里还比较好说话,但唯独“钱”是他的底线。

一旦跟“钱”扯上了关系,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当年因为彩礼的事没谈妥,齐辉留下一句“大不了你别嫁,反正婚礼你自已一个人上,丢人的也是你”的话摔门而走。还有一次是因为肖璐炒股赔了不少,原本打算买家具的钱便不够用了,齐辉嚷嚷着要离婚,就差签协议了,后来肖璐想办法弥补后才作罢。

“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沉默了好半天,齐辉缓缓转过身子,冰冷的目光让肖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真的不是我传染文冉的,我与李老师也已经很久不联系了!”

“你意思是李老师传染给文冉,文冉又传染给你的了?”齐辉哼了一声,根本不信,“要不是因为被隔离了,李铭来家里闹,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你在外面丢人也就算了,想死还要拉着我垫背?不要脸的东西!”

此刻齐辉的眉头扭在一起,摔摔打打地在家开始翻找口罩,嘴里还不停嘟囔着:“我不管你这种时候背着我去那个李老师家干什么,也不管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疫情结束以后就离婚,我和你丢不起这个人。”

肖璐一时竟愣在了那里,她原本以为齐辉会因为自己“出轨”而暴跳如雷,质问自己和李老师究竟是什么关系,可齐辉面无表情地找出口罩戴上以后就说了一句:“你知道现在口罩多贵么?这些都是我之前抢的,没有你的份儿啊。”

不知道是气愤还是悲哀,这一句话像是往肖璐喉咙里塞了石头似的,噎得她说不出一句话,只觉得被这句话咯得生疼,她的声音都在发颤:“你都不想听我解释一下?”

“有什么可解释的?”齐辉疑惑地反问道,那眼神仿佛就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哦,你要是病了我还是会带你去医院的,毕竟治这个病也不花医药费。”

一阵血气翻涌,肖璐突然间觉得自己很悲哀,眼泪也不争气地掉了下来,从小到大她虽然不像文冉总是被人宠着,但也没被人骂得这样难听过,她还想辩解几句就看见齐辉阴沉着一张脸把剩下的一包口罩拿走,“砰”一声摔门进了卧室,末了还把门反锁了。

“咱俩今天开始分着睡,自己过自己的。”齐辉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两年多的相处,眼前的男人如此轻易地就划清了界限,肖璐的心直往下沉,说不出的难受。确实,作为丈夫他没出轨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却从没把钱交到过自己手上,因为自己也赚钱她便没在乎,可是齐辉却清楚地记得家里什么东西是他买的,她用一下齐辉有时候都会不乐意。

她原本以为是齐辉抠门,但这一刻她才发觉原来在齐辉眼里和陌生人没什么不同。

2

肖璐半天才想起来联系文冉,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没有直接打电话质问,只是发了微信过去。

文冉人长得漂亮,大学时候追她的人从来没断过,而她的丈夫李铭生意做的不错,婚后文冉便安心在家做全职太太,李铭对她基本是百依百顺。

只是他看文冉也看的紧,控制欲很强。同学聚会他不跟着便不让她去,文冉去超市购物都要限制时间,必须一个小时内回来,文冉要是单独出去逛街,他就会半小时打一次电话问她身边都有什么人,五点前必须回家。

唯独对肖璐,李铭还是很信任的,肖璐为人出了名的老实,齐辉还是生意伙伴,文冉如果说是和肖璐出去,李铭只会打电话和肖璐确认一下,不会过问太多。

“李铭来我家,把我一顿骂,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还有李老师确诊是怎么回事?”

过了十几分钟,文冉才发过来回复:“璐璐,你听我解释。”还附上了一个哭泣的可爱表情包,肖璐忍不住暗骂了一句,装什么可怜,可能男人很吃这一套,但在她看来只觉得恶心。

“前几天他说买不到口罩,家里也没有菜了,我一着急就给他送口罩和吃的去了。”

“你拿我家的出入证也是为了去见他?”

“璐璐我错了,我也不知道他会被确诊啊,我现在也很害怕,他打完电话,我时真的想不出别的办法,你也知道李铭那个脾气,他本来就对我不放心,这些年我一个异性朋友都没有了,他要是知道我总去见他……所以我一着急就说是你去的,后来来家里找我,我才是密切接触者。”

肖璐气的差点一把把手机摔了:“所以你当初说李铭拿了出入证,你着急出门给他送文件,这都是骗我的?你不仅有可能把肺炎传染给我,还让你老公倒打一耙说我出轨?”

