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一见钟情

作者:Candies
2021-02-18 08:01

“唉,听说了吗?”“什么?”

“听说明日儿杜公子要来这儿听戏”,“哪个杜公子?……哦!就是二十七府州县诗赋首卷的哪那位?!”,“对啊,真没想到有机会能见到这样的人。”

郑嫦歌瞥了一眼聚在一起讨论的小厮,听到杜公子时手下动作一顿,思索了一番。

杜公子,杜慎卿。

好像常听到这个名字,杜慎卿是江南有名的才子。

但在郑嫦歌心里却是瞧不上的,现在文人大多都是装腔作势,觉得杜慎卿也不过是个风流放荡,故作清高的“文人雅士”罢了。

眼里便划过不屑神色,径直走开了。

第二日。

屋内,郑嫦歌穿好戏服,便听见屋外一阵喧闹。打听一下才得知是杜慎卿将要到了。

景和园外。

不知谁喊了一声:“天长杜十七老爷到了!”

众人纷纷安静下来,不敢再嬉闹。

只见一辆轿子稳稳停在门外,从轿上走下来一位身形修长的男子。

正是春暮夏初,天气渐暖,杜慎卿穿的是白色的夹纱直裰,手摇诗扇,脚踏丝履,走了进来。

戏班主郑重逸,郑嫦歌的父亲连忙上前迎接,见杜慎卿面如傅粉,眼若点漆,温文尔雅,飘然有神仙之概。真不愧是人称有子建之才,潘安之貌,江南数一数二的才子。

郑重逸作揖道:“先生尊府,江南王谢风流,各郡无不钦仰。先生大才,又是尊府白眉,今日幸会。”(白眉:弟兄行中最优秀之一人的譬语)

杜慎卿谢道:“先生一时名宿,何到得如此倒说”

便一同进到屋内听戏,唱戏的正是扮演《牡丹亭》杜丽娘的郑嫦歌。

听完后,杜慎卿似颇有兴趣的问:“方才那饰杜丽娘的女子可是何人,那神情、姿态演绎的十分精湛,才情不似寻常女子。”

听见杜慎卿夸自己女儿郑重逸心里自然高兴,笑到:“那是鄙人小女郑嫦歌,自小便喜欢看些诗集,杂书。我膝下无子,就把儿子当作儿子,五六岁上先生开蒙,就读的是《四书》,《五经》;十一二岁就讲书、读文章。至今诸大家之文,各省宗师考卷,肚里记得三千余篇。”

杜慎卿叹道:“小姐若是个男子,几十个进士、状元都中来了!”郑重逸听了这话,高兴笑的胡子微颤。

说这话时,郑嫦歌正往这边走来,见郑重逸身边的杜慎卿,微微欠身,道:“小女见过杜十七老爷”

杜慎卿连忙道:“小姐不必多礼,正说小姐的才情学识不比寻常女子,连我也自愧不如。”

杜慎卿正色一看,郑嫦歌肌肤胜雪,双目犹如一泓清泉,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不敢亵渎。

听了杜慎卿的话,郑嫦歌面上微红,轻声道:“谢公子夸奖”见她双颊晕红,气度高雅,真当比画里下出来的还要好看。杜慎卿不自觉的入了神。

突然一小厮跑来与郑重逸说些什么,神色紧急的样子,“杜公子,招待不周,前院有急事走不开身,让小女陪您参观戏班,您看……”郑重逸为难道。

“郑班主有急事就前去,不必客气”杜慎卿回神,心不在焉的说到。心里却懊恼自己今天是怎么了,竟如此无礼,怎么能看一位才初见的姑娘发神。

郑重逸走后,杜慎卿欣赏郑嫦歌的才学有意和她交谈。从谈吐中便能感受到,郑嫦歌不是一般的女子,有自己独立的思先进的思想让杜慎卿大为惊讶。心底好像有什么在滋生着。

与杜慎卿交谈中,郑嫦歌心中也是惊讶,发现杜慎卿确实是有真才实学,对于许多事物的见解看法也意外的独到深刻。并不像她以为的那样虚骄做作。情不自禁的对杜慎卿有了些仰慕之情。

天色已晚,杜慎卿与郑嫦歌告别之时,看着她如凝脂的面庞,心底复杂疑虑的思想变得清晰起来。自此之后,郑嫦歌便再无与杜慎卿有交集。郑嫦歌内心落寞,却依旧生活一切如常,直到……

三日后,屋内郑嫦歌洗漱完毕正准备睡下,突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丫鬟兰儿在外面焦急的叫道:“小姐!小姐,你在吗?有大事!”

郑嫦歌眉头轻蹙,从床榻下来,推开房门,问:“怎么了,这么慌张?”

