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415禁区

作者:故事篓
2021-02-21 06:00

1.

教室的窗台上落了一只苍蝇,翘起性感的臀部,贪婪地摩挲着双手。头顶生锈的风扇乏力地转着,试图搅动滞留在半空的闷热气息,却无济于事。

上课前的最后一分钟,孙莉莉背着身子用干抹布擦黑板,起了一阵飞尘,呛的她难受。

汗滴顺着她好看的轮廓滑下,被汗浸湿的白色衬衫若隐若现深咖色的皮肤,黑色一步裙勾勒出身体的曲线。

“这老师真好看。”

“不知道结婚了没有。”

“指不定是哪个领导的小老婆。”

高泽明前面坐着的学生肩膀互相挨着,把这个第二次上课的女老师当作新奇的谈资。那些议论的声音像烦人的蚊子,挥之不去。

他有些恼怒,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你们吵够了吗?”他的拳头落在木桌上,把杯子里的水也溅出来几滴。

前面寸头的男孩尴尬地笑着,戏谑道:“哟,把好学生吵到了。”

原本喧闹的教室突然静成一片,只剩下高泽明愣愣地站着,接受四方投来的诡异目光。

他不好意思地把拳头松开,抬头看见讲台上的女教师茫然地瞪圆眼睛,他把头低了下去,把另外一只手上被揉成皱巴巴的信封塞进课桌。

那是一封情书。

2.

孙莉莉大学毕业后被安排进这所高中,这也是她从象牙塔走出来后,重新回归校园生活。

门口站着的男孩还是低着头,一直等到她叫名字才走进来,交上一份检讨后离开了。

刚才课上的冲突让她手足无措,但鉴于这只是开学后第二次上课,她对于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是陌生的,所以她选择不去纠结,只是简单说教了几句。

“莉莉啊,楼下那个建筑工人又来了。”隔壁的马老师端着保温杯走进来,朝她瞥了一眼。

“你也是入职考试高分进来的女教师了,要注意和一些人划清界线,别把自己碰一身灰。”马老师依旧阴阳怪气地说。

孙莉莉看着备课本,心不在焉,没有把那些话放在心上。

一直等到学校的人都走了,楼下的男人还站在那儿。他理着干净的短发,穿着褐色宽松汗衫,手上握住那辆新买的自行车,明明是二十来岁的年纪,却灰头土脸的。

“我送你回家吧。”刘仁扯着脸傻笑,推着车跟上了几步。

孙莉莉没有拒绝,但也没答应,应该是害怕路人质疑的话语,始终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远处市中心的广场上城市扭蛋轰隆轰隆地响着,不分昼夜地给居民分配身份。

这座名叫415禁区的城市,所有人从出生就在等待城市扭蛋派发的号码牌,等待被赋予身份。

不同身份的人被规则分割出界线,逾越了规则,就会被送到城市扭蛋重新置办身份,那里就像人生事务规划所一样。

就像作为老师的孙莉莉,在别人眼里看来,怎么能和一个建筑工地的工人走在一起?

刘仁在居民楼门口停下脚步,朝着她的背影扬手,“那我以后还是每天送你回家。”

孙莉莉忍不住笑,“你快回去吧。”

这是他们这些天以来的第一次对话,和刘仁在一起的时光总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泡在卡布奇诺的泡沫里,甜腻又温暖。

“我看着你进去。”

3.

高泽明怎么也不明白,一个优秀的女教师怎么会和那个脏兮兮的建筑工人走在一块。

教室只剩下头顶最后一盏灯还亮着,风扇迟钝地转动,然后一个劲的叫不停。

他心猿意马地把颜料胡乱涂抹在黑板报上,像此刻他那颗不断乱跳的心脏,不安分地跳脱出安适的频率。

脑海中只剩下孙莉莉的汗滴顺着好看的轮廓滑落到下巴,一步裙勾勒出身体的曲线。

他喜欢听这个老师逐字分析诗词,也喜欢她盯着窗台上流动光斑发呆的模样。

他脑袋一片空白,身体冷的发麻,朝着办公室走去,那里还亮着灯。

他的耳朵里只有深夜里的蝉拉长的尖叫,他看着孙莉莉翻动书本的手发愣,好奇地触碰后,触电一样惊奇地弹开。

可是孙莉莉显然被吓到了,整个身体向后倾,跟着椅子一起翻到地上,连带着桌上装着向日葵的玻璃瓶也一起落到了地上。

“对......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磕磕绊绊地辩解,直到刚刚拉完肚子回来的马老师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局面彻底凝固。

马老师指着地上的孙莉莉,咬牙切齿:“你好歹也是入职考试高分进来的女教师,你怎么......怎么!”

夜里再没听见蝉鸣,车笛声响了一夜,身份管理局的人来了。

4.

“听说你勾引了你的学生。”

声音机械地从审判官的嘴里跳出来,敲击着孙莉莉的耳膜,每个字眼都显得尖锐,让她无法适从。

她从天黑解释到天亮,面前的审判官仍然冰冷地重复那一句话,所以她再没有力气挣扎,只是缄默。

她干裂的唇角咬着碎发,布满血丝的眼睛倦怠地看着阳光从上方的铁窗溜进来,烙铁一样地把铁杆的影子印在青白色的桌上。

隔着一扇玻璃,高泽明也同样被审讯了一晚上,但是他从进来后,便一句话都没说。

房间外一阵喧闹,值班人员彻底拉不住了,才让那个穿着黑白条纹T恤的女人冲进来。

女人猛地冲到孙莉莉的跟前,不由分说地乱挠,扯着尖嗓子,把污水吐露了一番。

“你这个臭婊子!就是你把我儿子教坏了!”