肖璐从没这么生气过,她一直和周围人并不亲近,大家相处得也就都很客气,这么多年好朋友也就文冉一个,可偏偏就是这个好闺蜜不仅拉她下水,还让她现在提心吊胆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肺炎,在命面前,闺蜜感情都是狗屁。

她抓着手机的手气得直发抖,要不是现在不能出门,她恨不得当面给文冉一巴掌,这时文冉发来了消息:“璐璐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我现在也怕的不行。对了,我给你订了口罩,特意托人代购买的,可贵了,一会你收下快递吧,我让跑腿小哥放在你家门口了。”

“谁稀罕你的那点口罩!”肖璐打完字又一个个删去,这种给一巴掌再给点糖的戏码,文冉不是用了一次两次了。

“齐辉买口罩了。文冉,我告诉你,这次是最后一次,以后你的事我再也不会管。”肖璐手指噼里啪啦在屏幕上点个不停,撂下这一句狠话她心里才舒坦了些,她仰头望着天花板,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得疼。

突然手机一阵震动,竟是文冉打来了电话,这时候李铭应该在家才对,她竟然敢给自己打电话?虽然疑惑,肖璐还是接了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就听见一阵啜泣声,紧接着是甜美又委屈的声音:“璐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没等肖璐反应过来,文冉那边就开始哭诉起来:“璐璐,当初你们结婚,我就说咱俩家住一个小区里,你说房价贵,不还是我帮你们凑够了首付么?还有你那次炒股,家具钱都没有了,不也是我帮你出的?”

文冉抽了抽鼻子,却没给肖璐回话的机会,还有越哭越大声的趋势:“还有你的工作,不也是我找人帮你说了几句么?就连这次你传染我,我都没怎么和你计较,还给你买了口罩!我老公去你家骂你确实不对,璐璐我替他道歉,但你放心,和齐辉的合同我还会劝我老公继续签下去的。”

肖璐气得身子微微颤抖,手机都险些没拿稳,她深吸了后几口气才忍住没有破口大骂的冲动,她不用猜都知道文冉一定是当着李铭的面在和她说这些,显得自己无辜又可怜,另一边也是在警告自己不揭穿她出轨的事,就跟自己被文冉打断了牙还得咽进肚子里一样,拿人家手短这句老话真是太正确了。

文冉和李铭结婚这三年多,肖璐一直帮着文冉瞒着李铭出轨的事。

文冉的出轨对象肖璐也认识,就是那位“李老师”。李老师是两人的大学老师,也是文冉一直心心念念惦记着的“初恋情人”,当年的俩老师比文冉她们也就大个六七岁,人长得清瘦却帅气,说话斯斯文文,颇有种温润儒雅的气质,很受女孩子们喜欢,文冉就是其中一个。

这事儿知道的人很少,也就肖璐和宿舍里的其他四个人知道,几个人也没怎么声张,因为当时李老师是有未婚妻的,两人都订了婚,文冉知道后心灰意冷,萎靡了好一阵子,后来也处了好几个男朋友,但还是总会提起李老师来。

肖璐原以为这事也就这么结束了,谁想过了快十年,她们都30多岁了,李老师的妻子生病去世,文冉竟又和他联系起来。

在李铭近似疯狂的监视下,文冉只能来求肖璐,她抓着肖璐的胳膊,眼里盛满了泪水,扑簌簌往下落,哭着求她:“璐璐,你知道我当年多喜欢他,我就想去见见他,他现在就自己一个人了,有点什么事情也没人照顾。李铭他不让我出去你也知道,我那么怕他,根本不敢和他说。求求你了璐璐,我就想去见见他……”

“璐璐,你不是为了那个家具钱发愁么?我给你,你就帮我这一次吧好不好?求求你了!”

肖璐确实害怕和齐辉离婚,她32岁,好不容易在这座城市里安了家,过上了平稳日子,若是一时离了婚,根本不知道要去哪,父母都在老家,也没人能再帮她。

只是犹豫了一会,肖璐就答应了文冉。

可肖璐没想到的是,文冉这一见就是三年多,这期间她不是没有劝过文冉,但每次都被文冉转移话题拖了过去。

再者,结婚后她和齐辉之间虽然没怎么吵过架,可她还是觉得齐辉对她始终不冷不热,直到有一天齐辉问肖璐认不认识什么人,他想另找一家和工厂签合同。

文冉知道了以后二话没说就告诉了李铭,这事儿办妥后齐辉明显对肖璐态度好了许多,肖璐以为生活也就会这样平平淡淡继续下去。

她抿了抿干涩的嘴唇,电话那头文冉也察觉到了肖璐的不对劲,她连忙开口问:“璐璐,璐璐你怎么了?你不要想不开啊,说不定我们不会有事的啊——”

没听文冉继续说的话,肖璐直接点了挂断键。

客厅里安静的可怕,不一会门铃响了起来,肖璐撑着沙发扶手站起来,眼睛一花差点摔倒,她捂着眼睛在原地站了好一会才跌跌撞撞走到门口:“谁啊?”

“我来送东西的。”门外的快递小哥回答。

肖璐沉默了一会,心一横,说道:“送给你了,我家有口罩的。”

门外的快递小哥连连感谢,肖璐走回客厅,将自己堆在沙发上,点开手机准备抢口罩,可突然她手一停,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3

不知是不是她多想,文冉送口罩的这时间点掐的太准了,而齐辉那个性子,只是亏了点“钱”就能让他说出“悔婚”、“离婚”的狠话,到了关于自己小命的时候却表现得比较平静,除了骂了自己几句后根本没有一点追问的意思,而且买的口罩刚好只够他自己一个人用的……

她又想起来,小区里的出入证一家只能出去一个人,这种时候了,一般人碰到别人管自己家借出入证都要考虑考虑,文冉管她借出入证时她就犹豫过,跟齐辉商量后,齐辉说自己去他妈家借出入证,家里出入证就给文冉了。

她当时没多想,现在却越想越不对劲。

她在大学群里翻了半天,找到了当时组织大学聚会的同学,要来了李老师的联系方式,不一会就通过了验证。

李老师也很意外,他甚至不记得自己还有肖璐这么个学生。

“李老师,抱歉打扰您,咱们同学买了一批口罩,准备分给没有口罩的同学老师,我负责问的人里面就有您。请问您缺口罩么?”肖璐试探着问了一句。

“谢谢你们啊,我这儿都够,不缺的。你们捐给有需要的人吧。”

“好的,特殊时间李老师身体还好么?”

“挺好的。”

虽然预料到可能是这个结果,李老师根本就没有确诊,可她还是惊讶得一时愣住了,如果李老师没有被传染,那文冉借出入证是去见了谁?是只有这段时间没去,还是一直以来文冉出轨都不是李老师,但无论是哪种情况,文冉都没有骗自己的必要啊?

她接着试探道:“文冉前几天还和我说起过您来着。”

“哦文冉,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你师母去世后,她来见过我一次,她现在怎么样?”

“挺好的,老师放心,那我去问别人了。”

肖璐洗了一把脸,给自己冲了杯姜茶,这才又坐回了沙发上,她只觉得身心仿佛要被掏空了一般,喝了几大口姜茶才让身子暖和了一些。

正当她思索着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齐辉戴着口罩从卧室里出来了。

他走到厨房里,看着锅里已经糊了的山药粥,把锅“砰”地一声砸在了平台上:“不会做就别浪费!”

说完就去橱柜里翻找着什么,过一会他抬头,眉头拧在一起,不是好气地问肖璐:“我放在这里的泡面呢?”

“我前几天吃了。”

“谁让你吃的?”齐辉狠狠甩上了橱柜门,“那是我买的,我让你吃了么?你惹事儿一个顶俩,一提到吃就一次不落,你除了吃还知道啥?”

“你至于这么说么?就是个泡面,还有,你说我惹事?我有和文冉的聊天记录,出轨的是她!是她传染我的!”肖璐越说越委屈,越说越生气,最后忍不住哭着喊道。

她一抹鼻子,把和文冉的聊天记录翻了出来,一把拽住被肖璐这哭声吓住的齐辉,把手机举到齐辉面前:“你看!你看看到底是谁出轨!”

齐辉也马上回过神,他挣脱开肖璐的手,看都还没看手机一眼就骂道:“你帮她瞒着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肖璐止住了啜泣,瞪圆了眼睛看着齐辉,齐辉也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他一言不发地就要回卧室,肖璐挡住了他的路,声音都有些发颤地问:“你怎么知道?”

话已出口,齐辉目光闪烁,一番挣扎后干脆心一横,冷笑着说道:“呵,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你也知道点,我告诉你也没什么。”

“也就李铭自己不知道,稍微花点心思打听打听都知道李铭的老婆不太正经,要不然你以为李铭闲的天天看着他老婆那么紧?”

“你和她关系那么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开始我根本就不想和你结婚,不过看你还算老实,又因为你和她关系好,我才就这么迁就着你,毕竟李铭人脉广,和他拉上关系对我有大帮助。”

“嘁,现在看来你比我知道的还少,本来我就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文冉拿咱家出入证那天我和她正好在门口碰上了,她急急忙忙和我说李铭可能要来家里闹,让我不要把事情说出去。”

“你就不怕自己被传染?”肖璐腿一软坐到了沙发上,她好像今天第一次认识眼前这个和她同床共枕两年多的男人。

“反正我还年轻,这个病像我这个年龄段的死亡率那么低,再说得了病进医院治不就得了,还不花钱。”齐辉并不在意的模样。

仿佛被人抽走了所有精神一样,肖璐终于明白齐辉为什么对待自己这么冷淡,为什么不管她怎么讨好,怎么温柔,齐辉都仿佛没看见一样。

这个男人眼里除了钱,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不过自己也没什么可指责的,她和齐辉结婚最开始不也是为了能找个搭伙人过日子,只不过她在相处中想感化齐辉,想一直维持着这段关系。

但齐辉不知不觉间却不需要她了,所以他才会明知道她帮着文冉出轨也视若无睹,家里的东西一分一毛也要算的清清楚楚,有事没事就拿离婚威胁她,到了现在这种时候,连一个口罩都不愿意分给她……

而对于文冉,她从来没把自己当成闺蜜,只是一个掩盖自己出轨的工具而已。她也没什么好怨恨文冉的,毕竟拿人家手短的道理她懂,不过是利益交换,到了危急时刻被文冉推出去挡刀也只能认了。

肖璐好像一下子想明白了,她默默起身,把锅里的山药粥倒了,又重新煮了一锅。

山药粥的香气又氤氲在了厨房,齐辉看着肖璐在厨房里忙里忙外,有点搞不清楚这个刚才还哭喊着的女人怎么突然安静下来了。

肖璐看见齐辉没回卧室也没有理他,继续手里的活儿,半晌才平静地说道:“你说疫情结束后就离婚,可以。但是我没有出轨,你也知道怎么回事,财产分配我的一点不能少。”

齐辉惊讶地看着肖璐,这倒是他没想到的,他每次说离婚也都是吓唬吓唬肖璐,再加上文冉的事也是肖璐的把柄,他自觉压过对方一头,可却从没预料肖璐突然这么平静地同意了离婚。

肖璐也不理会齐辉,给文冉发了条消息:“齐辉都和我说了,这次我认了,没什么可说的,我也不会把这些事告诉李铭的,你给我的那些钱就当封口费了,咱俩从此别再来往了。”

末了,肖璐就把文冉拉黑了。她也是成年人,以前一直不愿意和别人有太深交往就是怕惹出这些麻烦,所以一门心思就放在了齐辉和文冉两个人身上,即便如此,这两个人却毫不犹豫地欺骗她,背叛她,都经历过这些事了,她还有什么事情可怕的呢?

14天隔离期在担惊受怕中度过,肖璐暗暗庆幸自己并没有被传染,看着窗外升起的太阳,她想起这几天的事情,自嘲地笑笑,心情却明朗了许多。

生活本来就残酷,她躲着避着拒人千里之外,到头来还被最亲近的两个人当棋子耍,倒不如大大方方地去面对身边的人和事,陌生人不一定就怀揣恶意,亲近的人也不一定就真心实意。

这件事就像是给了肖璐一耳光,狠狠地把她扇醒了,这之后她会擦亮眼睛看清交往的人,路只有自己大胆往下走,才走得下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