“小姐, 有人上门提亲来了!是杜公子啊!”兰儿欣喜的说道。

“什么!?杜慎卿?怎么会?!可我也只与他见过一次面而已啊?”郑嫦歌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砸蒙了,思绪混乱,心里满是不解与困惑,或许还有一丝她也没有发现的惊喜。

“奴婢也不知道?老爷正在大厅,说是有事跟你商量,小姐你快去吧”

大厅

郑嫦歌提着裙摆,急急忙忙的冲进来,:“爹,这到底怎么回事……?”话未说完,便看见坐在郑重逸对面的杜慎卿。

他如那天一样穿的,一袭白衣,眼角正带笑的望着她。

“嫦歌啊,你来的正好,杜公子有意向你提亲,不知你意下如何?杜公子这般男儿,世上可不多啊。”郑重逸语气愉悦的说到。杜家是京城有名的世家,女儿能嫁进去,以后生活必定荣华富贵,衣食无忧,杜慎卿也是个有能力的人,才能品行都高出同龄人不少。自己是对杜慎卿各方面都十分满意的。

郑嫦歌却不像郑重逸想的那般开心,她面色冷淡,说道:“爹,我与杜公子两个人有些事要讲,你先离去便是。”

听了这话,郑崇义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面色担忧的离开了,心里想到:女儿对这桩亲事是不满意吗?

厅内只剩她和杜慎卿两个人,郑嫦歌目光下垂,声音低沉的说:“公子若是开玩笑的话,就有些过分了,毕竟我们也不过是只见了一次面而已罢了。”

听完了她的话,杜慎卿不在意她冷淡的态度,他那双凤眼平时总是淡淡的看人,此时却有不一样的光亮在里面。

“嫦歌,我不是开玩笑,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我很奇怪,明明只是一面之缘,我却上门提亲,也许你觉得我的感情过于肤浅,但我要告诉你,也许此时此刻我对你的感情还不够深,但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心悦你”杜慎卿的眼睛望着她,那双眼睛里流露的,是她看不懂的情绪与炙热。

“可是我怎么知道,此时会不会只是你的一时冲动而已?你用什么来证明你是真心对我呢?”郑嫦歌激动说道,内心是纠结与落寞。风流才子文人的情是谁又留得住的呢?

“更何况我郑嫦歌这辈子不愿做妾,我要的是一个明明白白的名分,你给得起吗。”说完。郑嫦歌红了眼眶。是,她承认她确实对杜慎卿有情,这样一个男人,天底下哪一个女儿家不会爱呢,但与他注定是无缘的,杜家是名盛世家,怎么可能让她一个梨园女子当正妻呢。

相反听完郑嫦歌的的话,杜慎卿反而更加欣喜,眼里是深邃的情感:“嫦歌,那天离别的时候我就确定了我的心意,我爱的姑娘当然是当我的妻子。我许诺,我此生绝不纳妾,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你让我证明我对你的真心,我用一生来证明,嫦歌,你愿意等我吗”说着,没听见郑嫦歌有回应,杜慎卿垂下眼睑遮住眼底的沉痛,弯下腰,从怀里取出一串玉石做的手链,拉过郑嫦歌的手,小心翼翼的给她带上。“在是我祖母去世前让我给我心悦的人的手链,嫦歌,即使你不答应我,但你可以接受这个吗……”

郑嫦歌看到往日里高傲的男人,现在却语气卑微的弯下腰给她戴上手链,眼底尽是温柔的神情,杜慎卿说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她内心有了答案,她听见她颤着声音说道,……我愿意。

听见她的话,杜慎卿抬起头,往日神色不显的脸色上,充满了欣喜,他说到:“嫦歌,你……你答应了!你愿意!”

多年之后的杜府内,郑嫦歌躺在摇椅上,细细的看着手上的手链,如今想到那时杜慎卿惊喜的神情便觉得好笑,没想到这样沉稳的人竟然也会露出小孩子般的表情。

突然,一双手从身后抱住她,身后贴上一个温热的胸膛,一转头,果然是杜慎卿。

“杜夫人,想什么呢?”杜慎卿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颊笑着问到。

“在想当时你是为什么喜欢我的,明明你当时并不了解我。”郑嫦歌问出了多年来的疑惑。

“是啊,我也不知道,是一见钟情吧”杜慎卿回答到。杜慎卿望着郑嫦歌的眼睛,透过他的眼眸她看到了一片神情,一个宁静的世界,一个倒映出的澄澈的自己。

杜慎卿没有说的是,初见之时觉得她大概是不小心坠落凡间的天使 ,眉宇之间透着的,是与凡尘女子不同的灵气, 她就像空中的羽毛,想要疼爱她,他天生似乎就一定会爱上她,心里仿佛已经为她留好了位置。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