女人提起脚踹在了她的腹部,她的身体彻底软下去,瘫软地倒在地上。

“高泽明的家属,请您冷静一下。现在的调查还没有结果,并不能咬定一切都是孙莉莉的过错。”审判官扣住女人的双手,把她拽到门边。

随后继续冷冰冰地说:“但是他们两个人之中,必然有一个人逾越了规则,他们突破了身份的界定,要受到惩罚。”

高泽明的妈妈大叫了一声,被摁在地上乱扑腾,“我杀了你!你毁了我的儿子!”

孙莉莉大气都不敢喘,一直坐在地上等冲突平息。

她被放回家观察,走出监控室,外面的阳光刺的她睁不开眼,等她适应了光亮,便看见不远处的男人推着辆自行车。

5.

孙莉莉以为只要本分地活着,就不会再遇见什么糟心的事情。让她没有想到是,大学毕业后还会再遇见身份管理局的审判官。

她不是没有面对过谣言,大学那年刚刚入学,因为拒绝同级男生的追求,被无情地泼了一身莫须有的脏水。本身应该尽情绽放的年纪,却走到了群体的对立面。

这样的情况一直维持到那个同级男生的意外死亡,才算结束。

橙红色的余晖落在学长手上滴血的刀尖,尸体倚靠在西大门的铁栏上,胸口是被血晕开的玫瑰花。后来孙莉莉怎么也想不起学长的模样、姓名,从他被身份管理局带走后,他连同自己的身份一起消失了。

孙莉莉从床上醒来,从管理局回来后,她已经睡了一天一夜。

她听见楼下有小喇叭的声音,好奇地走到窗边,看见楼下穿着怪诞小丑服饰的男人,嘴里吹着小喇叭。

刘仁举着一束向日葵,扬着手示意她下来。

她把脸藏在碎花窗帘后面,看着刘仁在下面蹦蹦跳跳,努力地逗她开心。

终于没忍住,她笑出了声,换了一件裙子,朝楼下走去。

“你看看,是不是她?”

“对对对,就是她,在学校当老师,还干出些不三不四的事情。”

“听说她和学校附近工地的建筑工人走的很近。”

楼梯上,两个婆娘掩着嘴交谈,那些声音一直萦绕在孙莉莉的耳边,挥之不去。

她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停住了脚步,脚下被灌铅一样怎么也迈不动。

最终,她也没见上刘仁一面。

6.

孙莉莉的窗户拉上了碎花窗帘,刘仁在太阳底下等了半天也没看见人影。

他落寞地走到马路对面的石墩,一直在那坐到下午才终于看见孙莉莉提着蓝色购物袋从居民楼走下来。

但是他没有突然出现在孙莉莉的眼前,只是隔着一段距离,悄悄地跟着。

他害怕孙莉莉为了躲避,连远远的观望都不给他。

孙莉莉走到菜市场,在卖猪肉的摊子前停下来。

老板甩着手,没好气地嚷嚷:“走开,一边去,收摊了。”

她有些无奈,随即朝着卖蔬菜的推车走去,还是和之前一样,碰了一鼻子的灰。

“你看看,是不是她,把学生教坏的老师。”

“对这种人就应该被抓去身份管理局,剥夺身份。”

“瞧瞧,没羞没臊的,眼睛还红了。”

......

刘仁咬着牙,拳头握的死死的,他恨不得冲上去掀翻那些菜摊。他看着孙莉莉杵在路中间,肩膀一抽一抽地抖动,眼睛也跟着红了。

“这群杀千刀的!”

他紧跟着往前走了几步,看见高泽明的背影后,停住了脚步。

高泽明和孙莉莉说了句话,转身跑开了。刘仁认识他,那天紧跟着孙莉莉从身份管理局出来的,就是这个学生。

刘仁换了方向,转身紧跟着高泽明。就是因为他,孙莉莉才会遭到唾弃。

前面的男孩越跑越快,石子路两边的低矮树丛刮烂了刘仁的亚麻裤,为了赶上高泽明,他跑了起来。

他一路跟到了水库,看着人影一头扎进了水里。

等他把高泽明拉上岸,人已经没气了。听见动静的人围了过来,他成了杀人犯。

7.

“对不起。”

这是高泽明和孙莉莉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一晚上没睡,第二天去身份管理局承认自己逾越了身份规则。

高泽明是学校的好学生。恼人的车鸣互相叫嚣着,雨后的阳光正肆意地炙烤地面,她坐在前往市中心城市扭蛋的专车上。

“怎么还不出发。”

“还有一个人没来。”

她扭过头,窗户上贴着刘仁的脸。

刘仁上车后拘谨地靠着车门,“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孙莉莉看着他追问,“你怎么来了?”

刘仁看向窗外,没有说话。

孙莉莉只是记得此时的他,但她应该忘记了曾经自己拿着刀站在橙红色的余晖下。

曾经他守护着她,此刻他们依旧一起迈向未知。

远处城市中心的扭蛋机轰隆轰隆地响,雨后的天空上,那是一道彩虹。

注:本文为微信公众号【故事篓】原创,作者:阿三,未经许可禁止私自转载或使用。

分享到: