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桃源

作者:棱镜core
2021-02-18 09:00

引言

松软的沙子浸没了脚面。我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轻轻地抬起脚趾,让沙子从脚趾缝流出,这种真实的触感让我浑身颤抖。远处的海面倒影着太阳,天空中漂浮着洁白的云朵,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有趣。这是我第一次踏上坚实的土地,从我出生起,闪烁着指示灯的金属墙壁就是目光能触及的最远距离。



舰队停靠在巴纳德星系,计算机判定可以在这里补充资源,因此它唤醒了在冬眠仓内的我们。

我突然清醒了,意识还停留在麻醉剂注入我脊柱的那一刻:我试图用意志力抵抗麻醉剂的效果,但透明仓盖上的灯光越来越模糊,就像做梦一样,冬眠仓工作的嗡嗡声变成了模糊不清的呓语,上一秒意识还很清醒,下一秒就不省人事了。

仓盖打开了,白色的汽体袅袅升起,眼睛因为缺氧只能看到视野中心的一小块区域。我迅速转头,这个动作让我产生了眩晕,眼前也冒出了金星。我用手扶着冬眠仓边缘,深呼吸后,视野逐渐明朗,我看到了她,3552。她也在看着我,脸上的微笑是那么的让人心醉。

我和她是人类胚胎培育出的,在舰队航行的过程中,所有人都处于冬眠状态,但有两种人除外,“教师”和“学生”。

我们只有生物学上的父母,没有像遥远的地球时代法律意义上的父母,因此也没有人给我们取名字。我的代号是3553,和她是同一批胚胎培育出的人类,在逃离地球时,政府收集了人类优秀的基因库,因此,新人类的生物学父母都是地球时代的精英。

“3553,早上好。”

这是她的语病,但也不能说是语病,因为我并不能理解“早上”这个词语,教师们说早上是太阳从东方刚刚升起的时刻,我不能理解什么是太阳。在我们学习的过程中,虽然也可以看到以前地球上的影像资料,但狭小的屏幕实在是不能让我理解什么是太阳、什么是早晨。

“太阳早上是红色的,上午就变成了黄色,晚上又变回了红色。”

“我懂了,太阳就是更大的仪表盘上的指示灯,颜色会变化哩。”

我想起了小时候她向我细心解释什么是太阳,脸上不禁泛起了微笑。

在完成12年的学习后,所有新人类都被强制冬眠,在到达新的行星系时将被唤醒,同时被唤醒的还有舰船的指挥官们,以及地球时代的科学家们。

“飞船自检正常,请所有船员根据系统指示登录穿梭机。”

对3552说了声再见后,我慌忙的换上了宇航服,跟着系统指示走向机库。3552暂时在飞船上待命,她目前的工作是后勤支撑。

我所在编队飞船的任务是收集气态行星上的氢气,其余的飞船有各种各样的任务,有的开采小行星上的矿产,有的负责建立工厂生产设备并维修飞船,更重要的是那些探索这个行星系寻找适合我们生存的新家园的飞船。

我打开穿梭机的舱门,熟练的钻了进去。闸门缓缓打开,我的穿梭机冲进了宇宙虚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红色的恒星,玻璃上特殊的涂料吸收了强烈的光线,让它看起来不那么刺眼。实际上,没有这层特殊涂料我的眼睛也不会被太阳灼伤,因为它实在是太暗了,甚至上面有一半的面积都被黑色覆盖。这就是我们逃离太阳系的原因,未知文明的纳米机器人会拆除行星来建造戴森球,但并不是所有的恒星都会被建造戴森球,体积大到一定程度的恒星不会受到影响。我们期盼着,希望可以在宇宙中找到新的家园。

穿梭机掠过太阳能帆,恒星的影像被黑色帆面反射进我的眼里,太阳能板并没有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恒星太暗了。

在面前黄色的气行星轨道上,轨道器已经被工程船建起。我一直向前飞去,冲向了气行星的大气层。我的感觉只有宏大:白色透明的冰环环绕气行星,冰环上有许多被气行星卫星引力拉出的冰山,我可以看到冰山中的冰块在不断地运动、碰撞。气行星巨大的体积占据整个视野,十分让人震撼,分布均匀的颜色让它看起来像黄色的指示灯。越来越近了,我看到了气行星上复杂的螺旋状花纹,我匮乏的言辞让我无法形容它,这时,通讯频道里传来了3552的声音:“它看起来好像一幅抽象派油画作品啊!”

3552的形容很贴切,它就像飞船上存储的前地球时代的油画作品,混沌中却又透出宇宙终极韵律的样子。



漏斗形的收集器随着穿梭机的运动不断将气体收集到储存罐里,我今天的任务很快完成了。3552前段时间告诉我她被调到了中继轨道器,负责通信工作。想到完成任务后就能和她见面,我今天工作的热情也提升了不少。

穿梭机停靠在星港,3552已经在这里等着我了,她斜靠在弹射器上,修身的工作服勾勒出她优雅的身体曲线,洋溢着青春自然的气息。

3552看起来不像16岁的少女,她总是长的很快,一直比我稍稍高些,从我们认识开始,就像温柔体贴的姐姐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我。

星港中有很多禁止进入的区域,比如那些存放地球时代艺术品和历史影像资料的仓室,这些仓室禁止新人类进入。我没有学过历史,学校没有开这门课,教师们说地球时代存在所有旧人类的心里,但对于新人类来说没有意义。然而3552的指纹和虹膜却可以让她进入这些仓室。

“我昨天做了一个梦。”她的眼神如碧波般清澈,睫毛轻轻颤抖,弯弯眯起的眼睛含俏含娇,笑容如同盛开的桃花。她的微笑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

“我和你牵着手一起走在沙滩上,海浪轻轻地拍打着海岸,哗哗的声音就像唱歌一样。海鸥在天上飞舞,云朵像大大的棉花糖一样。太阳很强烈,但温度不热,凉爽的微风吹过我们的脸颊,痒痒的,甜甜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

我尽全力想象她描述的景色,但只能无奈地摇头放弃。

“我无法想象,这样美好的生活也许我们穷尽一生都无法实现。”

“你说话太直白了,你应该说感受到了,希望能和我在这样的家园度过余生,你一点也不会讨女孩欢心。”她嗔道。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分别的时间又到了,我独自回到睡眠仓,期待着下次见面能够回答得更体贴一些。



穿梭机在气行星的大气上方飞行,透过舷窗可以看到下方雾霭笼罩下的黄色云层,远处赤道上方的冰环覆盖了半个天空,反射着红色太阳,也许这很像她说的夕阳将落的海面。我们小队完成了任务,正在加速通过螺旋线轨道脱离气行星引力,还有2个小时就可以回到轨道站了。

队员在无线电频道里轻松的聊天,讨论等会去哪里休息娱乐。我没有搭话,不是我不感兴趣,我要抓紧和她相处的短短时间。

紧急接入的通讯电波打断了他们的讨论:

“冰环受卫星引力的影响,一颗直径为50米的冰质小行星从中飞出,击中了中继轨道器,现所有小队,停止一切工作返回23号飞船。”

当我得知中继轨道器被冰陨石击中时,我第一个想法就是恐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小队里其余的飞船开始变轨返回23号飞船,而我仍然保持原来的轨道,队友诧异的声音响起,我并没有理会,驾驶着穿梭机飞向轨道器,焦急的心情让我无法思考其它。

破损的轨道器正在缓缓下落,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火焰在轨道器内燃烧,我在无限电频道里大声呼救,希望能谋出一线生机。

神秘的链接请求发送到我的穿梭机上,我接通了频道,显示器上显出我们船长得影像。

“3552是我的女儿。”他说。

“为了防止资源的浪费,逃亡舰队不允许幼儿登上飞船,但我偷偷地给她伪造了人类胚胎的身份,将4岁的她安排进我的飞船。”

“事情发生后,我第一时间调动了工程队进行救援,但指挥部限制了我的权利,他们认为拯救轨道器是浪费资源的行为,这个行星系资源太匮乏了,我们没有收集到足够多的资源,甚至有可能无法航行到下一个行星系,救援行为浪费的资源不符合利益最大化,我只能请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儿吧。我知道这很自私,可是我被限制在房间内,如果可以我会驾驶飞船去救她,哪怕和她一起死在轨道器上。”

原来是这样,难怪她对地球时代那么熟悉,3552是出生在地球的人。

电脑上显示轨道器沿着螺旋线轨道坠落,我向着轨道器驶去,但受损严重的轨道器让我无法找到登陆的平台。失控的轨道器在重力的作用下逐渐下落,速度也越来越快,可以清楚的看到轨道器向我的斜下方坠落,我距离她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为了追上她,我将穿梭机减速,在重力的作用下我的速度越来越快。

“近点,再近点啊。”我大声喊,但我距离她的距离还在不停的增加。

穿梭机和轨道器一起坠入大气层,失速严重的我也失去了逃离气行星引力的机会。浓厚的云遮挡了我的视线,什么都看不见了。穿梭机外壳和气体的摩擦让仓内温度不断提升,我能够感受到水分争先恐后的从我毛孔里挤出。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恍惚间我看到一个蓝色的球体向我飞来,像一盏蓝色的指示灯。

曲速飞船上的衰变阵列释放出大量的中微子,这些中微子以波动性传播不远的距离后,在波束成形的作用下形成了一条极细的线。中微子几乎不与物质发生作用,但经过波束成形后极高的粒子密度可以精确的反馈被扫描物体每一颗原子的信息。这束比原子细的多的射线扫过3553的物质身躯后,将他的数据返回给量子计算机。

“02A5G号观察员,目标3维建模已完成。请设定共情测试考题。”

在圆球状的飞船中央的驾驶舱,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坐在椅子上。椅子是红木做的,精雕细琢的花纹让它有了一种古典美,这是驾驶舱内的全息自定义皮肤。年轻人对地球时代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

“我想想,嗯,既然他们那么向往地球,场景就设置为地球上最常见的场景吧。”

在量子计算机的模拟场景内,3553变成了地球上一名普通的上班族,这时他刚刚下地铁,还有5分钟就要迟到了。

3552斜跨着背包,挤过拥挤的早班人群,他拿着面包,匆匆忙忙的赶往办公楼。

在3552经过一处主干道时,他发现一名小女孩在路边哭泣,然而过往的行人都熟视无睹。

“观测到目标没有出现同情心,测试通过率50%。”电子助手的声音响起,年轻人小声嘀咕道:“同情心不是共情心,这需要3553感同身受才能通过下一个50%。”

3553走到小女孩身边,看着只到他腰部的女孩,他跪了下来,与女孩处于同一高度。3553认为这样不会给女孩太大的压力。

“观测到轻微共情心,但不足以通过测试。”电子助手的声音再次响起。

“小妹妹,发生什么事了,什么让你这么伤心?”

“我最喜欢的玩具被坏人抢走了,那是我最喜欢的玩偶熊。”

“你一定很伤心吧,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被抢走。叔叔不会帮你买一个新的,就算我帮你买一个新的,这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你的心中还是会有缺憾。我会带你找到抢走你玩具的坏人,将你最喜欢的玩偶熊拿回来。”

“观测到目标没有选择买新玩具,选择拿回旧玩具,共情能力充足,通过测试。”

曲速飞船开始释放小型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将穿梭机打开后,把3553带入了曲速飞船。随着量子引擎被加热,飞船前方出现了蓝色的空间扭曲,飞船好像一个蓝色的球体,急速冲入宇宙。

年轻人看着飞船后方红黑色的恒星感叹道:“这些可怕的瘟疫。”



我听到了一声声有节奏的拍打声,清脆悦耳。脸上感觉凉丝丝的,好像有风在在吹拂,带着一点点咸味。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海边的遮阳伞下,层层叠叠的浪花一层接一层的涌动,奔涌的后浪推着前浪,冲击着岸边的礁石,跳出雪白的浪花。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大海,它远远比我想象中的大海大。远处和天连在一起,蓝色,无边无际。

“这里是安全区。”

我转过身,一位戴眼镜的年轻人站在我身后,其貌不扬,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安全区是星团评议会用来安置通过测试的文明的,这里有6颗冻星和48颗恒星,圆球的体积和表面积比值会随着半径的增加而增加,当恒星体积大到一定程度,纳米机器人就会放过恒星,这些恒星为了防止被感染,体积都十分巨大。这里的宜居带总共有6000颗宜居行星。看到那颗明亮的星星了吗,那是一颗冻星。”

他指的是东方天空上的太阳,或者说冻星。

“那是一颗质量远远超过钱德拉塞卡极限的大质量天体,但它并没有形成黑洞,塌缩的星体在形成黑洞前外部的时空就几乎是史瓦西时空了,实际上宇宙中的恒星塌缩在我们的四维时空不会形成黑洞,宇宙中存在的黑洞非常少。大质量星体因为强大的引力扭曲四维时空导致物体向其下落的时间在我们看来是无限长的,就像这颗星体被冻结了一样。所有的星体在我们看来都无法吸收足够多的质量形成黑洞。”

我听说过星团评议会,这个组织的观察员会把变暗行星系的智慧生物移居到安全区,如果他们通过测试的话。

“你听说过二八定律吗?20%的人占有80%的财富。”

“我没有听说过,在舰队里没有财富的概念,二八定律?真是个奇怪的名字?是地球时代的名词吗?”

“30万年前叛乱的文明发明了这种纳米机器人,像瘟疫一样在宇宙中传播,最终会使恒星完全变暗。但纳米机器人会判断体积大的恒星不适合建造戴森球,所以我们建造了安全区。从叛乱被扑灭后,所有加入星团评议会的文明都需要通过共情测试,通过测试的文明不会为一己之私发明像纳米机器人这种损害银河系的设备,以防止类似悲剧再次发生。在太阳变暗时,星团评议会告知人类没有通过共情测试,富人们建造了星舰逃离了地球,富人的数量大概有20%,剩下80%的穷人只能一天天看着升起的太阳越来越暗。但是讽刺的是,这些人逃跑后,增加了地球上剩余人类的通过率,刚好达到最低标准,于是在这些人逃走后,穷人们被转移到了安全区。”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3552在哪里?”

“我一直在观察逃亡舰队,希望他们可以通过测试,舰队里很多人都能通过,但综合通过率还差很多。你和3552是幸运的,逃亡舰队的人都认为你们死了,你们两个组成了新的群落,只要你们两个通过测试就可以进入安全区。”

年轻人拿出一封信给了我,我拆开信封,里面是3552写给我的信。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也许我已经距你几千光年了。你的身体大部分在坠落中焚毁,只有大脑还保存完好,星团评议会用生物科技重塑了你的身体,我本想等你治好伤,但我实在担心我的父亲,我申请成为了观察员,负责测试逃亡舰队的通过率。我的名字叫桃源,父亲希望我可以生活在安稳的新地球。我期待着有一天,逃亡舰队里的人都能来到这个新家园。3553,希望你一切安好。”

我看着她娟秀的字体,心中浮现出她的笑容,3552一直是那么善良。

“什么时候逃亡舰队可以来到这个新世界?”

年轻人笑了笑,笑容看起来很有深意。

“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指挥部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拯救你们两个,我相信那时肯定能通过测试,就可以来到这个桃花源。”

我沉默了,宇宙中的流浪者是孤独的,从舰队离开地球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会湮灭在无尽虚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