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诡迷笑偶

作者:藏泷卧虎
2021-02-17 20:00



我是一个让人厌恶的人。

我的母亲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可怕的是,我的脸上夹杂着一块红色胎记。在我们这里,出生带有胎记,是个不详的征兆。

从小被认定为灾星的我无休止的忍受着他们的辱骂和鞭打。

从来没有人主动和我说过一句话,当然,除了一些谩骂和侮辱之外,也没有了。不过,好在我还有我的木偶为伴。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久……我也忍了好久。

直到那个雨夜,我才真正开始了我的复仇之路。

“你这只臭虫,快点耕,真是慢死了。哼,什么玩意儿!”

雨中的夜晚,竟还有月亮在天上,泛白的月光照在这片土地上。

我扛着耕犁,脚踩在湿润的黏土中,一步一步的往前赶着。

我对他的挑衅总是沉默着,因为我知道,对于一个生下来就被认定为灾星而言,我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利,毫无尊严可言。

我忍受着他的毒打与谩骂,当然,还有其他村民的农活也需要我去干。

林海打了个哈欠……

“行了,我也困了,今天就干到这吧!快滚吧!”

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弹了弹衣服上的泥土。



我蜷缩着身子窝在墙角里,看着手中的木偶。这只木偶是我无意中捡来的,它一直陪伴着我。

不知为何,每当我注视着木偶时,我的眼睛总是沙沙的疼。

夜,越来越安静。

我仿佛看见了我的眼睛和木偶的眼睛居然都流出了血。

血从它的眼角滑落下来,不停的流淌,染红了我的手掌。

我慌忙的扔到一边,不停的用手揉着眼睛。

吱——吱吱——吱——

只见被我扔在地上的木偶不知为何像是被赋予了神灵般,扭动了起来。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地上的木偶,我也不知道担心什么,急忙捡起来扔进了火盆里。

木偶在活盆里仿佛跳动的更加的欢快。

我好像看见了——没错!我真真实实的看见了木偶的脸居然笑了!

嘴角上扬,都咧到了后脑勺。

它笑着,却又总是时不时发出痛苦的惨叫,好像是忍受不了烈火的燃烧。

不知过了多久,我猛地醒来,发现这是一个梦。呼……还好,这只是一个梦,吓死我了。

我起身推开门,准备今天的活,却发现一批一批的人来回走动着。

我感到好奇,我随着他们过去,当我看见这个场景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

被烈火燃烧而倒塌的房屋,还稀稀疏疏的冒着烟。

不可思议,整整一晚,就被烧成灰烬,可疑的是居然没有一点动静。

村民们在旁边交头接耳着。

“你昨天听见了吗”

“没啊,你呢?”

“我也没听见,真是奇了怪了!”

我忽然想起昨晚做的梦。

木偶在火中燃烧。这……莫非两者有关系?我赶忙跑回家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火盆中的木偶满是血迹,隐隐约约散发着一丝烧焦的气味。

我的眼睛再次剧烈的疼痛,啊——我不禁抱起了头叫了起来。

我看着手中的木偶,准确的说,它应该是魔偶,因为此时的它,再次的笑了。

“烧得好,烧死才好呢,我要把你们全都烧死”邪恶的笑容在我脸上浮现。

它真的拥有一种魔力,居然可以控制我的大脑和思维。

我将它别在后腰上,看着窗外的那些充满罪恶的人,如果都是真的,或许它真的能把我复仇。



劳改的时间到了,我不得不回到田地里干活。

我听着他们在旁边谈论着,我不禁笑出了声。

他们齐刷刷的看向了我。

“傻子,笑什么笑你,干你的活。”

我推着扶犁,不由得看了它一眼,它又对我笑了。

这么些年,从来没有人对我笑过,当然,它只是个木偶。

夜幕不知不觉降临,劳累了一天的我,回到房中。

好安静,外面的风声吹的窗户叭叭的响。我躺在床上,“呼”我叹了一口气,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

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我的身体不受控制,从床上站了起来!好在我的大脑还能思考。“莫非,我又来到了梦境中?”我想着。

慢慢的,我被这种魔力带到了它面前,果然是木偶。它扭动着脖子,我也随着扭动着。感觉我们两个产生了灵魂契约。

它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这到底带我去哪?

今晚的风真大,吹的我瑟瑟的发冷,隐隐的月光下,我忽然看见路两边的房屋的门,一个个的全开了!他们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

我恍惚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就跟木偶似得。

等等——不对,这……跟木偶似得?

