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0717001仿生人计划

作者:果七
2021-02-16 20:00

一、

2080年,我大学毕业,主修工业设计,因为毕业院校名声响且在校成绩优秀,我如愿进入北京最大的一家科研公司,进入了全国第一个仿生人研究课题组,这个课题组代号:0717001。

我在毕业之前就办好了实习手续,给河北老家的父母报了喜之后,便开始物色住处。

2080年,每一天都有很多人莫名其妙死去,每一天都有不知多少块土地因过度开发而永久废弃,每一天都能建成数座高楼,每一天都能发现一颗和地球地貌特征相似的行星,每一天都有如期而至的酸雨。

我打着防腐蚀透明伞,走在拥挤的街上,边走边注意着各种广告——有的广告在天上的飞船屏幕上,有的在街上一个接一个的LED屏上,有的则打印出防腐卡纸直接贴在了电线杆上,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雨还在下,我正低头注意着周围人的脚步变化好去躲闪,却一头撞在了电线杆上,抬头却发现一则日期为今天的招租广告,和记忆里看过的广告对比一下,这是最便宜的了,冲着这纸上的地址,我直奔寻去。

屋里的人——应该就是房东听见我的敲门声,用语音解了门锁,我进门后,看见房东是个老爷爷,坐在沙发前的轮椅上,收拾着手头的几盆绿萝,看见我进门,冲我一笑。

二、

我有了新住所。房东姓刘,名归,我叫他刘老。他是我的房东,也是我的室友。

刘老刚退休,和所有那个年纪的老人一样,爱唠叨。老爱管我吃喝,偶然一次听见我和我妈打电话,我妈对着屏幕吼我:少吃外卖!刘老便把我那份儿饭也做了,我住他的吃他的,虽然给了房租,还是过意不去,便主动帮他打扫屋子。

刘老爱给人讲故事,讲的不是书里的从古到今的名人故事,也不是新闻里的银河探索科技前沿,而是他自己的事。他说起他的名字,就跟我讲:他出生那年全国正闹新冠肺炎,春节时期,各地的医疗队都往爆发地武汉跑,那一阵子,所有人,前线后方都人心惶惶,而他出生的第一声啼哭伴随着武汉解封,伴随着北京援鄂医疗队归家。他说完又顿了一下,又说,那年谁都过得不容易,而他是苦难中的笑颜,是逆行后的归来。

我才开始实习,事不多,而且只负责核心设计之后的外形设计,空闲很多,我也爱窝在家里听刘老讲故事——外面实在没有什么好玩的。

后来刘老又说起他年轻时候的事,他喜欢狗,所以他年轻时选择当了兽医。我一惊,现在兽医是非常冷门的一个职业——现在动物非常稀少。

刘老吐出“兽医”二字,头微微一侧,双眼瞥着窗外,我感受到了他之所哀——窗外的世界永远没有阳光,因为工业浓烟抹平了长空,人类放弃了寻找光明,因为人类制造了光明——能供给植物生长的拟光灯,但野外的植物在黑暗和酸雨中慢慢消逝,人类将植物垄断,野生动物因此逐渐灭绝,人类又用生物基因工程技术创造出仿生动物——但是人类始终无法创造灵魂。

刘老摇摇头,无奈着发生的一切,指了指自己靠在轮椅上的机械腿——“原来我的那双腿,有最后一只美洲狮的爪印,有最后一只东北虎的鲜血,还有最后一只海豚的吻痕……”

我木然地盯着他的机械腿,脑子一片空白,我的嘴唇微微颤动,却说不出一句话。

三、

最近我来急活儿了,经常通宵赶方案,尽管我们组好几个人只负责仿生人的眼瞳设计,但是桌面的文件夹还在不断新建。工作时我注意不到任何东西——雨什么时候停的?刘老什么时候喊我吃的饭?刘老什么时候端来的饭?刘老催了我几次睡觉?

方案最终通过的时候还是半夜,我瞄了眼电脑上显示的时间——北京时间凌晨四点。我摸起腰,关了电脑,准备睡觉,却听见楼上传来一阵轰隆声,把我给吓醒了,冲出卧室走到客厅,看见刘老穿好衣服坐着轮椅打开家门。

刘老探出头,看了看楼道。

“怎么回事啊?”我问。声音没了。

刘老关好门,回道:“大概楼上那个妓女又回来了,不知道带了谁回家。”

“咱们楼上是……”

“你在这儿住的几天她没咋回过家,你和她作息又不一样,肯定不知道她,”刘老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还是回了自己的卧室,趁着还没声赶紧入睡。

等我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我走出卧室看见刘老刚把晚饭做好,刘老看我终于睡醒了赶紧招呼我吃饭。我刚坐下,一个电话就来了。我看着来电显示,是我们小组组长,我接了电话,问他怎么了。组长语气中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总组长今天八点开发布会!你记得看!”我听了也高兴得直接站起来,等到和组长说了一堆有的没的挂了电话我才坐下。

“刘老,我们的第一个仿生人要出来了!”我对刘老说道。刘老笑着点了点头,让我先吃饭。

八点快到了,发布会的直播广告打得哪儿哪儿都是,我和刘老觉得看电视不过瘾,就把椅子搬到阳台,看漂浮飞船上的大屏幕。

白昼没有阳光而阴郁,黑夜没有星月而更深沉。

这时,雨刚停。街道,墙壁,楼顶,都是雨,水洼像一面面镜子摆在大街上,折射出挂在楼上的各色霓虹灯,外面还有人在走动,刘老说,他们那时候还有人晚上出来逛街跳舞,现在没有逛街跳舞的了,我也不知道他们都在街上是为何——但黑夜似乎不那么沉闷了。

八点了,公司的飞船出来了,它们或高或低地穿梭在楼与楼之间,飞船两侧都是LED大屏幕,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正在眨眼的年轻女人——第一个仿生人——娱乐型仿生人0080。

“长得真好看。”刘老指着0080说道。

我说:“当然了,这是专门用于演戏唱歌跳舞的娱乐型仿生人,光她的外形就有上百个小组负责,我们小组负责那对眼睛……”

我欣赏着0080的眼睛。0080不再眨眼,她含情脉脉地注视着镜头,她仿佛在与我对视,她红润的嘴唇轻轻张合,欲语未言。

“她那对眼睛真像人,”刘老说道。

“是啊……”我入迷地看着0080,眼睛根本无法从她身上移开,但是刘老的话突然打断我这种状态。

真像人……

我在想,0080是否拥有灵魂?0717001计划进行到最后,我们将得到一个怎样的仿生人呢?

四、

刘老喜欢狗,他跟我念叨过很多关于他小时候养狗的事,我能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他对一只真正的狗的向往,我决定去公司给他买一只仿生狗,虽然不是真狗,但是按照程序设定来陪陪刘老也是好的。

新型的家用仿生人0907的新方案我亲自交到了公司,组长又夸了我这次设计的巧妙,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就趁机问他:“组长,我想买咱们公司的新型仿生狗,我做了这么多方案,您看能不能给个优惠……”组长一愣,我看他脸色不对,心里一紧。但随即组长又冲我笑了笑,从办公桌下面拿出一个盒子。

组长边用双手转着盒子边看着盒子,大概看了一遍之后,他把盒子递给了我。

“这是最新型号的仿生狗1024,”组长微笑着对我说,“你拿回去用吧。”

我看着组长慈祥的笑容,冲他点点头,“谢谢组长!”我走出了办公室。

我跟签到处打了招呼之后就赶紧回家。

我来公司的时候在下雨,现在还在下。

下班的时候是傍晚,天色更暗,公司门口几家店都亮起了招牌,五花六绿的霓虹灯打在行人的伞和雨衣上,让本来透明的材料染了几分荧光色。

路上依旧很拥挤。行人和陆行车共享这座城市的每一条路,我快到家的时候,路突然通畅了些,往前走才知道这是因为出了车祸。被车撞倒的人扭着脖子扭着腰躺在道上,血不知道从哪儿流出来的,但是流了一地,交警把现场围了起来,其他人继续在旁边赶路。

我路过时,瞥见那个去看受害者的警察没有蹲下观察眼前倒在血泊里的人,而是掏出一个小本和一根笔,手握着笔在本上划过一道线,然后就招呼其他警察离开了。

我到了楼下,正准备进单元门,突然被人撞了一下,愤怒中抬起头,看见撞我的那人穿着超短裙,露着蜜色的长腿,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看见她脸上浓重的妆容,这都不能叫化妆了,画油彩更贴切些。

她踏着高跟鞋“哒哒”地上楼了,一边走一边用极尖的嗓音怒扯道:“狗男人们!什么狗屁仿生人!就喜欢听那没有人心的破玩意儿说好听的!狗屁!那玩意儿敢是比老娘舒服?!奶奶以后的财路都没了!”

我跟着她后面上楼,看她心情很不好,等我到我那楼层,连她的声音也听不到了。我正准备输密码开门(在楼道开门最好不要用语音解锁),听见楼上传来一阵啜泣声,虽然很细微,但在空旷安静的楼道里像一根针,不痛却足以钻心入肉。

我没有管她,我管不了她。

我进家门时,刘老在阳台打电话。我没有惊扰他,他经常不打电话,这次打电话说不定有急事。

“嗯……嗯……那我过两天去可以吗?请等等我,求求你们了……”我只听到了刘老说这些。

刘老挂了电话,看我回来了,招呼我去吃饭。

我把仿生狗的盒子拿给他看,我说:“刘老,这是我今天去公司值班组长送我的仿生狗,最新型号的!应该会很接近真正的狗,以后就有它陪着你了!给你!”

刘老睁圆了眼,视线在我和盒子之间扫了半天,慢慢伸出手,接住了盒子。

刘老把盒子放在腿上,低着头,边拆盒子边摇头说:“你这孩子,诶,这个礼物对我来说太贵重了……”

我看着刘老拆开盒子,“不贵重不贵重,您跟我家人一样照顾我,这个仿生狗怎么能算贵重呢?”仿生狗露出来,模样很像一只德牧,但是比成年德牧体型小。我帮刘老找了开关摁下,仿生狗有了生命,它摇着尾巴,哈着气,用前爪倒腾着刘老机械腿上盖着的毯子。

这只仿生狗型号是……1024,我把1024抱起来放到地上,1024绕着刘老的轮椅转了好几圈,又蹦蹦跳跳,扒拉刘老的机械腿——跟真狗一样爱跟人玩。

刘老开心得不得了,他第一次笑得这么灿烂,“得起名!”

我附和:“是!”

“叫妞妞吧!”

“嗯……啊?”

我一愣,刘老跟我说过,他刚出生时就有了自己的第一只狗,他父母起名:妞妞。

五、

刘老在客厅和妞妞玩得不亦乐乎,我们吃完饭之后,刘老就没再管我。我在家是老二,家里偏小的,我一直是被偏爱的,但我这一次却体会到了我哥的心酸。

我把公司给我在家办公的仪器搬到了阳台,我最近的工作是通过安在探索型仿生人1001上的传导通讯系统确认1001看到的宇宙画面,以确保1001的正常工作。

我连接好系统和我的通讯眼镜,开始确认1001传来的画面——我看见漆黑的宇宙中鲜少有星星,我看见人类的飞船火箭向宇宙深处航行,我看见火焰,无尽的火焰,刺痛着我的双眼。

我调整着视角——火焰在一艘飞船上燃起。

我继续转移视角——飞船上还残留这几个数字和图标。

“53……89……63……”我念了出来。

我还想找找其他信息,但有人拍了拍我的背,打断了我的工作。

“小李……我能看看吗?”我摘下眼镜,看着刘老皱着眉,眼睛盯着我的通讯眼镜,妞妞在我脚下扑腾。

我点了点头,把眼镜递给他,“直接带上就能看见了。”我这么告诉他。

我看着刘老戴上眼镜后,一动也不动地愣在那里。我抱起妞妞,揉了揉它毛绒绒的后脑勺,它扭过头“呜呜”地叫了几声,又扭回去了,小眼睛瞅着刘老。真像只真狗。

我看着刘老有了动静,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然后泪水从眼镜下面流了下来,我赶紧放下妞妞,扶着刘老。妞妞着地马上趴在刘老的机械脚上,“呜呜”地小声叫着。

“这……这是我儿子的飞船,”刘老摘下眼镜擦了一把眼泪,“他的飞船出事了……他们公司领导打电话让我认领……”

我说不出话。

“小李,我……走几天好不好?”

我点点头:“当然,刘老你自己的事才最重要啊!”

刘老收拾收拾了东西,嘱咐了我几句,把妞妞留着陪我,就走了,去甘肃的他儿子的公司基地。

六、

刘老很快就回来了。那天我正好不用去公司值班,刘老打电话说快到了之后,我就关上电脑,牵着妞妞去车站接他。

那天的雨下得很大。很多霓虹灯灭了,因为很多商贩关门了。我租了一辆飞行车去接刘老。

刘老刚上车妞妞就挣脱我的怀抱扑向他。刘老按住它的爪子,把一张照片递给我之后才松开,才放心地跟妞妞玩。

照片上是银河。银河中群星璀璨,照片左边射来一道光束,光束却在中间截断。

我认出来这是什么了。

“唐怀瑟之门?”

“他们是这么叫的,”刘老说,“我儿子就是撞到这儿才遇难的。”

“嗯……有专家说唐怀瑟之门是C射线聚集形成的,还有传言说……”我望向车窗外,夜空中没有一颗星星,“唐怀瑟之门那一端是人类梦寐以求的另一个地球……”

人类最需要什么?植物?动物?自然?资源?仿生人?不是,是另一个可供再次开发的地球。

我和刘老到单元门之后告别了司机,我们转身看见一个人倒在楼下的花坛前,我撑起伞去查看,刘老和妞妞在后面跟上。

这人死了。这人裸着身体趴在地上,是个身材很好的女性,她的皮肤沾满了血和酸雨,我套上随身的防腐蚀手套把她翻身——是楼上的妓女。我看了看她身上没有什么锐器划痕,也没有什么子弹洞,流血的伤口就是只有跳楼才会造成的摔伤。

她的脸上尚存一点温度,妆被雨淋花了,眼睛没有闭上,睁着白眼,好像在鄙视谁,在蔑视谁。

我和刘老报了警。

警察拿出小本——是个记着人名的小本,他在本上一划,把一个名字划掉了,他转身要走,我拦住他。

“那尸体怎么处理呢?”

“这是你们小区物业的事,”警察的语气没有任何感情,没有焦急没有震惊,甚至连一丝的无奈都没有,“我的工作完成了。”

七、

0717001仿生人计划的1290型仿生人正式完成。这是我们投注心血最大的仿生人,他是设计型仿生人,是专门用来从事设计行业的仿生人,总组长说,如果他试验成功,我们将创造灵魂。

为了这个1290,我也忙了很久,最后那几天虽然不是我值班,但我为了效率,在公司熬了好几天,最后的发布会我是真的撑不住了,还是决定赶回家看直播。

我回家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大概昨天晚上十点的时候,我给刘老打过电话,说我今天要回去,现在他可能已经睡了。

反正大部分出租车司机是睡了。大街上没见一辆出租车,本来累了几天我想打车回家,现在只好走回家了。

因为连着熬夜好几天,我就慢慢地走,反正这个点人也不多,没往常那么拥挤。

我看了看表,快三点了。

快到家了。我这么安慰自己,可是眼前一黑,身体被人擒住,我马上被吓醒,扭头看着擒住我的陌生人——抢劫?我挣扎着,我的包被另一个人抢了过去——这印证了我的想法。

“你们干什么?!”我没放弃挣扎,一边挣扎还一边大吼,但是他们却无动于衷,将我拖进一个没人的小巷,又把我往墙上一摔。

我被摔得眼前一黑,头也很疼,我想举起手揉揉后脑勺,双手却先被人抓住。

一左一右俩大汉——我在劫难逃。

又来了一个大汉,拿着我的包走到我面前,他开口,“你别怪我们,妹子……兄弟们好几个月没钱赚了……”

说完还低声咒骂了几句。

我左手边那个人又说:“都怪那几个大公司的仿生人!”

“什么让世界更美好,都是狗屁!”我右手边的人也大吼道,“他们有钱的啥也不怕,我们呢?!我们的饭碗被仿生人抢了!屁也轮不到我们!”

我没出声。

“老大,钱我们抢了……”我右手边的人不怀好意地说,“那这人……能不能让兄弟们爽……”

我瞪大双眼,抢钱事小,这事大。

我挣扎得更有力了,却还是掰不过他们。而且我的挣扎似乎让他们更兴奋了。

“行。”我眼前那个大汉说,“反正警察就会划个名字。”说完便走了。

我左右两人脑子里的恶心想法得到了应允,急着脱衣服,又来碰我。

我闭着眼拼命挣扎,但突然他俩没劲了。

一阵吠声传入耳中。

我睁开眼,看见他俩惊恐地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喊:“娘的!是真狗!是那些富豪!咱们惹不起!”

我长舒了一口气,看见了妞妞弓着身子挡在我面前,它冲那俩人呲着牙,口水从牙缝里露出来,嘴边的皮抽搐着。刘老从巷口滑着轮椅进来,看着我没事也长舒一口气。

我看着他们一人一狗的身影,眼泪止不住往外流,扑在妞妞身上,妞妞收起了獠牙,顺着我的拥抱,把头伏在我肩膀上,舌头舔着我流到脸颊的眼泪,小声呜咽着,又用耳朵蹭了蹭我的眼睛。

刘老拍拍我的肩,“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啊……”

八、

1290出问题了,我们对他的测试持续了六个月,他在最后一项测试时停止运行了。

我们所有组都在忙着收回重修他。

那是我通宵的第二天,我接到一个电话,让我到6342号路口,说是出了人命。

我放下了手头的一系列工作,赶紧和组长请了假。我请假时,组长不满地问我出了什么事。我急得快出泪了,回答:人命。他“哦”了一声,向我摆了摆手,让我走吧。

我出门打了车,到6342号路口我直接跪在了地上——

雨停了,太阳罕见地透出一点点阳光。刘老安静地躺在自己血液里,闭着眼,表情没有一丝痛苦。他更像是睡了。刘老的轮椅倒在一辆车前,已经被撞烂了,零件洒了一地。刘老周围被交警圈了起来,圈外面行人没有因此停下来,陆行车的鸣笛在我耳边炸开。

妞妞用舌头舔着刘老的脸。

我的泪下来了,我挪步走向他们。

妞妞慢慢不动了,它眼瞳渐渐无光,低下头,闭上眼,将头伏在刘老耳边。

我哭出声来。

车还在鸣笛,行人的脚步声踏踏地走过来走过去,交警吼着让我起来,交警翻着小本,交警按动了笔。

九、

我向总组长辞职了,我不想干了。

我收拾完我的东西,又跟我们小组组长道了别,并告诉他,他给我的妞妞……不,仿生狗1024坏了。

“不可能!”组长否认。

“真的!”我坚持地说道,“它趴在人边,没了呼吸!它死了!”

“它就是没电了!”

我本来还想反驳,却发现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收拾刘老的东西了。于是,我一声不吭地离开了0717001仿生人计划课题组,离开了这家公司。

我准备回老家打拼了。走之前突然收到同组的同事打来的电话,说是1290重新发布了,让我也参加庆功宴。

本来我想拒绝,却发现自己除去车费也没多少钱了,正好饿着肚子,就去了。

庆功宴上,组长跟我们一桌,点着烟翘着腿,撇着嘴,得意地说:“1290发布,少不了每个人的功劳。”

“尤其是小李。”

我本来在吃饭,听此,一惊。

“可惜啊,小李辞职了,”组长把烟灭了,他翘着指头,旋转着烟头,看向我,“她走之前,还得跟我犟,说仿生狗1024型是死了,不是没电了。”

“嘿哟,那谁,小白,你是1024的主设计师,你说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没电了。”

接着就是组长带起的一阵笑声,这阵笑声从我的左耳到了右耳,穿过我的脑子。

我放下餐具。

“它就是死了。”我用我最严肃的声调说。

又是一阵哄笑,0717001仿生人课题组的所有人都在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