难道他们也和我一样,被它控制了!我感到不妙,如果真的是帮助我,那为什么还要连我也要控制?我的心中不由得感到一丝危险。

我奋力的想摆脱掉它,可为时已晚,我好像进入了它设的一个圈套,一个大的圈套,但这个圈套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晃晃悠悠的,我们被带到了村中的庙堂里,奇怪的是,庙堂没有锁门,我们径直的走了进去,在院子里,它好像是附了魔一样,全身扭动着。

所有的村民们张牙舞爪般的扭动着。

夜,安静的恐怖,唯独明亮的月亮挂在天上显得特别的碍眼。

它停了下来,天上忽然下起了雨,煞白的月光下,这下的根本不是雨而是血,空气中弥漫着腥臭味。这血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股强烈的疼痛感把我从梦中惊醒。

呼……呼……

好真实的画面,我起身看着自己和周围的一切,完全没有丝毫可疑的地方。

我重重的躺在床上,这一次又一次的噩梦,我受够了这个样子。

或许,离开这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决定了,今晚就走。

趁着月光,我收拾了东西,看了一眼窗台上的木偶,那诡异的面容,让我慌慌张张的摔门而去。

临近村门牌坊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笑声从前方传来,只见有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坐在石墩上,我慢慢走进他,他抬头看向我,月色下的他,僵硬的嘴脸,深凹的眼睛,这根本就不是人,而是被附了身的木偶。

他缓缓的站起来,我眼看不妙,我慌的反身就跑,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我停下来喘息着,惊奇的一幕出现了,不远处又出现了牌坊,要知道村里只有一个牌坊,那这个牌坊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我迷路了?不可能啊我是按反方向跑的。

这时,那个笑声在次出现了。他还是坐在那闷墩上,我连忙转身跑去,谁知,当我转身的时候,他竟然神不知的来到了我后边,我瞪着眼睛看着他,心脏扑通扑通,仿佛要跳出来。

满身的咀虫一只一只从嘴里和眼角里不停的爬出来,这……这分明就是从坟里刨出来的死尸。我一下子就被这样子吓的晕过去了。

当我在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牌坊下,奇怪的是陆陆续续的过往行人感觉并没有发觉我的存在,我看着他们一个个呆傻着,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刚说完,只见周围所有的人全部转头看向了我,一个个煞白无助的表情突然都变得狰狞般,我这才知道,全村的人都被附了身,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我看着他们居然都从后腰上拿出了一把把的刀,朝我挥来,我左右躲闪着,忽然之间,他们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朝着双方砍去?刀砍在他们的脸上,一道道的伤痕,鲜血不停的往外流。

一道明晃晃的刀突然朝我眼前砍去,我快速的夺过他手里的刀。

藏在心里许久的罪恶感一瞬间迸发出。我挥起了手中的刀朝向他们。

殴打,谩骂,讥讽等等数不清的场景慢慢地浮现在我脑海里。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我发现我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得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忽然,我的眼前一黑。



……

不知过了多久我缓缓的睁开眼,一群陌生的人,有男人也有女人,齐齐的看着我,

旁边的一个小女孩指着我说:“妈妈,他可算是醒了。”

嗯,难道我睡了很久?不可能啊,这也是梦?还是……我不断的思索着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幻境与现实,现在对我来说,根本不法完全区分开来。

我问着他们,你们这是?额……额,这怎么回事?

做我旁边的那个比较年老的女人说着,这医生前几天说的果然没错,你,全忘了?

医生?说什么了,我在大脑里不断的思考着。

前一段时间,你刚做了脑瘤切除手术,风险很大,医生说,容易留下后遗症或者会出现间断性失忆。

奥!原来如此。

我心想着,这也不对啊,如果之前所发生的事是梦的话,那我怎么记得住梦里的事,对其他的事反而一点也没有印象?

我扭了扭胳膊,啧,真疼。我看着眼前的一切,真的是好真实啊!难道是我想错了?之前都是做的噩梦。

行了,各位,既然孩子都醒了,那你们就都先回去吧,忙活这么多天了,我留下再看看,都怪累的。

是在叫我?莫非他们是我亲属?

看着他们对我说的什么问暖的话便回去了,我依在枕头上,看着窗外。一束束阳光透过窗台照在身上。

好温暖!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这时,刚才那个小女孩屁颠屁颠的从门外跑过来,手里拿着一个苹果,递给我,我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她转身跑了出去,我咬了一口苹果,这小女孩扑棱从门外漏出一个头来,调皮的对着我笑,我微笑着冲着她点了点头,她缩了回去,有一会,她又慢慢从门外探出身来。那大大的眼睛,笑着,我看着她的眼睛,真的好迷人。

就在这时,那灿烂的微笑慢慢的变成了阴险的诡笑。深深的盯着我。

这……这,不可能。这笑容分明就是那魔偶的笑脸。

它回来了?

不,准确的说,是我一直都没有摆脱出去,我依然还是在这现实似得幻境中。

我瘫在床上,放弃了逃跑。

我知道我从一开始就已经没有了退路。

我看着天色从刚开始的暖阳忽然到现在的夕阳。

天色渐晚,噩梦即将来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